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32章 032

第32章 032

    入席坐定,李煊不着痕迹的往一旁挪了挪,两人无话可说的坐着。无广告网am~w~w.

    一切准备妥当,大长公主出现的时候本还热闹的厅堂里顿时鸦雀无声,李煊轻哼一声,不悦的轻声道:“她不喜闹还承办什么宴,邀什么人,所以我最是讨厌见她。”

    “嗯?”

    秦尧没听真确,疑惑看他。

    “无事”李煊侧首凉凉看她一眼,正巧看到坐在对面最上首的太子与太子妃,太子见他看去,浅笑朝他举杯。

    李煊凝视须臾,傲然转头,似全没看到太子动作。

    方才一瞬观看,与他所想差不多,来的人还真是多。

    他也明白,大长公主是何身份,有她庇护,再加上楚家人也争气,几十年来,楚家就恩宠不断,金银稀罕之物赏赐都是常事,加官进爵也不稀奇。

    楚家忠的从来只有大启,可若被拉入某个人的阵营……

    是以今日宴席,皇上备了礼赏下来,言大长公主操劳辛苦了,太子、在京都的几个皇子王爷无一遗漏,朝臣便就更不用说了,今日能进国公府门都是荣耀。

    想要巴结拉拢楚家的也就不会只是一两个,所以眼下看起来一副融洽的表面下,不知道是怎样的暗流涌动。

    将所有在脑中过了一遍,李煊心中有了个大概,大长公主向来不喜欢他,难怪会邀他来参宴,看来只是为了打消别人的顾虑。

    毕竟,如今京都里最没存在感的王爷也非他李煊莫属了。他若不来,今日之情势又将是另一番,对楚家不利。

    宴席佳肴纷纷摆至桌上,秦尧看着咽了咽口水,今日饿了许久,此时看着这些色香味俱全的吃食怎能不馋,开宴就忍不住尝了几口。

    李煊还记着刚才她跟楚烨,心里不顺畅,现在看她这样子,道:“怎么,你这样子是想让他看看在王府本王虐待你不给你吃了?”

    “王爷何必事事揣测,臣妾与“王爷何必事事揣测,臣妾与楚烨只是从小一起长大,他对臣妾来说是至亲哥哥。”秦尧将银筷放下,秀眉拧着。

    “是不是揣测,你知,我知”李煊话语微滞,抬眸看着斜对面的楚烨:“还有他知。”

    秦尧气结,简直不可理喻,她不明白,她既从不纠缠楚烨,他们两人之间也未有任何逾情分越,为何就那么多人觉得他们两人关系不可告人似的。

    尤其是今日,大长公主的告诫,此时李煊的不可理喻。

    她抬眸看向楚烨,见他也恰好看过来,四目相对,那一瞬,秦尧觉得她对他所为有些可笑。

    千军万马中,他们也曾抵背相护,彼此将命搭负,一起以命相博着明天。

    不止她与楚烨,还有傅斯年等人。

    这么多年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她与他是袍泽,是友人,更是能交付性命的家人。

    突然想通这点,秦尧便觉得先前对楚烨的态度做法实在太过幼稚,怎能因为别人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而将这些归为虚无,反倒真正伤了他。

    相比于李煊,她对楚烨的信任更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哪怕知道楚烨喜欢她,可两人再无可能,她也坚信他会慢慢放下,她了解他,懂他!楚烨他断不会纵情不顾一切。

    身正不怕影子斜,她与楚烨清白白有何惧,又为何要端个好像他们真有什么的心思躲躲闪闪。

    “王爷怎么想便怎么想吧!”秦尧不想再与李煊无谓争辩下去,朝着楚烨展颜一笑,朱唇轻启,无声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楚烨微微一怔,凝着她,须臾释然一笑,亦无声回她:“傻丫头。”

    李煊本就心情不悦,此时见两人旁若无人的对望,就好像扎他心的那根刺被猛的压进几分,心里闷闷的,他默了默,哼声道:“你恐怕不知吧,今日这宴,可是楚家替他相看夫人的。”

    他淡漠的看着秦尧,想从她脸上看到她想看到的。

    可是没有。

    秦尧只是挑眉,笑了笑:“这是好事。”

    李煊仔细看着她,确信她似乎是真的不在乎,心中这才觉得没那么膈应,但还是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轻声篾笑:“是吗,你觉得是好事?”

    而上首,大长公主将三人间的神色来往尽收眼底,本以为对秦尧的告诫会让她清楚明白该怎么做,不想还与楚烨笑颜往来,是没有将她的话听在心里。

    如今看秦尧更加不喜。

    大长公主心想也不知秦尧是真有情意还是心计使然,可都不重要,她既嫁作他人妇就该明白她自己如今的身份。

    大长公主掩嘴轻咳一声,表意有话要说,离她近的太子等人当即会意,放下手中物什,端坐静等她发话。

    不过一会,本就静的厅堂里寂静无声。

    大长公主悠悠开口,所说之话无非是些客套话,不过谁敢承,俱纷纷表示得国公府邀请乃幸事。

    大家你来我往一番客套,大长公主才将目光看向李煊与秦尧,最后目光定格在秦尧身上,神色和善:“这便是阿煊的王妃吧!”

    秦尧不想大长公主突然看过来,但还是起身拜礼。

    “好好好!”大长公主一连几个好,笑着道:“模样生的好,又知书达礼的,是个好孩子。”她说着又看向李煊:“小六你也玩闹了这些年,如今成婚了可不能再顽皮下去了,可莫要欺负了她。你可得多学学你几位哥哥,你瞧瞧,便是弟弟都比你有出息。”

    到底有血缘关系,大长公主也不想让李煊当众太难堪,有些话到嘴边了又咽下去。

    她唤李煊小六,让人觉得长辈慈爱,可李煊听着就觉得刺耳,心里明镜,他这姑祖母最讨厌不学无术之人,很不幸,目前他就是这样的人。

    这几年对他越发看不上,每每见到都没什么好脸色,这也是他一开始就不想来的原因。

    所以,他可不觉得此时她的和颜悦色是真的关心他,定然别有目的。

    面上他还是恭敬的应着。

    “既然成婚了,你也该为皇家多开枝散叶,这才是王妃的职责所在”大长公主将话又拉到秦尧身上,语气似只是长辈的唠叨。

    这些话私下说还能觉得是长辈叮嘱,当着这么多人,意味就有些不同了,换成闺秀贵女,该羞愧了。

    秦尧讪讪一笑,此时她便是怎么也张不开口回个好字。

    “姑祖母说的是,孙儿会努力的。”李煊见秦尧不知所措的样子,自然开口将话接了过去。

    这话说出来怎么都有些难登大雅之堂,他却觉得无所谓,只是桌下抓住秦尧的手,紧紧的,面上笑得温润。

    “我没记错的话,楚烨……表哥还大我月数的吧?我都成亲了,不知表哥何时成亲?”

    众人都或多或少知道楚家承办今年宴席的真正目的,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此时李煊的话无疑将楚烨置于中心,将大家的注意力从秦尧身上拉开。

    也是知道今日的目的,家中有未婚配女儿的今日可都是打扮好带来的,就希望得楚烨青睐而嫁入国公府。

    先前贵女们没见着楚烨,此时瞧着他面容俊俏,不少女孩子娇羞红了脸,却还是含蓄而极力想引起他的注意。

    楚烨一动不动坐着,垂眸,他知道不少人目光都盯着他的,偏他不言语,也没有要接话的打算。

    大长公主见状咳嗽示意楚烨,他才不情不愿说道:“端听父母之命。”

    这下众人心里便有数了,虽说是听父母之命,但这桩婚事就看长公主点不点头了,有些人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投其所好博大长公主的好感了。

    该说的说了,大长公主心觉也该让楚烨自己挑选,便言乏累要先离席,离开前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秦尧,又让楚烨送他。

    出了门走了些距离,她问楚烨:“可有瞧上的?”

    回应她的是楚烨的沉默。

    “今日所来人中,祖母瞧着有几个不错的,家世尚可,你多观察观察。”

    “祖母瞧着好便好。”

    大长公主步子顿住,睨着楚烨:“这亲是我要成?你瞧着欢喜才是好的。”她话语一滞:“你心里可还惦记着秦家那小丫头,她已然......”

    “尧尧不曾做错什么,方才祖母不该说那些话让她难堪的。”楚烨说完抿着唇。

    “你......”

    “罢了,你回去吧,,不论谁家的姑娘,今年岁你必须成亲。”

    大长公主将手递给身后的嬷嬷,走出几步又头也不回的道:“你若心疼秦家的丫头,便早些成亲,若不然.....”

    话不说尽,可楚烨知道其中的意思。

    他也知道和秦尧没可能了,可对故人心未变,又怎可与新人欢。

    看着嬷嬷扶着大长公主走远,楚烨才回身往回走,里面正歌舞助兴,只是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目光都聚聚在李煊与秦尧那边,他疑惑,顺着看去,就见李煊面前,一女子风姿卓越的站在那。

    走近了便听到女子柔糯娇软带着几分委屈的话‘只要能入府常伴,哪怕是为仆为奴,奴家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