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 50 章 050

第 50 章 050

    连日来李煊变得勤快起来,秦尧早起上职,他便与她一起,这倒是让秦尧略意外,只是除了他,不缺席的同样还有楚烨。

    他俩一见面火药味就十足,哪怕是一件极微小的事两人都能争个高低,这不,眼下正因为如何规整三营而‘出谋划策’又争论了起来。

    秦尧无奈扶额轻叹气。

    眼前情形,仿若她看着两个女子骂街一般,整个脑里都是他们两人的声音在盘桓。

    明明楚烨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张了张嘴又作罢。

    算了,由他们去吧,她若是开了口,两人争论的要点便又会转移到她身上,这样想着,秦尧自行出了营房。

    秦尧将将出来,便看到了董平章走过,她唤住了他:“董副使!”

    董平章乍一听秦尧声音,步子顿了顿,抿唇皱眉,只想装聋听不到,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转身,笑眯眯看着秦尧走近:“秦统领可是有何交代?” m..coma

    秦尧打量着他,须臾道:“若无事一起饮茶?”

    董平章愣住,疑惑的看着她。

    好一会,董平章垂眸挠头笑了笑,只觉得有些不自在,一是那日撞破她与李煊亲密的尴尬,二是他不想跟去你要走的太近,便道:“属下一个粗人,饮茶什么的太过雅致,怕是难陪统领雅趣,若不然属下找个人陪您?”

    秦尧睨着董平章“你觉饮茶是雅趣?”而后在董平章迟疑着点头间笑了笑:“董副使觉得那般不自在那便挑个你喜欢的?我陪你一道。”

    董平章闻言张了张嘴,想打趣的话忍在喉间,面上略显不愿:“属下平素也没什么喜好,着实无趣得很,对不住统领了。”

    这么一再拒绝秦尧岂不明白,他怕得罪上营那些世家子弟。她也打听过董平章,往上至他祖父都在宿卫军任职,到他才得了个副使,家世并不显赫,为人也圆滑,是以定然会小心翼翼行事,她也不想为难他。只是想从他口中了解一下那些人罢了,他既不愿意,她便不强求。

    “是我唐突了。”秦尧说着侧让开。

    董平章忍了忍到底还是提步走开,可没走出几丈又回身向秦尧走来,抿了抿唇道:“秦统领,属下有一言”

    他话一顿,见秦尧询问的眼神才继续说道:“开阳城乃天子脚下,常有的事也就个鸡鸣狗盗、家长里短,有京州府应承着,就算有个什么杀人大案也有刑部和大理寺,在外有秦家和秦家军....”

    “我...我的意思是定北侯率军护疆安稳,我等都钦佩不已,只要有他在,南夷定是侵犯不到开阳的,您又何必执着于改变京都现状。”

    秦尧闻言觑着董平章,惊诧道:“宿卫军的职责不就是守着不要让你口中所说的那些事发生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他们在前拼死守护,你们便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无作为可是?”

    董平章微愣,一时不知如何回话,便见秦尧眉促成峰,眼底幽暗,神色肃穆。

    秦尧对董平章的刻意回避原本就没放在心上,心底对他也算理解,可此刻听他言语中表达的意思顿时有些来气,瞪目怒开口:“我父母、兄长,还有万千将士久留边陲之地,拼着性命守的是国是民,这本是职责所在,可你知不知道为何南人夷近年频频发兵,只是因为他们南夷国环境恶劣,生存困难物资紧缺?不,便是因为有太多如你们这般不知所谓的的大启男儿只想缩在勇往直前的将士身后酒肉玩乐,才会让南夷人觉得有机可乘。”

    秦尧唇齿间溢出一声冷笑,嘲讽道:“什么男儿!尔等倒不如束起手脚,学学闺阁女子如何操持家务,安心绣花罢!”

    她心中气愤,正欲转身离开,不想一回身便看到站了三个人,李煊与楚烨在其中,还有一人穿着华贵,与李煊有那么两三分相似,又不如李煊好看,可整个人站在那里气质尤佳,便是比李煊与楚烨看起来都更加让人觉亲近而想与他交往相识。

    秦尧未曾见过,但心中猜该是与李煊有关系的。

    除了楚烨,李煊与那人神情各异又复杂的看着她。

    秦尧疑惑的低头瞧了瞧自己,并无异样。

    董平章倒是会看势,匆匆行礼便退开。

    一时间变成秦尧与他们三人对视。

    “见过六嫂!”与李煊并肩的华衣男子开口道,声音温润如玉,嘴角浅笑暖如沐阳。

    秦尧方才还满盛怒气在他的笑意中消散不少:“你是?”

    “初次相见,竟忘了与六嫂介绍我自己。”他脸上的笑意不减:我叫李沐,说来也只比六哥晚小半个时辰出生,唉,便也只能委屈的叫他一声六哥。”

    李沐…

    秦尧望着眼前人,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好一会才记起。

    端王李沐,皇子公主中行七。

    她也是入了京都后才偶然听来的,传闻因李沐淫.亵了后宫某位娘娘而被陛下一怒之下发往坪洲,赏作封地,将他打发出了京都,也因此不得陛下喜欢。

    可怎么看他这样子都不像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也许是第一印象太好,秦尧此时不得不怀疑起这传言的真实性。

    只他无召不得入京,何以在此?难不成是陛下让他回来的?

    感受到秦尧久久打量审视的目光,李沐还未说话,李煊却先犯了醋意,跨前一步刻意挡了挡两人:“父皇寿辰在即,七弟回京贺寿,我与他从前就最是亲近,便先来寻了我。”

    秦尧是不信这话的,撩眼看了看李煊,还未说话,李沐已然开口:“六哥无需替我遮掩,就算进宫,父皇也未必会见我。”

    李沐说着低低讪笑一声:“谁让我当时做了那般见不得人的错事。”

    他这话一出倒是让秦尧心中一震,是她想错了,这是承认他真的做了那事?

    可这坦荡荡的样子……

    “哼,若不是被人陷害,又怎么会……”

    “七弟也进京了。”

    李煊替李沐辩白的话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几人回头看去,太子李崇带着两个随从朝他们走来。

    虽与太子也算是见过,但是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棱角分明的脸庞跟李煊的一对比便显得有些黑,却并不影响他的容貌,明明差不多的身高,几人中唯一让秦尧觉得有几分威严,王者之气,莫名的契合他储君这一身份。

    秦尧偷摸的打量起李崇,心道这就是要数次要将李煊置于死地的人,若是不知道还真看不出来。

    果真应了那句‘人不可相貌。’

    “本宫恰路过,便进来看看六弟,不想七弟也在。”

    显然这话,没什么可信度,不过几人也未拆穿。

    “臣弟见过太子。”李沐行礼极为恭敬,说话的语气也温和煦润不曾变:“纵然父皇不想见到我,亦还是想要当面祝父皇万寿无疆。”

    太子浅笑点头:“年年这般,七弟倒是有心了。”

    他们说着,秦尧未插话,她心中疑惑,今日是吹的什么风,七皇子和太子竟都来这里了,还有太子这人虽面色冷淡了些,可说话并无桀骜之高姿,反倒让人觉得挺亲近的。

    只不过感觉如此,秦尧可不敢这么想,他做的那些事足以用心狠手辣四字来形容。

    无事不登三宝殿,太子此来是为何?秦尧想的微深,俨然忘了自己目光正顶着太子。

    李崇看向秦尧疑惑问道:“本宫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秦尧闻言微愣,略显尴尬,正想解释,不想李崇的话将李煊几人的目光引到秦尧身上,回看见正巧看到她脸红彤彤的,李煊顿时沉眸:“太子面前也不知个端重。”

    秦尧咬牙看着李煊,心想不跟他计较,微别开脸,打算跳过这件尴尬的事。

    偏有人不如她愿。

    “秦统领巾帼不让须眉,能得你青睐多看几眼,本宫之幸。”

    “太子说笑了,不如各位先进营帐吧。”秦尧讪讪一笑,绕开话题。

    她这一提议倒是得众人附和,李煊却是看着楚烨道:“你一人与我们一起怕是多少有些不自在,不如先回府吧。”

    楚烨顿足,抿唇看着他,明知道他这是有意赶他走,此时他们是一家人,他倒确实是个外人。

    少顷,楚烨微微一笑:“王爷说的是。”

    秦尧本就与李煊一前一后,听着他们的话,心觉他们兄弟难得一起,许真的有话要说,她在许不方便,行礼丢下一句与楚烨一起去巡街的话便追上楚烨而去。

    李煊不知秦尧的想法,只当是因为他落了楚烨面子,她心有不平才离开的,双手握拳,恨不得咬断舌头,还不如让楚烨留下呢。

    看着两个远去的背影,李煊目光幽幽,无意瞧见楚烨腰间露出的东西,眸色黯然,手握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