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 57 章 057

第 57 章 057

    门一关上,室内短暂的寂静,两人对望着,秦尧反应过来后从李煊怀里退出来,回身拉了拉门没拉开,她又转身面对着李煊解释道:“他们惯爱开玩笑,王爷别生气。”

    “嗯”

    李煊就这么浅浅的发出一声便不做声,只是看着秦尧,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不过几日,两人之间却变得陌生。

    秦尧正不知道怎么打破这尴尬,瞄眼看到了桌上放着的食盘,她急急走过去:“这饭食怕是冷了,我去换……”

    她说着话语一顿,才想起门打不开,尴尬一笑转了话语:“出门在外,王爷将就一下吧。”

    秦尧心想怕是不到明天出发,不会给他们打开,心里暗暗给几人记下了一笔。

    李煊还没说话,肚子倒是适宜的咕噜响了两声,他面色一讪,还是走过去在桌前坐下。

    屋内又陷入安静。

    李煊吃着,秦尧便坐在对面看着他吃。

    “饱了?”

    “还是不合胃口?”

    秦尧见李煊放下竹筷,盘子里还有不少菜,碗里饭也剩不少,朝问他。

    “嗯”

    又是这样轻轻一字。

    秦尧愣了愣,心头瞬间就冒了火,他这声“嗯”是个什么意思?

    饱了?还是饭菜不好吃?

    她就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从刚才开始李煊就对她这么冷言冷语。

    共处一室就这么不待见她,以为她想呆在这里吗?

    她猛然站起身:“王爷大可不必这样,共处一室,也非我所愿,你若见不得我,左不过费些银两,这门我还是能破开的。”

    她说着走到门边处,动了动筋骨,一副准备动手的

    秦尧正看着从哪里下脚,李煊从后面抓住她的手腕拉转她的身子,两人面对面:“与我共处就让你这么厌烦?”

    ?????

    秦尧看着他,他这责问的口气是几个意?

    她眯了眯眼,挣脱李煊的手,后退了一步,语气不悦:“王爷可是太过无理取闹了?莫名其妙生气的是你,一言不发的是你,很讨厌我在这里的也是你,你这话说得可就有趣,我竟是听不懂了。”

    李煊闻言默了良久,跨步上前,突然的动作秦尧下一跳,本能的随着退了一步,他便又上前,将秦尧抵在门上。

    “无理取闹?若是换成楚烨,你又会如何觉得?”

    秦尧恼火的仰头,直视李煊道:“楚烨楚烨,我与你解释多次,我和楚烨清清白白,这关他什么事,你总提他”

    做甚!

    秦尧最后两个字被李煊用唇堵在了嘴巴里。

    秦尧双手推着他,李煊干脆捏着她的手手腕将她手臂贴在门上,在她唇上辗转,尽情亲吻。

    秦尧被他吻得脑子嗡嗡的,从一开始的反抗到笨拙的回应。

    感觉到秦尧的变化,李煊动作有一瞬的停滞,紧接着便是更狂烈的。

    直到吻得两人呼吸紊乱,秦尧身上脱力半倚靠着李煊。

    李煊离开秦尧的唇,她一怔,有些反应不急,抬眸看着她。

    此时的秦尧双颊泛红,眼睛透着水润迷糊。

    那样子,诱人至极。

    李煊一颗心跳得他自己都能清晰听到,什么楚烨,她只能是他的,此时他只有这一个想法。

    脑中生了那样的想法就再也湮灭不了,他打横抱起秦尧就往床那边走。

    李煊将秦尧轻轻放在床上,不给秦尧反应又亲上她双唇,轻轻的,一口一口啄在唇上,移到唇角,移到耳边。

    他在她耳边,轻而深沉的呢喃:“尧尧,我喜欢你,成全我,好不好!”

    热气呼在耳朵上,秦尧痒极,心不自主的颤了颤,她歪头想躲避,李煊又跟着凑上来,头埋在她脖颈间,轻柔的吻了吻:“我们做真正的夫妻可好?”

    秦尧心直跳,思绪有些凌乱,不知道该拒绝还是答应。

    她的反应让李煊愣了愣,直起身望着她,须臾一声无奈苦笑:“是我痴心妄想。”

    他双眸一闭,似乎想让自己静心下来,几息后睁开眼,双眸尽显落寞,他稍作停顿便要下床,却突然感觉到腰间的一道力量。

    李煊看去,见秦尧伸手捏着他腰间的衣衫,紧紧的。

    秦尧看了他一眼,而后轻咬唇,头歪向里面,不言语,手却是没松开过。

    李煊短短的怔愣后心跳如鼓擂,可他怕,怕又是他一厢情愿,怕是他胡思乱想,他不敢确信,是以他开口,声音都发颤:“尧尧,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尧手微微一抖,李煊以为她要放开的时候,又捏紧紧的,转头看着他,好一会张了张嘴,一个好字从她口中蹦出。

    李煊一时反倒不动了,直勾勾的看着秦尧。

    秦尧见他那审视自己的样子便觉得有些不开心,她混乱间知道他要离开,这才拉住,就算此时,她也未必就下定了最大的决心,只要有机会,就能轻松击碎。

    李煊的迟疑,正好给了她自我防御的机会。

    李煊的心路历程不必秦尧少,失望,错愕,欣喜!又怎么会想到他一时的反应不急秦尧便开始转变心意了。

    在秦尧松手的同时,李煊抓住了她手,吻了吻她的手背,而后握在手中,四目相对,须臾李煊才俯身而下。

    这客栈本就偏颇,少有人住,开营的时间倒是很长,家具自然老旧久不更换。

    红烛摇曳,李煊与秦尧屋内,木床随着床帷的晃动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与及夜半屋内刻意压抑的喘息。

    一夜饕餮饱食,纵然没睡多久,李煊倒是早起且神清气爽。

    刚醒来时看着秦尧睡在身侧,他还有些恍惚,直到确认不是梦,才会心一笑。

    见她睡得熟,李煊放轻动作起身,刚落地,舒了一口气,外面却想起敲门声,傅斯年在外面询问他们起身没有。

    秦尧被吵醒睁开眼,刚好看到李煊躬身站在床边。

    四目相对,秦尧有短暂的发懵,而后想起昨夜种种,脸立刻绯红一片,感觉到肩头发凉,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未着寸缕,被子只盖到肩往下五指,恰有点点春.光隐现。

    秦尧急忙将被子往上拉,捂到脖子处,脸红得如烧红的铁一般:“转过身去,不要看。”

    两人目光恰对上的时候李煊也不免紧张。他也是第一次与女子如此亲密无间,倒是故作镇定比秦尧高明。

    见秦尧那样子,他坐回床沿,笑意盈盈:“该看的都看过了,该……”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他说着,手从被子下伸进去,戳了戳秦尧的腰,他躬身凑到秦尧耳边,沉沉呼吸:“盈盈一握,细滑如丝。”

    秦尧身子轻颤,喉间浅浅溢出一声娇呼。

    李煊动作一滞,呼吸凝滞,沉了沉嗓音:“尧尧!”

    他的手不安分起来。

    秦尧一惊,裹着被子往里挪。

    李煊不依,爬上床压在被子上,单手手臂撑着上身,另一手手背从她额头滑到下巴,轻轻悠悠的,他说道:“你已是我的女人,还能往哪里逃,嗯?”

    ‘我的女人。’

    秦尧竟思味着这几个字。

    “谁是你的女人!”

    秦尧嘴犟回了一句。

    不想李煊脸色微沉:“看来本王不够努力,没让王妃认识到是不是我的女人。”

    他说完低头就吻上她的唇。

    没一会,两人就忘情炙热起来,却不想外面傅斯年敲门:“您二位可醒了,盖上路了。”

    秦尧与李煊两人停住,秦尧脸烧得更红,李煊却是恼怒被打断,但也知道事情轻重,轻啄了她一口:“回头再战。”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读者,先注册个会员好吗,注册会员能更好的体验小说阅读。

    此章节正在努力更新ing,请稍后刷新访问

    最新章节遇到防盗章节,书友正在紧急修复,请稍后刷新访问

    ...努力更新中----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读者,先注册个会员好吗,注册会员能更好的体验小说阅读。

    注册本站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阅读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阅读,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咯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m..com

    m..com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剑尊叶玄叶灵

    作者:江山羽

    第一章:谁敢动我妹!

    青城,叶家,祖祠。

    “先祖在上,叶玄无才,无德此刻起,罢黜叶玄世子之位,由叶廊继承。”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此人,正是叶廊。

    而两边,是叶府众长老。

    “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脸色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眼中还带着一丝怯色。/wenxue/78863/53080994@@.html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正是叶玄的亲妹妹,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m..coma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叶灵,你做什么!”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怯声道:“大长老,我哥叶玄是世子,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不敢直视大长老,但她却没有离开,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诸位长老,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这实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长老突然怒道:“废不废他,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来人了,给我将她拖下去。”

    就在这时,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应该仗责三十,以儆效尤!”

    大长老冷冷道:“那就杖责三十!”

    很快,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

    叶灵眼双手紧握,有些愤愤道:“不公平,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侍卫冷冷一笑,“叶廊少爷继承世子,乃众望所归,你嚷个什么?”说着,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不过,她却没有哭,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卫连忙一礼,“属下章木,见过世子。”

    叶廊点了点头,“你很不错,我成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亲卫,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

    闻言,章木大喜,连忙深深一礼,“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廊微微点头,“拖下去吧,此人扰乱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他明白了。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

    就在这时,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而祖祠内,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远处,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长袍已经破破烂烂,而且到处都是血。

    来人,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

    看到叶玄,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阴冷笑容。而祖祠内,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

    大长老双眼微眯,脸色阴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远处,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他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

    章木见到叶玄,脸色顿时大变,他连忙看向叶廊,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后者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踉跄跌倒。

    而叶并未罢手,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就在这时,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叶玄,他是我的人,你胆敢”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

    见到这一幕,叶廊脸色无比难看了起来,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狞声道:“你的人?”

    说着,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口中不断哀嚎,“世子,救,救我”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叶灵身旁,看到叶灵的模样,叶玄顿时心如刀割,他双手紧握,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哥,疼,好疼”

    闻言,叶玄神色狰狞了起来,下一刻,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

    砰!

    章木脑袋撞在石阶之上,瞬间炸裂开来,鲜血溅射!

    见到这一幕,场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然而,叶玄还未罢手,他突然看向那叶廊,狞声道:“我妹也是你能动的?我草你祖宗!”

    说着,他直接朝着叶廊冲了过去。

    祖祠内,大长老脸色大变,“放肆!”

    说完,他脚尖猛地一点地面,整个人直接滑到了叶玄面前,然后一掌拍向了叶玄。

    掌带劲风,凌厉刺人。

    叶玄嘴角泛起一抹狰狞,他右手紧握成拳,一瞬间,他右手的衣袖直接被震裂,下一刻,他猛地一拳朝着大长老的拳头对轰了过去。

    嘭!/wenxue/78863/53080994.html

    拳拳相撞,一道低爆声骤然响起。

    叶玄退到了门口,而大长老也是朝后连退了好几步。

    见到这一幕,场中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在青州,武者分为一品淬体境,二品练力境,三品内壮境,四品兼修境,五品不息境,六品气变境,之上就是御气境。而这大长老可是实打实的御气境,但是,这叶玄只是五品不息境,与这大长老相隔两个大境,然而,叶玄竟然只是稍落下风而已。

    大长老也是心惊不已,他知道叶玄天赋极好,是叶府精心培养的世子,而且常年为叶家在外死战,但是,他没有想到叶玄的战力竟然有这么的强!

    翅膀硬了!

    念至此,大长老眼眸内深处的杀意更加的浓了。

    大长老死死看着叶玄,“叶玄,你竟敢当众攻击世子!”

    叶玄眉头微皱,“世子?”

    大长老冷笑,“叶玄,忘记告诉你了。你已被罢黜世子之位,此刻起,叶廊是我叶家世子!”

    叶玄双眼微眯,“我被罢黜世子之位?”

    大长老冷声道:“这是我们众长老一致的决定。”

    叶玄狞笑道:“我在外拼死拼活,你们却在内废我世子之位?”

    大长老冷笑了一声,他指着不远处的叶廊,“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等叶玄回答,他又道:“叶廊是天选之人,刚刚觉醒的天选之人!”无广告网am~w~w.

    叶玄愣住了。

    何谓天选之人?

    所谓天选之人,就是上天选的人。

    在整个青苍界,有这样的一批人,他们年少或许平平无奇,但是某一天,他们会突然‘觉醒’,觉醒之后,他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修炼速度会倍增,还会有数不清的奇遇,他们,就像是这天地间的宠儿!

    青苍界分为三大洲,他所在于青州,青州大小国有数百,他现在是在姜国,几十年来,这姜国天选之人还不到十人,而这些人日后无一不是成为了一方巨擘。

    叶玄双手缓缓紧握,他知道,叶家是要放弃他了。不仅要放弃他,还可能要杀他!

    就在这时,叶廊突然笑道;“诸位长老,这叶玄当众杀人,对大长老出手,按照族规,该如何?”

    场中,所有人看向了叶廊,叶廊冷冷一笑,“按照族规,他应该被杖毙,不是吗?”

    场中长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叶廊可是天选之人,而且还是大长老的嫡孙,他们此刻自然不会得罪叶廊与大长老。

    大长老冷冷看了一眼叶玄,“来人了!”

    很快,祖祠外出现了数十名叶府侍卫。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在我叶府,有一个规矩,世子为了服众,不得拒绝叶家年轻一代任何人的挑战。”

    说着,他直视那叶廊,“我向你挑战!”

    叶廊双眼微眯,笑道;“挑战?可以,不过,我们得上生死台,你可敢?”

    生死台!@@/wenxue/78863/53080994.html

    场中一片哗然!

    在叶家内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调节的矛盾,就可上生死台解决。一上生死台,生死自负!

    叶玄冷笑,“走,去生死台!”

    叶廊却是摇头,“一月后,你我上生死台,那个时候,族长刚好出关,你我决生死,他刚好做个见证,免得说我们暗害你!”

    叶玄想了想,然后道:“可以!”

    说完,他没有在说什么,抱起叶灵走出了祖祠。

    看着叶玄兄妹离去,大长老看向叶廊,“他常年在外与人死拼,战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狰狞,眼中杀意犹如实质,“我刚刚觉醒,神魂与这具肉身还未彻底融合,不然,捏死他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一月之后,这青城没有我叶廊的对手!”

    闻言,大长老微微点头,笑道:“这就好。”

    说完,他看向身旁的一名长老,轻声道:“我之前派去南山的人并未回来,而我看这叶玄脸色苍白,有点不正常,叶苦你去查查,这叶玄在南山发生了什么。”

    长老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叶玄抱着叶灵回到了自己院落的房间内,他把叶灵轻轻放在了床上,然后揉了揉叶灵那还有些浮肿的脸颊,柔声道:“疼吗?”

    叶灵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不,不疼了!哥,他们凭什么罢黜你世子之位?你为家族拼死拼活,凭什么那叶廊是天选之人就要罢黜你?这不公平!”/wenxue/78863/53080994.(html)

    叶玄摇头,他轻轻揉了揉叶灵那还有些红肿的脸颊,“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这一次,是哥无能,没能保护好你,才让你被打!”

    叶灵摇了摇头,她眼中泪水再次流了出来,“是,是我没用,什么都不能帮到哥哥,我,我是哥哥的拖油瓶。”

    叶玄微微一笑,他轻轻刮了刮叶灵的小鼻子,“笨蛋,我是你哥,哥保护妹,天经地义,明白吗?”

    叶灵起身轻轻亲了亲叶玄的额头,认真道:“哥,等我病好了,以后我也要修炼,我也要保护你!”

    叶玄笑了笑,他轻轻揉了揉叶灵的脑袋,“好,哥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太晚了,先休息吧!”

    叶灵点了点头,“我要听故事。”

    叶玄笑了笑,然后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

    叶灵白了一眼叶玄,“哥你这个故事说了好多年了。不过,我喜欢听”

    半个时辰后,床上的叶灵睡着了。

    叶玄替叶灵盖好被子后,他坐在一旁地上,他轻轻掀开了自己的袍子,腹部位置,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而里面,还在流血。

    为了争得那片矿山,他与李家十二人血战,后面一个大意,被一个神秘人偷袭,虽然杀了对方,但是对方的刀也插入了他的丹田,他的丹田应该是碎了。

    丹田破碎!

    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这意味着他只能修炼肉身,在也无法达到六品气变境练气了!

    不能修炼还是其次!

    叶玄看了一眼床上的叶灵,叶灵脸色依旧苍白,身上盖了三床被子,即使如此,她还是感觉很冷。

    伤寒之症!

    叶灵小时被寒气侵袭,身体常年虚弱,如果不是他拼命成为世子,为叶家立下无数功劳,叶家每月不断给她提供药膳与丹药的话,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叶玄右手缓缓紧握了起来,现在他已经不是世子,叶家还会每月为叶灵提供药膳吗?

    而且,叶灵的病已经有越来越严重的迹象,如果想要医好她,唯有去姜国帝都的仓木学院,因为那里,有姜国最好的医师。而想要进入仓木学院,需得在十八岁之前达到御气境!)/wenxue/78863/53080994.html

    原本他是有机会的,因为他还有六个月才到十九岁,然而现在,丹田破碎,想要达到御气境,几乎不可能了!

    想到这,叶玄转头看向了床上已经陷入梦境的叶灵,“不管用什么代价,哥一定治好你!”

    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枚漆黑色的戒指,这枚戒指,是他娘亲留下的。

    对于那个女人,他是模糊的,因为对方在他十岁时就离开了。

    当年,在叶府后门,那女人紧紧抱着她,眼泪不断地流。

    而在女人的背后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其实,男子不是站着的,是悬浮的!

    在他的印象中,男子说了一句话,“小姐,在不走,若是让族长知晓少爷的存在,族长动怒,此界怕是要遭受灭顶之灾,少爷也难活命!”

    听到这男子的话,女人轻轻推开他,然后悄悄把这戒指塞到了他的怀里,“玄儿,好好照顾灵儿,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恨娘亲”

    说完这句,女人转身与黑袍男子离去。

    他呆了呆,然后疯了一般去追,可惜,他并没有追得上,因为黑袍男子与那女人是用飞的。

    就那样,他一直追啊追,直到实在追不动了他才停下来,而那女人,也没有回头,就那样与黑袍男子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片刻后,叶玄收回思绪,他右手紧紧捏着那枚戒指,他右手本身就有伤,此刻用力,伤口裂开,一滴鲜血突然滴在了那黑色戒指之上。他手中的戒指突然颤了颤,叶玄心中一惊,连忙低头看向手中的戒指,在他低头的那一瞬,戒指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了他眉间。

    一瞬间,叶玄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一片无尽星空之中。

    而在他面前不远处,悬浮着一座黑色高塔,高塔有十二层,就那么悬浮在那里。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铁链锁着,而在那塔的顶端,插着三柄剑!

    整座塔,漆黑且阴森。

    叶玄压住心中的震撼,他看向那第一层入口处的上方,那里,有两个血红大字:界狱。

    而在那门口两边,还有两行血红的大字,恰似一副对联。

    左边:囚天,囚地,囚诸天神魔;

    右边:禁道,禁命,禁万界人仙。

    /wenxue/78863/53080994.html

    /wenxue/7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