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8章 第 8 章

第8章 第 8 章

    “他没有小孩也没有老婆,真可怜。”南诺和系统交流着。系统也这么觉得。它打开家庭和睦值检测系统,对着这个“可怜”的人扫描了下。得,五十八分。怎么看都比负九十八分高得多。

    系统决定收回这份怜悯。

    嗯,还是小胖球最可怜了。

    男人一副被噎到不知道说啥的表情,显得有些搞笑。南安康甚至还笑了声,但随即意识到不对,捂上了嘴,一脸紧张兮兮地看向周围几个人。

    男人脸色发青,都说南朗他哥智商有问题,这表现哪里像是有问题的?嘲笑人倒是挺熟练的。他的声音僵硬,“今天何娇然也在这里吃饭,我劝你不想正面冲突,最好——”

    南朗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将桌上的菜单递给一大一小,动作有条不紊,仿佛自始至终都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妈的!都到这种时候,南朗居然还能装的这么淡定自若!

    在男人正要张嘴嘲弄之时,男人扣着桌面的手指蹲在半空,道“所以呢?”

    “她……算个什么东西?”男声话语平静,强大而漠然,不过是联姻的对象而已,换谁不行?!南朗慢慢抬头,漆黑的瞳孔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那眼神犹如看到蚂蚁的猛虎般,危险而冷酷。四目相对,那种危险而隐秘的眼神让男人打了个寒战,南朗嘴角扬起了一抹轻蔑的弧度,“而你,又算个什么垃圾?”

    他刚刚应他不过是因为这小孩确实是他女儿,内心再嫌弃,在外人面前他都会承认。至于说这般挑衅的话,真是可笑至极。

    南朗……

    的确,要不是看南家被何家惦记上了,他也不敢上来。但现在被这句话活生生像受了个耳光般,他面颊发热,内心气愤又屈辱,却也不敢真的做什么。毕竟……南朗他……

    这些年南朗的手段可谓是有目共睹,不过好在这几年仿佛收敛了点锐气。可现在……男人隐隐有些后悔上来说这些话,站在原地不上不下,尴尬极了。好半天才有人过来陪着笑把人带走了。“我说你去挑衅南朗做什么……”

    “那不是有何家……”

    “何家……你以为……”

    南诺努力竖起耳朵想听点什么,都快要站在椅子上了,结果被无情地“镇压”,“别八卦,点菜。”

    镇压者刚说完话,就看到了自家小崽子那明亮亮,闪闪发光的眼睛,赞美词犹如不要钱一般,脆生生,“爸爸,你刚才真帅!”

    “对,小朗刚才超帅!”

    他俩也只会说个帅了!男人抱着胸,耳朵微热,一脸嫌弃地看着星星眼的两人,没好气道:“吃饭!”

    两个脑袋嘿嘿一笑,重新凑到一块,没啥见识的小朋友看着图片口水都要下来了,奶声奶气地建议道:“这个,这个好吃!”

    “这个草莓,看上去好好吃!”

    “点。”

    “这个蛋糕也不错!”

    “点。”

    南朗眼角抽了抽,终究只是喝了口茶没说话。关于何家,也就这么回事,本来都商量着要结婚了,但是初恋带着孩子突然冒了出来。他对初恋已经没什么想法了,看到孩子的一瞬间突然还是有了种莫名的责任。

    他的小孩,不回家干什么?真的赶到街上卖红薯吗?

    他跟何家那位本来就没啥感情,本来就是联姻意味浓重的结婚,两人都清楚,这件事的确是他不地道,所以他在某些方面已经尽力忍让了。

    小胖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爸爸,你要吃什么?吃肉肉多的还是吃菜菜多的?”

    南朗一看服务员手上的单:……好家伙,就走神了这么一会儿,好一堆甜品。他看了看正搓着手的一大一小,愣是把这口气咽了下去,“随便三四道菜吧。”反正这两个也不是正经来吃饭的。

    饭菜上得很快,桌上顿时被一堆甜品摆的满满当当。看着就腻得慌,南朗蹙眉,还好他点了几道正经菜,不然光看着这些甜品,怕是连饭都吃不下了。

    两个家伙欢呼一声,就快乐地扑在桌上了。

    男人轻啜了一口茶水,抬眸就看到了门口的一群人。被簇拥在人群中间的女人有着姣好的容貌,长发及腰,红唇如烈焰般,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里。

    她眯了眯眼:南朗?

    要不是因为桌上摆着一堆甜品,她可能会早点认出来。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尤其这个仇人还带了个小仇人。

    男人在她的注视下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

    刚才才吃过瘪的男人在人群中怂恿着,“我刚才还跟他说叫他换个地方,结果他还说什么何家那位怎么了,来就来呗,难道还怕她不成。”

    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了,居然还敢这么说!

    女人越想越气,她本身就是个火爆脾气,这些年惹的事也都是父母帮她摆平的,这就让她的脾气更坏了。更何况这件事情让她颜面扫地,本来都高高兴兴要准备婚礼婚纱了,陡然出现这么件事,可不让人气炸了。

    何况现在还有人在旁边煽风点火。

    精致美人姿态傲慢地走了过来,停在桌旁,圆嘟嘟的小朋友却是可爱,只可惜投错了胎!“这就是你女儿,看起来也不太像你,你可得好好确认确认,别到时候头顶的帽子都变了颜色还不知道!”

    后面一群人也有几个人凑了上来,倒是有理智的人站在后面也劝不动,索性就站的远远的,不敢过来。

    “还真是和睦啊,真看不出来才相处一星期……”

    “听说最近好几单生意被何家抢了?不是都说南总很有本事吗?”

    “你们家里还真是齐全啊,傻子小孩啥都有……”

    原本那些也都还好,这一句话彻底让南朗脸色暗沉了下来。旁边的南安康因为生人太多,又看着弟弟的脸色,整个人都瑟瑟在原位,不敢说话。倒是小家伙拿着某个蛋糕,刚准备坐下,两只脚像是分不清楚前后一样,一绊,手上的蛋糕顺势飞了出去——

    四座皆寂。

    南朗看着顶着蛋糕的女人,刚才的火气刹那间变成哭笑不得了。蛋糕飞出去也就算了,绊倒的小朋友脸朝下扑在椅子上,哇的一声就哭了。南朗眼疾手快地把她捞了起来,完了,今天的眼眶更红了。

    “爸爸,呜呜呜……好疼……”

    “哪里疼?”

    难得爸爸这么温柔,小朋友哭得更大声了,“手疼……脸也疼……”

    “还有哪里疼?”

    小朋友哭着哭着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桌上的蛋糕,哭得嗷呜嗷呜的,“……蛋糕,也疼。”

    南朗:……

    “诺诺。”旁边的南安康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她,咽了口口水道,“你看看。”

    看什么?小胖球睁着泪眼,口中还在呜呜呜的哭,但一看到阿姨铁青的脸和头顶的蛋糕,哭声戛然而止,嘴巴张大,目瞪口呆,好半天她才小声心虚地道,“姨姨,诺诺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完了,自己干坏事了。

    信个鬼!

    何娇然气得肺都要炸了,这种黏答答的奶油,拿纸哪里擦得干净,越擦越脏,眼前还有一堆人,要不是自恃骄傲,现在怕是真的要哭出来了。她恨恨地看着这个小家伙,她算是清楚了,哪怕长得再小,再可爱,该可恶的时候就还是熊孩子!

    南朗这个王八蛋!

    她的确对南朗还有点意思,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痛快地就同意联姻了,但她坚决不能要这个小孩,必须送走!

    刚吃了瘪哪里还会想着留着这里让人看笑话,服务员倒是有脸色的,上前一步轻声细语地表明餐厅有吹风机和洗手台,一边又客气地要求不要打扰别的客人。何娇然一跺脚,还是跟着服务员走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也纷纷跟着走了。

    这些人一走,方才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小朋友忐忑地看着自己爸爸,爸爸正“温柔”地给她喂了一大口蛋羹,她艰难地张大嘴才吃下去,一边着急地搭着他的手道,“诺诺,唔,不是故意的。”

    “嗯,我知道。”

    她要是有那个智商,那就谢天谢地了!

    “而且,我还忘记说对不起了。”小圆脸上满满的都是愧疚心虚。“这样太不礼貌了。”

    “没事。”

    “那我下次,唔,见到,再说。”

    “好。”

    解决完这件事情的小胖球咬着蛋糕,翘着自己的脚,认真且困惑地看着,这怎么就自己把自己绊倒了呢?明明都是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