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不厌 > 第7章 007

第7章 007

    皇宫宫门大开,秦尧坐在宽敞的马车里,停在门口等李煊,她双手紧紧交握着,第一次上战场她都没如此忐忑不安。

    这皇宫她是第一次来,宫里高高在上的各色人也是初次见,就连今日成为她夫君的那个人也将是第一次见面。

    远远听到驱马声,马蹄声由远及近。

    “下车!”

    李煊跳下马背朝着车里叫道。

    内侍官紧接着赶来,瞧着李煊那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赶紧说道:“王爷,按礼俗您且得扶王妃下车,寓意夫妻以后相携相扶……”

    “麻烦。”

    嘴里如是说着李煊还是走近看也不看的伸手,语气有些不耐烦:“不要磨磨蹭蹭,快些下车进宫。”

    秦尧看着伸进来的手,手指长细,骨节分明,甚是好看。

    可惜了,长在这么一个人身上。

    她没动,外面的李煊便又催促了一遍。

    轻呼一口气,才起身将自己手放在他手掌上。

    下了车李煊连多余的一眼都没给秦尧转身就往宫里走。

    秦尧望着他高大的背影眉微不可见的蹙了蹙,她也不乐意这婚事,可为了秦家忍了,不像他,表现的这般明显。

    “王妃,王爷肆意惯了,又小孩子心性,以后须得您多让着些,老奴也算看着王爷长大的,他吃软不吃硬。”内侍官眼尖看到秦尧细微的神色变化,引着她往里走说道。

    秦尧笑了笑:“谢您提点。”说着示意秦宁递上红封。

    内侍官一听就知道她是个聪明的:“老奴也只是希望您与王爷恩爱和睦。哪敢当什么提点不提点。”

    话是这么说,秦尧还是再感谢。内侍官是个人精,是不是真心一眼就能看出,他点了点,心中对秦尧是满意得很,正想着回头怎么禀告陛下。

    进了宫门便有软轿候着,往常是不可能的,今日大婚,断不可能拜堂之前就叫所有人都看了新人,况喜服又繁重。

    宫中祭祖所有一切都备的妥当,祭台一个人也没有,都避开就怕冲撞到新人。

    秦尧与李煊只需进香磕头就是。

    李煊始终连正眼都没看秦尧,而她也太过紧张不敢乱看,大冬天的,愣是出了一身汗。

    祭祖完成,李煊被皇帝单独叫走,秦尧只得回那车上等他一同游城。没候多久李煊就铁青着脸出来。

    李煊上车的时候,秦宁在里顺手替他撩着帘子,他半躬着身子进去的时候恰好秦尧也朝着他看来,四目相对,有片刻的凝滞。

    竟然是他!

    见到李煊的这一刻,当街被陷害的缘由似乎都有头有尾了。

    真是冤家路窄。

    “臣妾……见过王爷。”

    秦尧垂眸遮掩住眼中清冷,语气轻柔,姿态故作娇羞。心中怒归怒,还没忘从赵梦玥口中得知的自己如今名声,还有礼仪嬷嬷也特意交代过,男人大多都喜欢这样的。

    如今近看,李煊似乎比那日远远看到的更为俊朗,真是糟蹋了这副皮囊。

    李煊看她那姿态愣了愣,秦尧的姿貌不差,甚至超乎他的想象,再加上今日的精心装扮,着实有一瞬的惊艳,不过也只一瞬,见她那含羞娇怯的模样他顿时就没了兴致,京中多的是这样的,更何况这亲事目的还不纯。

    随口‘嗯’一声,李煊与她并排坐着,只两人中间都还能再容下两人。

    纵然下着雪,马车也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到,可外面凑热闹观礼的百姓却不少,熙熙攘攘,熟人间交头接耳议论着。

    行进了大半个时辰,车里两人都端坐着一言不发,秦尧是无话与他说,心里小刀刀正砍着他,李煊是不愿与她说,被父皇叫去训了许久的气才将将消散。

    这一路李煊也想了许多,左右都成了定局改变不了,总不能以后他们之间憋屈的将就。

    “秦尧。”

    又过了许久,李煊开口唤道。

    突然被叫名字,秦尧看向李煊,瞬间愣过后轻声道:“王爷有何吩咐?”

    李煊亦看着她,见她露出的惊讶与害怕,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这么娇滴滴的倘若说哭也是麻烦,想了想才道:“你我即已成亲,往后便以我为重,那些不相干的事莫要做,否则就别怪本王无情。”

    不管秦鹏打的什么主意她既顶着他淳宣王妃的名头就别做让他厌烦的事。

    秦尧微怔,不明他这话到底是何意,心道大哥说的果然是对的,皇家之人心思多变难揣测,方才还极其厌烦,现在与她说话语气都轻和不少,是应该小心,便顺着他的话回:“臣妾知道了。”

    李煊神色缓和了不少:“守好你的本分,以后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你。”

    秦尧轻声应下:“是。”

    也许是她那低眉顺从的样子取悦了李煊,此时便也觉得秦尧没那么讨厌,挪了挪身体与她挨的近些坐着,近了才闻道她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甚是好闻。

    李煊想该是她身上带着的香囊,没想倒是挺合他的意,他向来讨厌那些浓烈的胭脂香粉。

    李煊突然的靠近让秦尧有些不习惯,可还是端坐着没动。

    游城结束便要返回王府拜堂,到了王府门口,李煊率先下了车,秦宁爬上去替秦尧遮上红盖头,这才扶着她下来。

    王府门口不少好奇的人汇聚看着,李煊接过喜嬷嬷递来的大红布绸,另一端递到了秦尧手中。

    李煊在前牵引,秦尧在后小步随着,红盖头遮着,她垂眸只能看到自己脚下。

    王府门前石阶上放着一盆烧得火红的炭盆,李煊撩衫跨过,后面喜嬷嬷小声提醒秦尧该如何,她才抬脚要跨过炭盆,却被人猛劲一推,随着还有一声骂语。

    秦尧脚不小心踢翻盆,碳火蹦了一地,她没有任何防备,摔在了地上,幸得她反应快,着地时身子一翻避开坐到那些灼人的碳火,可右手掌还是不偏不倚的按在一块碳火上,手掌极痛,她只是极速缩回,多年的战场拼杀让她第一时间看向推她的人。

    十五六七的年纪,穿着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生的娇俏好看,就连现在气呼呼看着秦尧的样子都好看。

    “贱人。”

    她看着秦尧骂。

    这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众人都懵了,等反应过来,秦尧已经站起身,目含杀气,她并不认识这人,手掌就算没看,那火辣辣的感觉也提醒她方才自己是怎么按上去的。

    秦宁离秦尧不远,三两步走上去就小声问道:“小姐,您没事吧?”

    秦尧不语,只是盯着那女子,眼眸微眯,才要开口,反应过来的李煊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好一会,见她衣服上并没有烙烧到的痕迹。

    在秦尧以为他要将错归咎在她身上的时候,李煊已转身看着那女子,脸色一沉,语气不悦:“宋知夏,你是不是疯了,马上给本王王妃道歉。”

    李煊话落的同时便响起了一声巴掌声。

    宋啟冷着脸压低了嗓音:“知夏,你放肆,冲撞了六王妃还不快给王妃道歉。”

    事情接二连三发生,众人都有些反应不及,宋知夏更是被宋啟一巴掌打懵了,捂着半边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哥,你打我?你竟然帮着别人打我。”

    宋知夏一脸委屈的看着宋啟,又看了看李煊,眼泪已挂在眼角。

    “宋知夏,给她道歉。”李煊看着她那样子皱眉不为所动,指着身旁秦尧对宋知夏说道。

    “为什么要我道歉!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凭什么就被她给捷足先登了。”

    围观的众人听了宋知夏的话这才明白缘由,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秦尧顿时无语,敢情她这是受了李煊情债的无妄之灾啊!

    “那些话本王早已与你说过,你不要逼本王当着这么多人再说一遍。”李煊眉蹙的更深。

    宋知夏不说话了,只是委屈落泪瞧着李煊。

    “还不快送小姐回府。”宋啟适时的开口对随行的小厮吩咐。

    宋知夏不依,宋啟眉目清冷的盯着她,她向来怕宋啟,只得依着,临走前还不忘讥讽秦尧几句。

    “小妹莽撞惊了王妃,宋啟代她道歉,王妃大人大量,莫要与她计较。”

    宋啟说起话来温润儒雅,长相也俊俏,瞧着李煊与秦尧的眼神满是诚挚。

    秦尧在看到宋啟的时候就认出了他,还有周边的几人,她进京的时候可是对他们印象深刻。

    与李煊一丘之貉的人,她可不会认为他如表面看起来这样。秦尧冷眼看着一切,腹诽道:李煊也真是无情,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当着那么多人被驳了情分,还不被人当成笑话。

    “宋啟,看你面上本王就不追究了”。李煊开口道:“王妃盖头都揭了,俗套就都免了,直接拜堂就是,你觉得呢。”他说着偏头问秦尧。

    秦尧点了点头,这些俗套她也确实不喜欢,恰好有借口推脱,她当然也愿意。不过却装作害怕的往李煊身边躲了躲。

    这个宋啟说的话倒是好听,实则有些逼迫的成分,若是她不应,那么多人难免被人说心眼小,毕竟那个宋知夏也算是为爱如此,在其他人眼里指不定就是敢爱敢恨,深情所致。

    宋啟看她那样子眼眸几不可见的颤了颤,方才可是瞧得清楚秦尧是如何避开的,还有眼中的腾腾杀气,如今再看,却与个娇柔闺秀无异。

    方才无意间对上她的眼,那日的匆匆一瞥又浮现在脑海,与现在的她重合,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只他也没太过纠结。

    省去了那些繁文缛节直接拜堂,拜完堂便将新娘子送进了新房里,李煊一干好友便拉着他去喝酒。

    左右盖头已经因为刚才的事掉落了,秦尧索性也就没再盖着,等人都走了,她才瞧了瞧自己手掌,鼓起的泡方才已然破开,一层皮皱皱巴巴的粘着,疼得紧。 m..coma

    她凑在嘴边轻轻吹了吹,这房中想来也不会有药,只能先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