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40章 040

第40章 040

    秦宁进门就瞧着在东翻西找的秦尧,不解:“小姐这是作何?”

    “明儿出去游玩,不知京都里都带些什么。”

    “游玩?”

    秦宁一惊,语气不由得提高了几分:“您又要出去?”

    “小姐,小姐,您听我说。”秦宁急急拉住秦尧便开始一番劝说:“您这是要与何人一道出去游玩,您都拒了王爷一起,若是让他知道,指不定会乱想。”

    秦尧闻言拍了拍秦宁“你放心,王爷此去需得好几日,他不会发现的,我明晨出发,傍晚就回来了,若有人找就说我生病了,出去玩的是阿四,不是我。”

    秦宁哑语,听她话的意思是早就规划好了,偏每次她都无力只能妥协,最后只得点头,嘱咐她当心。

    翌日清晨,秦尧悄悄出府骑着早就准备好的马往城门口去。

    “哥,我们到底还要等谁啊”

    城门口,听着好几辆马车,宋啟与几个公子哥骑着马在旁边,宋知夏从马车窗口伸出脑袋问宋啟。

    宋啟望着还空也的街道,不见来人,他轻叹一声,心想许是不会来了。

    勒着缰绳掉转马头,道:“出发吧。”

    他话音才落,便听到身后马蹄声,他回首,就见阿四一身青衣,秀发高束,策马而来。

    清风徐徐,晨光熹微,她迎着阳光而来,周身如镀了一层柔柔的金光。

    不过常人容貌,在这样的情形中宋啟不由得看愣住。

    “这位是?”待人走近了,与宋啟一道的人小声问他。

    秦尧驱马过来,抱拳道:“让诸位久等了。”

    除了真实身份,她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做遮掩,只是尽量让他们听不出她是秦尧,是以当她一开口,众人都是一愣,没想到竟是女子。

    “你竟是个女的。”宋知夏好奇自己哥哥等的到底是什么人,一直在关注着,听她说完吃惊的道。

    对于他们的吃惊,秦尧习以为常了,笑而不语沉默算是回答了。

    只是宋知夏的一声惊呼倒是让马车的贵女撩帘子看过来。

    迎着她们好奇的目光,秦尧看到了赵梦玥与齐菲菲,还有杜妍玟,,她眉微挑,齐菲菲与杜妍玟在这她还能想得通,赵梦玥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此时她与她该是不认识的,故只朝着她们点了点头,看着她讨厌的三人,秦尧甚至都有些后悔今日来了,毕竟很是倒胃。

    几人亦是一笑回应她,唯独宋知夏冷哼一声:“不伦不类。

    “知夏!”宋啟低喝一声,抬眸见秦尧并无生气,瞪了宋知夏一眼,她才嘟着嘴不情愿的缩回头。

    “姑娘可要乘马车?”宋啟问道。

    “不用了,我就骑马了。”秦尧心道,她本就冲着能骑马游玩才会来的,若是坐在马车里有什么意思。

    宋啟点了点头,他猜想她也不会坐马车,夹了夹马肚:“那走吧!”。

    一行人出了城门,往定下的地方去,秦尧慢慢跟在后面。

    “宋啟,她不是那谁吗?六王妃身边的”当初随着李煊和宋啟一起在场的一人想了许久才想起为何觉得面熟,拉着马与宋啟并行道:“你怎么认识她的?”

    宋啟回首看了看后面驾着马慢悠悠跟在后面的人,笑了笑:“缘分。”说完他掉转走到秦尧身旁与她齐行。

    “抱歉!”

    秦尧看着宋啟,这是道的什么歉。

    “方才那是家妹,家中父母娇惯她,言语冒犯你了。”

    听着他的解释,秦尧点了点头:“我并未放在心上,再有一次的话我自会教她如何做人。”

    宋啟听着她的话,愣了愣后失笑出声:“你......”。

    “有何好笑的,我又没说错,凭和我要与你们一起娇纵她。”

    “姑娘果然独特。”宋啟觉得她实在太过有趣了,一般女子此时怕是只会违心的说句不介意吧。

    一路上也算和谐,就是停下来休息之时,宋知夏大概受了宋啟的警告,说话都不与秦尧说一句。

    只是秦尧既与那几名男子无话可聊,也与贵女们无话可说,倒显得她孤零零的,唯有宋啟常与她搭话,却总被她几句聊到尽头。

    一路停停歇歇,时值正午,他们找了一家客栈准备吃些膳食,秦尧与宋啟走在最后,临进门之际她叫住他,问道:“我们到底去何处,怎的还没到?”

    宋啟听后猛的一拍头:“是我忘记告诉姑娘了,我们在此吃些饭食,约莫半个时辰就能到了。”

    秦尧心中估算着,如此的话怕是到了也游玩不了太长时间,不然今日可当真无法赶回去了。

    想到这,她便道:“怎的选这么远的地方,赶回去怕是晚了!”

    “回去?”宋啟疑惑看着她:“上了清灵山我们便要借宿在青灵寺里了。”

    这是不回去了?

    秦尧微愣,她可是打算回去的。

    宋啟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了,轻笑:“还是我的错,忘与你出游的地方有些远。”

    若是今夜不回去了,秦尧还是有些担忧的,怕秦宁兜不住,可转念又想,李煊外出四五日,她明日回去应该也无碍。

    最终还是想出来放松的心战胜了一切。

    跟着宋啟进去,凳子已经被占坐的差不多,唯有两个空位,一个赵梦玥与齐菲菲中间,另一个是男子那边的。

    她总不能做那边,毫无选择的坐在了赵梦玥和齐菲菲中间。

    荒野小店,看起来不怎么,做出来的吃食倒是很不错,‘阿四’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是以吃的尤为开心,倒是几位贵女,遮遮掩掩,吃几口边说不吃了。

    秦尧想,她才不会委屈自己的肚皮。

    挑了些许米饭在筷尖才要送进嘴里,秦尧倏然愣住,脑中闪过的是宋啟方才说的话,她放下筷子,凝着宋啟:“你方才说我们去哪里?”

    她神色凝重,宋啟以为她怎么了:“清灵山,怎么了?”

    “清.....清灵山!”

    她若没记错的话,李煊说他来的地方也叫清灵山。

    宋啟与李煊不会是约好一起的吧!

    但为什么李煊要提前一日来此?

    不行不行,她若是跟他们一起,岂不是要遇个正着。

    秦尧想着就打了退堂鼓,起身对宋啟道:“我有话与你说!”

    大家都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宋啟稍作迟疑还是起身跟着秦尧往外走。

    “不知阿四姑娘有何话要说?”

    秦尧看着宋啟,又是一愣,而后垂首看了看自己,对啊,她现在是阿四,怕李煊作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慌什么。

    再想到李煊提前他们一日出发,指不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说不定是不想受他们打扰,带着柳萱先行来的。

    想着这她心里就愤懑不已。

    “哈哈,没事没事,我就想问问,这灵清寺里可有什么好风景。”

    宋啟显然是不信她的话的,方才神色明明很是严肃的,甚至还有几分担忧,此时又无事,不过他也拆穿,只道:“清灵山景色优美,上去后稍休息,明日宋某带姑娘四处转转。”

    “好啊!”秦尧满口应了。

    李煊能来得玩,她为何就不能。

    “我吃饱了便不进去了,在外面消消食等你们。”她笑呵呵的与宋啟说。

    宋啟进去没多久,他们一行人便全都出来了,清灵山陡,马车与马是无法再上去了,只能爬行,倒是有专门送贵人小姐上山的抬轿人,他们这里面全是公子哥娇小姐,不可能自己爬,自然一人雇了一顶。

    秦尧没有反对,只是大家都上了竹轿,秦尧却是自行走。

    宋知夏见她这样子,想着听他们说她竟是秦尧的贴身侍从就看不顺眼,见她这样,冷嘲热讽道:“哎哟,果然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的奴才,惯会装模作样,既不坐又何必让轿夫随着爬上去,耽搁人坐生意。”

    宋知夏看不顺眼,杜妍玟便也跟着看不顺眼,两个一答一合的用话挤兑这秦尧。

    秦尧不想坐只是觉得长久未锻炼,借此就当热身了,二来又觉得人本就是吃这力气饭的,赚钱不易,她若不要,少不得少了一分收入,又不想白白给,让他们跟着有何不可。

    听着她们两人的话,秦尧嘴角微扯一个笑容,从怀中摸了十两银子丢在空着的竹轿上,问道:“可有耽搁你们生意?”

    两个轿夫哪见过一次给这么多的,何况他们只要抬着空轿跟上,对比其余的轿夫,他们可是轻松得很,喜笑颜开道:“不耽搁不耽搁。”

    “本姑娘就是喜欢装模作样。”秦尧说着快步超过他们,走在了最前面,毫不客气的道:“两位姑娘要羡慕的话大可丢的银子比我多些,下来走的比我快些。”

    宋知夏与杜妍玟可是娇宠长大的,银子是有,可若就自己硬生生爬上清灵山这却是不可能的,一时被秦尧噎得没话说,又不甘心,宋知夏小声嘀咕道:“真是不要脸。”

    “停!”赵梦玥一直听着她们的话,叫停了抬着她的轿夫:“放我下来。”

    待下来了,赵梦玥学者秦尧的样子拿出银子给轿夫,道:“在府中便是常坐着难得出来,我想走一走,一会累了又烦劳两位。”

    轿夫接着银子连连说当不起。

    她也是才知道这人是表姐的人,她想就是真的手脚并用爬上去也得替表姐为她的人撑腰。

    赵梦玥倒是没把话说死了,毕竟她知道自己没法就那么爬上山顶,可能让宋知夏和杜妍玟吃瘪,她倒是乐得见。

    秦尧不知道赵梦玥所想,觉得不亏是她妹妹,笑得愈发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