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49 章 Ustinian

第 49 章 Ustinian

    微凉的黄昏之时。

    哈莉坐在观众席上,看着艾普丽成功地被选入魁地奇校队里担任击球手,她兴奋地骑着光轮2000布满蛋黄色和橘黄色交织的天空中飞行。

    “德拉科呢?”

    这已经是哈莉问的第五遍。她已经有五天没有看见德拉科了,连斯莱特林的魁地奇训练他都不来,查尔斯拿着扫帚,一直在摇头。

    “不知道,最近看他一直很奇怪。”查尔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要不我来帮你?”

    “怎么帮?”哈莉起了兴趣。

    “去我们的休息室。”查尔斯冲哈莉眨眨眼睛,哈莉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想着斯莱特林休息室是否还是像二年级时的那样。

    “用你的隐形衣吧。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你怎么知道的?”哈莉奇怪地问,身体在听到“隐形衣”时颤动了一下。

    “你上次不小心,大概是两年前。”查尔斯思索了一会儿,“在霍格莫德村的时候。”

    哈莉想起是三年级时和德拉科表白的那天。

    “怎么样?我可以带着你去。”查尔斯笑嘻嘻地说。

    “当然要去,什么时候?”

    “就今天晚上。”

    去礼堂前哈莉从罗恩和赫敏那里知道了级长浴室的口令,在那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那里的沐浴露依旧很好闻。在礼堂吃晚餐时,德拉科终于出现了。不过他好像很不舒服,随意吃了一些面包就离开了。

    查尔斯在他刚踏出礼堂时就冲哈莉使了个眼色,哈莉会意地向他点点头,拿起装了隐形衣的书包,和罗恩赫敏告别,和查尔斯两人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

    他们走到拐角,哈莉拿出隐形衣披在两人身上,在德拉科进去石门的时候,两人也趁机溜了进去。

    斯莱特林休息室和以前一样。哈莉环顾四周,查尔斯小声地说:“他现在是级长,有单独的级长寝室。往后面走。”

    哈莉小心翼翼地走在光滑的地面,德拉科走上楼梯,走进宿舍里。

    “我一会儿一敲门,你就把隐形衣脱下来。”查尔斯像憋不住似的,想笑又不敢笑,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哈莉奇怪地望了他一眼,查尔斯立刻收敛了别扭的表情,推着哈莉往楼梯上走。

    查尔斯敲了敲门,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哈莉揭下了隐形衣,查尔斯把哈莉一把推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顺便施了个锁门咒,接着笑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你怎么进来了?”德拉科把扑在他怀里的哈莉扶正,隐形衣掉在了地上。

    “就是……因为想见你。”哈莉捡起隐形衣,抬头望着德拉科。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最近我太忙了,作业什么的。”德拉科和哈莉坐在沙发上,哈莉眨眨眼睛,看了看级长寝室。果然,级长的待遇就是好,单人豪华寝室,比普通寝室大的多,还多了一张长沙发和一张书桌。

    “作业写完了吗?”哈莉有些尴尬,两个人就这样直直地坐着,德拉科还一直凝视着自己,虽然自己也一直看着他,但这气氛总有些暧昧。

    德拉科点了点头,突然把双手撑在她的腰两侧,德拉科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的脸上有墨水。”德拉科伸手擦掉了她脸上的墨水痕迹。

    “你老实和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哈莉的手撑着软绵绵的绿色沙发,眼睛瞪得大大的。

    德拉科别过目光,避免被哈莉犀利的眼神看得心虚,就只能看着沙发对面的衣柜。

    “没有,就是作业太多了。”

    “骗人。”哈莉捧着他的脸,逼他看着自己,“你绝对是发生了什么,查尔斯都和我说了。”哈莉说完这句话就一阵心虚,因为查尔斯根本没有对她说什么。

    “他和你说什么了?”德拉科轻轻放下哈莉的手,现在他在很认真地看着她。

    “不告诉你。反正你就是发生了什么,对不对?你瞒不住我。”哈莉不容怀疑的眼神穿透了德拉科。她足够了解他,从他的每一个眼神里,就能明白。

    德拉科叹了口气,他知道他迟早得和她说家里发生的事情,更何况自己实在太不会装了,每天都刻意躲着她,傻瓜都看得出来。

    “不知道现在和你说这些合不合适。你不会想听到这一类消息的。”德拉科轻轻地说。他明白两个月前的火焰杯事件一定和最近的消息有关联,自己不说,总有人会说的。

    “你知道,我的父亲是食死徒。”德拉科说到这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哈莉的反应,但她还是很认真地听着,没有皱眉,没有厌恶。

    “还有最近的预言家日报,那个魔法部……还有我在家里,也听到了一些事情,总归是不好的,无论是对谁。”德拉科说到这里表情变得很沉重。绿幽幽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把双手搭在膝盖上,垂着头盯着铺着墨绿色地毯的地板。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别担心了。”哈莉弯下腰与垂着头的德拉科对视,德拉科笑了。

    “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人。”哈莉像是放下了很沉的包袱一样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不幸又幸运。”

    她继续愉快地说:“生命中还是能阳光普照。你是最亮的那一束。”哈莉微笑着看他,他也微笑着看她。

    此时窗外的天空很阴沉,但隐隐约约,德拉科仿佛看见了有一束光亮在远方照亮了一小片黑暗,并且从很久以前就在那儿了,追随着自己的足迹,始终如一地在那儿。

    “介意我今晚留下来陪你吗?如果你愿意的话。”哈莉期待地问,德拉科噗嗤一笑。

    “你还是这么不矜持。”

    “我给你带了饼干,是罗恩的妈妈做的,超级好吃。”

    “我不要。”

    “吃一个吧,你今晚都没怎么吃东西。”

    德拉科被她硬塞了一块夹着蔓越莓的曲奇。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很好吃。

    他们窝在沙发上背了两个小时的课堂笔记,知识的充盈让他们很愉悦,可能还因为陪着的是对方吧。

    “两情若是长久时……然后是什么来着?”哈莉看着德拉科微困的侧脸,突然想起梅格莉告诉过她的一句话,“哦对了。”

    “又岂在朝朝暮暮。”

    也许有的时候会很久都不能见到对方,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德拉科发愁地站在衣柜前给哈莉挑一件睡衣。他的眼睛扫过每一件衣服,这根本都不适合她吧!

    “没办法了……”德拉科抿着嘴唇,随意拿了一套他的灰色睡衣递给她,哈莉接过衣服,上面有衣柜的松子香和德拉科身上的薄荷味。

    德拉科走到窗户前看着墨绿色的湖水,听到身后衣服接触被子的沙沙声。

    这该死的睡衣。

    德拉科一转身就看到哈莉像套了个麻袋就完事了似的,衣服太大了。而且……德拉科移开目光,不自然地摸了摸耳朵,这也太明显了……

    德拉科掀开被子,把哈莉藏进去,用被子死死地裹住她,只让她露出一颗脑袋,“好了,睡觉,晚安。”

    灯灭了。

    “哈莉,我又是一晚上没见到你。”赫敏吃着夹着芝士的三明治,罗恩好奇地看着她。

    “你昨天不是去找马尔福了吗?……我知道了。”罗恩学着老成的家长摇了摇头,“唉,长大了就是不一样了。”又像往常一样把头埋在桌子底下憋笑。赫敏无语地瞥了他一眼,嫌弃他这样说话的语气。哈莉有些想笑,低头吃着她的奶油松饼。

    晚上,三个人回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赫梅斯凑巧从高高的窗户外飞进来,三个人凑到一起看着帕西写给罗恩的一封很长很长的信。看完之后,罗恩脸上一副厌恶的表情,哈莉抬头看着罗恩。

    “嗯,”哈莉说,她努力使声音听上去似乎他觉得整个事情都非常可笑,“如果你想――呃――怎么说来着?”她看了看帕西的信,“噢,对了――跟我断绝关系,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有暴力倾向。”

    罗恩毫不犹豫地把那封信撕成了两半,丢进了火里。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罗恩拿起辛尼斯塔教授留的论文,推到哈莉面前,轻快地说:“来吧,我们得在天亮前把这东西写完。”

    赫敏望着罗恩,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哦,把它们拿过来。”

    “什么?”罗恩说。

    “把它们给我,我看一遍,修改一下。”赫敏拿起两人的论文,仔细地看了起来。

    “赫敏,你真是一个救命恩人。”罗恩愉快地说,和哈莉二人瘫软在扶手椅上。

    时间已过午夜,公共休息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三个和克鲁克山。四下只能听见赫敏的羽毛笔在他们的论文上划去一些句子的声音,还有她查找瘫在桌上的那些书,核实一些细节时翻动书页的声音。

    哈莉看着赫敏细心地改着罗恩马马虎虎的论文,心里沉甸甸的。她知道最近预言家日报还是没有停止从暑假就开始对她的别有用心的提及。霍格沃茨内有一半的人认为她很古怪,甚至疯狂。直到看见帕西对罗恩说出这些话,她才真真切切地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等等,哈莉。”赫敏握住了她的手,表情严肃地看着她的手背,“那乌姆里奇干的,对吗?”

    罗恩听到也凑了过来,立刻露出惊愕的表情,“我必须得提醒你,你千万不能再让那个女人有机会来关你禁闭。”

    哈莉轻轻抽回手,平静地再次翻开魔药课本,赫敏还是一脸严肃地望着她。

    “你应该去告诉邓布利多。”

    “不要,他有太多事情要忙了。我这种小事就算了。”

    赫敏看她的态度坚决,也不再劝她。

    一直到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三人依旧围坐在长桌前,罗恩啃了一晚上的草药学,总算把四年级的内容吃透了,赫敏除了帮他们修改天文学的论文还整理了魔法史的笔记,哈莉把魔药学的各种奇怪魔药的配方背得滚瓜烂熟――包括昨晚和在壁炉里突然出现的小天狼星聊了会儿。

    “现在倒还能回床上睡上一个小时。”哈莉看了看钟,离吃早饭的时间还有接近一个半小时。

    “算了,一会儿就起不来了。”赫敏把桌上叠得高高的书收拾好,“有谁要和我一起去庭园练习一下魔咒吗?”

    “我就算了,我睡会儿。”罗恩朝他们挥挥手,打着哈欠走上楼梯。哈莉带上魔杖和赫敏一起走出了休息室。无广告网am~w~w.

    “霍格沃茨的高级调查官?!”

    哈莉皱着眉头,看着今天早上的预言家日报,吃了一半的面包从她指尖滑落下来。赫敏和罗恩都深思熟虑地看着这几个显眼的大字。

    一个早上的课,乌姆里奇都会出现。哈莉一个人坐在庭园的长椅上,草地上映出她的影子。西奥多抱着一叠羊皮纸从城堡里走出来,向哈莉走了过来,塞给她一大瓶淡黄色的液体。

    “这是经过过滤和酸洗的莫特拉鼠触角汁液,可以缓解疼痛。还有啊,不要再那么冲动了。”他站在长椅旁对她说。此时两人的影子在草地上映出,两个黑色的影子相互对望着,羊皮纸变成了两人之间的一条绳索,就像在紧紧牵着对方的手,显得格外美好。西奥多瞥了一眼影子,垂下了眼皮。他一动不动,只是想让这个画面好好地暂停一会儿。

    看似亲密无间,其实毫无关系。

    “谢谢你。”哈莉向他道谢,他点了点头就又走回了城堡。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哈莉打开那一瓶莫特拉鼠触角汁液,小心翼翼地滴了一些在手背上,平时一直都紧绷着的皮肤突然就放松开了,也不再有微微疼痛的感觉,顿时舒服极了。

    现在的黑魔法防御课对哈莉而言就是煎熬。没有用的理论知识和那张恶心的矫揉造作的脸。

    “收好魔杖。”乌姆里奇笑容可掬地吩咐大家,“上节课我们学完了第一章,今天我希望你们都把书翻到第十九页,开始读‘第二章,普通防御理论极其起源’。”她说完咧着大嘴坐到了讲台前。

    哈莉和坐在她旁边的德拉科交换了一个厌恶的眼神,德拉科手里的魔杖被他无奈地收回了裤子口袋里,坐在后面的布雷斯趁乌姆里奇和赫敏用他们都听不到的声音交谈时悄悄用魔杖变出了一朵雏菊逗着潘西。

    哈莉不耐烦地翻着课本,突然赫敏的声音穿透了整间教室。

    “是的,不同意。”赫敏用穿透力很强的声音大声说:“斯林卡先生不喜欢恶咒,是吗?但我认为当恶咒用于防御时,是会非常管用的。”

    乌姆里奇站直了身体,反驳赫敏的每一句话,在赫敏再次反驳她时,她怒了。

    “够了”她走到教室前面,面对全班同学,刚开始上课时那种喜气洋洋的劲头一下子不见了,“格兰杰小姐,我要给格兰芬多学院扣掉五分。”

    “为什么?”哈莉大声说道。德拉科立刻拉住她的左手,他焦急地低声对她说:“你别掺和进去!”

    西奥多听到哈莉的声音从第四排的座位抬起头,眼神急切地望着哈莉,手里的羽毛笔握得紧紧的,观察着乌姆里奇的反应。

    “因为用毫无意义的打岔我的课堂纪律。”乌姆里奇流利地说,“我在这里教课采用的是魔法部批准的方法,不包括鼓励学生对他们不很理解的事情发表自己的观点以前教你们这门课的老师也许给了你们更多的自由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通过魔法部的调查――大概奇洛教授除外……”

    “是啊,奇洛真是个了不起的好老师,”哈莉甚至站了起来,无视了德拉科使劲拉着她让她坐下的手,不甘示弱地瞪着乌姆里奇,在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变得很高大,她大声地说,“只是有一点点美中不足,他让伏地魔粘在他的后脑勺上了。”

    德拉科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她。教室里一片静默,哈莉从没听见过这样掷地有声的沉默。

    “我认为再关一个星期的禁闭会对你有点帮助,波特小姐。”乌姆里奇圆滑地说,笑盈盈地看着她。

    德拉科的指甲已经掐进了手心的肉里,他在抑制不要对乌姆里奇施咒的冲动,口袋里的魔杖在蠢蠢欲动。

    “我说过了不要再这么冲动了!”德拉科在下课后把哈莉拉到空教室里,忍不住朝她喊道。

    “你以为这样很勇敢吗?哈莉,勇敢不该在这时候用的……”德拉科气急败坏地说。

    “我是实在忍不了。”哈莉看着德拉科生气的面孔,握紧了拳头,“真受不了她那一副嘴脸,我真想给她施一个最坏的恶咒。”

    德拉科拉过她已经惨不忍睹的手,上几次的伤口还没愈合,留下了清晰的疤痕。

    “已经不疼了。就算她又要使她那一贯的惩罚方式,我也不在乎。”哈莉坚定地对德拉科说,“我得快点走了,下一节是麦格教授的课。”

    晚上在哈莉准备再次前往乌姆里奇粉嫩的办公室时,潘西走过来拦住了她。

    “你不用去了,她取消对你的禁闭了。”

    “为什么?”哈莉不敢相信乌姆里奇会就这样放过她。

    潘西耸耸肩膀,表示她不想告诉她。只不过有意地把目光投向斯莱特林长桌旁西奥多空空荡荡的位子。

    “有勇气是好的,但不能冲动啊。可能你自己无需付出代价,但是有人会为了你的冲动而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