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这要是进去,不就惨了吗?

    人都没了呀!一大一小加一狗蹲在落地窗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人不去闯祸,不代表祸不上门。方才盛怒之下没听到开门声,但南朗一走到门口,就微微蹙眉,按道理说自己一回家就会关门,门不可能是开着的。说不好,就是那两个家伙回来了……他只觉得满腔都是火气,真是没一天安生的,以前南安康多听话,现在自从那小家伙来了之后,也学会了天天在外面玩,中饭都不吃了,也不回家了。害得他一听到这个消息,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

    南朗气势汹汹地拉开了门,环顾了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落地窗下的两人一狗,一看到他们的样子,南朗差点就被气笑了——三个家伙趴在草地上,用手捂着眼睛,连边牧都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动作,哪怕是这样,指缝大的还是能看到里面灵动的眼睛……

    他们这是以为自己眼瞎了是吧?

    南朗方才还被气的要死,现在一边是被气的要死,一边是想笑的要死。他坚决不承认这两人,一人是他哥,一人是他女儿。他黑着脸,走到三个人面前。滑溜的小胖球还打算挣扎一下,一边遮着眼,一边蠕动着身躯,想往花丛里面钻。她还没忘记自家伯伯和边牧,一手拽一个……

    “给我起来!”

    “……哦。”

    几人老老实实地爬了起来,后面的陈姨也追了上来,口中“劝”道,“南朗,别生气,小孩子贪玩是天性,我下次一定会好好管……”

    这个姨姨可坏了,“诺诺才不想要——”

    “——你还敢说!”南朗厉声打断,“现在都几点了?啊!回家不回,饭也不吃,身上弄得乱糟糟的一团,你还敢顶嘴!”

    好像……是做错了。但……也不能这么凶啊!小家伙才被骂两句,睁得大大的眼睛就满是小泪珠了,却还是仰头看着他。

    看吧,还想跟自己顶嘴。陈姨脸上一副担心忧虑的样子,心里却乐开了花。正准备添油加醋地说道说道,好把那条狗送走的时候,小胖球忽然向前面走了一步,“爸爸……”

    这句爸爸叫得又软又糯,仰着的眼睛满满都是亮晶晶的。她正是小孩子最可爱的时候,又乖又软,上来还抱着他的腿。

    南朗觉得身体一僵,本来脑子里想骂的话都变成浆糊一团了,他愣愣地看着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孩,口中冷冰冰干巴巴地道,“干嘛?”

    “爸爸,对不起,我错了。”她还示意南朗低头,也不知为何,南朗还真的低下了头,只见小家伙捧着他的脸,用奶香滑嫩的脸磨蹭了他几下,小声又愧疚道,“对不起,爸爸,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这样真的管用吗?”南诺心虚地问道。

    ——系统嗯哼两声,“那是当然,男人……呵。”系统操着一口小奶音说着“故作沧桑”的话,“最吃这招了。”

    这……这是从哪儿学的?

    火气好像直愣愣地被浇了整整一盆水,男人只感觉脸颊上都是软软的触感,鼻尖都是一股奶香味,眼前是小孩子小小的安抚声音。

    “对不起,爸爸,原谅诺诺吧。”

    后面的南安康眨了眨眼睛,惊讶地发现弟弟的火气好像真的降下来了。

    “你别这么黏黏糊糊的!”这叫什么姿势,南朗皱着眉,站直了身体,伸手就把小屁孩往外推,口中不自然道,“真不知道是跟什么人学的?以后少跟以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他还嫌弃地擦了擦脸。

    这语气显然是不生气了,南安康巴巴地看着南朗,眼神中有着迟疑。

    四目相对。

    好歹是多年的兄弟,自家哥哥因为智商更是好懂,让人一眼就能看透,南朗身躯一震,“你别学她!”

    南安康这才长舒一口气,心里也不愿意这么干。毕竟是男生,哪里能这么黏黏糊糊呢!南朗一边擦着脸,一边冷声道,“下次绝对不准玩到这么迟了。明天我给你们配个小电话,记得走到哪里都带上!”

    “好。”

    眼看着这件事就要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陈姨有点急了,上前一步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南朗伸手拦住了她,安抚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对着自家小胖球,严厉叮嘱道:“还有,不准放小白咬人!要是被我发现了下次你还说咬人这种话,我就直接把小白送走。”他想了想又道,“在家也要听陈姨的话,不然也把小白送走。”

    一大一小连忙点头,脸上都是惊慌。

    “不要把小白送走,诺诺再说不说这种话了。”

    “不要不要,小朗不要这么做,我们一定听话。”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边牧就这么重要?也不见他们这么紧张自己?算了,两个小孩,能懂什么?南朗努力忽视心中的不高兴,轻描淡写道,“我明天放假在家里,到时候我们去一趟医院。”

    南家一直很重视家里人的身体健康,每年都要一次体检,今年因为突然出现的小孩子扰乱了他的计划,这才把时间一拖拖到了十月多。

    “去医院做什么呀?”

    眼看着南朗的火气下来了,南诺的胆子就大了,她扒拉着爸爸的手,问道:“可是诺诺没有生病啊,伯伯也没有生病啊!爸爸怎么了吗?”圆溜溜的眼睛盛满了担忧。

    南朗看着这眼睛,觉得浑身终于舒坦了点,他道,“也没什么事,总得去做个体检。”而且南家还有个相熟的心理医生,家里这么个情况,他几乎每年都要去和这个医生聊一聊,尤其是现在还多了一个被初恋抛弃的小孩。

    他也没有多说,也不习惯和人牵手,当下就甩开了小家伙的手,嫌弃道:“脏兮兮的,不要牵我的手。”

    真是个粘人的小屁孩!

    小家伙也不生气,乖乖地跑到后面去牵好看伯伯的手了。

    南诺正走着,突然就听到了系统提示音。

    “叮,家庭和睦值上升一点,目前家庭和睦指数负九十八。”

    “可是我们才刚刚吵完架啊!我们昨天都好好的,和睦值都没有涨。”她一点都搞不懂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吵架就能涨家庭和睦值吗?

    系统哪懂这个,它挠挠头,“我也不知道。”

    好吧,毕竟系统也没有爸爸,自己不能戳他伤疤,要体谅这个朋友。自认为相当体贴的小朋友牵着伯伯的手,小声道,“那我们明天体检要抽血吗?”

    “应该要的。”一提到这个,南安康的表情都变了,整个人都慌张起来,“抽血可疼了。”

    “是吗?”没被抽过血的小朋友显然不懂这种恐惧,她甚至还特别开心,憧憬道:“可是我都没有抽过血,好想试试啊。”

    南安康:……

    他小声且笃定道,“我觉得你一定会哭的。”

    “才不会!”南诺更加笃定,挺着小肚子相当自信,“我要是哭了,明天大鸡腿都给你吃。”

    南安康:……哼,他又不喜欢大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