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43 章 永远

第 43 章 永远

    此时的哈莉阴沉至极。被邓布利多的信让她不得不重新回到德斯礼家后,在达力面前施了守护神咒,收到了魔法部的通知信,然后被疯眼汉穆迪等人从德斯礼家接到了格里莫广场,而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压抑心情让自己开心不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当级长呢。”罗恩坐在房间一边的沙发上,在和赫敏愉快地讨论他们今天早上刚收到的级长徽章――他和赫敏成为了格兰芬多的级长,没有哈莉·波特。

    哈莉疲惫地躺在床上注视着手指上的镶着墨绿色宝石的戒指,今天是没有见到德拉科的第12天。

    她本以为自己来到格里莫广场会受到比较热烈的欢迎,或者来自西里斯的一些关心的话之类,可是大家似乎都很平静,除了赫敏一个热情的拥抱。

    在来到这里之前,已经被魔法部给审判过了,邓布利多帮助了自己,结果当然是好的,免去了被开除以及销毁魔杖。

    再过三天就可以回到霍格沃茨,这三天对哈莉而言可谓是煎熬。第一天,无时无刻听着罗恩和赫敏兴致勃勃的对新学期级长时的模样,尽管他们已经非常收敛喜悦了;第二天,亲眼看着韦斯莱夫人对着博格特伤心地哭泣;第三天,被无处不在的乔治和弗雷德的玩笑弄得有些烦躁和恼火。

    反正,自己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不开心。

    当他们来到国王十字车站时,哈莉在上车的最后一句话又是韦斯莱夫人对坚持变成阿尼玛格斯,来送他们离开的西里斯的不满,这让哈莉的心情更不好了。

    “所以,我们去找一节空车厢?”哈莉淡淡地问罗恩和赫敏,因为她找不到德拉科,这时看见了戴着级长徽章的潘西从前面走过。

    “呃,哈莉,抱歉,我们得去级长车厢。”罗恩显得尴尬极了,赫敏也有些为难。

    “我们很快就会来找你。”赫敏微笑着说。

    “好的,你们去吧。”哈莉依旧面无表情地回答。心里沉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看着两人离开后,哈莉悄悄叹了口气,推着箱子在火车上四处找空的包厢,路过纳威·隆巴顿和卢娜·洛夫古德,金妮的包厢时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哈莉。”熟悉的声音从左手边的包厢传来,里面是查尔斯和梅格莉。梅格莉拉开了包厢,哈莉走了进去。

    “罗恩和赫敏呢?”梅格莉问。她的座位旁边放着一束用塑料膜扎好的没有完全开放的白色山茶花。

    “他们是级长。”哈莉看了一眼查尔斯,他在专心致志地看梅格莉的乐谱。

    “这样啊。”梅格莉看了一眼哈莉,注意到她的不开心。

    哈莉无声地回应她,过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查尔斯,你有看见德拉科吗?”

    “他和潘西是级长,现在大概在级长包厢。”

    “恩。”哈莉平静地回答道,她轻轻摩挲着那枚戒指。

    “哈莉!”查尔斯突然放下了笔记本,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手指上戴着的戒指,然后露出一副八卦的表情,笑着,“看来这个假期你很愉快嘛。”梅格莉也注视她的戒指,墨绿色宝石上隐隐约约的大写字母M已经在告诉别人这个女孩是德拉科·马尔福的了。

    “唉,好像这个假期大家都挺愉快。”查尔斯倒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连布雷斯都追到潘西了。”他说完,还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梅格莉,可梅格莉还是看着手里的书,他又飞快闭上了眼睛。

    列车在飞快地行驶着,一路上查尔斯都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梅格莉则是拿着一本书安静地阅读。哈莉就无聊地逗着笼子里的海德薇。

    经过一个小时,赫敏和罗恩拉来了车厢的门。

    “原来你在这里。”赫敏和罗恩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查尔斯,没有进来的意思。

    “没事,你们进来吧,我去找西奥多。”查尔斯站起身,梅格莉紧盯着他们。

    “不用,”赫敏连忙阻止,“我们不介意。”

    查尔斯还是走了出去,梅格莉向他们说了待会儿见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我们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罗恩刚坐下,就忧心忡忡地问。

    “我想是的。”赫敏接上,但没有过多在意这件事,然后拿出《唱唱反调》递给哈莉,“你看。”

    “这都是些什么……”哈莉拿起它,疑惑地看着上面的内容,手指上的戒指显得格外耀眼,“歌坛巨星西里斯·布莱克,福吉命令别人把妖精做成馅饼……”她不再念下去,“这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赫敏和罗恩同时点了点头,此时列车在飞快地行驶着,哈莉觉得有些头晕。

    “还有,德拉科·马尔福和潘西·帕金森是斯莱特林的级长。”罗恩说。

    “我当然知道。”哈莉平静地回答。就在这时,车厢的门再次被拉开了。

    哈莉扭头一看,德拉科站在门口,胸口戴着和赫敏罗恩一样闪闪发亮的级长徽章,身后站着克拉布和高尔。

    哈莉在再次看到德拉科的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融化了。她露出很愉快的笑容。

    德拉科走进来坐在哈莉的旁边,克拉布和高尔赶快离开了这里。

    德拉科又长高了。而且已经完全褪去了稚气。哈莉靠在他的肩膀上,德拉科一脸宠溺地看着她,和她说着他们听不见的悄悄话。罗恩和赫敏已经习惯了,装作没看见。而且在假期时看见哈莉的戒指时就明白了一切。

    列车到站了,德拉科,罗恩和赫敏作为级长要去维持秩序,走之前德拉科把哈莉的猫头鹰和丢给了克拉布。

    “待会儿见,学妹。”

    ?????

    哈莉愣在原地。怎么罗恩赫敏一走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哈莉下了车,正疑惑怎么没见到海格,而是四年级时给他们代过课的格拉普兰教授。和提着小猪的金妮一起走到那一辆辆发霉的马车前,但这次她发现了不一样。

    “那些长着翅膀的黑色的马是什么?”

    “什么?”金妮疑惑地问。

    “那些黑色的马,就拴在马车前,长着翅膀。”哈莉再次解释道,可金妮还是一脸奇怪。

    “难道你看不见它们?”哈莉发出疑问,这让自己有些紧张。

    “你在说什么呀?”金妮摇摇头,先行上了车。

    “我也看得见。”

    哈莉回头,看见西奥多站在自己身后,他也看着马车的前面。

    “西奥多。”哈莉看到他,想起四年级期末对他恶劣的态度,想和他解释一下,可查尔斯从后面跑上来,带走了西奥多,德拉科就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又是诺特。”德拉科皱皱眉,看着西奥多坐上前一辆马车。

    “你看那些长着翅膀的黑色的马。”哈莉试探地和德拉科说。

    “什么?”德拉科和金妮同样的疑惑,“你太累了吗?走吧。”他和哈莉单独上了一辆马车。

    “也许是吧。”哈莉笑笑。

    德拉科突然换了一副表情,变得一脸期待。

    “学妹。”

    “哈?”哈莉抬头看着他,“你怎么了?”

    “我现在是级长,我现在想让格兰芬多的学妹亲我一下――”

    “――不然格兰芬多扣5分。”

    哈莉知道了,他怎么突然这样,变得这么――不要脸。

    哈莉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好啦,格兰芬多加5分。”

    “你这是在滥用职权。”哈莉故作生气,开玩笑地说。

    “再说,别叫我学妹,我明明和你一样大。”

    “胡说,明明小了两个月。”德拉科盯着她,“学妹。”

    “好呀,德拉科学长。”哈莉干脆就陪他玩这个幼稚的游戏,嬉皮笑脸地凑了上去,一只手撑在他的两侧,眨着眼睛看着他,两人靠得很近,“要不要学妹再亲你一下?”

    “不要了!”德拉科被她弄得有些脸红,扭过头。这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效果好吧!

    来到礼堂后德拉科暂时和哈莉分开,礼堂里满满当当地摆着四张长长的学院餐桌,上面是没有星星的漆黑的天花板,与他们透过高高的窗户看见的外面的天空一模一样。哈莉走到坐到赫敏旁边,她正紧紧观察着台上坐着的教授。此时她也注意到,每当她走过时,人们都凑到一起交头接耳,她咬紧牙关,装作没看见。

    “为什么没有海格?”赫敏有些担心地问。

    “不知道。”哈莉也同样担心,心里暗暗想着他肯定不会被辞退的。而且上面坐了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穿着鲜艳的粉色衣服的又矮又胖的女人。那一张苍白的,癞□□似的脸和一对眼皮松弛,眼珠突出的眼睛,让哈莉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就是那个姓乌姆里奇的女人!她参加了我的审问,她替福吉工作!”

    “多漂亮的开襟毛衣啊!”罗恩假笑着说。

    “她为福吉工作!”赫敏又重复了一遍,皱起了眉头,“那她来这里干什么呢?”赫敏仔细地看着教工桌子,眯起了眼睛。

    “不,”她喃喃地说,“不会,肯定不会……”

    哈莉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也没有追问。在一年级新生来到礼堂时礼堂里嗡嗡的谈话声渐渐平息了。然后,分院帽突然开始唱起了一首让人琢磨不透的新歌。

    “今年有点跑题了,是不是?”罗恩扬起眉毛。

    的确。哈莉记得分院帽只会描述霍格沃茨四个学院所看中的不同品质以及任务,它从来没有给学校发出过忠告。

    “霍格沃茨的教学愉快而和谐,可是后来慢慢出现了分裂……现在却互相反目,纠纷不断。学校眼看就要夭亡……历史的教训给我们警告,我们的霍格沃茨面临着危险,校外的仇敌正虎视眈眈,我们的内部必须紧密团结,不然一切就会从内部瓦解……”

    分院结束后,餐桌上立刻出现了一大堆美味的食物,没有头的尼可飘了过来。

    “它以前也给过忠告的。”

    “什么时候?”赫敏追问。

    “我以前听过好多次分院帽给出忠告,总是在学校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候。当然啦,它的忠告每一次都是一样的:团结一致,保持内部的稳定。”

    “它希望四个学院的人成为朋友?我想……”哈莉看了一眼斯莱特林桌,德拉科正在和他们聊天,“也许不是什么难事?”

    “你说的对。”尼可说,“和平共处,共同合作,这是关键。我们这些幽灵虽然来自不同的学院,但始终保持着亲密的友谊。”

    待大家都吃饱喝足后,邓布利多像往年一样告诉大家学校的注意事项,接着,那个粉色衣服的女人站了起来,咳嗽了几声打断了邓布利多。

    “嗯,我必须说,能看到你们这些愉快的小脸蛋向上望着我,太好了!”

    她的声音又尖又细,让人犯恶心。哈莉也不能解释这是为什么。

    “魔法部一致认为,教育年轻巫师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坚决保持应该保持的,完善需要完善的……”她说了一大堆让哈莉不想听的话,接着台下响起了稀疏的掌声。

    “一堆废话。”罗恩嗤之以鼻。

    “是啊,废话中藏着重要的信息。”赫敏严肃地说,“这说明魔法部在干预霍格沃茨。”

    罗恩和赫敏起身去维持一年级新生的秩序了,哈莉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看见德拉科和潘西正不耐烦地管理那些一年级新生,西奥多正往外走。

    “等等!”哈莉飞快地追了上去,在礼堂门口抓住了西奥多,“我一直没和你说,上次,对不起,我的态度太恶劣了。”

    西奥多呆呆地看着她,露出了微笑。

    “还有,你在马车那里说可以看见那些奇怪的马是真的吗?”

    “当然,我没有骗你。”西奥多依旧微笑着,看着哈莉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都是死亡的见证者。

    西奥多刚想和她再说几句话,刚要张口,可在不经意地低头的一瞬间看到她手指上的戒指时,笑容僵在了脸上,飞快地淡了下去,然后悄悄地转为平淡。带着难过的平淡。平淡得让人琢磨不透。

    自己怎么这么笨呢。

    “我不在意的,晚安。”他没有看她,匆匆和她道了晚安就走进斯莱特林的队伍里消失了。

    她打动了我,每次都打动了我。不管是何时,何处,何人。她总是在她不经意间,在她不带着任何心思的一瞬间。她踩着我的心让我哭泣。*

    哈莉独自一人回到了格兰芬多塔楼,无视了他们的闲言碎语,躺在熟悉的四柱床上,沉入了睡梦中,这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干净空白的世界。

    第二天早晨天空很阴沉,让哈莉有不好的预感。她穿好衣服,看了看自己蓬乱的头发,又看了看好久没有戴过的德拉科送给她的那个墨绿色的发夹。

    她站在镜子前,把乱糟糟的头发梳理清楚,以往的自己都是随意地把头发披在肩上,顶多梳个马尾,今天是第一次尝试着把头发梳成两条辫子。

    应该还可以吧。她左看看右看看,两条乌黑的辫子垂在胸前,自己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有些可爱?她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吞进肚子里,最后拿起夹子夹在了左边的头发上。不得不说,这个模样――墨绿色的发夹,墨绿色的戒指,和自己绿色的眼睛很相配。要是这身校袍是……最后她还是放下了胡思乱想,拿上书包去休息室和赫敏罗恩会和。

    她刚走到休息室,罗恩就瞬间睁大了眼睛,“哈莉,你是哈莉吗?”赫敏听到罗恩的声音也抬起头,注视着哈莉的新发型。

    “啊是。”哈莉拿起一条辫子看了看,露出微笑,“试一试不一样的风格嘛。”

    他们走到礼堂里,哈莉不意外地收获了一些新鲜的目光,不过一会儿都收了回去,大概除了某人吧。哈莉坐在桌前,夹起一块三明治。这时一只小小的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她低头一看,是一个棕发的小男孩,大概是一个一年级新生。

    “怎么啦?”哈莉问。

    “能帮我夹一下那一块面包吗?我够不着。”他小心翼翼地说。

    “好的。”哈莉帮他把一块面包夹到了他的盘子里,

    他开心地抬头看她,“姐姐你真好看。”说完就离开了。

    就在这时一个纸团从身后扔了过来,正中她的后背。她转身捡起羊皮纸纸团,打开它:看我!

    哈莉看这个熟悉的字迹就明白是谁,她扭头看向斯莱特林桌旁的德拉科,他朝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哈莉说,德拉科只能看到她的嘴唇动了动。

    德拉科没有说话,只是用犀利的眼神盯着自己。哈莉奇怪地看着他,转过身继续吃她的三明治。

    这天的第一节课是魔法史,可以说是一节很轻松的课程,德拉科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哈莉旁边,而是坐在了她的后面。上课时就一直玩着她垂在脑后的蓬松的辫子。

    “有什么好玩的?”哈莉小声地侧过身,德拉科愣愣地看着她转过来的侧脸,浓密的黑色睫毛微微盖住了闪着光的绿眼睛,显得非常温柔,皮肤似乎也比以往更白皙了,嘴唇似乎也更红润。换了个发型变得这么多吗?

    “唉德拉科你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哈莉轻轻叹了口气转了回去。

    “谁幼稚了!”德拉科又揪了揪她的辫子,让她转过身。

    “你这游戏一年级时就玩过了吧,到现在还没腻呢?”哈莉一语点破,勾起嘴角。

    “……”德拉科语塞,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怼回去,明明都已经15岁了,还要被她说幼稚。

    “你竟然还记得我一年级时的事情啊?看来你一直都很关注我嘛。”德拉科嗤嗤笑起来,自以为很聪明地转移了话题,撑着脑袋等着她的回答。

    “但凡记忆力好一点的人都不会不记得某人扯我的头发让我差点摔倒吧?”

    “……”德拉科失败地收回笑容,结果没过一会儿又玩起了她的辫子――松了?

    德拉科急急忙忙地想把辫子弄回原来的样子,可自己哪里给女孩子绑过头发,手忙脚乱地让头发越来越糟糕了。

    “你在干什么?”哈莉伸手摸了一下辫子,感觉到了不对劲,“我说,德拉科……”哈莉侧过身无奈地说,你干嘛好好的把我的辫子给解开啊?”

    “不是我!是它自己松的。”德拉科把哈莉摁回去,“放心,我来帮你绑回去。”

    “好啦好啦,我自己来。”哈莉扯过抓在他手里一团糟的头发,没过一会儿就让它恢复了原状,德拉科撇着嘴。

    午餐时,德拉科一直缠着潘西让她教他怎么绑辫子,不教不让她吃东西。

    “行了!”潘西被他弄得不耐烦了,她让达芙妮帮忙,拿起达芙妮的一些金发,“看好了,就这样。”

    德拉科十分认真地看着原本散着的头发在潘西的手里变成了一条漂亮的辫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好了,是不是很简单?”

    “可以再来演示一次吗?”

    “……”

    此时的格兰芬多餐桌旁,哈莉显得格外沉重。刚才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当众和乌姆里奇吵了起来,晚上要去她的办公室领罚。谁知道这个女人会给自己准备什么样的大礼。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德拉科在楼梯口等了她好久,终于在八点左右见到了那个扎着辫子的女孩。

    “快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哈莉停下脚步,左手显得格外僵硬又紧张,让赫敏和罗恩先回去,有些为难地看着德拉科,“可是今天有好多作业,我必须得快点完成,不然要好迟才能睡觉了。”

    德拉科急急忙忙地牵着她往城堡外走去,让她坐在长椅上,然后解开了她的辫子。

    “你干嘛?”哈莉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注意到袖子滑落了下来,她又立马收回手,在黑暗中悄悄地把袖子拉回去。

    “哎呀,等一下。”德拉科按下她的肩膀,“坐好,看我的。”

    他的脑海里回想着潘西给他示范时的场景,先把头发分成三股,挑一缕头发握在手里,再挑起另一缕叠在第一缕的上面……他的动作很温柔,因为潘西说给女孩子绑头发的时候要轻一些,要不然会痛的。

    “好了。”德拉科高兴地在发梢系上他重新准备的白色的发带,从口袋里拿出向潘西借的小镜子放在哈莉面前,“你看,我的技术还可以吧?”

    哈莉看着镜子里的辫子,其实他绑的并不好,松松垮垮的,很容易跑着跑着就松开了,而且还有一些头发没有绑在一起。最后,她注意到了那两个白色的发呆,和乌黑的头发很搭。

    “很漂亮。”哈莉笑着看着德拉科,他很高兴地看着她,灰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闪亮,“好啦,以后你的头发我都来帮你扎……不对,是给你绑一辈子的头发”

    “嗯……”哈莉微笑着深吸一口气,看着垂在胸前的系着纯白色发带的辫子。果然,其实开心还是很容易的,哪怕是两条并不好看的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