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44 章 比自己开心更重要的事

第 44 章 比自己开心更重要的事

    第二天哈莉从床上坐起来的一瞬间,左手手腕上的疼痛还是没有消减,是不过伤痕从显眼的红色变成了粉红色。她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目前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个事情,也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德拉科,她担心德拉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哈莉今天没有选择扎辫子,用白色的发带在脑后随意扎起一些头发就急急忙忙去礼堂了。

    在礼堂里坐下的那一刻,赫敏和罗恩就不知道在因为什么原因而一直停不下来地拌嘴,弄得哈莉心烦意乱,甚至有想冲他们发火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早饭吃了两口就找了个理由溜出去了。

    她一直在走廊闲逛到上课铃响起,右脚刚踏进教室门就被人拉到旁边,看到的是德拉科放大的脸。

    “和我一组。”

    “斯内普不会同意的。”

    “不管他。”

    “你说的。”

    哈莉和德拉科站在同一张圆桌前,对面是腻人的潘西和布雷斯,后面是高冷的西奥多。哈莉不难注意到梅格莉从进门开始目光就没从他的身上移开。

    “安静。”斯内普冷冷地说,反手关上了教室的门,他快步走向讲台,在扫视全班同学的时候毫不意外地把锐利的目光集中到了哈莉身上,的确,她就这样穿着暗红色校袍站在一群穿着墨绿色袍子的人中间,也太显眼了。

    哈莉以为他要命令自己离开这个位置,正准备拿起东西走人,结果他什么都没说,仅仅是看着她。

    “在我们今天开始上课前,”斯内普把目光移开,严厉地望着大家,“我认为需要提醒你们一下,明年六月你们就要参加一项重要的考试。尽管这个班上有几个人确实智力很迟钝,但我希望你们在O.W.L.考试中能够勉强及格,不然我会……很生气。”他这次的目光落到了纳威身上,纳威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当然,过了这一年你们中间的许多人就不能再上我的课了,”斯内普继续说道,“我只挑选最优秀的学生进入我的N.E.W.T.魔药班,我们跟有些人不得不说再见了。”他看着哈莉,像在暗示她什么。可哈莉也不甘示弱地看着他,心里美滋滋的,还巴不得不再见到这些让人倒胃口的魔药呢,尽管这将会让她失去一个可以见到德拉科的机会。

    斯内普开始讲解今天要学的魔药:缓和剂。

    “你们的药剂现在应该冒出一股淡淡的,银白色的蒸汽。”斯内普在台下巡视。

    “等等,别动!”德拉科见哈莉要顺时针搅拌时,连忙按住了她的右手,“是逆时针搅拌三次。”

    哈莉立刻停手,她忙得大汗淋漓,绝望又带着一丝希望地抬头看了一眼教室,斯内普走到赫敏的坩埚旁,没有做出任何评论,然后走到了哈莉的坩埚边,看了一眼还算正常的坩埚,找不出毛病,就大步离开了。

    “别动!”德拉科又低声提醒哈莉,“你忘记加两滴喷嚏草糖浆了,现在还能补救一下。”

    哈莉乖乖地听他的话照做,没想到斯内普不知道又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她身后。

    “波特,你告诉我,你认识字吗?”

    “认识。”哈莉疑惑地抬起头看他,又看看自己的坩埚,再小心地看看德拉科的,明明没有问题。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需要马尔福先生替你念这些操作说明呢?”

    “我看不清字。”哈莉随口编了一句。不过这也是有依据的,教室里都是各种颜色的蒸汽,要看清黑板上的字着实不容易。

    “有力的解释。”斯内普冷冷地盯着她,“格兰芬多扣五分。”

    下课后,哈莉郁闷地和德拉科走出教室,德拉科也无能为力,约定晚上去图书馆完成斯内普布置的那篇月长石的论文,他就和布雷斯奔向下一个教室。

    一天不轻松的课程结束后,哈莉简单地在礼堂吃完晚饭,就跑去图书馆想占到一个好位置。

    “潘西?”哈莉走到一排书架后刚准备往前走,意外看到潘西和布雷斯正躲在暑假后观察着什么。

    “嘘。”潘西和布雷斯同时把手指放到嘴唇前,“你看。”

    哈莉也微微弯下腰往他们的目光之处看去,德拉科正坐在桌子前,桌上是一大堆书,几个低年级的女生围在他旁边,像是在询问他题目,又不像,因为她们脸上分明都是得逞的笑容。德拉科皱着眉写着论文,她看见他在桌子底下已经紧紧握着他的魔杖了,可能下一秒就要对她们施咒,以达到赶走她们的目的。

    “好受欢迎啊,”潘西看戏似的说,转过头看向哈莉,“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他特别受欢迎。特别是那些低年级的女生。你还不上去把她们都赶走?”

    “你说的对。”哈莉大步走上去,拉开德拉科对面的椅子坐下。那些女生看到她就向后退了一步。德拉科看到她来了,如重释负地勾起嘴角。

    “我女朋友,看到了吗?你们已经确认完毕,现在可以立刻消失了。有问题就去问那个,看到了吗?褐色头发的那个。”德拉科尖锐地对那几个女生说,她们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西奥多一个人坐在桌子旁写着长长的论文,偶尔会有一两个女生假装在书架找书,偷偷地看他几眼。可能是本身散发出的高冷的“闲人勿扰”的气息,让没有人敢接近他。

    “但我这个题目……”

    “你长眼睛了吗?没看见我在这里?你有问题为什么偏偏要来问他呢?每一天晚上都是流着鼻涕的巨怪把你们哄睡的吗?”哈莉假装和善地对这个头发很卷的三年级女孩说。德拉科疑惑地看着她,好像是她第一次说出这样尖锐的话。 m..coma

    “德拉科的女朋友很凶,会把她做坏的魔药放到她们的晚饭里,结果是怎么样就不知道了――顺便一提,她的魔药基本没及格过。”哈莉冷着张脸开了个玩笑,最后给了她们一个假惺惺的警告的微笑。没想到她们好像真的有点害怕,脸上罩着灰蒙蒙的一片。

    这个誓不罢休的女孩刚要张口,一眼就看见了哈莉手上的戒指,向后退了一步,立刻收敛了目光。哈莉的笑容在她眼里怪瘆人的。

    “立马消失,不然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各扣10分――骚扰级长。”德拉科瞪着她们,厉声说。

    一伙人立刻灰溜溜地跑开了。

    哈莉和德拉科对视了一下,笑了笑,然后默契地同时低下头。处理完了无聊的麻烦,现在更重要的事是完成他们的学习任务。潘西和布雷斯也坐到附近的桌子边写作业。

    “你这里不能这么写。”德拉科在检查哈莉刚写完的两段关于月长石的作用介绍,低声说,“完全照抄书本了,斯内普不会给你通过的。”

    “那……”哈莉接过羊皮纸,为难地看着它,“我知道了,这里可以再改改……”她皱着眉头喃喃地说,心里总是像塞了一块石头一样,堵得慌。

    此时的图书馆只剩下一两个人细微的说话声,羽毛笔摩擦羊皮纸的沙沙声,书本翻页的哗啦声,轻轻的脚步声。O.W.L.考试对他们而言很重要,这也关乎到将来的职业。从前几乎都是一片蓝色的图书馆,现在也是四个学院学生的常驻地。

    这篇论文实在太棘手了。哈莉抓耳挠腮地冥思苦想,翻了很多本相关书籍依然有很多的问题。不过她也决定,绝对不再轻易向别人寻求帮助,不能再依赖德拉科帮她了,一定要自己完成。

    图书馆里的人在逐渐减少,西奥多还在他们身后的一张桌子旁认真写东西,潘西和布雷斯在把书放回书架上,罗恩和赫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这里了,他们还在奋笔疾书。哈莉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七点五十分了。平斯夫人已经开始提醒学生们再过十分钟就要关门,德拉科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本。

    “走吧。”哈莉把那还没完成的论文夹进书里,德拉科还坐在原位。

    “晚安吻。”德拉科依然靠在椅子上,笑眯眯地冲哈莉眨眨眼睛,手指了指他自己。

    “你真是――”哈莉无可奈何地重新把书放回桌上,弯下腰,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足够让周围的人都听见。

    “你们真恶心。”潘西的眉毛拧成一个疙瘩,秀气的脸上充满了嫌弃,看着还腻歪地看着对方的两人――德拉科又再亲了亲哈莉。成功换来了潘西又一个嫌弃的表情。

    罗恩又开始把头藏到桌子底下大笑起来,为了不被赶出去使劲捏着自己的大腿。赫敏无奈地摇摇头。只是突然身后传来椅子被碰倒的声音,大家都同时回过头――同时罗恩的脑袋撞到了桌子上。是西奥多,他突然站起身,撞倒椅子大步离开这里了。

    就是自作自受罢了,埋怨不了任何人。

    潘西看着西奥多的背影,有意无意地勾起嘴角。

    “真可怜啊,已经出局了。”

    回到休息室后,哈莉还是打算先把草药学的论文完成一小部分。回宿舍拿草药学的课本时,梅格莉依然是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拉小提琴,此时的窗台上也依旧是那一支白色山茶。哈莉不想打扰她,轻轻地拿了课本,轻轻地关上了门。

    坐在休息室最角落的桌子旁,旁边的三个二年级学生制造出烦人的噪音,没完没了的说话声像炸弹一样在哈莉的耳边炸响,弄得哈莉有想给他们施恶咒的冲动,讨论的还尽是些无聊的废话。

    “你们能不能闭上你们的嘴?要聊天去别处聊?我在完成这篇讨厌的论文,如果你们再不闭嘴,就别怪我让你们脸上长满疙瘩。”哈莉恶狠狠地冲他们喊道,那几个学生怯生生地看了看她,然后立刻躲进了宿舍。哈莉这才满意地转过身去继续写她的论文。只是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无时无刻都想发火?

    新的一天又是在赫敏与罗恩的拌嘴声中开启。赫敏和罗恩坐在餐桌前吵得不可开交,梅格莉坐在赫敏旁边耐心地为两人调解,可依旧没有用,最后只能放弃。

    “行了,闭嘴吧,你们两个。”哈莉烦躁地说,用力放下手里的勺子,发出巨大的响声,餐桌上的人都看着她,赫敏和罗恩都怔住了,显得生气又委屈。

    “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总是没完没了地斗来斗去,都快把我逼疯了。”她皱着眉看着他们,说完,她扔下自己的土豆泥肉馅饼,把书包甩上肩头,扬长而去,留下两人坐在那里直发愣。

    她一步两级走上大理石楼梯,与许多匆匆忙忙赶去吃午饭的同学擦肩而过。刚才突然爆发的无名火,还在她心里熊熊燃烧着,想到罗恩和赫敏脸上惊愕的表情,她感到一种深深的快意。

    那是他们活该,她想道,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安静一点儿……总是一天到晚吵吵吵……换了谁都会被逼疯的……

    哈莉臭着脸在城堡里乱逛着,恰好在走廊碰见了艾普丽,她的手里拿着光轮2000,兴致冲冲地往大门走。

    “啊,早上好,哈莉。”她急匆匆地朝哈莉挥了挥手,“我现在有些忙,之后再来和你聊天,再见。”说完就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上课铃响起,哈莉一个人爬上西比尔·特里劳妮教室的银色□□。她进屋时,这里只有她和特里劳妮。特里劳妮正忙着把一本本破破烂烂的皮革装订的书分发在每张桌子上,那些单薄的小桌子杂乱无章地摆放在教室里。盖着罩布的灯发出的光线散发出一股难闻气味的不太旺的炉火都十分昏暗。

    “你的红头发朋友还好吗?”特里劳妮看到哈莉,兴冲冲地走过来,瞪大着眼睛看着她。

    “……非常好。”哈莉排斥她,而且本身就烦躁极了,更是有气无力地回答她。

    “那可不一定,未来的定数和命运的大门是无法预测的,多年以来积累的……”她又开始神神叨叨地自顾自地说个没完,哈莉叹了口气坐在了一个昏暗的角落。

    之后的五分钟,不断有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学生进入教室,罗恩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看到了哈莉就径直走了过来。

    “我和赫敏已经不吵了。”

    “那很好。”哈莉平静地回答。

    罗恩看看她,说,“还有,赫敏说希望你不要再对我们发脾气了。我也觉得,不过我发誓,我们绝对不会再这样一直吵了。”

    “嗯。”哈莉有些内疚,却还是没办法平息心里的那一股奇怪的感觉,像魔鬼藤一样拼命缠着自己,甚至比魔鬼藤还要更可怕,再强的荧光闪烁也无法照亮心里的某个角落。

    下课后,哈莉更加无语。她无比后悔在三年级时选了占卜课,今天的作业是要记录下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天做的梦,写下它预兆着什么。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作业吗?

    午饭后,哈莉一个人走到黑湖边,那个三年级时找到的小地方已经太小了,不再适合自己。只能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看着湖里栖息的大章鱼。

    她撩开袖子看看手腕上的伤疤,“我不能说谎”的字眼还清晰可见,微微的疼痛还是隐隐传来。她一直没有向任何人寻求过帮助。她担心会留疤,又不想告诉别人。

    “这是什么?”一个声音从头顶上空传来,哈莉吓得立刻把袖子拉下来,可是已经晚了。德拉科坐到她旁边,抓起她的手臂,拉开了袖子。

    “是那个老女人对你做的,是吗?”德拉科使劲抓着哈莉的手臂,愤怒地看着她手腕上的字母,然后再愤怒地看向她。

    “为什么不告诉我?”

    哈莉使劲把手从他手里挣脱开来,那股烦躁的感觉又来了,不耐烦地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不需要你来管。”

    “我怎么就不能管了?你这样不好好治疗会留疤的,到时候……”

    “都说了不需要。”哈莉控制不住又想发火的情绪,努力把它给吞进肚子里。

    德拉科不说话了,只是安静地看着她,然后温和地说,“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很不开心对吗?”

    哈莉想承认。她就是一直都不开心。从四年级的暑假的那一天,从没见到德拉科的那一天起她就不开心。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就淡淡地摇了摇头。

    “没有。”

    德拉科还是安静地看着她,看着她垂着脑袋看着草地,右手握着左手手臂,没有好好扎起来的头发随意披在肩上。

    “实话实说,哈莉,我觉得,你开心比我开心更重要。”

    哈莉慢慢地抬起头,眼眶有些发酸,喉咙也有些难受。看到德拉科时坚持不住了,身子微微向前倾,额头贴在了他的胸口。

    “是的,德拉科,我不太开心。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发火,我控制不了我的情绪。”

    德拉科没有出声,安慰地轻轻把她抱在怀里,以自己最温柔的方式让她的心情平静下来。直到听见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她安心地睡着了。

    可能,爱的人能开心,才是最幸福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