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34 章 我记得呀

第 34 章 我记得呀

    哈莉·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坐在图书馆的一张桌子旁,无精打采地写写魔药课的论文,玻璃窗外的雨下得更放肆了。

    哈莉放下一支白色天鹅绒毛的羽毛笔,抬起绿色的眼睛,德拉科还在低着头唰唰地在羊皮纸上飞快写着字母。

    “专心点,哈莉。”德拉科大概被她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了,终于抬起头,小声地喃喃着,灰色的眼睛往窗外瞟了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句,“今天玩不了魁地奇了。”

    “嗯……不过在图书馆看看书也不错。”哈莉用羽毛笔轻轻敲了敲他的脑门,“头别太低。”

    “你什么时候喜欢看书了?”

    “主要是因为明天就是比赛,哪里还有心情去玩魁地奇。”

    “你都准备得很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说的倒是简单,就祝我自己不要死在第一个项目。”

    德拉科听到这话皱起眉毛,捏了捏她的脸颊。

    “瞎说什么?”这次轮到他的羽毛笔落在她的脑门上。

    哈莉笑了笑,拿起魔药课本挡着脸。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哈莉翻来覆去睡不着。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却毫无睡意。脑袋里放映着想象中第二天比赛的悲惨情形。

    哈莉就这样半梦半醒地呆到了早上,在晨光照耀之间换上衣服,扎上头发。

    哈莉在礼堂心惊胆战地吃着面包,德拉科走过来,冷冰冰地看了一眼罗恩。

    “干嘛?”罗恩嘴里还含着培根,模糊不清地说。

    “让开。”德拉科不耐烦地推开罗恩,罗恩翻着白眼被挤到了一边。

    “把手给我。”德拉科对着面如土色,嘴唇都在微微颤抖的哈莉说。

    哈莉伸出手,德拉科握着她的手腕,手指在她的手心轻轻地写上自己的名字。

    “德拉科。”哈莉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手心上那个被他用指尖划过的位置。

    “喂,注意点注意点。”罗恩嬉皮笑脸地呼喊起来,被德拉科用力踩了一脚。

    哈莉和另外三个勇士被麦格教授带走了,走到礼堂门口时还听见赫敏朝她喊着“你会成功的!”

    他们来到比赛场地为勇士们准备的帐篷里。

    “别担心,哈莉。”塞德里克站在她旁边,微微侧过头对哈莉说。

    “谢谢你,塞德里克。”哈莉咽了咽唾沫,手心里紧紧握着那个还泛着温度的名字。

    麦格教授走到哈莉身边,声音有些颤抖,“保持头脑冷静,我们安排了一些巫师在旁边,如果情况不妙,他们会上去控制局势的……最重要的是充分发挥你自己的能力,谁也不会认为你比别人逊色……你没事吧?”

    “没事,”哈莉听见自己这么说,“没事,我很好。”

    麦格教授拍了拍她的肩膀后就离开了。芙蓉·德拉库尔坐在角落一张低矮的木凳子上,她一点儿不像平常那样镇定自若,脸色显得非常苍白,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维克多·克鲁姆看上去比以往更加阴沉。

    巴格曼站在几个脸色苍白的勇士中间,活像一个大块头的卡通形象。

    “好了,现在大家都到齐了!”巴格曼兴高采烈地说,拿出一个紫色的布袋让每个人伸进去拿出将来要面对的火龙模型。

    芙蓉掏出了一只威尔士绿龙,脖子上系着一个号码:二号;克鲁姆拿出了一只中国火球:三号;塞德里克掏出的是那条银蓝色的瑞典短鼻龙,脖子上系着的号码是一号。果然,麻烦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哈莉一副听天由命的无奈神情――匈牙利树蜂,四号。是这几条火龙中最凶猛的一条。

    她踌躇不安地坐在一个角落的凳子上,待克鲁姆完成了他要对付的中国火球,就轮到自己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一拥而上。

    接着听到了口哨声,她站了起来,仿佛双腿都是糖稀做的。她穿过帐篷的入口走到外面,内心的紧张一点点增强,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成千上百张面孔从上面的看台看向自己,其中很容易地看见了格兰芬多的看台上格兰芬多的同学们昨晚为自己准备的“波特必胜”的巨大横幅,罗恩和赫敏都站了起来,使劲地朝自己喊加油。再看向斯莱特林的看台,那个金色的脑袋在看台的最前排。而那只凶猛的匈牙利树蜂,耸立在围场的另一端。

    她举起魔杖,大声喊道:“火□□飞来!”

    她等待着,每一个细胞都在祈祷,希冀……双手愈发紧得握成拳头,耳边回响着观众们鱼龙混杂的声音。

    接着,听见了什么东西嗖嗖地穿过空气疾飞而来,她欣喜的转头一看,是火□□!自己成功了!

    她抬腿跨上火□□,一蹬地面腾空飞了起来,接着,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所有的恐惧似乎都消失了――因为自己不仅是抛弃了地面,更是自己的恐惧,自己回到了她如鱼得水的地方。这不过是一场特殊的魁地奇比赛而已,匈牙利树蜂只不过是一支难缠的对手罢了。

    哈莉低头看见了那只金蛋。

    “好的,哈莉,你能行……”

    她瞄准了那只金蛋俯冲下去,躲避着火龙喷出的团团火焰,紧随而来的还有巴格曼先生的喊声。

    “我的天呐,她能飞啊!”巴格曼吃惊地张大嘴巴,眼睛圆睁,继续喊道:“真是一名出色的女孩……意料之外啊……你看见了吗,克鲁姆先生?”

    哈莉盘旋着,火龙的目光仍然随着自己移动,它的脑袋在长长的脖子上转了一圈又一圈。

    哈莉就在树蜂张开嘴巴的瞬间骤然下降,但这次就不走运了――她躲过了火焰,但树蜂的尾巴向他迎头袭来,一根长长的尖刺扎进了他的肩膀,撕裂了她的长袍,疼痛使她差点掉出眼泪。

    观众们的失声尖叫和叹息送进耳朵里,自己似乎可以穿过茫茫人群看见赫敏,罗恩和德拉科大惊失色的表情。

    “过来,”哈莉嘶嘶地说,忍者剧痛在树蜂上方转过来掉过去,挑逗着它,“来抓我呀……”

    终于,树蜂不再护着金蛋,黑乎乎,粗糙的巨大翅膀完全展开了,哈莉立刻不敢迟疑地俯冲下去,没等火龙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松开火□□,腾出双手――

    “看哪!”巴格曼几乎是失声高声大喊,“快看那!我们年纪最小的勇士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了金蛋!”

    哈莉看见驯龙手们纷纷冲过去安抚火龙,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教授,穆迪教授在入口处等着自己。

    在教授们的赞扬声中自己被庞弗雷女士处理了肩膀上的伤口,自己刚一走到帐篷口,就看见两个人影迎面冲了过来,赫敏一把抱住了自己。

    “哈莉!你真出色!”赫敏拉着她跳上跳下,清晰地看见她的脸上都是一条条的抓痕,这是她太过紧张不停地用指甲抓出来的。

    罗恩站在一边很骄傲地对哈莉笑着,“看吧,我就知道你没问题的。”他顿了顿,“要去看你的分数吗?不过马尔福那家伙在那里等你,你知道吗,他刚才差点从看台的楼梯上摔下来……”

    哈莉急急忙忙跑到看台的楼梯旁,德拉科不安地左顾右盼,见哈莉安然无恙地超自己奔来,紧皱着的眉毛舒展开来。

    “看来我的魔法对你很有用。”他盯着哈莉的右手。

    罗恩啧了一声,抱着双臂不屑一顾地说:“得了,明明是哈莉自己很优秀,又关你什么事了?”

    德拉科瞟了他一眼,算是白了他一眼,刚要怼回去,赫敏就指着裁判席喊起来。

    “哈莉!你的分数都很高……天哪,卡卡洛夫真是太偏心了,4分!他整整给了克鲁姆10分!”

    哈莉根本不在乎自己究竟得了多少分,就随意看了一眼裁判高举的牌子,还是很心满意足地笑了。

    “这周末去霍格莫德,你最好好好放松一下。”德拉科没有对着哈莉,而是看着罗恩和赫敏说。

    “好好好。”罗恩朝他拖腔拖调地说:“和哈莉的约会,对吧?不会打扰你们俩的。”

    赫敏使劲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音。

    德拉科不再多和他们呆在一起,在布雷斯呼唤他回休息室后就和哈莉告了别。

    三个人回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立刻震起一片欢呼声,乔治和弗雷德欢呼雀跃着把哈莉推向桌子,擅长绘画的迪安还为她画了一幅长长的画,除了她骑着扫帚对战火龙的模样,还有塞德里克的头发被火烧焦的狼狈模样。

    “哈莉!快打开金蛋看看是什么!”人群把金蛋轮流了个遍后传回哈莉手中,她打开金蛋最上方的开关,一阵刺耳的尖叫声爆炸开,所有人都难受地捂紧了耳朵,哈莉立刻把金蛋关上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罗恩的五官挤作一团。

    “管它呢!”乔治回过头说着,“先庆祝再说!”

    庆祝会一直从傍晚持续到了夜晚十二点左右,乔治和弗雷德从厨房偷来的食物都被消灭干净了,休息室里到处都是食物的残羹和彩带气球。直到麦格教授穿着睡袍,点着蜡烛走进来,才暂时停止了庆祝。

    第二天早晨,几乎所有的格兰芬多都顶着浓浓的黑眼圈,拎上书包去礼堂吃早饭,赫奇帕奇也不例外,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们都快要以为小狮子们和小獾们昨晚集体去夜游了。

    “……波特,就算赢得了金蛋也不能在我的课上睡觉。”斯内普冷冰冰地敲了敲哈莉的课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哈莉猛地把垂着的脑袋抬起,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斯内普依旧冷冷地盯着她。

    “如果你再睡着,我就只能让你每天下课都留堂……或者坐在我的讲台前那张桌子前听课。”说完就迈开步子走了。

    “还算友好。”哈莉小声地对罗恩说。

    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哈莉和罗恩没有在礼堂的午餐上见到赫敏,想回去休息室找她。

    “仙境之光。”罗恩对胖夫人说。

    “正确!”

    赫敏突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楼梯上。

    “快点!哈莉!我必须带你去看看……快!”说着就拉着哈莉的胳膊往楼梯下跑去,罗恩呆了一秒钟后也跟着跑下去。

    “怎么啦?”哈莉没缓过神来,被赫敏拉着跑到了厨房门口。

    “等着吧。”赫敏挠了挠门前的一个梨子,那梨子咯咯地笑起来,接着变成了一个门把手,赫敏推开门,接着――

    “多比!”哈莉惊讶地看见多比端着盘子站在自己面前,它的模样和以前一模一样。

    “多比!非常高兴能再次见到哈莉·波特!”他一个劲地往三个人的口袋里塞蛋糕,饼干,脚上不合脚的袜子一直提到了衣摆下方。

    “你怎么会在这儿?”哈莉问着一边环顾四周,她才发现原来霍格沃茨的厨房都是由小精灵们经营着的。

    “多比前两年一直都在寻找工作!最后我才想到了霍格沃茨!邓布利多教授答应我会付给我工钱和假期……”

    哈莉听完后很高兴,罗恩在一边大吃特吃,赫敏则是严肃地靠在墙边。一个穿着短上衣,小裙子的小精灵拿着手帕,坐在火炉边哭泣。哈莉立刻认出来她是闪闪。

    “她每一天都这样,多比和她说了很多次了。可是她不听……哈莉·波特要再来一些蛋糕吗?”

    “我以前还以为乔治和弗雷德有多么厉害呢,原来这么简单!”罗恩嘴里塞满了小精灵给他的布丁,满足地再抓起一个涂满奶油的松饼。

    他们从厨房出来后,赫敏无语地瞥了一眼罗恩。

    “看来他们中间只有多比才是头脑清醒的那一个!”

    “哦得了吧,赫敏。”罗恩的口袋鼓鼓囊囊的,里面装满了食物,“你看见了吗?它们喜欢工作!”

    “你只是想从他们那儿多捞点吃的!”赫敏恶狠狠地说完这一句后就不再理会罗恩。

    去往霍格莫德的周末在很晴朗的天气中来临了,罗恩和赫敏先行一步离开了,哈莉在门口和德拉科会面。今天他没有穿长袍,换成了轻便的套头衫,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记得吗?圣诞节有舞会,你有礼服吗?”德拉科看了一眼哈莉。

    “当然,那件酒红色的裙子。”哈莉漫不经心地回应,心里想着到了霍格莫德要给多比买一双袜子作为圣诞节的礼物。

    “不行,你要换一件。”德拉科的脑海里浮现出三年级时哈莉穿着那件礼服的模样,又不禁有些脸红。

    “可是如果要再买一件的话,我今天带的钱不够……”哈莉有些尴尬,今天她只打算去给多比买袜子以及随意买些蜂蜜公爵的糖果。

    “不够的话我有。”德拉科摸摸她的头发,“我来选。”

    他们来到泫雅巫师服装店,里面空无一人,几乎所有人都在蜂蜜公爵。

    德拉科的眼睛扫过一排排的衣服,最后把目光落在挂在墙壁上的一条蓝色的长裙上。

    他让店员拿下来,在哈莉的面前比划了一下,“你去试一试。”

    哈莉打量着这条淡蓝色的裙子,领口和以前的那件裙子一样,是齐肩的设计,但……

    “德拉科!这个后背什么都没有啊!”

    德拉科把衣服翻转过来,才发现这条裙子的后背一直开叉到了臀部以上的一点点。

    “这绝对不行!”德拉科有些尴尬地把衣服还给了店员,“还是那一件吧。”

    这次他们地手里拿着一条纯白色的裙子,这好像就是这样一条裙子,袖子是轻薄的纺纱,领口大概在锁骨以下,除了腰部有一些银色星星的图案以外,什么装饰都没有。

    哈莉走进试衣间,刚换好裙子打算出去,就被德拉科的背影挡在门口。

    “怎么了?”哈莉敲了敲他的后背,只听见他在和另一个人说话。无广告网am~w~w.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难不成想穿女装?”

    哈莉认出这是查尔斯的声音。

    “得了,你在这里干嘛?”

    “哦,我……”查尔斯的声音暂停了一下,“给一个人挑礼物。”

    “谁?”

    “不告诉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哈莉已经在试衣间里闷了好久了,在听到金加隆触碰桌子的声音和门被推开而发出的风铃声后德拉科才移开他的身子。

    哈莉走出来,德拉科上下打量着她,最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很好,不要这件。”

    “?”

    哈莉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然后转身对着镜子,“为什么?我觉得这还挺好看的。”

    “是挺好看的,但是不能。”德拉科把哈莉推回试衣间,重新给了她一件墨绿色的礼服,“换成这个。”

    哈莉重新出来时,德拉科已经买好了那件白色的裙子。

    “就这件了。这件也包起来。”

    一下子买了两件礼服,花的钱也算不少了。

    “你不是不喜欢那件白色的吗?怎么又买了?”哈莉拎着袋子,看着德拉科笑得十分灿烂的脸。

    “你没经过我允许不许穿那件白色的。”德拉科用一种警告的语气说。

    在拒绝了哈莉把买裙子的钱还给他后,他们去了礼品店给多比买了双带星星图案的羊绒袜子,又去蜂蜜公爵买了一些糖果,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回到霍格沃茨后,他们爬上天文塔,看见了有巨乌贼栖息的黑湖,山峦浅灰色的边缘,遥远的地平线。正是那些远方,好像就是放逐的极限。之后德拉科的目光越过了其他东西,落在了哈莉身上。

    “你要保证你会一直喜欢我。”

    “嗯?”哈莉抬起头,注意到德拉科的表情十分严肃。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不是吗?”哈莉的头发被晚风吹起,重新趴在天文塔的栏杆上,望着远山的峡谷深处,几只猫头鹰飞过厚厚的云层。

    “反正你就要保证会一直喜欢我。”德拉科重复着这句话,“你不许突然间跑得远远的,我会找不到你。”

    “嗯!”哈莉笑了,揉揉他的头发。

    “还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是在对角巷。”德拉科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时候你可像一只卷毛狗了,衣服和裤子都垂到了地上……”

    哈莉听他这么一说,脑海里也浮现出那个站在对角巷的中央,金发灰眸,和自己握手的男孩。那时候的他……

    “很幸运对吧?能够遇到我。”哈莉厚着脸皮说。

    德拉科微笑着,眼里满是温柔地望向她,“是是。还记得吗?在来到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就把你的头发弄炸了……哈哈……”他说着说着自己就停不下来地笑起来,金发在晚风中飘荡。

    “还有还有,你记得吗,你变成潘西来套我的话……你知道你那时候的样子有多少不自然吗哈哈哈,记得吗?你每一次看到我脸都要红……”他几乎要笑弯了腰,可语气里包含了却是另外一些意味。

    原来自己一看他就要脸红吗?哈莉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记得吗?我们一起骑扫帚的时候,你那个紧张害羞的样子……”

    “我记得呀,我记得。”

    哈莉好笑,又无奈地看着笑得不成样子的德拉科,然后也破了防,和他一起大笑起来,眼角流出了泪水。

    无形之间,总有一根无端的线,默默地连接着两颗心。或细或浓,或浅或淡,总是无端地相连。最深的喜欢,就是爱,就是生命内里的沾附和吸引,就是灵魂深处的执着相守与神情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