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公爷他心里苦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你住口!”

    清欢话音刚落,荣嫣立刻飞转移步上前,“啪”的一声扇了清欢一耳光,圆眼怒瞪道:“你懂什么朝政,你说这话分明是诅咒我独孤九门,不过一个小小紫衣而已,谁许你在这里放肆!”

    当下四周皆寂,唐灵、媚婳等人惊的说不出话来,穆武当时便拔了剑要替清欢出头,连一向稳重的穆言都没有拦他。

    穆武的剑锋直直向荣嫣刺来,“我穆武敬你是蓝衣上使,但你今日竟敢当着我们全队的面对血荼用私刑,那就别怪我得罪了。”

    穆武一向在同期紫衣里算不得武艺高超的,荣嫣冷眼瞧着他,冷笑一声:“凭你也配!”,亦抽了佩剑欲迎上去。

    这二人缠打起来不要紧,荣嫣负责的一众紫衣见自家掌教被别队紫衣顶撞,一个个的也都摩拳擦掌,欲上前置穆武于死地。

    穆武这边,穆言见着弟弟冲冠一怒为恩人,也是不想再忍,其余唐灵、媚婳、荻野等人更不必说,各个都与清欢是过命之交,遂也忍不住拔剑欲以武力解决问题。

    清欢隐隐勾了勾唇,她要的目的达到了。

    “啪”

    “啪”

    接连两声清脆响声竟将穆武与荣嫣两人佩剑齐齐击落,众人瞠目,齐齐向暗器发出的方向望去,只见公子慢慢睁了眼,眼底幽冷似碧水寒潭,面上淡淡的,神情让人难以捉摸。 m..coma

    独孤一笑眉间闪过一丝喜色,不成想…不过一年时间,她便已经脱胎换骨了,竟能凭只字片语便引得等级森严的独孤九门起内讧。

    公子出手,方才一片喧闹的刑房立刻安静下来,堂下数名绿衣、青衣等各个吓得跪伏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独孤一笑正了身子,挨个瞧了瞧荣嫣与其余多位绿衣青衣,冷冷开口:

    “我许的,怎么…你们有意见?”

    数位高阶衣使立刻齐声跪伏,“属下不敢。”

    方才多位绿衣青衣还一同谴责血荼、要求处以极刑,顷刻之间便全数转了态度,荣嫣瞬间石化在原地。

    “荣嫣,怎么…你有意见?”

    公子冰冷的声音犹如腊月寒水一般,“唰”的一声将荣嫣浇醒,她略一定神,立刻跪拜告饶道:“荣嫣不敢!”

    独孤一笑闷声“嗯”了一句,没有追究她失敬之处。

    荣嫣偷偷抬起头,顺着公子的方向向罗裳投去求救的目光,罗裳微蹙了蹙眉,转言柔声向独孤一笑道:

    “公子,方才之事乃是穆武顶撞在先,他自然有错,但荣嫣身为蓝衣竟在您面前露刃轻狂,也是知错犯错、合该罪加一等。不过…他们二人往日私下并无恩仇,今日闹出这番动静也不过都是仗义执言罢了,还请公子看在他们往日并无大过错的份上,原谅他们,只究主犯罢。”

    呵…

    清欢双眸染墨,眉宇间尽是寒意。

    她来九门一年,没想到九门除了公子竟还有如此城府的人。言语间先将荣嫣与穆武二人各打五十大板,以示自己公正立场,让众人信服。继而以菩萨心肠为二人开脱,以表自己仁义,引荣嫣、穆武二人感激。最后清清淡淡点出内讧核心,祸水东引,将视线与矛盾再次聚焦在自己身上。

    罗裳…好个罗裳,不愧是位次公子的黄衣副门主。

    一番话言毕,荣嫣立刻似抓住救命稻草般匍匐上前,向着独孤一笑哭诉道:“公子,公子,荣嫣今日也是见同门被杀,一时气愤才失了分寸,荣嫣绝没有轻慢公子的意思,荣嫣知错、荣嫣认罪,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不过荣嫣既为此事受罪,还请公子定要为枉死同门讨个说法!”

    媚婳跪在人群中,看见这位蓝衣方才还那般盛气凌人的样子,转瞬便又哭又求又诉忠心的,惊的是瞠目结舌,自己在青楼长大,自认媚功不错,却不想人外有人,世上竟还有这般的龙井莲花…

    天色有些变阴,左臂突然隐隐作痛,伤口似有裂开的迹象,清欢蹙了蹙眉,唉…还是速战速决罢。

    “公子。”

    清欢徐步上前,躬身行礼,侧转站在跪倒在地的荣嫣身前,摸着自己右脸上的巴掌印,不疾不徐道:

    “荣嫣上使性子太急了些,方才您那番动作,知道的是以为您气我咒九门不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与那事有什么关联呢。”

    荣嫣眼神躲闪,“刺杀张大鹏是你们队的任务,与我能有什么关联,你莫要血口喷人!”

    清欢莞尔一笑,“这话说的是,任务分发都是由各队掌教指定,上使并非我队掌教,自然不知详情。只不过…我想请问诸位绿衣、青衣上使,九门接收任务是由何人审核?接受之后又由何人进行背景调查?”

    一名绿衣男子回道:“九门任务由山下四个分舵接收,除机密任务外,执行前背景调查通常都由两名高于任务等级的暗使去做。不过这些是蓝衣及以上的任务,你们的任务没有这么复杂,只由一两名蓝衣挑选即可。”

    清欢点点头,“多谢上使。若是这样倒好办了,请公子彻查负责挑选本次紫衣晋升任务的几名蓝衣上使。”

    “你这是什么意思!”,荣嫣立刻怒目相视。

    独孤一笑睨了荣嫣一眼,又微微颔首,示意清欢继续。

    清欢盯着荣嫣看了片刻,缓缓道:“张大鹏在任务开始前,已被皇上升为三品礼部侍郎,而在我们九门给出的任务详情里,却清楚写明张大鹏只是无职员外。九门背景调查出现如此偏差,难道不是负责上使之过?”

    “还有这事!”

    穆武蓦地傻眼了,自己只顾着去张府杀人,完全不知道此事。

    穆言拉了穆武一把,示意他噤声,自己出队向前礼道:“启禀公子,三品侍郎可是实权官员,加上由皇上亲封,此事非同小可。”

    一绿衣女子也出队躬身礼道:“公子,如若这紫衣所言属实,那恐怕不只是负责蓝衣出错这么简单。属下担心,九门里混入了细作,欲将我九门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若是方才清欢加穆言二人的话不足以让九门之人重视,但这位绿衣女子衣阶高,此话一出登时引得堂下议论纷纷:

    “确实如此!蓝衣好歹也是层层选拔起来的,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这蓝衣定是锦衣卫或者六扇门派来的细作,一定要抓出来杀了!”

    “这也未必,或许只是负责蓝衣在背调时一时疏忽…”

    “一时疏忽?知不知道这一时疏忽会置多少兄弟于死地!我看若不是这几个紫衣机灵,恐怕小命都得留在那杭州府了!”

    ……

    议论声渐稀,清欢勾了勾唇,走向荣嫣,“其实诸位上使要查出这位犯错的蓝衣很容易,只不过我想向大家强调的是…无论这位蓝衣是大意也好、蓄意也罢,此事都事关我九门生死。”

    星云默了良久,向公子跪道:“公子,礼部三品侍郎虽算不上多大的官,但张大鹏由庶民被皇上直接任命,此人一定在朝廷里举足轻重。此番我九门接了这种任务…只怕真的是凶多吉少,血荼能带回如此机密的消息,让我们可以提前提防,实乃大功一件,功过相抵,请公子不再追究血荼私杀同门之罪。”

    听了这话,一直紧握着拳头的唐灵才缓缓输了一口气,可算是有点题的了。方才一群上使对什么三品不三品的事情议论纷纷,可真是要将她急死了,她才不想理解什么朝廷大事,她只想血荼无事。

    独孤一笑环视堂下众人,若有所思,只淡淡问道:“依你们看呢?”

    一名青衣男子躬身道:“属下以为此事确实对我九门有莫大助益,可算得上大功一件。”

    一绿衣女子点头同意:“回公子,若不是她说出来,我们至今还蒙在鼓里。我们九门做的是不可说的买卖,江湖上多的是一夜间大厦倾颓的帮派,都是得罪朝廷之过,故我也同意功过相抵,赐她无罪。”

    两名高阶上使带头,方才公子袒护之意又明显,故这堂下之风顷刻就变了。

    “确实如此,肖仁只不过小小紫衣,一人之死如何能与我九门安危相提并论?请赐血荼无罪。”无广告网am~w~w.

    “肖仁执行任务中骤起色心,置任务于次位,这也是违反了我们门规的,即便活着回山也是一死,血荼杀他只不过提前行刑而已。”

    “说的对,公子曾亲授血荼武功,那血荼也算是公子半个徒弟,衣阶合该在肖仁之上,临危处置虽然急躁但也无不妥,我看应该奖赏血荼才是!”

    “有道理…”

    清欢勾了勾唇,叹息着摇摇头,这风向变得真快…

    眼见着众人都倒向了清欢那一方,荣嫣料着继续下去自己必不会有好果子吃,怒问道:

    “你们别忘了,他们队可是顺利完成了任务回来的!那张大鹏已经死了,方才她自己说的,张大鹏可是皇上亲封的三品礼部侍郎,若是追究起来会有多危险你们想过吗!”

    ……

    鸦雀无声。

    清欢嗓子有些干涩,略抿了抿唇,看向荣嫣,“那依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荣嫣“蹭”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清欢、穆武与百灵子,向独孤一笑道:“公子,事情既然闹到如此地步,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便是将他们三个送去给杭州知府。”

    独孤一笑蹙了蹙眉,面上有一丝厌烦闪过。

    清欢笑道:“若依上使的意思,我们三人到了杭州知府招出九门总舵地址,可怎么办呢?”

    荣嫣冷哼一声,“我会不如你想得周全?只要将你们三人尸体送给杭州知府,再将穆武的剑一并送去,杭州知府一对比死者身上伤口便知!”

    清欢连连点头,“上使真是想的妙,血荼甘拜下风,只不过敢问上使,您如何能保杭州知府不会深究我三人来历?”

    荣嫣气极:“你…”

    “上使莫慌。”

    清欢莞尔一笑:“血荼有更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