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28章 028

第28章 028

    看到李煊朝她勾手指,秦尧一愣,满脸不解却是未动。

    “过来!”李煊坐正身子,凝着她说道。

    秦尧迟疑片刻依言走过去,却离的有些距离,李煊叹一声,笑道:“怎么,怕我?”

    “王爷说笑了,不知王爷有何事要吩咐臣妾?”在李煊面前秦尧一时还改不过这段时间的言行,浅浅一笑,话语温柔。

    李煊眉蹙着:“做真实的你自己不好吗?”

    秦尧的笑一点一点从脸上散去,心想他终于要提起了,还未说话,只听他轻叹一声:“做你自己很好。”

    “父皇心中并不讨厌我”李煊复又半倚着,头微抬看着秦尧:“你可想过为何我们两人会成亲。”

    这话让秦尧一愣,能为何,不就是为了牵制秦家,牵制父亲。

    看着她眼中的轻蔑,李煊便知她所想,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道:“今日进宫,父皇与我提起你,话语里多有关心,情真意切的关心,这样你还觉只因你秦家功高震主?”

    “关心我?”秦尧闻言一脸诧异,喃喃道:“怎么可能,我与陛下所见不过两三面,他怎会……”

    余下的话断在喉间,她看到李煊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肃穆,并不是开玩笑,那除夕之夜难道是真的在关系她,并非什么试探,可是不对,父亲不会骗她的。

    “所以我觉所有事定然有我们不知的隐秘在其中,今日在宫中还来不及细问,就去找你了,只能再寻时机”李煊说着默了几息:“若不然你去信问一问你父亲?”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李煊蓦然想到了之前种种,湿身受伤背他而行的‘阿四’,闹市为救人而不顾危险的秦尧,那般明媚的女子,那般善良的人,他不相信教授出这样的她的父母会是恃功而骄甚至结党营私有心谋逆的人。

    经李煊这么一说,秦尧也理了理思绪,他说的似乎有道理,只似乎又有些不对,只是还没想清楚。

    她确实已给父亲去信了,不过在父亲回信之前她还不能告诉李煊,想了想点头道:“好,臣妾这就去。”

    秦尧本打算借口就出去了,方才李煊与她所说的信息实在有点多,她想不通其中关键,只想先静一静,只是她还未抬脚,李煊已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带一拉,将她往他那边拉去,随着还有他的话:“不急”。

    秦尧猝不及防被他拉住转身,两脚绊到往前撞进了他的怀中,听到他声音时就在她头上方响起。

    秦尧撞进李煊怀里,撞得他往后退了两步步,步子不稳,有往后要倒的势头,手本能的抓着秦尧手腕没放开。

    秦尧她眼疾手快,另一只手从李煊身后穿过,搂住他的腰一把将他带起来站稳,没想到他的胸膛直接撞在了她脸上。

    躲避不及,秦尧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鼻子首当其冲被撞的酸痛不已,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如此这样,秦尧似趴在李煊搂怀里,她的一只手抱着李煊的腰,李煊一手抓着她的手。

    两人都愣住。

    寂静。

    书房里顿时静悄悄的,都一动不动。

    “王爷没事吧”

    好一会秦尧反应过来率先松开手就要往后退开,李煊察觉到她的意图后直接伸手揽住她的腰,又将她贴回自己怀里。

    “王……王爷?”

    秦尧贴着他的身体,耳边响起的是咚咚的心跳声,她开口试探叫了一句。

    自‘阿四’背着他那一刻起,李煊心中便留下了她的身影,一直以来他并未重视,可刚刚,被秦尧抱住一刻,他好像又回到了那时,迷糊中看到她肩头的伤,她的奋力坚持。

    心下一动,那日没她,自己怕是已经魂归而去。

    “谢谢你。”

    他说。

    这话听得秦尧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愣愣道:“王爷可否先松开。”

    李煊闻言微微反应过来这才松开,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本王没事。”

    秦尧点点头:“那臣妾先出去了。”

    李煊嗯了一声,在秦尧走出去几步时又叫住她道:“以后便做你自己吧,那很好,莫要学旁人的样子。”

    秦尧又是一愣,总觉得李煊今日有些奇怪,倒也没深想,点了点头,且不说成日装成个贤惠闺秀累,便是近来连功夫都退步不少。

    人走后,李煊站在原地,看着敞开的书房门,呆呆的。

    既然都已经露于人前,秦尧便觉得她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再装下去,只会让旁人说三道四,猜测不已,况李煊不是让她做自己的,想来他也不会太过反感。

    这样想着,第二天早早醒来,秦尧就唤秦宁将她的配剑找出来。

    秦宁诧异的看着她:“小姐,您要剑做何?”

    “荒废许久了,是该练一练了。”秦尧自己穿着衣服,却是穿得在枫泾城她特意定制的衣服。

    “果真是荒废了,竟觉得这衣服腰身处有些紧了。”她说着吸气收了收腹。又将头发束成男子那般,转头瞧秦宁站着未动,催促道:“快去啊!剑是你收起来的,我可找不着,你别不是把那剑弄丢了。”

    “没有”

    听到秦宁回答,秦尧松了一口气:“那快些找出来。”

    秦宁是被秦尧推着出去的,不情不愿的往库房去。

    等秦宁回来,看着她手中捧着的剑,秦尧迫不及待的接过来走到院中将剑抽了出来。

    长剑出鞘,发出阵阵铮鸣声,似许久不见的激动。

    秦尧手抚过剑身,握着剑心中沉着静不少,她手上翻转了几下,笑了笑,便握剑练了起来。

    以剑为引,宛若蛟龙,秦尧身姿轻软,或刺或劈,皆柔中带着几分刚烈。

    李煊听到动静出来,开门就看到院里正舞剑的秦尧。

    这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身姿轻盈,目光随着她而动,不觉看痴了。

    秦尧将所学全部练了一遍才收手,难得出了一身汗,只许久不动,大口喘着气平复,心道:“不过半个时辰就觉得这么累,父亲知道我这般荒废,定是要打的。”

    正想着,一回身恰好看到书房门口站着的李煊,她脚步顿了顿才走过去,目含歉意:“可是臣妾动静太大惊扰了王爷?”

    “不曾,恰好醒了”李煊可不会承认确实,只是看了看她手中的剑:“这剑……看起来不错。”

    秦尧将剑横在两人中间,笑道:“王爷好眼力,这剑确实不错。”

    看着笑着的秦尧,李煊能感觉她笑是从心底而发的。

    这才是她吧!

    一如在外面时的阿四。

    自由、轻松、快乐。

    “心中可欢喜?”

    他问道。

    秦尧不解看着他。

    李煊嘴角微扬:“无事。”

    果真是越发奇怪了。

    可就秦尧觉得李煊的奇怪并未终止。

    过了两日的这天早晨,秦尧起身打算晨练,才开门,就看到院里放着不少练武用的木桩,旁边各式各样的兵器也放着不少。

    院中,李煊站在那里,似在等她,见她出来,朝她道:“觉得如何?”

    秦尧信步走向他,一步一步,慢慢的,目光却是打量着周边那些木桩兵器,最后站定在李煊跟前:“王爷这是打算学武?”

    秦尧心想,虽然晚了些,学起来艰难,但强身健体也是可以的。

    不过这些东西都不是很适合他。

    正要开口跟他说,李煊先说道:“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为我?”

    秦尧瞪大眼睛,又看了看那些东西,才道:“多谢王爷好意,只是……臣妾不需要。” m..coma

    这是拒绝他了?

    这一认知让李煊脸色微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自己为她准备这些,她却不领情。

    “来人,给本王将这些东西全搬出去扔了”李煊冷声吩咐道。

    “唉!”秦尧才要说话,李煊已阔步往书房那边去。

    秦尧看着走进书房的人,才反应过来,他该不会是觉得自己不想要这些,生气了?

    轻叹一声,秦尧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没得到李煊回应,她道:“王爷,臣妾进来了。”

    她进去时看到李煊气呼呼的坐在那儿,见到她进去,他便假装拿起书看起来。

    “王爷”

    秦尧试探性的喊他,他也只是抬眸凉凉的看她一眼又垂下,也不搭话。

    “臣妾并非不喜欢那些,只是臣妾惯用剑,也有趁手的剑,那些东西于我并无用处的。”

    秦尧也不管他说不说话,自顾解释起来,但是到底一番好意,她领情。

    不过领情归领情,这几日他的言行委实太反常奇怪了。

    听她说完话,李煊才慢悠悠将书放下,眼睛盯着她手里的剑,好一会才道:“知道了。”

    语气淡淡的,但秦尧能感觉到他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那王爷忙,臣妾先出去了。”秦尧走出去还不忘将门打开。

    外面东西已经被家仆搬得差不多,秦尧还想今日不练了,见状便又抽出了剑。

    李煊看着关上的门,听着外面声音,想了想起身走过去将门打开,看到秦尧看来,他只道热,待秦尧继续了他便倚在不远处能看到院子的软榻上,目光紧随着她的身影游移,嘴角带着浅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