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 49 章 049

第 49 章 049

    李煊会提出要秦尧身上的香囊这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她怔了瞬间,不明所以,好一会尴尬一笑缓解气氛:“臣妾这个佩戴的时间太久,破旧了些,王爷送我的定然不是凡品,如此珍贵的怎么也得回个相当的才是,改明儿我寻个好的送王爷当回礼。”

    李煊岂会听不出她话中的拒绝,抱有的那点希望破灭,他要不过是个答案,何止只是她的回礼。

    他往日里吃喝玩乐被人取乐,练就脸皮厚的堪比京都城墙,若真想要舍了脸就是,可对着秦尧,他偏生出了几分傲气:“不必了,你觉得本王缺那几个钱自己买不起么。”

    这话,这语气。

    又生气了!

    看着离开的人,秦尧喟叹一声,这人怎的总生气。

    秦尧摸上腰间,但他又为何想要自己的这个香囊,难不成是发现了?

    不可能啊,也就拿一次他拿着瞧了几眼便被她抢回,应该没有发现吧。

    不过这倒提醒了她以后得更加小心些了。

    秦尧倒是没想到李煊竟生气得出府了,秦宁进来与她说看着他气呼呼的出了府。她左思右想,这大晚上的,他出去,也只有柳萱那儿可以去了,她便觉得烦躁不已。

    “小姐,可要将王爷追回来?”

    秦尧抿了抿唇:“追什么追,爱去哪去哪!再说能去哪里,还不是那些地方。”

    她说完别过身子自己生起闷气。

    夜深人静,烛光忽闪忽闪的,秦尧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更锣已敲三更了,李煊也还没有回来。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不久前,他也是一夜未归,只是今夜,他是否还去找的宋啟,

    秦尧不得而知,可多少心底有猜测。

    无眠就这么到了天明,秦尧毫无困意,在床上翻了个身头埋在床上,不小心碰到额头破了的地方,她坐起来摸了摸,想了想起身。

    匆匆吃了早膳秦尧就赶去宿卫军上营,与楚烨一前一后的进去。

    才到营里,就听见哄闹声,秦尧看去,不少人围在一起。

    她与楚烨对望一眼,抬步走过去,他们层层围城一个圈,最外面的使劲踮着脚扒着他人肩膀,伸长着脑袋往里面看。

    秦尧也踮起脚尖,伸头什么也看不到。

    “你们在做什么?”秦尧拉着旁边的人问道。

    他看也不看她的回道:“看好戏呢,别打扰!”

    “能看到?”秦尧蹙着眉头,回到楚烨这边。

    楚烨个头高,就是现在最外层也能看出他比那些人高出几指,他踮脚尖,却是只看到最里面只一个小圈。

    他摇了摇头。

    “又输了!”

    正在秦尧好奇他们到底在干嘛的时候,她听到好几个大呼。

    没过一会就是一声痛呼。

    秦尧伸手推了推围着的人,却是推不动也没人让她。环顾看到不远处演练台上当着不少兵器,她快步走去,提着一根木棍走过来。

    她手握着木棍,用棍子拍了拍挡道的人:“不让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目光清冷,神色严肃,不是开玩笑。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围着的人这才让出一条道,她与楚烨走进去,然后便愣住了。

    这些人围着的中间,放着一张小木桌,桌上放着一个骰盅,还有一大堆小石子。

    桌子两端,一边坐的是李煊。

    另一边的男子………

    只着了一条亵裤。

    身上这里一块那里一块发红,面前也有不少石子。

    秦尧愣愣看着,他们这是在干嘛?

    还有李煊,他怎么会在这?

    李煊看到秦尧也是一愣,然后看了看对面没穿衣服的人,他站起来就挡在秦尧跟前,隔开她的视线:“你怎么来了,闭上眼睛不要看。”

    秦尧闻言当真闭上了眼,就听李煊的声音又响起。

    “不玩了,穿好你的衣服……滚。”

    等秦尧睁开的时候,人都散得差不多了,李煊看了眼楚烨:“你为何又来了?”

    “作为内宿卫军正使,我来不是常情吗?”楚烨反问道。

    李煊听着他的话瞳孔微张:“正使?”

    他看向秦尧,她并没有告诉他。

    “我也是昨日来才知道的。”秦尧耸了耸肩道。

    李煊自然是信秦尧的,看着楚烨的眼神就越发不善,心中断定楚烨一定是故意耍花招让父皇答应的。

    这一结论一定,李煊哼了一声,往营房里走,走到楚烨身边时他停住,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就算你们两情相悦,我也不会成全你们”。

    “他与你说什么了?”秦尧忍不住问道。

    楚烨回她一笑:“王爷说……让我好好努力。”

    “努力?努力做何?”秦尧不解。

    楚烨笑而不语,率先也往前走。

    “你们两个……还要这么深情款款凝视彼此多久?”

    营房里,秦尧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就不嫌眼睛瞪得酸。

    从进来后两人对面而坐,一副恨不得吃掉对方的样子,秦尧识趣的没说话,于是就成了三人安静坐着。

    秦尧的话音才落,李煊别开眼嗤鼻:“谁跟他深情款款,恶心。”

    “楚某也觉恶心。”

    眼看两人言语上要再次争高低,秦尧赶紧出声:“正好你们两人都在,我有事要和你们商量。”

    “总归是军中人,我觉得他们也太过懒散无军纪了,赌博斗蛐蛐……”

    秦尧一一说着,大体意思便是即日起将上中下三营的人打乱,以武功高低为标准重新编排,突出者为上营,下中两营的要入上营只需自己努力就是。

    “你这方法不可行。”秦尧话音才落,李煊就说道。

    大概是没想到李煊会否定她,秦尧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感情用事。

    “你觉得如今上营有几人能去整排里入上营?功名利禄?锦绣前程?不过都是些只会吃喝玩乐的,没几个有上进心。”

    “那他们只能去下营。”

    “下营又如何?”

    “自然巡防、操练,再不会像如今这样清闲自在。”

    “本性难改,不过是换个地方换个营呆着,于他们无碍,该怎么不还怎么。”

    楚烨听着李煊的话惊讶的看着他,倒是没想到他会说这些话,难得附和:“我同意他的看法。”

    经李煊这么一说,秦尧才恍然一悟,觉得是这么个理,这些公子哥,家中有权势,能挣个功名自然是为祖宗为家门添彩,不能,也无谓。他们也不用拼命去挣前程,有的是办法。

    按着她的的思路,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让他们玩乐,即便让他们去巡防,想来还不如不去。

    她只想着这样才公平些,那些真正有能力的才能得以崭露头角,倒忽略了这个。

    “那你觉得该如何。”秦尧不自觉的看向李煊问道。

    李煊却是耸肩:“我不知道。”

    “王爷对同类这般了解,竟也没什么好办法解决?再者,王爷参事一职可不能白坐才是。”楚烨看秦尧第一时间看着李煊,就心生不悦,凉凉道。

    “怎么,正使有办法?”李煊淡淡回呛。

    “总会有顾全之策”。

    楚烨可不会承认他一时也没什么好办法。

    “没有就没有,装什么装。”

    这两人八字不合,就不能呆在一起,秦尧再次打断他们:“办法总会有的,也不急在这一时。”

    然后,两人就默然了。

    秦尧略觉尴尬,正想找话说,外面来人找楚烨,说宣他进宫,他便匆匆赶去。

    人走了,秦尧暗松一口气,两个大男人像吵来吵去的。

    楚烨走了,李煊自觉心情都好了很多,抬眸看秦尧,见她也看过来,四目撞上,秦尧笑了笑:“王爷有事便去忙吧”。

    李煊不吱声,起身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看着秦尧:“你处处帮着他,怎么,就那么怕我为难他?”

    秦尧微怔,她…没帮谁啊!

    “嗯?”

    李煊的脸突然放大在眼前,秦尧吓一跳,盯着他的眼睛,咽了咽口水:“我没有……”

    她话没说完,李煊已经凑了上来,唇覆在她的唇上,辗转吸吮。

    这个动作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秦尧每每总是被他突袭而导致大脑空白没反应,虽如此,却是第一次笨拙的回应了李煊。

    李煊意识到后,别提多高兴,吻得动情,手攀上她的背,轻轻搂抱着,口中呢喃:“秦尧,成全我好不好。”

    秦尧被他吻得身子微颤,心中悸动,头脑发热,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喉间咕噜滚出一个嗯?无广告网am~w~w.

    只是轻轻弱弱,听在李煊耳中就变成她应了。

    李煊心下激动,并不是打算在这……

    不过他吻得更放肆了。

    房内,是两人急促的呼吸。

    “秦统领。”

    门外董平章敲门叫道。

    这一声‘秦统领’将秦尧的思绪从软绵绵舒服的棉花上一下子拉回来,反应过来他跟李煊在做什么,并且还是在军营里,直觉得大窘,她推开李煊,脸颊红如火烧,呼了一口气,觉得气息平稳了朝着门那问道:“什么事?”

    “属下就是问问您和王爷午膳可要在营中用?可有特别想吃的?”

    秦尧撩眼看了看李煊,见他咬牙拧眉,似乎有些生气。

    “那个……随便吧,不用刻意准备。”

    董平章回了句知道便走了。

    秦尧才要说话,李煊忽的又凑过来,这回她反应快,跳开了。

    她看着李煊讪讪一笑:“我去看看厨房做什么好吃的。”边说边往门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