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38 章 茫茫人海中

第 38 章 茫茫人海中

    午夜过后,哈莉一个人披着隐形衣,带着活点地图和金蛋溜出了休息室。

    这里就是级长浴室。哈莉站在门口四处观赏了一下,想着当一个级长还真不赖,单单是这环境就好的不能再好了。

    哈莉打开浴池里的两个水龙头,大量绵密的泡泡和热水喷涌而出,待水放满了之后,她扎起头发,脱去睡衣,晨衣,慢慢走进了浴池里。

    浴池对面的彩色玻璃窗上有一条美人鱼趴在岩石上休息,哈莉把自己沉浸在舒适的水里,无聊地戳起泡泡来。扭头看了一眼金蛋,它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要是我,我就把它放到水里试试。”一个熟悉的,幽幽的女声从水里响起,哈莉吓了一条,下意识地拨弄泡泡挡住身体。

    “桃金娘?”哈莉看见桃金娘朝自己游来,靠在自己旁边的位置。

    “那个小帅哥就是这么做的,好像叫塞德里克。”桃金娘用甜甜的声音尖细地说着,打量着哈莉,“我听说你交了一个男朋友。”

    哈莉抱起金蛋,放进了水里,可依旧一点反应也没有。

    “哦,你需要打开它。”桃金娘说着,和哈莉同时钻进了水里。哈莉憋着气打开金蛋,一首歌缓缓地响起……

    “第二个项目是美人鱼?”哈莉听了三遍这首歌后猛地从水里抬起头,“最珍贵的宝物?”

    桃金娘咯咯地笑了起来,“也许是这样吧,你比那个男孩反应得快多了。”她饶有兴趣地盯着哈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交了个男朋友?那个金发的男孩?”

    哈莉点头,把金蛋放回大理石台面。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他上次在我的厕所里发泄情绪,洗了一次又一次的脸,幸好我躲在隔间里偷偷看他。不过,他长的也挺帅的。”桃金娘绘声绘色地说着,一边模仿着他的动作,把水一遍一遍地浇在脸上。

    “没有啊?”哈莉知道她指的人是德拉科,“什么时候?”

    桃金娘停止了嬉笑,转过脸看向她,“就在第一个项目开始前,他还说着该死的比赛什么的。”

    哈莉听了这话显得有些吃惊。虽然大概可以想到德拉科也许是因为自己参加了比赛而担心,或者生气。

    桃金娘又笑了起来,继续补充,“我已经见过他好几次了,好像他只要一有不顺心的事情都会一个人来那儿发泄。”她在水里朝哈莉扑了一脸水,带着胜利的表情继续说,“看,我对你多好,告诉了你不知道的秘密。”

    哈莉重新回到走廊时已经很晚了,她小心翼翼地抱着金蛋,拿着活点地图,披着隐形衣沿着墙根走。她检查了一下活点地图,还好,费尔奇和洛丽丝那两个小点,还安安稳稳地呆在办公室里。除了皮皮鬼还在楼上的奖品室里大闹。她刚要迈步返回格兰芬多休息室,地图上有个东西吸引了她的视线……这实在太蹊跷了。

    活动的不止皮皮鬼一个,还有一个小点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里活动,但那标注的并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而是巴蒂·克劳奇。

    哈莉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她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克劳奇先生的古怪行为,在楼梯上到一半时,一个不留神,双腿陷进了一个捉弄人的台阶,她脚下一不稳,湿漉漉的金蛋滚下楼梯,每下一级台阶,都发出当啷的巨响,隐形衣也滑落了――幸好自己一把抓住,结果活点地图也掉了下去。她陷在齐膝深的恶作剧台阶里,够不到它。

    “皮皮鬼!”费尔奇的喊声想起来,哈莉听见他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突然他的脚步声停住了。

    “金蛋?”费尔奇在楼梯下轻声说,“我的宝贝儿猫儿!这是三强争霸赛的线索啊!皮皮鬼!你偷东西了!”

    哈莉躲在隐形衣里看着穿着天鹅绒晨衣的费尔奇一步步逼近,她奋力挣扎,担心他看见活点地图。

    “费尔奇?出了什么事?”哈莉心一惊,如果还有谁能使自己的处境更险恶,那就是斯内普。

    “是这样的,”费尔奇在与斯内普争论了一番后,垂头丧气地说,“校长这次恐怕得听我的了,皮皮鬼偷了学生的东西,这次有可能会把他永远赶出城堡――”

    突然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响起,哈莉透过他们俩脑袋之间的缝隙,看见疯眼汉穆迪一瘸一拐地出现了。

    “睡衣晚会?”他粗声粗气地说。

    “是恶作剧的皮皮鬼,像往常一样乱扔东西――后来斯内普教授发现有人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住嘴!”斯内普压低声音对费尔奇说。

    穆迪朝楼梯前移动了一步,那只魔眼扫过斯内普,最后毫无疑问地落到自己身上。

    这下完蛋了。哈莉心一惊,他的魔眼能看透隐形衣。

    穆迪和斯内普谈起话来,气氛越来越紧张,斯内普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猛地用右手抓住左胳膊。

    “我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会在漆黑的走廊里碰到你……顺便说一句,你的东西掉了。”穆迪的声音充满威胁。

    哈莉恐惧地看到穆迪的手指指着底下的活点地图,斯内普一个咒语让羊皮纸飞到了自己的手上。

    “波特。”斯内普轻生说。

    “波特!”斯内普怒气冲冲地说,而且他竟然转过头,好像能看穿隐形衣似的锁定哈莉站的地方,“金蛋是哈莉的,羊皮纸也是她的!她在这里!”

    斯内普像瞎子一样张开双臂朝楼梯上来,哈莉动弹不得,只得使劲往后仰。

    “那里什么也没有!斯内普!”穆迪吼道,“不过我很乐意告诉校长,你是怎么动不动就怀疑哈莉·波特的!”

    片刻的静默。他们仍然注视着对方。

    “我想回去睡觉了。”斯内普突然说道。

    斯内普和费尔奇走后,穆迪低声说:“真够危险的,波特。”

    穆迪赶紧拉着哈莉的胳膊把她从楼梯里解救出来,哈莉脱下了隐形衣。

    “谢谢你,先生,我想我要回去了……”哈莉向他到了谢后想立刻离开。她并不对他有好感,甚至厌恶他――上次把德拉科变成白鼬的事情还没算完呢。

    “等一下,波特!”穆迪看着哈莉手里的那张地图,“神奇的地图……”

    哈莉把手一抽,把地图叠了起来放回口袋里。

    “不用这样,波特……”穆迪拄着拐杖,魔眼转动了几下,“我知道你在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对吧?我可以向你道歉,不过,我要提醒你,虽然现在你可能不懂,但是马尔福那家伙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哈莉停住了脚步,毕竟刚才穆迪帮助自己躲过了一大堆麻烦。

    “我知道我该怎么办,教授。”哈莉的语气变得友好的一些,“谢谢你。”

    “半夜溜达不会给你什么线索的,波特……明天早晨见……”

    第二天早上,格兰芬多三人组围在桌子旁讨论如何让哈莉在水下呼吸一小时。她已经给西里斯写了信,告诉了他自己在学校的一切状况。

    到了第二个项目的前一天傍晚,哈莉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噩梦。她十分清楚,即使奇迹出现,她发现了一个合适的咒语,也很难在一夜之间掌握它。自己怎么会沦落在如今这番田地呢?

    “我觉得这样行不通,什么都没有。”罗恩干巴巴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他的面前摞了一大叠厚书。

    “肯定会有办法的。”赫敏低声嘟囔道,把一支蜡烛挪得更近了些。

    他们火急火燎地翻阅一本又一本书,急得焦头烂额。

    “赫敏,”乔治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麦格教授叫你去她的办公室。”

    “干什么?”赫敏问,显得很吃惊。

    “不知道……不过她的神奇怪严肃的。”弗雷德说。

    罗恩和哈莉抬头望着赫敏,哈莉觉得心头一沉。麦格教授是不是发现了他们在帮自己,要去训斥她呢?

    “我会在休息室和你们见面,好吗?这些书,你们能带回去多少就带回去多少吧?”她说完就被乔治和弗雷德带走了,留下罗恩和哈莉继续在图书馆钻研。

    八点的时候,平斯夫人把两个人赶出了图书馆,他们抱着一大堆书跑到休息室,点了两盏灯坐在休息室的角落继续寻找线索。

    九点……十一点……十二点…

    完了。哈莉揉了揉酸痛的双眼,罗恩已经在打瞌睡了。她对自己说,你做不到了,只好明天走到湖边,告诉裁判……

    哈莉没有叫醒罗恩,跑上宿舍拿了隐形衣,打算再溜回图书馆,熬一个通宵。

    她溜进书架间,抽下一本又一本书……

    凌晨一点……凌晨两点……

    她恍惚见好像听见一条人鱼在嘲笑自己……

    “哈莉·波特必须醒一醒了!”

    “别戳我……”

    “多比必须戳哈莉·波特!比赛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

    哈莉的脑袋像被谁敲了一下,她猛地站起来,明亮的阳光刺得她直眨眼睛。

    “哈莉·波特必须赶快了!这是多比唯一能做的……”

    哈莉垂头丧气地打断多比,“没用的,多比,我做不到……”

    “不行!小姐!你必须得去,找到你的科崽……”

    “什么?”

    “――把你的科崽从人鱼手里抢回来!”

    “科崽是什么?”

    “就是那个金发的男孩!我旧主人的……”

    哈莉立刻振奋起来,多比塞给她一团东西,“这是鳃囊草,吃了它,你就可以在湖里活动了!”

    哈莉开始飞奔起来,顺着草坪往下跑,几个勇士和裁判都在那儿了。卡卡洛夫看见哈莉的出现明显失望极了,他肯定以为她不会再来了。

    过了一会儿,尖厉的口哨声响起,台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罗恩正超自己大声喊加油。她只顾把鳃囊草立刻吞进肚子里,然后走进湖里。

    要快点去救德拉科,得快点,不然就见不到他了……

    哈莉此时此刻脑袋里只有这一句话在回响,以至于看台上的笑声完全没有听见。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猛地吸入一口冰冷的湖水,就像获得了生命所需的氧气。

    她打败了几个水怪和格林迪洛,模模糊糊看见桃金娘正在自己面前游动,她笑嘻嘻地给自己指路。

    “你应该去那里试试!”

    哈莉向她点头致谢,又至少游了二十分钟,过了好久,终于听见了人鱼那令人难忘的歌声。

    只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要寻找和夺回我们拿走的物件……

    哈莉游得更快了,总感觉脑袋沉沉的,不断有德拉科的影子出现在脑海里。

    拜托了,拜托了,快点出现啊,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很快一群人鱼出现在不远处,它们齐声歌唱互换着勇士过去。德拉科被栓在赫敏和秋·张之间,另外还有一个最多八岁的小姑娘,那一头云雾般的长发让自己认定那是芙蓉的妹妹。

    “德拉科?德拉科?”哈莉游到德拉科身边,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他的面色苍白,闭着双眼,头发随着水波飘动着。

    哈莉想办法把他身上的绳索解开,她看向周围人鱼手里拿着的长矛,向它们寻求帮助但是被拒绝了。

    哈莉急切地看看四周,不见其他勇士的影子。她到湖底拿了一块尖历的石头开始割德拉科身上的绳子,很快就断了。她立刻紧紧抱着德拉科,感觉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就在这时,塞德里克和克鲁姆朝自己游来,他们各自带走了赫敏和秋,游向湖面。可芙蓉在哪儿呢?她怎么还不出现?她不出现这个小女孩怎么办?

    哈莉踌躇不安地左顾右盼,左手紧紧握着德拉科的手腕。她明白时间在流逝,容不得自己浪费了――

    她也割开了小女孩的绳子,就在人鱼要阻止自己的时候,她掏出魔杖指着它们,从它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它们对魔法一窍不通,它们害怕巫师。

    哈莉没有了障碍,就一手拉着德拉科,一手拉着小女孩往上游。自己游得可真慢啊……

    突然一口冰冷的湖水呛进了喉咙,她发现鳃囊草的功效消失了。

    完蛋了。她想着,还是努力憋着气往上游,双腿已经抽筋了。一定要把德拉科送回岸上。她此时此刻只想着这一点。

    看到了湖面的光亮,她知道自己离岸不远了。

    ……

    “快!快拉他们一把!”哈莉筋疲力尽地大喊着,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沉沉浮浮地漂在原处,双手把他们往岸上推。终于钻出湖面,德拉科也瞬间醒了过来,他被布雷斯和克拉布,高尔一把拉起。

    哈莉还浸在湖水里,感觉眼前的景象在慢慢变暗,听见人群的欢呼声,湖水浸上了自己的鼻子。

    “快点!给我块毯子!”哈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跳下湖水把自己抱上了岸,温暖的毯子紧紧裹着自己。接着一瓶热腾腾的药水灌进自己的喉咙里。

    哈莉感觉自己被一个人紧紧抱着,睁开眼看见德拉科的脸,以及周围赫敏,罗恩和一大堆人惊恐的面孔。

    哈莉使劲睁开眼睛,可能是因为泡在冰冷的湖水里的时间太久了,呛了太多湖水,全身都不舒服。

    “你没事吧?”赫敏把她身上的毯子也裹在自己身上,焦急地又去找裁判要毯子。

    哈莉坐起身,看着德拉科自责的脸,又想到桃金娘和自己说的话,心里更难受了。

    “我什么事也没有,你看!”哈莉立刻站起身,还是站不稳摇晃了一下,被德拉科一把拉回来。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就那样紧紧抱着她。

    西奥多站在人群里看着自己,他的表情就像快要哭了似的难看。

    “我没事了,德拉科。”哈莉看着一大堆人看着自己被德拉科抱着,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斯内普远远地看向自己,眼里又透出一种奇特的光。

    “……波特先生的分数是四十五分!”巴格曼高声说道。

    哈莉清醒了过来,其实自己早就清醒了。罗恩和赫敏在喧哗中扯着嗓子喊道:“真有你的,哈莉!道德风范!”

    哈莉被德拉科紧紧牵着手回到了城堡,一路上德拉科都沉默不语――从哈莉差点淹死在湖里时他就一直沉默不语,她只能感觉他的手握得紧紧的,好像稍微一放松自己就会像气球一样飞走似的。

    德拉科把哈莉一直送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终于说话了,“你快去换一下衣服,然后我就在这里等你。”

    哈莉钻进了休息室的洞口。德拉科一个人靠在休息室门口的墙壁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干嘛?斯莱特林的小子?”胖夫人尖声尖气地说。

    德拉科没有理会她,哈莉从休息室里出来时,德拉科又一把牵住她的手,和她往楼梯下走去,和她走到庭院里,他突然站着不动了。

    “哈莉,我能不能向你帮个忙?”

    “什么?”哈莉本身就感觉他怪怪的,现在更怪了。

    “你能不能不要再去那个比赛了……”德拉科垂头丧气地说,灿烂的阳光把他笼罩着,还没干透的头发发出光泽。

    我真的很怕你就那样离开了,真的,我没有骗人。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哈莉的眼睛,“能不去了吗?”

    哈莉无奈地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从一开始就……”

    “别去了!本来你的名字就不应该出现在个破杯子里!”德拉科突然失控地大吼起来,哈莉吓得向后一缩,看了他一眼后难过地垂着脑袋。他啧了一声,好像又在懊悔刚才的冲动,另一只手的指甲掐进了手心的肉里。

    “……对不起。”他说,看着哈莉泪汪汪的双眼,“对不起。”

    “好了,不要哭。”德拉科弯下腰把哈莉眼角的泪水抹去,“我刚才太急了,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

    德拉科看哈莉还是不说话,只顾眼睛看着地板,内心的罪恶感又增加了几分。

    “我脾气不好,但是我缓一缓就好了,”德拉科咬紧了嘴唇,“你千万不要以为……”

    “没事啦,我很高兴。毕竟我才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哈莉抬起头愉快地说。

    骗人。刚才你还要哭了。

    无形的湖水啊,深得好像没有边岸,不论清晨还是黄昏一样的深,一样的冰冷。

    德拉科望着哈莉的面容,鼻子和眼角还是红红的。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对“对不起”这个词的理解和使用一向是多么呆板和可笑。多少年了,似乎在没遇见她之前,自己还从来没说过对不起。

    茫茫人海里,唯一能让我清醒的人,只有她而已。

    她从茫茫人海中走来,我就在这里等她。

    “走吧,我送你回休息室。”

    在看着哈莉回到休息室后,他就把自己锁进了长久的,长久的沉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