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37 章 各自向前

第 37 章 各自向前

    “德拉科,就这一次!”

    这已经是哈莉第6次求德拉科帮她完成这篇让人头大的魔药学论文,但德拉科就是死不帮她,坚持让她独立完成。

    “……”德拉科看着死死抱着自己胳膊的哈莉,她一脸委屈地望着自己,只能避开目光,免得一接触到她的目光就要心软。

    “求求你了。”哈莉尽量把声音变得讨人喜欢一些。要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无法完成这篇论文,赫敏也和德拉科一样的态度,梅格莉几乎见不到她,罗恩也指望不上,才不会这样死皮赖脸地从昨天一直跟着他到现在。

    其实还是因为德拉科把西奥多的笔记本给没收了。

    “不行,哈莉……”德拉科看着人来人往的走廊,几乎每个路过他们的人都要看他们一眼,或者嬉笑一声。他实在无法明白她是如何在这么多人面前和自己撒娇的。

    不过说实话,自己并不讨厌这样……好吧,虽然很不想说出来……还挺喜欢这样朝自己撒娇的她。

    “可不可以呀?以前我都没有找你帮忙,这次是特殊情况,我真的不会写……”

    “好好好。”德拉科把书包里的论文递给她,她立马松开抱着他的手,心满意足地看着写满论文的羊皮纸。

    德拉科又拿过羊皮纸,“可以了,这么多时间我想你已经有思路了。”

    哈莉一脸蒙地看着他,“不能借我抄完……借鉴完再还给你吗?”

    “不行。不过我可以指导你写。”德拉科揪着她往图书馆走,像往常一样和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旁,从书架上拿了好多可以查到资料的书。

    哈莉一看到魔药就变得无精打采,除了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比如考试前,她才不会去好好学它。

    德拉科看着哈莉趴在桌子上装死,怎么摇她都不肯提一些干劲。

    “你再这样我就亲你了。”

    “哈?”

    哈莉立刻坐正,倒不是因为不想。过了两秒又重新趴回桌子上,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他。

    “那你来呗,我又不吃你这一套。魔药真的很无聊,都怪老蝙蝠那么讨厌……”

    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吻落在她额头上。

    “这不就打起精神了吗?”德拉科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一脸坏笑地看着她,“还不够精神吗?”

    “不用了!我认真学!”哈莉看德拉科的脸又朝自己靠近,立刻用书本把两人隔开来。其实只是为了不让德拉科看到自己肯定又是红通通的脸。

    这个人越来越坏了。

    不过他怎么辅导自己还是没用,一个魔药学霸也带不动这个魔药学渣。

    “看这里,这不是原原本本写着的吗?”德拉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但还是保持着耐心给她讲解几种魔药的区别。

    天色慢慢变暗,不知不觉又从下午一起学习到了晚上,城堡的灯全部亮起来了。图书馆里的学生大部分离开去礼堂吃晚饭了。尽管有德拉科的帮忙自己的魔药还是只进步了一点点。

    “多小的进步也是进步嘛。”哈莉还是很满意地把书放回书架。其实学习还是挺不错的,知识充满大脑的感觉很让人满足。现在自己有点体会到赫敏学习那么用功的快乐了。无论怎么样,还是得向前。

    德拉科伸了个懒腰,带上哈莉的书包和她往礼堂走去。

    哈莉一直在想要不要把分院时自己和分院帽的对话告诉德拉科。最近也一直在思考要是当初没有对分院帽说想去格兰芬多,现在的处境又会是什么样子。

    新学期的第一天,哈莉去上课时,不仅像往常一样背着书本,羊皮纸和羽毛笔,同时内心还压着金蛋这个沉重的负担。

    当他们来到海格的小屋时,惊讶地发现门口站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巫。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穿行,朝她走去。

    “你是谁?”罗恩瞪着她,问道,“海格呢?”

    “我是格拉普兰教授。你们的代课老师。”她干脆利落地说。

    “那海格去哪儿了?”哈莉大声问了一句。

    “他不舒服。”格拉普兰教授不愿意多说。突然哈莉耳边传来一阵笑声,她回头一看,是德拉科和斯莱特林的其他学生。他们看见格拉普兰教授,谁都没有露出惊讶的神奇。

    “哈莉,你过来。”德拉科止住了笑容,朝哈莉挥手。

    哈莉走过去,德拉科立刻塞了一张报纸给她,哈莉疑惑地阅读完这份报纸,上面写满了海格是混血巨人的秘密以及斯莱特林的学生对他的厌恶――值得让自己高兴的是,里面没有出现德拉科对海格的不满。

    “我想你应该高兴,我没有对那个记者说些什么。”德拉科把报纸叠起来扔给罗恩,对哈莉说,“我没有再去追究那件事情,不过别人的嘴我可管不了。”

    哈莉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很疑惑丽塔究竟是怎么知道的。罗恩在舞会结束当天和自己说了他不小心在外面听到海格和马克西姆的对话,除了自己和他们没有别人。

    很快思绪就被女生们的笑声给打断了,原来是格拉普兰教授给他们带来了一头漂亮的独角兽,女生们围在它周围,男生们都留在马厩旁注视着她们。

    罗恩看完报纸有些愤怒地把报纸扔回给德拉科,他明显是觉得是德拉科让那些学生这么说的。

    德拉科阴沉下脸。

    “韦斯莱,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说了,别人的嘴我管不了,更何况,他养那些危险的动物就是他的错。”德拉科冷冰冰地说。

    这节课在很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

    哈莉一个人走到四楼的画像走廊,几幅画像正在争吵不休,她听不清他们究竟在吵些什么。

    “下午好。”一个很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哈莉转身一看是秋·张和塞德里克·迪戈里,秋朝自己微笑着。她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你们好。”哈莉说,注意到他们俩的手互相牵着呢。

    塞德里克对秋说了些什么后,她就先离开了,塞德里克走到哈莉身边,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说:“你上次帮了我,我欠你一个人情。那个金蛋,你带着它,去级长浴室――好好洗个热水澡。口令是新鲜凤梨。”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哈莉疑惑地回忆他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好好洗个澡?带上金蛋?哈莉半信半疑地离开了这里,一直走到走廊尽头还能听见那些画像的争吵。

    “我想你应该研究一下那个金蛋了。”赫敏和哈莉说。自从舞会结束的那天起,她和罗恩之间就变得客客气气,金妮告诉自己他们那天发生了什么。

    “我在努力。”哈莉心不在焉地回答,此时她的手里正摆弄着假魔杖。

    赫敏拿过杯子喝了一大口水,“你说男生都这个样子吗?让人讨厌。”

    哈莉知道赫敏指的是罗恩。自己作为他们的旁观者,心里最为清楚不过。

    “对!罗恩那样也太让人不爽了,我想你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一下。”哈莉把假魔杖扔到一边,过去安抚赫敏依旧有些受伤的心。赫敏无力地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喃喃地说,“他简直就是整个霍格沃茨最笨的人。”

    哈莉突然想到三年级的水晶球,尽管麦格教授和赫敏说那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或者心理作用产生的恐惧,让她不要再担心,但是赫敏有时依旧会有意无意地提起它,很明显她还是耿耿于怀。而罗恩如今这样子对待她,赫敏真是有苦说不出。

    “明天去霍格莫德吗?我们去。”赫敏问道,“当然,罗恩那个笨蛋也去。”

    哈莉听出赫敏的口气有些落寞。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和赫敏,罗恩二人一起好好放松过了。赫敏和罗恩闹僵,她就每天自己独来独往。

    “好,明天中午去吧。”哈莉心里有些愧疚。

    星期六,三个人一起离开城堡,穿过阴冷,潮湿的场地,向学校大门走去。当他们经过停泊在湖面上的德姆斯特朗的大船时,威克多尔克鲁姆正从船舱走到甲板上,身上只穿着一条游泳裤。

    听罗恩阴阳怪气地说了几句话后,哈莉拽着他们来到三把扫帚小酒馆。在人群中试图寻找海格的身影,寻找无果后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吧台买了三杯黄油啤酒。哈莉看着吧台后面的那勉强镜子,里面映照出卢多·巴格曼的身影,他和一群妖精坐在角落里。

    “哈莉!”巴格曼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哈莉有些奇怪,今天没有三强争霸赛的活动,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样?我就希望碰到你,一起都好吧?”

    “很好,谢谢。”哈莉说。

    “不知道我能不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巴格曼热切地说,又看了一眼罗恩和赫敏,“能不能行个方便?”

    “好吧。”罗恩说完,就和赫敏去找位置了。

    他们在吧台的尽头,别人听不到的地方聊天,巴格曼提出要帮助哈莉解决那个金蛋,但是哈莉拒绝了。

    “你也给塞德里克提供过帮助吗?”哈莉问他。

    巴格曼的脸上微微皱起了眉头。“没有。我――唉,就像我刚才说的,对你产生了好感,你在第一个项目表现得非常出色,我就想给你……”

    “谢谢你,”哈莉说,“但是不用了。”

    巴格曼看上去简直有些恼火了,但他没来得及说什么,因为弗雷德和乔治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你好,巴格曼先生。”弗雷德愉快地说,“我们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不用了,”巴格曼说着,失望地看了一眼哈莉,“不用了,谢谢你们,孩子……”

    弗雷德和乔治似乎和巴格曼同样失望。巴格曼打量着哈莉,就好像哈莉不知好歹地拂走了他的美意。

    巴格曼和他们告别,匆匆走出了小酒馆,哈莉回到罗恩和赫敏身边。

    “他想要什么?”哈莉刚坐下来,罗恩就问道。

    “他提出要帮助我解开金蛋的秘密。”哈莉压低了声音。

    赫敏显得十分震惊,“他不应该那么做!他是裁判!”

    罗恩打断了赫敏,继续问:“他们来这里干什么?――我是说,那些妖精。”

    “巴格曼说,他们在寻找克劳奇。”哈莉说,“他的病还没好。”

    “真滑稽,妖精竟然寻找克劳奇先生……一般来说,他们是跟神奇动物管理控制打交道的呀。”赫敏再次看了一眼那些妖精。

    “怎么?你又开始为讨厌的小妖精操心了?”罗恩问赫敏,“又想成立一个S.P.U.G什么的?丑陋妖精保护协会?”

    “哈,哈,哈,”赫敏讽刺地说,“妖精才不需要保护呢。你没有听见斯宾教授讲妖精叛乱时是怎么说的吗……”

    正在他们继续围绕妖精展开话题时,一个三个人都不想见到的身影出现在酒吧门口,丽塔·斯基特。她穿着香蕉黄的长袍,身边跟着那个大腹便便的摄影师。她去买了饮料,飞快地说着什么。

    “……他似乎不太愿意和我们说话是不是,博佐?你说,他在做什么?后面跟着一大群妖精?他是个撒谎的老手……”

    “又想毁掉一个人的生活?”哈莉大声说,几个人向她看来。

    丽塔看到哈莉顿时笑容满面,镶嵌着珠宝的眼镜后面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哈莉!”她兴奋地朝她走来,“怎么?今天没有和马尔福那个小子在一起?而是和这两个……哦,好的,和我说说吧?你和他分手了?吵架了?为什么不和我说说呢,我很愿意倾听……”

    “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哈莉冷冷地回答她,“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海格?”

    丽塔扬起描得很浓的眉毛,“我们的读者有权知道真相,我只是履行我的――”

    “谁在乎他是不是混血统巨人呢?他没有一点不正常的地方!”哈莉喊道。整个小酒馆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罗斯塔默女士的蜂蜜酒已经从杯子里溢出来了。

    就在这静默的片刻,酒馆的门又被推开了,潘西,德拉科,布雷斯出现在门口。他们先是被这景象震得呆了一会儿,缓过神来看见哈莉他们,刚要转身出去,丽塔就快步上前把德拉科拉了过来。潘西和布雷斯趁机溜走了。

    丽塔的笑容微微闪动了一下,三步并做两步把德拉科拉到哈莉身边,她打开鳄鱼皮手袋,掏出她的速记笔,笑眯眯地看着两个人,“和我说说吧?哈莉?一身腱子肉后面的人性?你们令人费解的友谊?哦,又或者你不愿意和我谈论海格,和我说说你和这个红毛韦斯莱小子,以及这个金发马尔福家的男孩之间奇妙的关系?我相信上次的报纸大家都很感兴趣,愿意继续了解你们之间的故事……”

    德拉科愣愣地站在那儿,看了一眼怒目圆睁的哈莉和这个笑容满面的记者,一时间感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无广告网am~w~w.

    “哈莉,你们这里怎么了?我……”

    赫敏猛地站了起来,她紧紧攥着那杯黄油啤酒,就好像那是一颗手榴弹。

    “你这个讨厌的女人,”她咬牙切齿地说,“你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能捞到故事,是不是?就连卢多·巴格曼……”

    “坐下,你这个傻乎乎的小丫头。”丽塔冷冷地说,她的目光变得冷漠而凶狠,“我知道卢多·巴格曼的一些事情,它们会使你们的汗毛竖起来,不说也罢――”她死死盯着赫敏乱蓬蓬的头发。

    “我们走吧,赫敏――”罗恩拉起赫敏,又看了一眼哈莉,“快走――”

    他们走出小酒馆,赫敏迈着大步,走得飞快。德拉科也莫名其妙地被哈莉一起拉了出来,和他们一起飞奔起来。

    “去哪儿?”德拉科想停下脚步,可哈莉却像没听见他说话似的只顾拉着他跑。

    “赫敏,你别去招惹那个女人,她会让你不好过的!”罗恩气急败坏地说,努力跟上她的步伐。

    “我才不怕她呢!”赫敏跑得飞快,鞋带送了也没有察觉,领着他们一路飞奔,穿过场地,来到海格的小屋旁,使劲地敲门。

    “海格!够了!我们没有人在乎你妈妈是个混血统巨人!海格!快出来吧,你不过是在……”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赫敏刚要出声,才发现开门的是邓布利多教授。

    “下午好。”他愉快地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看到德拉科时,眼里的光闪动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平静。

    “我们,想看看海格。”赫敏总算恢复了平静,不再气势汹汹,声音很轻。

    德拉科站在门口不肯进去,邓布利多教授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领着他一起进了屋子。

    海格垂着脑袋坐在炉火边,他的模样十分狼狈,眼睛又红又肿。

    “你好,海格。”哈莉说。

    “嗯。”海格抬起头来。

    邓布利多为他们变出了一些茶点,大家都坐了下来。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见格兰杰小姐刚才喊的那些话?我认为她说的很对。”邓布利多教授笑了笑。

    “我们没有人在乎。”罗恩说着,看了一眼德拉科,他不自然地坐在邓布利多旁边的一张小凳子上,眼睛四处飘忽不知道该看向哪儿。

    “我们当然愿意和你做朋友!”哈莉望着海格说,“难道你认为斯基特那头母牛――对不起,教授。”

    “我一时耳聋,没听见你在说什么。”邓布利多眼睛瞪着天花板。

    海格又开始抽泣起来。

    “海格,这恰好证明了我刚才的话。”邓布利多依然专心地看着天花板,“我给你看了无数个家长来的信……”

    “并不是每个人,并不是……”

    邓布利多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生命中伟大的光辉,不在于永不坠落,而在于坠落后能再度升起。就像一棵树,枝繁叶茂而常青。认认真真做人做事,不为任何名利亦或是为了满足任何一个人而争斗,只要梦想高远,心胸博大。”邓布利多说完,小屋里的所有人都看着他的脸,他笑了,望了望大家,“我无聊时翻看的麻瓜小说里的话。我觉得你们应该都记着――不要沉浸于悲伤中,不要为任何事情阻止前进的脚步,永远向前――你们都要各自向前。”

    德拉科突然轻笑了一声,站了起来,“我想我不应该呆在这里,我先走了。”

    邓布利多没有阻止他的脚步,只是对着已经打开门的德拉科说,“德拉科,我想你的未来会是一片光明,想想自己最珍惜的宝物是什么吧。”

    德拉科停了一下,像是在思考,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之后海格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邓布利多离开后,给他们展示了他和父母的照片。

    “哈莉,和那小子相处得怎么样?”海格笑着看了一眼哈莉,“似乎他并不像卢修斯那样对吧?上次我看到斯基特在采访几个斯莱特林的学生,他直接走掉了。”

    “很好。”哈莉笑了。

    傍晚,哈莉和罗恩,赫敏一起返回城堡时,眼前一直浮现出海格看到自己比赛胜利的脸上绽开的喜悦笑容。而对金蛋的研究却无丝毫气色。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塞德里克对自己说的方法,向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