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41章 041

第41章 041

    宋啟看着这情形,便也再坐不住,最后除了宋知夏、杜妍玟、齐菲菲三人便是都下来徒步往上。

    宋知夏几次在秦尧手下吃瘪,讨不到好倒是学乖了,不敢大声说,只与杜妍玟小声交谈。

    本该快些到山顶的,因为他们徒步愣是晚了许久,一上到山顶,都腿脚发软站都快站不住的样子,唯秦尧只面色红润,呼吸微急促。

    他们这狼狈样,起先便是因为秦尧,所以他们看秦尧的目光或多或少便有些不善。

    好不容易到达,他们只想快点进寺里好生歇息,也就不管还在欣赏风景的秦尧。

    “你不进去?”宋啟问秦尧。

    扭头看了看敞开的寺庙大门,倒是巍峨,秦尧转回头:“我还想看看风景。”

    宋啟虽然心中不怪秦尧,可是也累得快脱力,听她这么说,也只由着她,交代了几句进去休息了。

    立于山巅,俯视山下种种就显得渺小,秦尧轻呼一口气,心中不快似乎都能被风吹散。

    她也未呆太久,转身往寺庙里走,知道是与宋啟同行的人,小沙弥将她往替他们准备的院子带。

    虽寺庙在山顶,可建造极为宽宏,将整个清灵山顶都占了,难怪被奉为国寺。

    他们一行男男女女,自然是分两个院子,男院在女院前,初识小沙弥还以为她是男子,听她开口才知道是女的。

    在路过男院时,秦尧听到说话声,下意识侧首朝里面看去,就见李煊正与宋啟说话。

    她心下一惊,李煊竟真的在这,赶紧头回正,收回目光脚下步子加快就想走。

    走出几步,悄悄回头,身后没人她才放心。方才她也看到李煊看向她了,心想应该没看出来吧。

    心还噗通噗通狂跳,她抚了抚心口,蓦然又想她为何要怕,她现在可是‘阿四。’

    “站住!”

    秦尧正想着,忽听身后响起声音,是李煊。

    她步子不停,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李煊眉微蹙,刚才匆匆一眼,他还以为产生幻觉了,看着前面的人,毫无要站住的意思,甚至脚步还加快了。

    “我让你站住。”李煊说着快步往前追。

    “女施主,后面那位施主唤你呢。”

    秦尧继续听而不闻,领路小沙弥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其他人,确定后面的人是在叫他们,他只单纯的以为她不知,这才开口好心提醒道。

    要不是佛门净地,秦尧恨不得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李煊那么大的声音她难道是耳聋听不到吗,要他好意提醒!

    如此她便也不好再装作听不到,无奈腹叹一声,停住步子长长舒口气,秦尧回身看着疾步而来的李煊:“你叫我?”

    李煊方才还想可能是自己看错了,此时到她跟前看了个清清楚楚,顿时神色微变,沉着脸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秦尧假意没想起,盯着他看了片刻,才恍然般道:“原来是六王爷!真巧,竟在这又见面了。”

    她与他直视:“不过王爷这话问的奇怪,我为何就不能在这里。佛门即开,迎的便是八方香客。”

    “是吧,小师傅。”

    她说着又看向小沙弥。

    小沙弥不明所以,但还是回道:“施主说的是。”

    李煊凝视着秦尧,似乎想把她给个对穿般,瞧着她不动声色的样子,须臾才想到她不知道自己已知道她的身份,只是看着她站在这,他心里就泛起惊涛,压的他气闷不已又无处发泄。

    明明自己叫她陪他一起来,她却拒绝了,又与其他人来到这。

    联想到宋啟递进府里的信,不用猜他也知道她一定是与宋啟一道来的。

    这让他顿时更为气愤,为何宋啟邀她,她便来。

    生气归生气,却也不想此时拆穿她,他倒想看看她要做什么。

    可心里的的酸醋味都快将整颗心淹泡了,李煊脸色变得更阴沉,冷哼一声:“你说的对,是我言语失误,只是在这见到你一时诧异罢了。”

    秦尧闻言,对着李煊道面露笑容,却是皮笑肉不笑的:“王爷能自知便很好了,我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不会与王爷计较。”

    李煊听着他的话,险些没被她给气晕过去,紧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话:“那你真是太大肚了,如此本王可是还要谢谢你?”

    “多谢王爷夸奖。王爷客气了,谢就不用了,能让王爷知错即改,真是莫大荣幸。”

    李煊觉得只要她是‘阿四’,脸皮便厚的刀剑不破,说话也总是能将人给气死。

    再说下去,他都怕自己要压不住当即撕下她的伪装,看她作何反应,他手握拳忍下,一再提醒自己‘她是秦尧,她是秦尧......’

    待以后有的是机会好好收拾她。

    这样安慰着自己,好一会,李煊才轻轻吐了一口气:“你走吧!”

    秦尧几是毫不停留的就赶紧让小沙弥领路,确信看不到李煊了,她神经才一松,生怕被他给瞧出什么端倪。

    带到为她们安排休息的小院,里面仅五间厢房,先来的赵梦玥几人一人一间都已住了进去,剩余一间是随行伺候的丫鬟。

    秦尧为难,与丫鬟住一起是不可能的,也不想与她们住一起,其余几人她是不愿,赵梦玥的话,她怕穿帮,那孩子又藏不住,若是被她知道,李煊和宋啟定能看出异样。

    思来想去,她问小沙弥:“可还有其他厢房?”

    小沙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光头:“此时正逢进香旺季,厢房都安排得差不多了,这两个小院都是按照往年惯例留着的,施主将就将就。”

    秦尧抿着唇点了点头,却是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

    往年惯例?

    听起来李煊与宋啟他们应该不是一次两次来这了。

    既然没法,秦尧当然只会选择最优的那个选项,只是不知道赵梦玥在哪个厢房,估计只能一个一个敲门了。

    只她还没敲,一间厢房的门从里面打开,赵梦玥走出来看到她,笑了笑:“听声音想许是你回来了,你若不介意怕是要与我住一间房了。”

    秦尧点了点:“不介意,打扰了。”

    乍一进门,赵梦玥就抓着她的手往里走,拉着她一起坐下,这才放了手:“今日听他们说你是表姐的侍卫?”

    秦尧看着她挑眉一笑:“侍卫谈不上,倒是年少与她相识,算得上至交好友,她远嫁,便送她一程。”

    “你就是秦尧表妹吧!进京后常听她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长得娇俏可人。”

    被夸赞,赵梦玥自然心里高兴,眉开眼笑的:“表姐就是爱胡说”。

    她说着看着秦尧:“你叫阿四是吗?你与表姐行事倒相似,难怪能做朋友。”

    赵梦玥说着一顿,神色黯了黯,开口问道:“可是表姐委托你来打探消息的?”

    “打探……消息?”

    秦尧不解。

    “表姐不知道我来这了吧!我本该约上她的,只又怕她来了给她添堵。”

    秦尧被赵梦玥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听这意思还有她不知道的秘密不成,她试探问道:“我月余未见她了,她也并未托我打探什么,只是不知赵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不是表姐让你来的?”赵梦玥问道。

    秦尧摇头,便见赵梦玥微微皱眉自语:“先前表姐还找我打听过的”她顿了多又道:“也是,表姐的性子才不会为了他跟一个已故之人计较呢。”无广告网am~w~w.

    秦尧直觉得这短短一会赵梦玥所说的话信息量有点大,她都理不清。

    她找她打听过的?

    死人?

    她努力回想,翻着记忆。

    少顷记起,打听过的死人,便只有齐菲菲口中所提过的那位徐姐姐了。

    只是那时赵梦玥突然岔开了话题,什么都没与她说,那时没多想。

    秦尧今天早晨见到赵梦玥就觉奇怪,她怎么会与宋知夏一起,想来与那位‘徐姐姐’有关吧。

    秦尧默了几息道:“不知赵姑娘口中的已故之人可是徐家的那位小姐?”

    赵梦玥没想到她竟然也知道,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瞧着她的表情,秦尧便知道被她说中了,她试探问道:“徐家小姐可是在此设了灵位?”

    赵梦玥瞪着眼,一副你怎么又知道的样子。

    秦尧虽然不知道徐家到底是哪个徐家,也不知道为何徐小姐灵位会设在这里,但这样看来,李煊每年来此,皆是为了那位徐姑娘了。

    她不由得想到齐菲菲与她说的那些话,他们两人是要成亲的。

    秦尧心思流转,不说柳萱,一个故去的人都能让他记这许久,她又算得上什么。

    他竟还开口让她陪着一起来。

    她来做什么?

    看他对着故去的红颜知己深情款款吗?

    常理想来她是不该与一个去世的人计较什么的,也明明告诉自己守住自己的心,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不去在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不去想那些。

    李煊的行为只让她心里发堵,恨不得将李煊的肉咬一口下来,让他痛嚎一番。

    “阿四姑娘,你莫要告诉表姐我也来了,总觉得我背叛了她一般。”赵梦玥很是恳切的看着她。

    秦尧微愣问道:“你也是来祭拜徐姑娘的吧。”

    见她点头,秦尧心里道了一句傻丫头,她来祭拜说明与徐姑娘关系好,定又觉得她来了对不住秦尧。

    拍了拍她,点头应了,末了说道:“秦尧知道也不会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