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58 章 夕阳骤降

第 58 章 夕阳骤降

    “你们最好拉住我,我现在真的很想跳下去揍他一顿。”

    罗恩,哈莉,赫敏三人趴在翻倒巷的一座房子的屋顶上,博金博克的对面。哈莉咬牙切齿地望着穿着全黑的笔挺西装,梳着比以往更正式的发型,拎着一个皮革公文包,跟着他的母亲纳西莎一步一步地踏进博金博克的德拉科。

    “你不要冲动,哈莉。虽然我知道你真的很生气。”赫敏小声地对哈莉说,但眼睛还是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对面。

    哈莉为什么生气,准确来说,她只是在生气在暑假的整整两个月以来,她发出的每一封信都没有收到回信,甚至于在五年级回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时,德拉科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

    她不知道德拉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只能通过这种跟踪他的方式来知道。可是现在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嘘,他们出来了。”哈莉说,然后三人顺着梯子来到地上,悄悄地跟在德拉科的身后。

    “他去了长袍店。”赫敏躲在墙后说,眯着眼往远处看去,“纳西莎离开了。”

    “大好时机。”哈莉目不转睛地盯着走进长袍店的德拉科,“我去找他。”

    “好,”赫敏和罗恩对视了一眼,“我们会在玩笑商店等你。”

    哈莉整理了一下衣服,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控制住情绪,只要问出来他在干什么就好。

    摩金夫人的长袍店变得破败,但它已经算是对角巷里保留完整的商店之一。哈莉站在门口,随着熟悉的一阵风铃声后她踏进了商店。

    “下午好。”哈莉站在德拉科面前,冷冷地说。其实她有一股想抱一抱他的冲动,见到他的时候那股气早就消失殆尽了,可是表面上还是得这么做。

    “你在这里干嘛?这里很危险,你快点回去。”德拉科看起来很着急,右手拎着装着新长袍的袋子显得很僵硬,左手有些不自然地揪着衣摆,身材更瘦削,脸色苍白得像刚经历过一场大病。

    哈莉注视着他,她没有说话,只是在等着他的解释。

    德拉科知道她在等着什么。他的心里做着强烈的斗争,憋了两个月都说不出口的话,他打算就在这里告诉她。这是保护她的最好的方法。

    “为什么不说话?”哈莉的表情从愤怒转为难过,她抬头望着他的眼睛,试图从里面看出点什么来,可德拉科转过了眼睛。

    “分手吧。”德拉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敢看她。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嘴角还是克制不住地抽动着。

    “所以你两个月没有一点消息就是因为这个是吗?”

    哈莉淡淡地问。听到他的话时,顿时感觉心里咯噔一下,像坠入了一块冰,冰冷从心口蔓延到全身。

    “嗯。”

    德拉科还是没有看她,手指甲掐进了手心的肉里。

    连看都不想看我了吗。哈莉感觉脑袋里嗡嗡地响,好难过。

    “为什么?我惹你生气了吗?你现在连……”

    “闭嘴!我说你快点走!”

    德拉科突然冲她大吼了一声,眼神在这时变得凶狠。

    哈莉被吓地酿跄地后退了一步,浑身都僵硬了,再次复杂地看了德拉科一眼,颤抖着手后退到门口立刻推开门跑了出去。

    德拉科的手也在颤抖着。在哈莉跑出去的一瞬间,他清晰地看见了晶莹的泪水从她眼里落下。他垂眸盯着乌黑的地板。他并不后悔,最终还是狠下心说出来了。虽然不能让她开心,但这样至少可以让她安全一些。

    对不起。

    他垂着脑袋思索了好一会儿,逼迫自己平静好心情,抬起头,推开门,往哈莉离开的方向回头望了一眼,她的影子早就不见了。他深吸一口气,走到墙后施展了练习一个暑假的幻影移形,快速离开了对角巷。

    挣脱与束缚,禁锢与自由。这一年必定很难熬。 m..coma

    他与光明背道而驰,只剩下黝黑的影子在他背后颤抖。*

    骗子,大骗子。

    哈莉没有马上去找罗恩和赫敏会和,她一路快步跑着,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弄得身上都是灰尘和污渍。她狼狈地爬起来,拖着步子来到被袭击得面目全非的奥利凡德魔杖店门口,眼泪还是又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温热的泪珠流到嘴角,滴在衣服上。

    还说什么要和我结婚……全部都是谎言。连原因都不和我说。

    我唯一的亲人离开我了,现在你也离开我了。哈莉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突然变了这么多,明明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她把手指上的戒指摘下来放到口袋里,疲惫地蹲下身子,把因为太难过而有些隐隐作痛的脑袋靠在手臂上。

    怎么自己还是这么爱哭。她用袖子挡着眼睛,强迫自己不许再流出一滴眼泪。她吸着鼻子,除了难过也只有难过。

    她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只知道自己掉了很多眼泪。

    “哈莉?”

    西奥多穿着黑色长袍,手里提着装满书本的坩埚,有些惊讶地低头看着这个蹲在墙角,有些落魄的把脸藏起来的女孩。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哈莉,但直觉告诉他这就是。

    哈莉抬起头,看到是西奥多。他一尘不染的长袍,白净的脸庞,在此时黑暗,破败不堪的对角巷里显得更湛蓝明亮的双瞳,脸上虽然是挂着担心的神情。肯定和现在狼狈的自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下一秒又立刻把脸埋进袖子里。

    “下午好,西奥多。你来买东西?”哈莉用还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眼睛在袖子上摩擦着,把眼泪全部抹去。

    “你……发生什么了?”西奥多把坩埚放到地上,蹲下身。

    他发现女孩的头发长长了很多,刘海都被梳到了两边,以前乱糟糟的头发也变得柔顺了许多,面孔也变得更成熟了。只是现在脸上还有泪痕,鼻头也哭得红红的。

    “哈哈哈,没什么。”哈莉抬起头,露出笑容。

    西奥多知道她在强颜欢笑,想都不用想肯定又是因为德拉科那个家伙伤心了。

    “哇,好多书啊,你的O.W.L.考试肯定很不错吧?赫,赫敏除了黑魔法防御术都是O,我只有黑魔法防御术是O……”

    哈莉有些泣不成声地对西奥多说着,断断续续,每一个音都落在了她悲伤的最高点。眼泪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下来。感觉到水渍淌在脸上她无奈地擦去,叹了口气。

    “发生什么了?”西奥多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递给哈莉。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在乎。”哈莉平复好语气,接过西奥多的手帕,脸上滑过柔软的触感,揉了揉鼻子,看着西奥多说,“谢谢。我把手帕洗干净了再还给你。”

    “是关于德拉科的吧?”西奥多看着哈莉失望的表情,轻轻地说,“你每一次都是因为他才会难过。”

    “是啊,他就是个骗子。”哈莉把手帕叠好放进口袋,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说道。

    西奥多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的心脏跳的很快,像是在期待着些什么。他继续问道。

    “你们是……”

    “分手了。”

    哈莉说这句话的时候毫无波澜。

    “是吗。”西奥多说。他瞥了一眼哈莉空荡荡的手指,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窃喜。

    其实他可以大概猜到原因。德拉科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被送进了阿兹卡班,现在他的父亲似乎也在向神秘人靠拢,但对诺特的影响并不大,相反,马尔福家族作为在魔法界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家庭,又是神秘人重返时的第一批回到他身边的家族,卢修斯那时的行为无疑是在动摇马尔福家族的地基。现在他进了阿兹卡班,德拉科又是唯一的孩子,必然会有麻烦降临到他头上。

    “不说他了。”哈莉最后把眼角的泪抹去,“我得去玩笑商店了,赫敏和罗恩还在那里等我。”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西奥多提上坩埚,追赶上哈莉的步伐。

    “……好啊。”哈莉看了一眼西奥多,眨了眨眼睛,和他往仍然散发着温暖的玩笑商店走去。

    “谢谢你。”她看了一眼西奥多,轻轻地说。

    “不用谢我,如果你需要我,我随时都在。”西奥多歪过头微笑着看着她的侧脸,看她长长的睫毛像漂亮的鸟儿身上美丽的羽毛一样,遮盖住伤心的眼睛。在他的眼里,就算是在下午依然光线不算明亮,甚至又些阴暗的对角巷里,她就像夜空中头顶上空的月亮,她不耀眼,却散发着宁静又平和的光芒。

    韦斯莱双子的生意发展的很顺利,几乎所有学生都来到了这里,似乎密密麻麻地挤满了整家店铺。赫敏和金妮正站在一堆粉红色的商品面前,金妮正激动地和她说着什么。

    “嗨,哈莉。”赫敏望见了站在门口的哈莉,朝她挥了挥手。

    “西奥多……你也来了。”赫敏有些惊讶地说,看见哈莉红红的眼睛,关心地询问,“哈莉,发生什么了?”

    “我和德拉科分手了。”哈莉平静地说。

    “什么?!”赫敏比刚才更惊讶了,“为什么?”

    赫敏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再问哈莉这一点,抱歉地说:“很难过听到这个。”

    “没关系。”哈莉装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嘴硬地说,“好了,不提他了,我来这里逛逛。”她说完向弗雷德和乔治愉快地招了招手。

    赫敏看见哈莉往楼梯上走去,西奥多提着坩埚走在她的身后。

    “他们是什么关系?”金妮放下一瓶粉色的迷情剂,回头望了一眼站他们。西奥多正在逗着一只蓝色的绒蒲蒲,想让哈莉开心起来。

    “……朋友吧?其实我们也挺早就认识了。”赫敏说,她竟然发现自己回答的语气带着不确定。

    “朋友吗?”金妮看着赫敏的眼睛,“哈莉可能是这么认为的吧。”

    “什么意思?”赫敏疑惑地问。

    “赫敏,我相信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的。”金妮扭过头注视着买下了一只蓝色的侏儒蒲,然后笑着放在哈莉的手心的西奥多,“我觉得那男孩――你刚才叫他什么来着?”

    “西奥多,西奥多·诺特。”

    “――嗯,西奥多喜欢她。”

    金妮望着赫敏疑惑的脸,又改口说:“算了,这也只是我猜的。”接着两人的目光又转移到了拉文德·布朗的身上,她一直站在迷情剂柜台的背后用包含爱意的眼神望着和弗雷德讨价还价的罗恩。赫敏转过眼睛。

    这时玻璃门再次被推开了,潘西和布雷斯,查尔斯三个人走了进来,潘西身后还跟着一个家养小精灵,帮她拎着新学期的书本。

    潘西站在门口在商店里扫视了一圈,眼尖地发现了西奥多和哈莉的身影。

    “真是奇妙的组合……”潘西站在西奥多旁边,挑起眉毛阴阳怪气地说。

    “诶?德拉科不在这吗?”查尔斯也走过来,看着哈莉问道。

    “嗯,不在这。”哈莉低着头把手里的东西拿起又放下,那只蓝色的侏儒蒲在她肩上的头发间跳来跳去。

    “发生什么了?”查尔斯小声地在西奥多耳边问道,潘西也好奇地凑过去听。西奥多小心翼翼地瞥了哈莉一眼,她背对着他们,手里摆弄着一个叫做白日梦咒的专利产品,然后拉过两人小声地说明了大致内容。

    “哈?为什么?”潘西惊讶极了,她还是很疑惑地看着西奥多,显然很不解,她不明白德拉科为什么这么做,“你再说一遍?”

    “我没骗你。”西奥多淡淡地说。他注意到哈莉转过了头向他们看去,神色明显暗淡了下去,于是西奥多用眼神提醒了两人。

    “哦。”潘西看向哈莉,她又转过身漫不经心地看着手里的一个浅绿色包装的糖果。她走到哈莉旁边说,“你……还好吗?”

    “哈莉,如果你对这个感兴趣你就直接拿走。”乔治和弗雷德突然站在几个人的身后,弗雷德开始向介绍起这款产品。

    “不用了,但是这样东西可以吗?”哈莉的手里拿着一袋荧光绿色的粉末状物品。

    “跟踪荧光粉!当然可以!而且它的效果很不错,只要把它撒一点在你想要跟踪的物品身上,每次使用也只需要一点点。”弗雷德愉快地说,“这里的产品如果你想要都可以直接拿走,毕竟能有这家玩笑商店都是因为有你的帮助。”弗雷德冲哈莉眨眨眼睛。

    “谢谢。”哈莉牵着嘴角,把那袋荧光粉放进了口袋里。

    下午五点半,他们走出玩笑商店时,八月傍晚的夕阳正好铺满对角巷。它们照在那些被毁坏的商店里,像天使的救赎一样光芒万丈。哈莉站在门口望着它,没有说话,潘西,布雷斯和查尔斯先行离开了,西奥多默默地站在哈莉身旁,一坩埚的书本被晾在一边。他的余光见哈莉的脸上金灿灿的,一时不知道是他眼里的她身上发出的光还是夕阳。无广告网am~w~w.

    没过多久,这些光芒全部消失了。夕阳骤降,黑暗很快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