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吃完晚饭的伯伯去房间不知道干什么了,爸爸也去楼上书房了,陈姨去洗碗了,都没有陪她玩。系统也不经常出来,但它每天晚上都会给她讲故事。

    倍感寂寞的小朋友也不敢往外跑,牵着小白就在院子里溜达。

    小白兴致勃勃地就要到处祸害花花草草,南诺拉都拉不住,索性就放弃了,撑着下巴看着它刨土。

    ——“你们是在种花吗?”

    “?”

    南诺一抬头就看到了栏杆旁的男孩子,这里的别墅区每幢房子隔得都有点远,还有一排树挡着,因此栏杆都布置得比较矮。这个男孩子站在栏杆外,手上还拿着一把修建草木的大剪刀,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不会种花。”南诺看到新人,觉得很是新奇,小心翼翼地扒拉着栏杆回道,“我只是在溜小白。”

    “哦。”男孩点了点头,纯黑的眸看向大狗刨出来的坑,“那这个坑就可惜了。”

    这有什么可惜的。小白一星期可以刨好几十个坑呢!

    真是个好奇怪的男孩子。

    天性不怕生人的小朋友反问道:“你会种花吗?”

    男孩点头,小胖球愣是从这张古井无波的脸上看到了一丝骄傲。男孩思忖了片刻,忽然一个矮身,愣是从栏杆缝隙中钻了进来,看得南诺双目圆瞪,跃跃欲试。

    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小锦囊,“这里有茉莉花种子,我教你种。”男孩有条有理地道:“这些种子都是我提前泡好的,已经破壳了,现在正好种下去,等到发芽之后,你还得时不时浇浇水,记得别让狗狗吃了……”

    说的小朋友一愣一愣的。男孩还抬头,看着她,“你懂了吗?”

    完了……

    旁边的边牧都汪汪了两声,怎么感觉就只有自己没听懂啊。本来就不太聪明的小胖球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很不好意地道:“哥哥,我没懂。”

    男孩:……

    好笨。

    她脸颊看着就软乎乎胖嘟嘟的,他很想摸一摸,第一次见面不能做这么失礼的举动,还是下一次吧。向来没什么耐心且好为人师的男孩头一次没有生气,只是冲她招招手,“那你看我种。”

    这个没问题!

    两个小脑袋凑在一块,男孩还时不时地告诉她该怎么护理,旁边的边牧蹲在两小孩旁边,一会儿望望这个,一会儿望望那个,倒显得比小朋友听得还认真。“好了。”看着小土坑被薄薄的土填上,男孩拍了拍手,“明天我会过来看看的,你记得也要来。”

    “好。”南诺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过,下次……”

    他想掐掐她的脸。哪怕情商再不高,男孩也觉得这话说出来怪怪的,他望着眼前小朋友崇拜的小眼神,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膛,道,“下次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我家,我家里的花园都是我在打理。”

    “好呀好呀!”

    南诺也喜欢漂亮好看的花花。

    和新交的朋友分别之后,天都已经黑了,屋里的陈姨也跑出来叫她,一看到她浑身泥土的样子就皱眉,没好气地道,“你又跑哪里去玩了,整天弄得脏兮兮的,真是没教养!”

    说着,陈姨就想要抓着她的胳膊带她回家,眼神一转就看到的旁边的边牧,边牧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手下的动作不自觉就轻了下来,口中还是骂骂咧咧道:“赶紧洗个澡,别耽误我睡觉。”

    陈姨九点就要睡觉了。她在南家有自己的一个房间,毕竟南安康的心智也就是个小孩子,多多少少需要一个大人时时看顾着。南诺瘪瘪嘴,到底还是笨拙地拍拍手,拍拍衣服,努力把身上的土拍掉。她还挺喜欢今天新交的朋友的,虽然有点古怪,但好像很聪明……

    比自己聪明。明天又能和小朋友一起玩了,开心!

    ……………………………………

    南诺洗完澡穿上了睡衣,就哒哒哒地往自己房间跑,正跑着,好看伯伯的门突然开了,清隽优雅的男人微微抬眸,四目相对。

    只见穿着棉睡衣,拖着小棉拖的小圆球仰头,露出一个憨憨的笑,热情且活泼且开朗,“伯伯!”

    好吧,一个小笨蛋。

    南安康一直觉得自己有点问题,白天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但一到晚上,一过十点他的身体就像是觉醒了新的人格一样,智商都恢复了应有的水平。要不然,凭着陈姨照顾的模样,指不定白天那个白痴什么时候就能把自己作死。

    他记得自己弟弟有了个女儿,但是一直没见到。这次一见……他原谅白天白痴人格的笨了。这简直一脉相承。他冷淡了嗯了一声,没想到小胖球不依不饶地跟了上来,小嘴叭叭叭,“伯伯是饿了吗?诺诺知道好吃的放在哪里,我可以帮你去拿。”

    “我不饿。”

    他看是她饿了才对。

    正要关上门,好好思考下自己股票的某人一不留神,圆润的小球就顺着门缝,钻了进来。

    南安康:……还是个灵活的球。

    房间布置得井井有条,床上也被收拾得整整齐齐,主人格和副人格最想象的就是两人的爱干净,但这点又很双标。主人格玩得开心也不在乎脏不脏,家里人脏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但只要一冷静,就会开始好好收拾东西。

    此时南诺的眼睛看向了桌上摆着的电脑,好奇道:“伯伯,你在用电脑干什么?”

    要是主副人格性格差太多也不好。副人格勉强收起自己的高冷,维持人设,耐心地道,“我在用电脑看动画片。”

    “是吗?”小家伙开心坏了,“那我陪伯伯一起看。”

    这下是彻底赶不走了。南安康坐在电脑前,正准备随便放个动画片敷衍的时候,小家伙忽然十分自然地双手一伸,“伯伯抱。”

    不抱!

    才不要抱!

    ……

    小朋友的眼睛闪闪发光,期待万分。

    算了,忍了。毕竟是自家侄女。

    他浑身僵硬地将小朋友抱在怀里,洁白如玉的手也十分自然地捏了捏小肚子,别说,这手感真的是绝了。软软糯糯,富有弹性,小家伙身上还一股好闻的沐浴露味道。抱一下倒也挺解压的。他随便打开了一个动画片,刚准备问问她是不是要看这个的时候,只感觉手臂一沉——南安康低头,怀中的小胖球头搭在了他的手臂上,整个人十分放松,已经睡着了。

    南安康:???这个睡觉的速度……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再次确认了这就是自家崽,跟白天笨蛋主人格一模一样,难怪两个人玩得这么好。他无奈地抱起她,想把她抱回她房间,才一开门——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站在走廊尽头,一副刚接完电话想要回房间的样子,表情冷酷。

    相比较抱着小孩也一副高岭之花的哥哥,弟弟的轮廓则要冷硬的多,他看了看两人,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什么情况,便道,“睡着了?”

    “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南朗总觉得哥哥有点不太对劲,他也没有往深了想,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他很少有精力分给家里人,他颔首,叮嘱道,“晚上你也早点睡。”似乎是不太习惯这么关心家人,他的语气有些不大自然。

    “……嗯,好。”青年敛眸,低垂的眼眸里尽是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