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 48 章 048

第 48 章 048

    整个内宿卫军分三营,此处是上营,说白了也就是稍有权有钱有势之家门呆的地方,普普通人家的在中营,贫苦的在下营。

    上营中人是不外出巡防的,而统领营房自然是在上营。

    今日营中除了沐休的人,在册的都聚被董平章聚了起来,散懒的姿势站着。

    因为身份原因,上营又是整个内宿卫军人数最少的,一眼看去,也就四五百人的样子。

    秦尧从营房出来的时候看到这情形不由得蹙着眉,走上高台扬声喊道:“都站好了。”

    她的声音嘹亮,这些人都听到了,可没有一人听进耳里再行动执行,倒是有人不屑笑道:“哟!咱营中来了个女人,怎么,可是来跳舞唱曲给大爷我听的?”

    他的话才落,众人哄然一大笑,就是董平章都垂首遮掩笑了笑,又有人起哄大喊:“跳舞可不能穿这样的衣服,得少穿,换一身。唱曲也行,不过听方才说话声音,想来也是不大好听的”。

    秦尧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在接下皇帝口头话的时候她知就道一切并不会顺利,只是没想到这群人比无赖还无赖上三分。

    她没有发作,稳住一旁手握拳都泛白的楚烨,她跟着笑了起来。

    她一笑,下面的人倒是不解的看着她了。

    “原来你们爱听小曲看跳舞呀!”秦尧悠哉悠哉道:“可惜这些我都不会。”

    “小美人长得这么好看,不会不要紧,待爷晚上教你怎么样?”先前带头说话的男子一脸坏笑的看着秦尧。

    秦尧眼微微一眯,嘴角扯了个意味不明的笑,隐隐有杀气迸出。

    “你们都够了,这可是咱们的秦统领,再敢言语不敬小心我抽你们一层皮”董平章感受到秦尧整个气场都有所变化,赶紧说道。

    这些人人多多少少都听到点风声,只是不以为然,以为误传,没想到是真的。

    “不是吧!以后我们还得听一个女人的命令?”

    嘈杂吵闹声思起,秦尧却是能听得清清楚楚,大多言语都是看不起她女人身份的。

    女人怎么了?

    “很不幸,你们以后是要听我的。”秦尧见他们都看着她,笑道:“既然接了皇恩,我也没办法。不过想要不听我的也可以啊,谁要是能打过我,我听你的也行。”

    秦尧说着淡然的理了理袖口:“怎么样,敢吗?”

    “怎么,不敢?不会是怂蛋吧!”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是啊,只会吃喝玩乐,不就是你们这些公子哥的本色吗?”

    “各位来这,总不会是家中寄予希望想你挣功名的。”

    秦尧句句都在挑衅他们,这群无赖流氓,好吃懒做惯了,她一只手也能放倒他们,该给他们吃点教训。

    这些人是不成器了些,可到底男人的尊严还是有的,如秦尧所愿,方才嘲笑她是女人的那人越过众人最先走上来:“我等还怕你不成,我先来。。”

    “我来!”楚烨跨步挡着秦尧与那人对视。

    “怎么,我上来了便不敢与我对阵了?”男子说着看着下面:“兄弟们,看来女人也有爱吹牛的啊!”

    他话落,又是一阵哄笑。

    秦尧拉开楚烨,笑道:“不用!”

    两人徒手过招,秦尧倒是没想到这人吊儿郎当的,倒是有点功夫。对阵起虽然有些生疏,倒是会投机取巧,有那么几瞬拳头擦着秦尧脸过去。

    秦尧收起刚才的轻视,认真对待起来。

    结果可想而知,秦尧将他摔倒在地,压制得他动弹不得,小声问道:“服不服?”

    那人倒是硬气,手臂怎么痛怎么也不说服,紧咬着牙。

    秦尧怕她自己太过用力伤了人,力道一收起身问道:“还有谁要试试”

    这回下面都静悄悄的了,没人再说什么,毕竟刚才可是亲眼看着的,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

    对此秦尧很是满意,她还当这群人多难驯,这么轻易就搞定了。

    毕竟军中那群人她都能让他们信服,别说这些人。

    秦尧与楚烨分别做了介绍,而后秦尧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训条递给董平章让他读给他们听。

    董平章看了看,好家伙,三十多条规矩,稍作迟疑他还是一条一条读着。

    秦尧所拟的这些多是照着在枫泾军中对兵将的要求,从生活到训练都有规定,董平章每读一条,下面一众人的神色就沉一分。

    待都读完了,秦尧问道:“你们可都听清楚了?”

    得来的却是默不言语。

    好一会,才有人嗫嗫喏喏的道:“这些要求对我们也太严苛了。”

    话在秦尧看向他时卡在喉间。

    “都城里是谁?是陛下,是你们的家人,你们若是连陛下和家人都守不住,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秦尧朗朗清声,正想以这样的言论激励他们一番,下面不知是谁丢了两块石头,一块直砸秦尧鼻头,一块擦着额角飞过。

    酸痛感都还没消散,秦尧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鼻腔里淌了出来,她抬手一抹,鲜红就在手背上。

    秦尧微微低头,手摸索着身上的帕子,好一会没找到,楚烨二话不说就上前捏着衣服将堵住流血的鼻子,不一会血就透了出来,一滴两滴落在地上。

    “快传军医!”董平章愣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急忙喊道。

    楚烨心中担忧,直接抱起秦尧往营房去。

    李煊进营的时候正巧是秦尧被人砸伤,他才进来,站在这些人后面,目光下意识瞧了扔石头的人一眼,没看清就那人就在群里窜开了。

    他反应过来后往秦尧那跑去,人还未到,楚烨就抱着秦尧走了。

    他站在原地愣住。

    明明担心秦尧伤得怎么样了,可是一看到楚烨抱着她,他心里就万分不爽。

    抿唇在原地愣了片刻,这才紧跟上去。

    所幸石块不是太大,鼻血没一会止住了,倒是额头肿高起来了。

    “可痛?”

    楚烨一时忘了她的身份,当着李煊就关心问道。

    “我没事,相比战场上,这么点小伤就跟挠痒痒似的。”

    秦尧说着感受到李煊目光的火热,看向他:“王爷怎么来了?”

    李煊本意就是为了她来的,可一想到刚才楚烨抱着她的样子,开口话语就变了:“怎么,我不能来?”

    秦尧语噎,他这是又怎么了,说话这么冲。

    “楚烨,你衣袖全是血,脱下换了吧。”秦尧转移了话题道。

    楚烨抬手看了看,外袍衣袖上暗红的血迹再明显不过,秦尧话说完,董平章已经找了一件能顶替的。

    李煊本就生闷气,待楚烨将外袍脱掉后,他更气了!

    楚烨腰间挂着一个香包!

    款式、颜色,与秦尧的一模一样!!!

    李煊瞳孔猛的缩了缩,一股怒气直冲脑门。

    这很难让他不会想歪!

    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怎么看楚烨都觉得碍眼,最后目光定格在秦尧身上,他张口道:“既然受伤了就回府。”

    语气并不好。

    秦尧不知道他又怎么生气了,但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暂时回去也好,便点了点头。

    秦尧头上的伤只是擦破了点皮,肿起来不算很严重。秦宁还是唠叨着让她躺着休息。

    李煊独自坐着,想着看到的楚烨的香宝,越想越生气,但是起身脱了鞋爬上床躺下。

    秦尧被他突然动作吓一跳呢:“王爷这是要做何?”

    李煊躺在她身侧,没好奇的道:“既身体不适,本王便陪你躺会儿。”

    他方才可不是这么想的,那一瞬间怒气冲头,想着要与秦尧圆房,爬上去后又变了主意。

    她会恨他的吧。

    到底不忍心。

    “快用晚膳了,王爷还是不……”

    秦尧说着坐起身,话还没说完又被李煊拉躺下。李煊不管秦尧愿不愿意直接搂抱着他,下巴抵在她头顶,犹豫良久开口道:“楚烨他……”

    李煊话突然顿住,秦尧疑惑:“王爷为何突然提起他?”。

    李煊听在耳中就有些变了味,那语气似乎透着几分戒备,不过提了提楚烨的名字,但叫她这么紧张小心的。

    “无事。”想问的还是没问出口,明眼可见的,他又何须问出口,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可正是因为不刻意询问也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不寻常,他心里觉酸涩难受,更不痛快了。

    想到这,李煊翻身下床找到拿回府的小木盒,折身秦尧已经坐起来看着他。

    他坐在床上与秦尧面对面,将盒子递给她:“今日本王路过瞧着不错,送你了。”

    他故作姿态,断然不会承认是为了换下秦尧腰间的那一个。

    他目含几分期待。

    对于李煊第一次送她东西,秦尧倒是有些惊讶,很好奇他会送什么,接过来打开后愣了一瞬将里面东西拿出来。

    是个香囊,手感丝滑,就是她不太懂也知道料子是上好的,颜色对来说不是常用的明亮色,她也能接受。

    只,她并不喜欢挂佩香囊。

    捏了捏里面似乎有东西,她打开瞧了瞧,是香块,嗅了嗅甚是好闻。

    秦尧含笑:“送给我的?王爷怎么突然送我东西。”

    虽然她现在对李煊的感情有些凌乱而复杂,就如吃柳萱的醋还有那位死了的,可她能看清自己的心,她不想否认自己的心动,若是没感觉,大概也就不会在乎他那些。

    正想着,听到他问:“可喜欢?”

    秦尧看他,他却别开头看别处,秦尧微愣后心情顿时愉悦,她看的清楚,估计李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眼中带着几分期许,还有脸上的微红,这香囊大抵不是他口中看到就买下了的。

    秦尧只‘嗯’了一声,也听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李煊转头看她,见她将香囊摆放在木盒上没有要佩戴的打算。

    “你要是不喜欢你便扔了吧。”李煊说着起身。

    秦尧本是故意逗弄他的,没想他竟然生气了,便赶紧道:“王爷送的我自然喜欢。”

    李煊顿住,神色淡淡,面上平静无澜,内心却是波浪起伏,厚着脸皮开口道:“你喜欢就行,你我成婚后我们彼此也未曾送过什么,我瞧着你贴身的还行,礼尚往来,我也不嫌弃,你便将那个送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