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35 章 给你未来

第 35 章 给你未来

    “波特!韦斯莱!你们能不能专心一点!”麦格教授恼火的声音像鞭子一样,在星期四的变形课教室里噼里啪啦地响起,惊得哈莉和罗恩抬起头来。他们刚才正拿着弗雷德和乔治研究的假魔杖在教室的后排比剑术,还小声地为他们这场“比赛”配音,发出“唰唰”的声音。

    “你们能不能使自己的行为与年龄相称呢?”麦格教授一边说,一边愤怒地扫了他们俩一眼,就在这时,哈莉那条黑线鳕鱼的脑袋掉了下来,无声地落到地板上,罗恩的那只鹦鹉的利嚎把它啄断了。

    “有一件事情要和你们说,”麦格教授不再理会幼稚的两人,走上讲台,“圣诞舞会就要来临了,这是三强争霸赛的一个传统部分,只对四年级以上的学生开放,不过你们愿意,可以邀请低年级的学生……”

    罗恩用胳膊肘捅了捅哈莉的胳膊,“你肯定是和马尔福一起去吧?真羡慕你,不用为找舞伴发愁。”

    “的确,找舞伴太麻烦了。”哈莉说着,脑袋里已经想象出了舞会当天的德拉科。是不是和去年在马尔福庄园的他一样呢?

    “舞会意味着放松,也是和外国友人交流的好机会,散开头发,放开自己……”

    拉文德发出一声刺耳的傻笑。帕瓦蒂也使劲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把脑袋藏到了桌肚里。

    下课铃响起,哈莉和罗恩,赫敏刚要离开教室,哈莉就被麦格教授叫了回去。她无精打采地走向讲台,以为是因为那条鳕鱼的事情。

    “波特,勇士都有自己的伴侣――”

    “我知道,舞伴。”哈莉立刻回答她。

    麦格教授见她明白,就不多做解释,“勇士要和他们的舞伴一起开舞,穿上礼服……你的舞伴是马尔福那男孩吧?”

    哈莉又幻想出在霍格沃茨的大厅里,女孩们都穿着带着褶边的礼服,像佩妮姨妈在弗农姨夫的公司宴会上穿的那样。

    “啊,是。”哈莉回过神来。

    “那就好。”麦格教授拍拍她的肩膀,“不过,你和韦斯莱最好别在我的课上玩那些幼稚的游戏了。”

    以往留在霍格沃茨过圣诞节的只有一小部分人,但今年不一样,似乎所有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都要留下来,哈莉才注意到原来霍格沃茨有这么多人。女生们都挤在一堆讨论要穿什么衣服,和谁一起去跳舞,兴奋地交换意见……

    “你打算请谁?”哈莉见罗恩一直眼神飘忽不定地在女生们的身上转移,忍不住建议他,“赫敏怎么样?”

    “得了吧,哈莉。”罗恩突然打了个颤,一副奇怪的神情,阴阳怪气地说:“谁会请她?”

    哈莉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

    “赫敏挺不错的。如果你不先请她,之后你就要后悔了。”

    “哈莉,我才不会后悔呢。”罗恩的目光定在在一边和塞德里克说话的芙蓉·德拉库尔身上,哈莉猜到了他的心思。

    突然有一个拉文克劳的高个子男孩走过来询问哈莉能否做他的舞伴,哈莉吓得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接着又有两个赫奇帕奇男生,意料之外的竟然还有一个拉文克劳的,金色长卷发,很漂亮的蓝眼睛女生。哈莉拒绝了那个女生后,她备受打击地回到她的朋友们中间。

    “那当然了,你是勇士嘛,大家肯定都很喜欢你,会排着队想和你跳舞的。看吧,不仅有男生,还有女生,都想和你一起去……不过你有马尔福那家伙了。”罗恩把声音里苦涩的味道控制到了最低。哈莉惊讶地发现,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因为之后的几天里都有人来邀请自己,自己无奈只能一个一个地拒绝。

    “很受欢迎啊。英姿飒爽和火龙对战的救世主。”乔治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了,冲哈莉眨眨眼睛。

    哈莉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他们都挺帅气的。”金妮坐在哈莉旁边,托着腮帮子。

    第二天下了不小的雪。在魔药课上,哈莉由于心不在焉被斯内普教授留堂了,德拉科憋着笑在门口等着自己,待斯内普终于满意了哈莉把那些魔药罐子整理完毕后离开了,德拉科带着笑容走进来。

    他突然向哈莉伸出手,稍微弯下了腰。

    “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

    哈莉还没晃过神,双手还举在空中。

    “愿意!”哈莉轻轻把手放在他的手心,立刻被德拉科握住了。

    “不许穿那件白色的裙子来参加舞会。”德拉科铿锵有力地说。

    “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许穿!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穿。”

    哈莉吃完晚饭从礼堂走出来,刚好碰到梅格莉和赫敏告别,赫敏手里拿着梅格莉交给她的一卷新羊皮纸。

    “赫敏,你选好舞伴了吗?”

    赫敏突然红了脸,“我有舞伴了。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好吧,只要你不告诉罗恩。不然他一定会取笑我的。”

    哈莉点了点头,把耳朵凑了过去。

    “克鲁姆。”

    “克鲁姆?”哈莉有一些吃惊,不过还是觉得这对罗恩而言是个绝妙的教训。

    “真不错。”哈莉笑了笑,“梅格莉呢?她和谁一起去?”

    “哦,我刚和她正说起这件事呢,大概是西奥多?”赫敏不确定地说,“又或者是其他人?”

    哈莉点点头,和赫敏一起走上旋转楼梯,“仙境之光。”一起钻进了画像口。

    一进休息室就看见罗恩有气无力地瘫在沙发上,金妮站在一边好笑地拍着他的后背,乔治和弗雷德正想尽一切办法要再刺激他。

    “他怎么了?”哈莉疑惑不解地问金妮。

    金妮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刚才邀请了芙蓉,结果,当然――被狠狠地拒绝了。”

    “她就那样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好像我是一条海参似的……”

    赫敏的表情变得严肃。

    “哦,好姑娘都被挑光了是吗?爱洛伊斯·米德根也突然变得很漂亮了是吗?”

    罗恩转头瞪眼看着赫敏,突然用一种全新的眼神打量着她。

    “赫敏,纳威也许是对的,你是个好姑娘。不然,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赫敏气愤地把羊皮纸往他身上一扔。

    “罗恩,你用了三年才发现我是个好姑娘,不代表别人发现不了!”

    罗恩莫名其妙地捡起羊皮纸,再次打量着赫敏,突然咧开嘴笑了。

    “好啦好啦,你是个好姑娘,行了吧?”

    赫敏瞪了他一眼,“不行!”说完就怒气冲冲地回了宿舍。

    “她出了什么问题?”罗恩问哈莉。

    哈莉和金妮异口同声地说:“她有舞伴了。”

    “谁会请她?”

    “……”

    圣诞舞会在明天就要来临,几个人在户外的场地疯玩了一下午后,赫敏五点钟就和他们告别回休息室准备去了。

    “要三个小时?”罗恩疑惑地看着赫敏离开的背影,一个不留神被乔治的雪球砸中了脸。

    哈莉回到宿舍,看到赫敏已经换上了非常漂亮的蓝紫色礼服,正往头发上涂抹直发剂。

    哈莉也拿出那件墨绿色的礼服,脱下厚重的棉袄。拿出魔杖对着自己的头发施了一年级时罗恩教给自己的咒语。

    过了一会儿梅格莉也敲开了门,她似乎很失落,慢吞吞地换上一条淡蓝色的礼服。

    公共休息室里怪怪的,大家不再穿着清一色的黑色长袍,变得五颜六色。罗恩的舞伴是帕瓦蒂的妹妹帕德玛,她对罗恩是她的舞伴并没有兴趣,打量着他那件充斥了花边的礼服。

    哈莉先行一步和赫敏罗恩告别,迫不及待地去寻找德拉科的身影。

    走到礼堂门口,德拉科已经站在那里等着自己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头发被精心地打理过,穿着一双显然擦过好多遍的黑色皮鞋。克拉布和高尔站在两边,他们没邀请到舞伴,穿着翠绿色的西装的他们就像两块长满青苔的石头。

    “果然我的眼光就是好。”德拉科很满意地打量着哈莉的打扮,最后看向她的头发,刘海被梳到了两边,变成了浪漫的卷发,两缕头发绑在脑后,剩下的黑发全部披在肩上。

    “你竟然会绑头发?我本来还想着让潘西来教教你……”

    哈莉假笑,还是不打算把用魔法打扮的事情说出来。

    他们在礼堂门口等了一会儿,潘西挽着布雷斯的胳膊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和去年在马尔福庄园里的她相比成熟了许多,看都没看哈莉和德拉科一眼。

    梅格莉提着礼服的裙摆,像位公主一样走下楼梯,旁边走着查尔斯·莫里。哈莉不得不承认,这一幕真的好像小时候看的麻瓜童话。

    “晚上好,哈莉,礼服很漂亮。”查尔斯向哈莉打招呼,德拉科看看他,又看看穿着礼服的梅格莉,好像回忆起了些什么。

    “我怎么感觉以前见过她?”德拉科对哈莉说。

    “梅格莉吗?你当然见过,开学的时候查尔斯让我们把伞给她。”

    “不是。更早的时候。”德拉科有些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她姓什么?”

    “琼斯。”

    “琼斯。”德拉科好像想起了什么,“我记得琼斯,不是只有个男孩吗……今天应该也在场……”

    “波特,和你的舞伴一起过来,勇士要先开场。”麦格教授朝哈莉挥手。赫敏打扮得非常漂亮,和以往的她完全不一样,大概是卸下了一直挎在身上的二十本书吧。克鲁姆站在她旁边和她聊天,罗恩站在一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

    “我不怎么会跳舞……万一摔了怎么办?”哈莉后知后觉地说,有些紧张地问镇定自若的德拉科。

    “放心,我会带着你跳的。”德拉科轻轻拉住哈莉的手,“不要紧张。”

    礼堂的墙壁上布满了闪闪发光的银霜,天花板上是星光灿烂的夜空,还挂着好几百只槲寄生小枝和常春藤编成的花环。四张学院的桌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百张点着灯笼的小桌子,每张桌子旁坐着十来个人。

    哈莉集中思想,小心着不要绊倒。德拉科似乎非常高兴,很兴奋地一个劲领着哈莉往前走。

    勇士们来到主宾席前面,邓布利多很高兴地笑着。哈莉突然注意到克劳奇先生没有来,桌旁的第五个座位上坐着珀西·韦斯莱。

    “我被提升了。”珀西拉开旁边的一把椅子,目光炯炯地望着哈莉,好像根本没看见德拉科似的,拉着哈莉坐在旁边。

    “我现在是克劳奇先生的私人助理,我代替他来。”他的语气,好像是被选为了宇宙最高统治者。无广告网am~w~w.

    “走啦,哈莉,”德拉科不高兴了,牵着哈莉往桌子边走去,哈莉只好给了珀西一个抱歉的眼神。听着德拉科嘴里嘟囔着“又一个韦斯莱。”

    金光闪闪的盘子里没有食物,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个小菜单。只见邓布利多仔细看了看他的那份菜单,非常清晰地说:“猪排!”盘子里立刻出现了鲜美的猪排,其他人看了纷纷效仿。

    待大家都吃得差不多后,邓布利多站起身,然后一挥魔杖,所有的桌子都嗖地飞到了墙边,变出了几样乐器,古怪姐妹一起拥上舞台,观众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哈莉站起身时踩在了礼服的裙摆上,差一点儿绊了一跤,被德拉科一把拉住了。古怪姐妹奏出一支忧伤缓慢的曲子,哈莉挽着德拉科的胳膊走进灯火通明的舞池。接着德拉科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际,另一只手被他紧紧握在手里,随着曲子的演奏开始旋转起来。

    哈莉紧张得要命,不止是因为和自己跳舞的是德拉科,还有好几百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德拉科却很自然地在舞池中央旋转,他跳得很好。

    “看吧,并不是很难。”德拉科感觉哈莉的手心都出了汗。

    “……还行。”哈莉勉强笑着回答他,她不喜欢跳舞。

    德拉科注意到哈莉的表情,“那我们一会儿就不呆在这儿了,去外面,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待一支舞结束后,德拉科就牵着哈莉的手往门外走去。

    因为不太习惯跳舞,身子甚至都有些发僵。德拉科手心的温度和高跟鞋踩过地面的哒哒声让自己清醒了一些。

    等等,为什么会有人在门口接吻?!还有那两个在树丛里的身影是怎么回事?!

    哈莉脸突然有点发烫,这绝对不是施了保暖咒的原因!

    德拉科走到一间空教室里,随手关上了门,并上了锁,点燃一盏走马灯,悄无声息地从身后拿出一大束鲜红的玫瑰。

    “女孩子应该都喜欢花……我还没有送过你。”他的影子在摇曳的烛光中映衬在宽大的墙壁上。他明显有些紧张。

    “只有花吗?”

    哈莉接过花,捧着一大束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玫瑰。

    或许是因为舞会振奋了精神,心又被某种感情弄得跃跃欲试。也许不止这些,而是她独一无二的头脑中的某种东西,激发了她内在的种种感情。这些感情被召唤了,被点燃了,起初闪烁在一张雪白细腻而面含柔情的脸庞上,随后显露在她水灵灵炯炯有神的绿色眼睛里,使这双眼睛突然之间获得了一种独特的美。那么意味深长,那么源远流长,那么光芒四射。*

    “你还想要什么吗?我都可以给你。”德拉科走上前了一步。

    哈莉也朝德拉科靠近。那一束鲜亮的玫瑰被她放在了手边的课桌上。

    “我想要你俯下身来一些。”

    黑色的头发挡住了一些哈莉的视线。她把头发挽到耳后,在德拉科俯下身时右手轻轻抓住了他的领带,毫不犹豫地吻了他。

    她能感受到德拉科的呼吸变得有些不平稳了。她尝到了舞会上薄荷汽水的味道。

    以前从未有过的亲吻让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只能依靠双手紧紧揪着德拉科的领带让自己不要瘫软下去。

    也不知道现在舞会结束了没有,只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一条槲寄生从头顶的天花板缓缓垂下。德拉科松开哈莉,本来系着领带的领口变得乱七八糟。哈莉的头发也有些乱了。

    “……圣诞快乐,德拉科。”哈莉轻声说道,握起那束花。

    “走吧?”哈莉的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不难看出她的脸现在非常红。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爱情像强烈开放的玫瑰,又像两朵雏菊之间微妙的芳香。

    这人是眼前人,花是手中花。

    他们没有再回到礼堂,而是往城堡外走去,来到结了冰的黑湖边。

    她的目光和心灵似乎已经从那幢华丽闪闪发光的城堡退出来了,而达到了展示在我面前的天空――一片云清明朗的深蓝色海洋。月亮庄严地大步迈向天空,离开原先躲藏的山顶背后,将山峦远远地抛在下面,好像还在翘首仰望,一心要达到黑如子夜,深远莫测的天顶。那些闪烁着的繁星紧随其后,她望着它们不禁心打战。*

    “哈莉,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是我的毕生梦想。”

    一阵大风吹过,绑在哈莉脑后的皮筋吹到了湖面上,德拉科的眼睛里突然光芒万丈,说它是感动也行,幸福也行,快乐也行,总之它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会消失。

    德拉科突然蹲下身,把脸埋在袖子里,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

    “抱歉,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梅林啊,请允许我许一个愿望,从此岸到彼岸,让她一直在我身边吧。给她一个太阳永不坠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