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31章 031

第31章 031

    秦尧独自一人离开,下人带她到女客席的时候,里面已经满满坐了不少人,她却是没几个认识的。

    好不容易看到赵梦玥与她母亲,秦尧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从后面绕过去还没坐稳,就听人说道:“这不是秦马……哎哟,看我这嘴,这不是六王妃吗,楚老夫人都到了好一会了你才到,王妃就是与众不同,好大的架子。”

    这语气,阴阳怪气的,让人怎么听着都不舒服。

    有人听了她的话,再联想这几日里发生的让大家津津乐道的事,没忍住噗嗤笑出声,后觉得失礼,赶紧假装用帕子捂着嘴轻咳做掩饰。

    秦尧闻声抬头,就见众人都朝着她看来,目光聚在她身上,她略微有些紧张,循声看向说话之人,只匆匆扫过就看向上首坐着的楚老夫人。

    她初次见到楚家老夫人,只觉得老夫人一双眼锐利又透着精光,神情肃穆,看到她看过去,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移开目光。

    虽只是一眼,秦尧还是看到了她眼中的讨厌。

    秦尧心中咯噔一声,难不成真的因为自己来迟了惹老夫人生气了。

    这样想着,她倒起身走了出去,抱拳半弯腰:“方才有些事耽搁了,这才来迟,老夫人见谅。”

    心中把李煊骂了个狗血淋头,出门本就晚了些,到这要不是他发疯怎么可能会来迟。

    方才老夫人就未表态,此时听秦尧这样说,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无碍。

    可偏有人不放过她。

    看着秦尧被人话里话外挤兑,楚老夫人便是连呵斥的话都未有一言一语。

    这便助长了她们对秦尧的轻视。

    刚才说话的贵女轻嗤一声:“也不知六王妃有何等大事,太子妃都早早就到了”。

    楚老夫人下首第一位坐着的就是太子妃杜妍月,方才也一直未言语,此时听人提到她,只是笑看着说话的那人:“你个小丫头,莫要胡说,还不快向六妹妹道歉。”

    话是责备的话,秦尧可没看出半分责备的意思,倒是满含笑意。

    杜妍月说完看着秦尧指着身旁的空坐:“妹妹来这坐。”

    秦尧想那应该是留给她的位置,不过她可不想去,婉言谢绝道:“许久不见表妹和舅娘,甚是想念,太子妃见谅。”

    杜妍月闻言只笑着点头算是应了,却是又惹得那个贵女对她又一番言语奚落。

    如此再一再二言语攻击她,秦尧眸光骤冷,以眼神将那人千刀万剐了好几次了,面上硬生生的忍下了,若不是今日时间场合不对,她定然要讨回来。

    “本宫老了,久坐一会就累,你们且聊玩着,本宫先休息片刻,晚些时候入宴又陪各位。”楚老夫人说着走之前也只向着杜妍月点了好头,秦尧看都未看一眼。

    楚老夫人一走,大家聊的开始热络起来。

    秦尧坐下便拉着赵梦玥问道:“那人是谁?”

    赵梦玥顺着秦尧目光看去,鼻子皱了皱,满眼讨厌:“她叫杜妍玟,是太子妃的胞妹。”

    秦尧光听名字也觉得和太子妃有干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针对她,两人并无什么过节,也难怪杜妍月对她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赵梦玥似乎看出了秦尧的疑惑,凑近她道:“杜妍玟与宋知夏是好友,你抢了宋知夏喜欢的人,她当然也就看你不顺眼。”她说着四顾看了看:“刚进来的时候我还瞧着她们两人有说有笑的,这会怎的不见宋知夏。”

    “为了六……王爷?”秦尧算明白了,这是为好友抱不平。

    她无语,要抱不平那也该是去找李煊,又不是她逼着他不要喜欢宋知夏。

    赵梦玥点头,小声道:“也不知道被那个纨绔哪一点迷住了。”

    她话才落,就得了她母亲的一个巴掌拍在头上,还有极轻的责备的话语:“没大没小的丫头,王爷也是你能编排的,往常学的礼度都忘了?人多嘴杂,若是叫旁人听了添油加醋去,有得你苦吃。”

    赵梦玥委屈巴巴的看着她母亲瘪了瘪嘴,嘟囔道:“我又没说错。那杜妍玟还编排表姐的不是呢。”

    她说着看向秦尧:“”你说是吧表姐!六王爷要是真的好,你们两人也不会至今……”

    “啊,我突然想起,今日来也是趁机要拜访老夫人的,带了些礼物给她老人家,表妹同我一起去拿吧。”

    “舅娘,我们一会就回来。”

    秦尧打断赵梦玥的话,让她再说下去指不定说漏嘴,起身赶紧拉她。

    “表姐带了些什么送大长公主?”走出去好远,赵梦玥以为秦尧是当真拉着她出来搬拿礼物的,一脸认真问道。

    秦尧步子顿了顿,倒是疑惑起来:“大长公主来了?我怎的没瞧见?”

    “你没…没见着!”赵梦玥盯着秦尧似看个傻子一样,双眸审视,见她神色不似开玩笑,好一会无奈笑着问道:“表姐难道不知楚家老夫人便是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是楚……”

    秦尧声线拔高,一副吃惊的表情,后反应过来这是在国公府,实不该这么咋呼,这才放低了声音:“楚家老夫人?”

    在她震惊的注视下,赵梦玥缓缓点了点头。

    秦尧自小在枫泾长大,成亲才初次进京,对京都的人和事知之甚少,大多事情都是一问一抹黑。 m..coma

    楚老夫人是大长公主这事,也没人告诉她啊!

    李煊没说,就连楚烨以前提起也不曾跟她透露半句。

    要不是赵梦玥此时提了句,她指不定要闹多大的笑话。

    赵梦玥无奈摇了摇头:“六王爷怎么也得唤一句姑祖母的,你竟是毫无所知”她说着伸手搭上秦尧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果然,你们两个就不是一路人。”

    秦尧觉得赵梦玥就凭这个断定她与李煊不是一路人稍显草率,但是,总结的倒是很到位,确实不是一路人。

    本是想要打断赵梦玥的话才拉她出来,秦尧想她来的目的便是拜见楚烨祖母,现在将好。

    下人领路到了大长公主院子,赵梦玥死活不愿进去,只说在外面等,秦尧便一人进到院子,在院里候着等召见,只是进去禀话的嬷嬷好一会才出来,见着秦尧先行礼道:“王妃,大长公主正在歇息,就不见客了。”

    秦尧抬眸朝着那边半虚着的门瞧了瞧,她瞧见了正气定神闲喝着茶水的大长公主。

    这是不愿见她!

    也只是一眼她便垂眸假装没看到,虽不知道为何原因惹得大长公主不悦她,但,她也不放在心上,不见便不见了,不强人所难。

    “多谢嬷嬷,那我就不打扰了。”

    秦尧说着就要转身走,嬷嬷唤住她,走近小声与她道:“大长公主向来很是疼爱小公子,奈何小公子一心报国,如今好不容易回了京都,王妃是个聪明人,既然成婚了且当避嫌也该少来往才是。”

    “嬷嬷这话……可是大长公主的意思?”

    嬷嬷没有回她,只是凝着她片刻:“王妃慢走。”

    秦尧闻言,只笑着点了点头:“她老人家的告诫晚辈谨遵”。

    出到院外,赵梦玥伸着脑袋瞧着,秦尧看到噗嗤笑出来:“你这样子倒像是做贼一样。”

    “没见到?”

    赵梦玥自然听到里面嬷嬷先前说的话,但又确认似的问了一句。

    “大长公主正歇息呢,东西送进去了,我的心意也就到了。”

    秦尧脑中还是嬷嬷说的话,现在算是明白了,是因为楚烨这些年迁怒到她身上。

    归根到底,也不算太冤。

    冤不冤都不说了,她也无法掌控楚烨的想法不是,全然归结到她身上,让她还是愤愤不平的。

    是以,晚宴的时候,秦尧进去前恰好看到楚烨,她特意放慢了步子,不想他干脆停住等她。

    “怎么了?”见秦尧干脆停下不走了,楚烨走过去问道。

    “没事,你先进去吧。”秦尧又想起嬷嬷说的话,这里还是国公府,人又多,更该避嫌,就往后退了两步步,拉开距离:“你先进去吧。”

    秦尧觉得自己说话与往常无异,楚烨却是听出了疏离,又正好看到从不远处走来的李煊。

    “他逼你的?”楚烨发问。

    秦尧看着楚烨抿了抿唇正要说话,李煊已走了过来。

    两人之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古怪,李煊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番。

    她自然也看到了秦尧退步,猜想可能是看到了他,语气一下就冷了:“难不成是我打扰两位了?”

    他说着看向宴席那边,人来人往,他冷笑:“看来二位选错了地方。”

    “王爷,你又打趣臣妾”秦尧仿若没听到李煊的话,侧移站在他身旁,两人紧挨,展颜笑道,语气似在撒娇。

    突然的转变,李煊与楚烨都是一愣,两人神色皆是讶异。

    “臣妾站在这累了,我们进去吧”秦尧看着李煊,笑的更娇俏。

    “嗯”

    李煊迈步就往里走。

    秦尧紧跟上。

    两人平排而行,挨的紧密,楚烨在后面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中,喃喃道:“可当真是再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