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配|种?”

    小朋友牵着狗狗衔过来的狗绳,困惑极了。

    对着这么一双纯洁无瑕的大眼睛,哪怕自认为厚脸皮的男人也没好意思解释得太过详细,支支吾吾道,“就是把你家狗狗借我用一用,然后我就还你,还可以给你报酬。”

    报酬?!

    她当然听得懂报酬,以前住的地方就有搬砖的叔叔说过这话,说是干苦力就有工资,工资就是报酬。付小钱钱?她以前可缺钱了,连棉花糖都吃不起。南诺看了看自家狗狗,心动地搓了搓小手,片刻之后又为难地道,“那是要去干流汗的工作吗?”她不太舍得让小白去干累活。

    唔……流汗?

    配|种要流汗吗?

    要不是确认面前是个纯洁可爱的小朋友,他都以为这是在开车了。

    男人沉默了两秒之后,纠结了下:“应该要流汗……的吧?”

    “那不行!”此言一出,小胖球疯狂摆手,圆脸上满满的都是反对,振振有词地道:“不行不行,小白才三岁,它没有那么能干。”

    能……干?

    干?

    大白狗边牧还在那边吐着舌头,傻憨憨地点着头。就连后面的大人也跟着严肃认真地点了点头,哪怕还站在三头身小朋友的身后。

    男人:……他这是被一辆婴儿车撞了腰?!

    这辆婴儿车似乎觉得她的车速还不够快,又伸出胖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情真意切又迫不及待地推销道,“诺诺可以把自己的爸爸介绍给你,他可能干了!”

    完了,这车速快的他差点没背过气。偏生开车的小司机还一脸无辜……她看着这个男人,表情期待,小胖手搓搓,“你要我给你介绍吗?”

    这个……要真的介绍了,自己也不敢用啊。

    他算是懂了,小孩子天真烂漫语出惊人也正常,只不过家里的大人好像不太喜欢自己,一直都没说话。虽说男人看男人不看长相,但这位容貌的确出众,他抬眸,重新扬起灿烂的笑容,跟青年搭起了讪,“你们也住这里吗?哪一栋是你们家啊?要是有缘分,说不定我还认识……”

    南安康哪里见过这么健谈的人,他本能地就想退后,又低头看看自家小朋友的星星眼,努力回忆起南朗见到外人时的表现,声音故作冷淡道,“也住这里。”但剩余的就不说了。

    这性格,有点高冷啊。

    阳光如男人心里也有点打鼓了,看来这条赛级边牧跟自己是没缘分了,不过这个小胖球着实可爱,他上前一步,还想要再跟她说说话——没想到青年率先将小朋友护在身后,眼睛警惕地盯着他,声音发着抖道:“你要干什么?”

    南安康心里打鼓得厉害。陈姨不管他,他就经常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法制节目里就经常有人贩子拐孩子的新闻,尤其是这种老喜欢搭话的人,到最后证明都是坏人!哪怕再怕生人,但小家伙毕竟是自己侄女,他当即颤抖着双腿就把小朋友和狗护在身后,顿时觉得身体里都有力量了。

    绝对不能让坏人靠近,自己也是可以保护家里人的!

    这……这是把自己当成坏人了?

    男人有些哭笑不得,但不得不承认,要是有人上来就热情地跟自己打招呼,自己也会觉得这人另有所图。现在他眼馋这条狗馋得很,慌忙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喜欢你们家小孩,也不对,你们家小孩确实很可爱。我真的只是很想要这条狗……”

    那,这是想要偷小白?

    南诺小朋友也变得警惕了,抱着伯伯的腿,牵着边牧,“不行,我们要去玩了,你不要跟着我们,不然我会让小白会咬你的。”无广告网am~w~w.

    边牧呲呲牙,显得很有威慑力。

    男人:……

    行吧。

    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那两人一狗见没了外人,欢脱地朝着中心的公园去了,留给男人快乐的背影。 m..coma

    他顿时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明明别人都夸自己阳光灿烂,亲和力惊人,难道真的只是看在自己家世上夸夸而已。

    他恹恹地回了自家,才进别墅大门就看到了门口的男孩,男孩看上去也就六七岁模样,有着柔软的黑发,眼睛明亮清透,穿着整洁干净,此刻抱着书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小叔叔。”

    完了……

    “你这又是……离家出走了?”

    “没错。”

    这下真的是脑壳都疼了。他摸了摸腰,皱巴着脸才开了门,“那你进来吧。我等下给我哥和嫂子打电话。”反正时不时都要闹上一出了,他都习惯了。自家侄子的智商高,不太喜欢家里嫂子哥哥的指手画脚,明明才六岁就已经提前进入了叛逆期,过几天就要闹一场离家出走的好戏。

    “叔叔你腰怎么了?”

    “哦。被小孩开车撞了。”车速超标了。

    男孩沉默了两秒,哪怕再智力超群,也不太适应自家叔叔这种无厘头的说话方式。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下男人,才古井无波地道,“婴儿车吗?”

    男人:……总觉得自己又被嘲讽了下。顿时恼羞成怒的男人一甩门,“你给老子滚!”

    …………………………………………………………………………

    玩疯了的两人一狗,最后是因为肚子太饿了才准备回家。哪怕在这之前,边牧已经催了好几次了。到最后,边牧索性放弃自己“超群”的智商,再次陪着这一大一小瞎闹。等到要回家了,都已经是黄昏了。

    一回家,两人一狗都在门口瑟缩了。

    “完了,爸爸回来了。”

    “完了,小朗回来了。”

    边牧耷拉着脑袋,“汪汪汪。”

    别墅装着巨大的落地窗,哪怕站在外面也能看清客厅的动静,南朗坐在沙发上,听着陈姨的哭诉,“我也不是没去找,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就是一个保姆,也不敢管他们呀。而且要是我说话声音大了点,南诺就要放狗咬我……”

    这话听得南朗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真是……太无法无天了!他本来就冷峻的容颜此刻看上去更是渗人。蹲在落地窗旁的一大一小一狗连大气都不敢出,虽说是听不到客厅的声音,但看着这脸色,都觉得大事不妙。

    小朋友嘟囔着,“爸爸肯定生气了。”

    南安康怕陈姨远过于南朗,他依稀知道南朗回家,陈姨就不会这么过分,他当即拍着胸膛,男子气概十足道:“没事,你就说是我带你出去玩的!”

    “这,这不好吧……”小胖球“为难”道,实际上脸上都要笑成一朵小胖花儿了。她可怕爸爸了,感觉爸爸好凶。

    “没事,我是他哥,我不怕他。”南安康说着说着就站直了身体,满脸淡定从容地走到了门口,才一开门,只听见里面一声怒喝,“现在去找!找到之后,看我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真以为他们皮厚吗?!”

    某个“淡定从容”的青年活像只被猫撵着的老鼠,一溜烟就跑了回来,看着一小一狗闪闪发光的眼睛。他眼神漂浮,红着脸道,“要不,还是一起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