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50 章 夜晚骑士

第 50 章 夜晚骑士

    “我的意思是你,哈莉。”

    空空荡荡的格兰芬多休息室里,赫敏认真地对哈莉说她的想法。成立一个抵抗乌姆里奇不合理的管制的组织。

    深秋的霍格沃茨已经充满了寒冷。11月底竟然提前下起了细细的雪,以至于当哈莉早晨起床时感到了很久没有感受过的寒意。

    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乌姆里奇闹出的幺蛾子让整个霍格沃茨都吃不消。哈莉,赫敏,罗恩三人创立了邓布利多军。这一件必要的事情让哈莉和德拉科的距离似乎更加远了一些。除了这些……

    “诺特先生?”

    一个月前,在哈莉再次在课堂上顶撞了乌姆里奇后,没想到的是西奥多竟然找到了乌姆里奇。

    “嗯。”西奥多笔直地站在乌姆里奇粉嫩的办公室里,注视着乌姆里奇讨厌的脸。

    “我想提醒你,你说出这样的话是要负责任的。虽然我并不想惩罚你。”乌姆里奇搅着茶杯里的咖啡,和蔼地说:“还是说,你甘愿受罚?那么我也不介意。”

    “嗯。”西奥多淡淡地点了点头,主动坐在了乌姆里奇旁边的桌子上,乌姆里奇小口地喝了一些咖啡,冷笑了一声,站起身,递给他那支特殊的羽毛笔。 m..coma

    “你是不是傻?!”哈莉急得都要跳起来了。在潘西明显的暗示后她第二天就去找到了西奥多,果然他的手背上是血淋淋的“我必须遵守规则”。

    西奥多把手藏到身后,看着哈莉微怒的脸,倒也很高兴。

    “那你能不能下次不要再让她有机会惩罚你了?”

    哈莉轻轻地点点头,抱歉地看着他。

    “对不起,西奥多。”

    西奥多摇摇头,想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手停在半空又垂了下去,“不要这样。是我愿意的。”

    雪还在窸窸窣窣地下着。哈莉揉了揉胳膊,算是暖和了一些。她掀开被子走下四柱床,在冷空气中换好了衣服,戴上了红黄相间的围巾。

    哈莉和赫敏一起来到礼堂,德拉科早早地和布雷斯坐在一起吃早餐。哈莉远远地望了他一眼,他也看向她,然后露出微笑。

    他们之间达成了一个默契――为了装给乌姆里奇看。两人总是在乌姆里奇面前表现出“相看两厌”的模样,轻而易举地骗过了她。

    德拉科不得不加入乌姆里奇的一个组织。由于他的家族和魔法部――尤其是他父亲的压力,他成为了那个组织里的一员,这倒也给邓布利多军提供了许多好处,只要是德拉科和潘西,布雷斯,西奥多,克拉布和高尔,他们就不会被检举揭发他们的秘密活动。

    他们像往常一样,把见面的地点设定成了图书馆最角落的那个位置。

    “这道题不会?把羽毛笔给我。”德拉科站起身,拿过哈莉手里的笔,绕到了她身后,两只手穿过她的肩膀上方撑在桌上,把她环在他的臂弯里,哈莉很舒服地靠在他胸口的位置,他今天换了一个味道的香水。

    “好啦,看这里,”德拉科稍稍低头就与哈莉的眼睛对上了,他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让她把注意力放在这道题上,慢慢地和她解释道,“这两种植物是有本质区别的,虽然都很耐寒。而且不仅仅是作用效果的不同,还有它们的子叶……”

    在这一瞬间,整个图书馆突然陷入猝不及防的黑暗之中。几个学生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原本埋头哭写的学生也全部抬起了头。

    “怎么了?”哈莉在黑暗中张望着,嘴唇碰触到德拉科的袖子,手肘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课本,这里大概是停电了。

    哈莉钻到桌底下去拿书本,不小心撞到了头顶。

    “嘶,痛。”

    “你别动,我来。”德拉科听到她的声音就小心地蹲下,想找到她的课本。

    “帮我拿一下魔杖,就在上衣口袋里,我不方便拿。”德拉科太高了,保持着很不舒服的姿势,哈莉就四处摸黑着,一边揉着自己的头顶,一边好不容易才碰到了德拉科的肩膀。

    “稍等一下,我找找你的口袋。”

    哈莉在他身上乱摸,德拉科和她有些脸红。哈莉心跳得飞快,低着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找。

    明明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是怎么容易脸红……哈莉!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她胡思乱想着,给自己打奇怪的气,一会儿拍拍这里,又拍拍那里,终于拉开他的校袍,在夹层里找到他的口袋。德拉科微微低下头,在黑暗中看着她闪闪发光的双眼,他保证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找到了!”哈莉兴奋地拿起他的魔杖,念出咒语,“Lumos。”魔杖尖端发出的亮光吸走了四周一小块的黑暗。

    同一时刻,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在这种时候有些惊悚。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啊!”哈莉和德拉科同时被吓到了,下意识地抱住对方,与此同时,图书馆的灯又亮了,他们抬起头,清晰地看见一身黑袍的斯内普站在他们面前,居高临下地冷漠地盯着抱在一起的两人。三对不同颜色的眼睛互相望着对方。

    “没什么!”哈莉看到斯内普就条件反射,立刻想要站起来,结果又一头撞在了桌子上,被德拉科一把拉了回来,搂着她的肩膀,揉了揉她了头。斯内普眯起了眼睛。

    “要是你们不打算起来――我知道――感情实在深厚――我可以让你们在这里――单独过完一整夜。”他一个一个字地说着,有意无意地勾起嘴角。

    “这就起来,教授。”德拉科最后安慰了一下哈莉,以在教授面前很尴尬的姿势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然后是哈莉,两人直直地站在斯内普面前。

    “我是想来告诉你,波特。”斯内普倏地从背后拿出一份羊皮纸,哈莉眼尖地发现了上面打的大大的“P”。是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P!大概是因为最近忙于D.A.的聚会,把心思全部放到上面了。

    “我真高兴能不要在下一年看见你。我真不明白我这五年来都教会了你些什么。”斯内普垂着眼皮把羊皮纸毫不留情地拍到她的手上,盯着她绿幽幽的眼睛。哈莉往后退了一步,在要撞到桌角时被德拉科用手挡住了,让她接触到的只有隔着厚厚的冬装还能感受到的他手心的温度。

    斯内普瞥到哈莉左手无名指上戴的戒指,下一秒他就冷哼了一声,复杂地看了看两人,就迈着大步离开了,两人看着他的黑袍夸张地飘扬在他的背后。

    “下次绝对不会再出现这个P了。”哈莉信誓旦旦地对德拉科说,“我可是下决心要学好魔药了……虽然我很不喜欢它……但是!这样子才能继续和你在同一个教室上课。”

    “那好,从今天开始,每一天都要来补魔药。”

    “好!”

    12月在不知不觉中来临,鹅毛大雪纷纷而下,许多不耐寒的植物都冻死了,剩下一些生命力顽强的冬青树和蜷缩在墙角的野花。

    有时候哈莉真想多向这些野花学习学习。因为那些可怕的噩梦又来了,还有一些奇怪的扰乱自己心绪的低沉的声音经常侵入脑海中,让她有时控制不住地想发脾气。不想伤害到身边的人,就只能对着枕头和被子出气。虽然去过邓布利多教授的办公室好多次,但是这种情况依然没有好转。

    12月带来更多的不仅仅是雪,还有更繁重的家庭作业。相比哈莉,赫敏和罗恩作为级长来说他们更加忙碌,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让赫敏很烦躁,她很着急,因为没功夫织小精灵帽。

    “那些我还没有解放的可怜的小精灵!圣诞节只好呆在这里,只因为帽子不够!”她这样说着。

    但在这种时候魔药课教室就显得格外温暖。因为是在地窖里,炉火烧得又很旺,这让人更想睡觉了。

    “斯内普教授让你下课后去他的办公室找他。”一个拉文克劳的女生用力拍了拍哈莉的桌子,哈莉知道这是秋的好友:玛丽埃塔·艾克莫。

    “哦。”哈莉冷冷地回应了一声。她本来就对玛丽埃塔没什么好印象,尽管她也参加了D.A.。在学校里她总是嚣张跋扈地到处指挥低年级的学生,上次把赫敏刚写好的论文弄到地上踩了一脚还没有道歉就跑了。

    下课后,哈莉漫不经心,迈着懒散的小步挪向斯内普的办公室。要是这时间能再慢一点就好了。她心想。肯定又是因为那张论文的事情。

    哈莉推开沉重的大门,里面没有人。她就在办公室里闲逛,一排过去都是摆满了各种魔药的瓶瓶罐罐,有些令她犯恶心。突然,一小瓶深蓝色的,里面似乎还闪着一些亮晶晶的星星的小瓶子吸引了她,她熬了这么多年的魔药,看到坩埚就想吐,更别说见到这么漂亮的魔药了。

    哈莉拿起小瓶子,打开堵住它的软木塞,放在鼻子下面轻轻一闻,没什么气味。她轻轻摇了摇它,开始思考这瓶魔药有什么作用。

    门突然开了。

    哈莉真想一拳打醒自己。

    为什么手那么欠呢?

    此时的她就像一只迷失在森林里的小鹿一样,在对现在的她而言大到离谱的办公室的桌上,桌上是一滩打翻的那些漂亮的魔药。

    “德拉科!德拉科!”哈莉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喊着,幸亏德拉科在刚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就看到瞬间变小的她,用手轻而易举地把她抱在手心里。

    “你怎么回事?”德拉科小声地说着,害怕声音太大吓到现在小小的一个她。

    实话说,这样子也太可爱了。

    “你一推门,我以为是斯内普,一惊慌就不小心把魔药撒到自己身上了。”哈莉大声地喊道,有气无力地躺在德拉科的手上,现在的一切对她而言都太恐怖了。

    “你们又在搞一些什么名堂?”斯内普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一直延伸到他们所在的位置,直到看见德拉科手里的小小的哈莉,他无奈又气愤地扶了扶额,看了一眼桌上洒掉的魔药,举起魔杖让它清理一新。

    “看来波特就是个天生的白痴。”斯内普毫不客气地有力地说,“就不该让你接触叫做魔药的事物,嗯?我说的对吗?波特?”

    他特意把声音提得很高,让哈莉捂住了耳朵。

    “蠢货。”斯内普又“感慨”了一句。

    “教授,该怎么让她变回来?”德拉科急忙问道。

    “得到明天,我把恢复的魔药熬制成功了之后再来找我。”斯内普背对着他冷冷地说,“在此之前,你就先好好保管她。最好不要让她因为变小了再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坏事。”说完就让德拉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怎么办?”哈莉顺着他用手指给她搭的桥梁爬进他的校袍口袋里,口袋里还有一些糖,口袋里都是香甜的气味。

    “还能怎么办?你现在变成这样,只能让我好好照顾你喽。”德拉科轻笑了一声,“口袋里的糖果你可以吃。”

    “我也没比糖大多少。”

    在德拉科走到楼梯口时,还在那儿等哈莉的赫敏叫住了他。

    “看到哈莉了吗?”

    “嘿,赫敏,我在这!”哈莉钻出口袋向赫敏大幅度地挥着手。

    “哦!哈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赫敏难以置信地望着哈莉,又疑惑地看看德拉科。

    “好了,你也看到了。她就先在我这里保管了。”德拉科无视了赫敏还十分惊异的表情,绕过她往休息室走去。

    就这样,哈莉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入斯莱特林休息室次数最多的格兰芬多。

    她紧紧抓住德拉科的口袋边缘,小心翼翼地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一个又一个“巨人”从她眼前走过。

    “德拉科?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呆在那里好久。”

    哈莉看见查尔斯径直向德拉科走来,手里还是拿着那本很早以前就见过的日记本。在休息室的壁炉边的长沙发上,潘西和达芙妮披着一条毛毯在看一本书,听她们的聊天内容大概是时尚杂志。

    “出了点小问题。”德拉科随意搪塞了过去,哈莉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语速这么快,好像很着急似的,“我现在有点困了,再见。”

    哈莉在他的口袋里颠簸着,看见他扭开了级长寝室的门把手,她又一次见到了这个有些熟悉的房间。

    德拉科把哈莉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把她放到床上,俯下身轻轻地说:“闭上眼睛,我要换衣服了。”

    “我又不会偷看!”哈莉假装气呼呼地回答,整个人向前一倒,扑在了软绵绵的被子上,然后就听见了衣服和被子的摩擦声。

    忽然一双手又把她抱起来,是德拉科,他轻轻握着她,带着她钻进了被子里,然后把她放到了他的枕头边,用一块香喷喷的手帕盖住了她的身子,接着他放大好几倍的脸笑盈盈地看着哈莉。

    “我说,你给我唱首歌吧。”

    哈莉在他的枕头上翻了个身,想着他这么好看,放大了好几倍的脸也还是这么好看。

    “为什么突然想唱歌了?”

    德拉科小心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床铺的起伏降低至最小,以让哈莉不会颠簸出去。

    “就是……有点想听了。”德拉科好像有点难为情似的,“其实,上次在图书馆停电的时候,我还是挺害怕的。不瞒你说,我怕黑。”

    “可现在灯是亮着的。”哈莉俏皮地回答他。她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德拉科是怕黑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既然这样,就做一回在夜晚守护他的骑士吧。

    “反正我就是想要听你唱歌。”德拉科又是崭新出了只有在哈莉面前才会展现出来的一面。这让哈莉很高兴。

    “TwinkleTwinklelittlestarts...”哈莉不迟疑地唱起歌来,挪了挪身子,往德拉科的方向更凑近了一些,好让他听得更加清晰。这是一首还很小的时候在德斯礼家的电视上听到的,那时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孤独或者害怕的时候就唱这首歌给自己壮胆。虽然到之后长大了,达力说这首歌很幼稚,但是哈莉到现在依旧很喜欢。

    “HowIWonderwhatyoure...”

    “Upabovetheworldsohigh.”

    “Likeadiamondinthesky...”

    嘘,他睡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