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67 章 别让灯火熄灭

第 67 章 别让灯火熄灭

    德拉科只在夜晚来到医疗室看望哈莉,他来的时候哈莉都在睡觉,但哈莉好像总能感受到他的气息,总能在德拉科坐在她床边时睁开眼睛。

    德拉科会和她说一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在午夜十二点离开,每天都会给她床头的花瓶里放上新的玫瑰。夜里它们在绽放,到了白天就变得奄奄一息了。

    由于哈莉的特殊情况,她无法参加魁地奇比赛了。在此期间,来探望她的病房几乎都是满的。

    “一次探视不能超过六个人!”庞弗雷女士端着盛满药剂的碟子挡在医院门口,西奥多和潘西被拦在那儿。他们朝里面望了望,把什么东西给了庞弗雷女士就离开了。

    “波特,那个孩子给你的花。”庞弗雷女士把一束鲜花拿到哈莉面前晃了晃,然后插到一边的玻璃花瓶里。

    哈莉现在没什么力气,只是渺茫地看了一眼。她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在德拉科来的时候精神那么充足的。

    “我不相信,”海格俯视着哈莉,又转身望了望罗恩,摇摇他那乱蓬蓬的大脑袋,粗声粗气地说,“就是不相信……看他们两个躺在那儿,谁会想去害他们呢?”

    “这正是我们讨论的问题,”乔治说,“我们也不知道。”

    “不会有人和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过不去吧?先是凯蒂,接着是哈莉和罗恩……”海格担心地说。

    艾普丽坐在赫敏旁边,信誓旦旦地说,“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绝对不会这么做。”

    “那当然。”乔治向艾普丽点了点头,接着说,“但是,我看不出谁想干掉一支魁地奇球队。”

    “如果不受处罚的话,我想伍德也许会对斯莱特林球队这么干。”弗雷德比较公正。

    “斯莱特林?如果有海格的那个想法的话也绝对不可能是斯莱特林。”乔治看了一眼哈莉,仿佛看透了一切似的,说,“他们哪敢呢?而且马尔福也在球队里,虽然这学期都不见他碰过魁地奇……是有点反常。”

    哈莉迷迷糊糊间听着他们的讨论,接着她能听见韦斯莱夫人和先生都来到这里,拼命地感谢赫敏。

    德拉科现在在干嘛呢。哈莉感觉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几秒之后她又睡着了。

    半夜,窗外是明朗的夜空。

    “晚上好。”哈莉对着坐在她床边摆弄着一盏小灯的德拉科说。德拉科看见她醒了,就把它放到他的手掌中心,一盏拳头那么大的玻璃小灯停在那儿,里面是哈莉熟悉的星星,它散发着银白色的温柔灯光,照亮了一点被白色帘子拉起的封闭的小空间。

    哈莉撑着被子坐起身,看见德拉科好看的脸部轮廓在银白色的灯光下勾勒出来。

    “别让灯火熄灭了。”德拉科低头看着小灯轻声细语,然后把它放在哈莉的床头。

    “这是……你以前变过的星星。”哈莉小心翼翼地捧起它。

    “嗯,我本来只是想试一试能不能成功――让它们在里面呆的时间久一些,不过现在看来算是成功了。”德拉科平静地回答。他看起来很疲惫,在哈莉看来,他的样子比现在住院的自己还要更虚弱,更需要好好地休息。

    “你累了吧。”哈莉把小灯放在枕头边,在浅色的夜晚中凝视着德拉科的双眸。灰蓝色的眼睛,现在看起来依旧像夜空中的星云,只不过更暗淡了。她现在还能记起当时看见他第一眼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只不过是惊鸿一瞥。

    德拉科没有否认,只是难过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侧了侧身子,渐渐地倒在哈莉的腿上,把脸枕在被子上,轻轻地环住哈莉的腰,看着灰蒙蒙的空气。

    哈莉低头看着他,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软软的。她能感觉到德拉科是真的累了,也许他是没有地方,也没有人可以寻求到安慰和帮助,而她可以给他微薄的力量,对他而言大概也足够了。

    “哈莉。”

    “我在。”

    后来德拉科没有再说话,哈莉也沉默不语,看着亮晶晶的玻璃瓶。他没有闭眼,一直望着灰蒙蒙的空气。他觉得能听到哈莉对他的回应,在此时已经是他向她索取的最大限度。

    再过一段时间,他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他一想到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毛骨悚然和绝望的感觉又来了。

    为什么是我呢。他绝望地想,他感受到女孩的温柔,可却让他更难受了。他有点后悔,后悔当初自己心软了又把她拉回自己身边。

    别让灯火熄灭了。德拉科疲惫地合上眼,却毫无困意。

    过了好久。

    “我给你唱首歌好吗?”

    德拉科挪了挪身子,把脑袋往哈莉的身上又靠了一些。

    “好呀。”哈莉向后,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TherewasatimewhenIwasneverreallysure

    IfIwasevergonnafindthatperfectgirl

    Butthencametheday

    Whenyoucamemyway

    Everythingchanged

    Icouldtellstraightfromthemomentthatwemet

    YouwouldalwaysbethegirlIcouldnotforget

    Inallofmythoughts

    Inallofmyprayers

    Allofmycares

    SomaybeI'vefalleninlove

    Withanangelthatcamefromabove

    You'resomethingtofind

    Oneofakind

    YouareallthatIcansee

    ……”*

    ……

    她听到他说,他希望她在以后,不管是什么时候,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窗外的天空都是像今晚一样晴朗。

    她是他的天使。乌黑的长发,墨绿的双眸,她像天使一样降临在他的生命中,在黑暗中牵起他的手,轻轻地说我在这里,我陪着你,我爱你。

    第二天中午,哈莉在吃赫敏为她和罗恩带来的午饭时,考迈克·麦克拉根突然风风火火地冲进校医院,火急火燎地站在哈莉面前说:“波特,终于找到你了!” m..coma

    “啊?什么事?”哈莉放下手里的火腿肠面包。

    “看样子你和韦斯莱都不能参加下星期的比赛了。”

    “哦……对了……魁地奇,”哈莉疲惫地捋了一下头发,“是啊……我们可能都去不了了。不过我想我好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再缓一缓也许就可以去了。”

    “那韦斯莱不行。”麦克拉根说,他看了一眼还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罗恩,又看着哈莉,“不过你说的对,至少你的精神比他看起来好多了。”

    “也许……”

    “那就该我当守门员了,是不是?”麦克拉根继续说。

    “啊,”哈莉说,“我想是。”

    哈莉想不出反驳他的理由,毕竟,麦克拉根在选把名单上名列第二。

    “太好了,”买了拉根用满意的口气说,“什么时候训练?”

    “什么?哦……我记得明天晚上有一次。不过我大概率是无法去了,你可以去找找金妮。”

    “好,听我说,波特,我们应该事先谈一谈,我有一些战略想法,可能对你有用。”麦克拉根显得兴致勃勃,搬了把椅子坐在哈莉床边准备开始长篇大论。

    “行,”哈莉不太热情地说,“不过你看,我现在可能无法很好地听你说,你先去找金妮他们谈论这件事。”

    “病人需要休息。”就在麦克拉根还打算继续和哈莉谈论的时候,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潘西和西奥多从那里走来,刚才的声音是潘西的。

    “听着,我要和她谈论如何打败斯莱特林球队,你们两个不应该来干涉。”麦克拉根对着潘西和西奥多说。

    “她是病人,你这时候不应该来吵她――快出去。”潘西瞪着他。

    “你去找找金妮,她会乐意听的。”哈莉说。麦克拉根只好离开了。

    西奥多拿着一束和昨天一样的鲜花,可是花瓶里已经有德拉科的花了,他只好把他的花放在桌上。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西奥多问,潘西坐在了麦克拉根原来坐的椅子上。

    “还不错,我想我应该能参加下周的魁地奇比赛。”

    “梅林啊,要我说,你应该躺在这至少一星期。”潘西接上话。她的话音刚落,就门口就传来声响,他们朝那里看去,是赫敏,她和庞弗雷女士一同搀扶着梅格莉,梅格莉看起来病怏怏的,哈莉知道,她的病更严重了。

    “她怎么了?”潘西瞧见梅格莉难受地躺在对面的床上,像是晕过去了。庞弗雷女士忙碌地为她调制药水。

    “好像是因为她小时候的病。”哈莉望向对面担忧地说,手里的面包和桌上的粥已经冷掉了。

    下周一一早,哈莉和罗恩就出院了,梅格莉却还躺在校医院里。哈莉没能去参加魁地奇比赛,只好让替补队员上场。坏消息是,格兰芬多输的一塌糊涂。

    现在哈莉的宿舍里只有她和赫敏,多多少少还是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哈莉每天晚上都会点亮那个玻璃瓶,让它的灯光陪伴着自己入眠。至少一次可以点亮五个小时,每晚她的四柱床旁边都有一小片银白色,像月光流淌在她的四周。

    哈莉为了弄清德拉科的动向,只好――实在没有办法――才拜托了克利切和多比帮忙调查。反正德拉科说了她可以去调查他,所以她认为他应该不会生气。

    在和邓布利多又一次看了汤姆·里德尔的记忆后,哈莉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该如何让斯拉格霍恩叫出真正的记忆。可是毫无头绪。她只好做起如今她在无计可施时做的越来越多的事情:翻她的魔药课本,希望王子在空白处写点高招。

    神锋无影。

    哈莉发现在空白处写了个咒语,下面还有对敌人三个有趣的字。哈莉对此心痒痒的想试一下,但觉得最好不要在赫敏面前试,便偷偷把页脚折了起来。

    “我们要写的是如何对付摄魂怪,不是‘挖泥泽’我也不记得你什么时候改名叫‘罗鸟·卫其利’了。”赫敏指着罗恩的论文题目说。

    “梅林啊,”罗恩惊恐地瞪着羊皮纸说,“可别叫我重写啊。”

    “没事,可以改好。”赫敏说着把论文拉过去,抽出了魔杖。

    “我爱你,赫敏。”罗恩说着倒回椅子上,困乏地揉着眼睛。

    赫敏的脸微微一红,但只说了句,“可别让拉文德听到了。”

    “不会的,”罗恩捂着嘴说,“也许我会……这样她就会甩掉我了……”

    “如果你想结束,为什么不甩掉她呢?”哈莉问。

    “你和德拉科的感情那么好,你当然不懂我的感受。”罗恩阴郁地说,“你和德拉科当然――”

    噼啪。

    克利切幻影移形到了他们三人的中间。

    “主人说要经常向她汇报马尔福少爷的动向,所以克利切来――”

    噼啪。

    多比出现在克利切身旁,茶壶罩做的帽子歪在一边。

    “多比也在帮忙,哈莉·波特!”他尖声说,接着又怨恨地看了克利切一眼。

    “什么呀?怎么回事,哈莉?”赫敏问。

    “嗯……他们在为我跟踪德拉科。”哈莉解释道。

    “马尔福少爷举止高贵,不愧是纯血统。”克利切声音沙哑地说,“他的外貌让我想起我女主人那精致的轮廓,他的风度是――”

    多比似乎想说德拉科的坏话,可他看了看哈莉还是止住了。

    克利切怒气冲冲地向哈莉鞠了个躬,说道,“马尔福少爷在礼堂吃饭,睡在地下教室的一间宿舍里,他到许多教室上课――”

    “多比,你来,”哈莉打断了克利切,因为他说的毫无用处,“他有没有去哪些奇怪的地方?”

    “哈莉·波特,小姐,”多比尖声说,大大的圆眼睛在火光中闪亮,“多比没有发现马尔福少爷违反任何规定,但他仍然小心防止被别人发现,他常常带着不同的学生去八楼,给他放哨――”

    “有求必应屋!”哈莉把《高级魔药制作》在头上重重地一拍,赫敏和罗恩都瞪着她。“就是在有求必应屋!和我以前想的一模一样,可是我圣诞节的时候和他去那里,那里也没有任何可疑的――”

    哈莉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站在八楼,对着那堵墙不断念着“我要你变成你为德拉科·马尔福变成的地方”可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她只好认命,只好继续等待真相自己浮出水面。

    接下来就是,她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迟到了。

    斯内普冷冷地说,“格兰芬多扣十分。”

    “反正幽灵就是透明的!阴尸是死的,是实心的。”下课后,哈莉和罗恩抱怨着刚才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罗恩也同样很气恼。

    “好吧,你先走吧,我去趟盥洗室。”哈莉和罗恩告别,她走进了盥洗室。

    “桃金娘?”哈莉一进门就看见桃金娘趴在厕所的门上,忧郁地扣着下巴上的一个小点。

    “我以为你会住在男生盥洗室里呢。”哈莉打趣地说道。

    “是啊,”她说着气呼呼地耸了耸肩膀,“可那并不意味着我不能访问别的地方。”她停顿了一下,“你想要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吗?”她期望着哈莉开口。

    “什么秘密?”哈莉好奇地问。

    “有个男孩,他很敏感,他也被人欺负,觉得孤单,没人说话,他不怕暴露自己的感情,想哭就哭!”

    桃金娘的声音在老式的瓷砖盥洗室中回荡。

    “哪个男孩?有男孩在盥洗室里哭过?”哈莉试探性地问道。

    “哦,你觉得我要不要告诉你?”桃金娘说,那漏水的小眼睛盯着哈莉,“我保证过不告诉任何人,我要把他的秘密带进――”

    “请你告诉我吧,我很好奇。”哈莉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依旧不想立刻确定。

    桃金娘眨了眨眼睛,说,“他总是会在盥洗室里哭,有时候两天一次,有时候每天都会哭。他看起来真的很可怜,他需要有人去陪他,他需要有人帮帮他――哦,我想我提示的已经很明白了,我觉得你应该去帮他的,你不是他的……女朋友?”

    哈莉感觉心里咯噔一下,心中有什么东西坍塌了,崩裂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

    “是啊,我是应该帮他。”哈莉知道桃金娘说的是谁。哈莉低着头,看着灰黑色的地板。

    “可是,我该怎么帮他呢?”哈莉几乎是用绝望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