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30 章 纷纷扰扰的世界

第 30 章 纷纷扰扰的世界

    四年级的暑假结束了,哈莉收拾好行李,在信中约定好与德拉科在车站见面。

    开学的这天下起了好大一场雨。从德斯礼家出来后,雨就从混沌的迷雾中倾泻而下,车窗外马路上的水洼变得不平静起来。雨点砸在路上,溅起一串水雾。下车后的空气中弥漫着不浓不淡的土腥味。毫不意外,还没下车多久裤管就全湿透了。

    “再见。”哈莉冲弗农姨夫挥手。这段时间她对他们很好,就是为了弥补一下家里客厅被毁一事。

    弗农姨夫冷哼一声,小胡子抖动了一下,立刻开着车飞速离开了。

    一进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就看见那个金色的脑袋在四处张望。哈莉蹑手蹑脚地来到德拉科身后,恶作剧地捂住他的眼睛,压低了声音“猜猜我是谁?”

    德拉科轻轻把哈莉的手挪开,用力地拥住她,丝毫不管他们现在有多么引人注意。

    “怎么了?”哈莉语气软软地问。隐隐约约感觉到他似乎很疲惫,脑袋有气无力地垂在自己的肩膀上。

    德拉科松开她,笑着注视着她。

    “就是有点想你了。”德拉科推过哈莉的行李箱。

    “那你也不能不好好休息!”哈莉心里挺高兴的。整整一个暑假,和他唯一的见面还是在那个混乱的魁地奇世界杯上。

    他们找了个空的包厢坐下,关上了门。哈莉和赫敏他们约定好在霍格沃茨会面。

    虽然还没到晚上,但天空却阴沉得很,雨依然放肆地舞蹈着。突然,窗外的天空中一道耀眼的,惊人的闪光冲破了天幕,把它划开一条银蛇般的裂口,紧接着一声霹雳,震得地动山摇。

    “雨真大。”哈莉把手贴在车窗上。看着玻璃外一滴滴雨珠滑落。

    车门被拉开了,西奥多出现在门口。他长高了不少,脸庞退去了小孩子的稚气。

    “不好意思。”西奥多看了一眼哈莉,又关上门,接着一阵哒哒的脚步声。

    “真够讨厌的。”德拉科抱着双臂,剜了一眼门玻璃上掠过的褐色头发。

    “你肚子饿吗?”哈莉从箱子里拿出一盒热气腾腾的中国料理――小笼包。因为梅格莉的妈妈是中国人,她又听说哈莉在德斯礼家经常饿肚子,于是就在暑假期间经常寄给她不同的中国小吃。哈莉以前从未吃过来自中国的食物,尝过一次后便十分喜爱。 m..coma

    “这是面包吗?”德拉科好奇地凑上前看了看,闻了闻味道后又否定了他的话。看来他以前也没有吃过中国小吃。

    “这不是面包。”哈莉拿起两根棍子递给疑惑的德拉科。

    “这是中国的小吃。给你筷子,用这个夹起来会容易得多。”哈莉笑嘻嘻地把一盒小笼包递给他,有点小坏,想看看他不会使用筷子的滑稽模样。

    德拉科拿着筷子摆弄了一番,朝着小笼包戳了下去――

    “等等!不是这样用的!”哈莉眼睁睁地看着美味的小笼包被他戳出一个又一个的洞,肉馅全部溢出来了。

    德拉科委屈地看着她,把筷子放在了餐盒上,“那要怎么用?这东西太难用了。”

    哈莉拿起筷子,轻而易举地夹起一只小笼包――在假期里她已经习惯了如何使用它了。

    德拉科突然张开嘴一口咬住了筷子。

    “你干嘛!”哈莉被他吓了一跳,手僵硬在空中不敢动。脸有些红。

    德拉科咬下小笼包,细细地品尝着,好久才冒出两个字。

    “好吃。”

    “真的?你喜欢吗?”

    “因为这是你喂的。”

    “明明是你自己凑上来的!”

    哈莉脸红红地看着坏笑的德拉科。

    “不过这还真不赖,你喜欢的话我……我大概可以学着做。”德拉科拿过筷子又尝试着夹起一个。

    哈莉还是脸红红地看着他。

    “话说你是不是胖了?”德拉科捏了捏哈莉的脸。

    “真的吗?有吗?”哈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镜子,这是德拉科在7月31号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不知道为什么,今年他们家似乎没有举办夏日酒会。

    “有。”德拉科斩钉截铁地说。

    也许是因为暑假被梅格莉寄来太多美味的中国菜给增肥了。

    “看来你不能再吃了,免得你变成高尔和克拉布。”德拉科又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只小笼包,“所以这些都是我的了。”

    “我看是你自己想吃吧!”

    列车缓缓停在站台,德拉科刚好吃完了小笼包,心满意足地擦擦嘴巴。

    “我来拿东西,你先在门口等我。”德拉科说着把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你穿的这么少,下雨了会感冒的。”

    哈莉把他宽大的外套穿上,有他的味道。

    “哈莉,你一个人在这吗?没带伞吗?”是查尔斯,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雨衣,手里拿着一把伞。

    “不,我在等德拉科。”哈莉摇摇头。

    查尔斯点点头,犹犹豫豫地来回踱着步子。

    “你怎么了?”哈莉见他又一副奇怪的模样。

    “没什么没什么。”查尔斯把雨衣的帽子戴上,把伞递给哈莉,“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他停顿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把伞给她?”

    哈莉顺着查尔斯的目光处看去,看见车站的屋檐下梅格莉一个人站在那儿,头发都湿透了,不停地打喷嚏。

    “把伞给了西奥多就不管自己了,真是笨蛋……”

    “当然可以。”哈莉看了一眼喃喃自语的查尔斯,德拉科就来了,手上拿着一把很大的伞。

    “那么,谢谢了。”查尔斯对哈莉笑着点了点头,戴上帽子,钻进了雨中。

    “怎么?”德拉科疑惑地问,把伞撑开,两人走进伞里。

    “把伞给梅格莉送去,小笼包就是她的妈妈做的。”哈莉指了指不远处的梅格莉。

    德拉科“嗯”了一声,两人朝她走去。

    “嗨,梅格莉。给你伞。”哈莉笑眯眯地朝她挥手,雨实在太大了,啪嗒啪嗒的砸在伞上,好像要把伞穿出洞。寒风包裹着雨模糊了她的视线。

    “中国料理很好吃。”她又补充。德拉科甚至也友好地朝她笑了笑。

    “谢谢。”梅格莉接过伞,“幸亏你来了。”

    “是查尔斯啦,他让我把伞给你的。”哈莉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包括在暑假的魁地奇世界杯上。嬉皮笑脸地说。

    “这样。”梅格莉又打了个喷嚏,拿出魔杖给自己施了个保暖咒。

    乘着马车来到城堡,一年级新生也到了。丹尼斯·克里维裹着海格的大衣站在第一排瑟瑟发抖,就像刚刚从湖里游过来一样。艾普丽站在第三排,好奇地看着天花板上的蜡烛。

    “他们可真惨。”罗恩同情地看着一个个湿透的一年级新生。他的头发留长了许多,长长的刘海弄到了两边,遮住了额头上的青春痘。

    分院仪式开始了,令人意外的是,艾普丽竟然被分到了拉文克劳。

    “还以为你们两个姐妹应该都在格兰芬多呢。”哈莉望了望坐在拉文克劳桌旁的艾普丽,她正在兴致勃勃地和旁边的女生聊天。

    “看来又是一个书呆子的诞生。”罗恩有些无趣。

    赫敏白了他一眼,扬起一根眉毛,“那你可能想错了,她并不喜欢书本,你大可放心。”

    “我想也是。”罗恩暗自偷笑了一下,喝了一大口薄荷汁。

    晚宴结束后,邓布利多敲了敲金杯,示意大家安静。

    “今年,魁地奇比赛取消。”

    “什么?!”哈莉和弗雷德,乔治惊讶地对视了一下,满眼的不解。如果今年没有魁地奇比赛,那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邓布利多注意到了大家激烈的反应,微微一笑,手指互相交叉着,“那是因为,今年要举办三强争霸赛。”

    礼堂里先是一阵寂静,接着一片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不少人拍着桌子,韦斯莱兄弟的欢呼最为大声。

    “什么是三强争霸赛?”哈莉四处张望欢呼雀跃的人们,好奇地问。

    赫敏开始为几人科普她在书中所看的往年的几次三强争霸赛。

    “总之,非常危险。”她坚定地点点头。

    邓布利多等大家的欢呼声停止后,继续说:“由于比赛的危险性之高,我们决定,只允许17岁以上的学生参加。”

    话音刚落,立刻响起一大片唉声叹气。韦斯莱兄弟大呼着不公平。

    “你想参加吗?”哈莉问罗恩。

    罗恩点头,笑了,“永恒的荣耀啊,谁不想呢?”

    赫敏倒是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只顾着低头研究她新买的厚厚的书本,几根发丝都落进蘑菇汤里了。

    “赫敏,你的头发。”罗恩伸手把赫敏的发丝挽到耳后。

    “嗯。”赫敏还是紧锁着眉头,注意力都集中在书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把红得像草莓一样的脸藏进了垂下的头发里。

    晚宴结束后,大家一窝蜂地往休息室涌去,都想洗个热水澡换上干爽的衣服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今晚意外的没有遭受噩梦的侵扰,意外香甜的睡梦让她感觉到快乐,原来快乐也是这么简单。

    赫敏最近却总是往图书馆跑,回来时总是带着怒气,像是被谁施了恶咒一般。

    今天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的学生们就会到达霍格沃茨。霍格沃茨大部分学生都涌向迎接这些外国巫师们的大门,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错过一丝动静。

    “我看起来怎么样?”德拉科从早上就一直在整理衣服和头发。哈莉看着都有些烦了。

    “当然。”哈莉哈欠连天,眼睛雾蒙蒙地看着德拉科,“克鲁姆让你这么激动?”

    “为了促进我们的友好关系。”德拉科有些骄傲地抬起头,“你会看到的。”

    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的学生很快就来了,罗恩双眼呆呆地看着克鲁姆在人群中威风凛凛地走过,眼里的羡慕似乎要溢出来了。

    “在这里等我。”德拉科神气十足地站起身,朝正一人正立在墙边的克鲁姆走去。

    哈莉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穿过人群看着德拉科兴致勃勃地与克鲁姆交谈得正投机,罗恩的眼神又变得奇怪了。

    “你在闷闷不乐什么?”西奥多走到哈莉身边,先是看了一眼远处的德拉科与克鲁姆,然后坐在哈莉边上的位置。

    “没有呀。”哈莉奇怪地看着他。距离他们上一次说话,是在三年级的圣诞节。无广告网am~w~w.

    西奥多垂下眼眸,低声说:“是他让你不开心吗?”

    哈莉更加疑惑地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交流不过30句的男孩。

    “他没有让我不开心。”

    “这样,那就好。”西奥多站起身,背对着她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个很厚的笔记本,塞给她。

    “魔药课笔记,包括今年的。你这门课比较薄弱,要是有不会的可以来问我。我的魔药成绩也很好。”他加重了“也”这个字,好像是在暗示某人。

    “谢谢你,西奥多。”

    哈莉看着他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翻开笔记本的前几页,是过去三年――包括今年每一节课的标题目录。再往后翻,是每一节课的笔记,清楚到每一个细节。

    “我的天呐。”哈莉不由自主地被这个笔记震撼了,手指一页页地翻过。为什么他要对自己这么好?

    晚宴上罗恩的眼睛几乎离不开布斯巴顿一个哈莉严重怀疑有着媚娃血统的女生,赫敏对此很不满,而且她最近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和他们说。

    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哈莉惬意地窝在一张最柔软的沙发上翻看西奥多的笔记本,罗恩正在为他的占卜作业发愁。

    “哈莉,怎么办?我实在不会看这个星象图,我怎么知道我将来会发生什么?”

    “简单,你看我的。”哈莉把她的占卜课作业递给罗恩。

    “哈莉,下个星期你似乎要被淹死三次。”罗恩抿着发干的嘴唇咽了口唾沫,但过了一会儿就开怀大笑起来。

    “她就喜欢看到这些,不是吗?”哈莉也忍不住捧腹,泪花在温暖的橙黄色灯光下闪闪发亮。

    “有道理。那我就……也许下周三会被烧伤……”

    “你这个完全有可能,因为那些炸尾螺。”哈莉惊恐地想到在海格的保护神奇动物课上那些可怕的生物。

    “啪!”一声巨大的声音在两人耳边爆炸了,他们一激灵,罗恩的羽毛笔掉到了地上。抬头一看是赫敏,她满脸笑容地看着两人。

    “我终于忙完了!”赫敏满头大汗,刚刚的声音是一个很大的木盒发出的。

    “这是什么?――呕吐?”罗恩拿起木盒里的一个徽章,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S.P.E.W。

    “噢――这是家养小精灵权益促进会!”赫敏激动万分,“他们太需要一个人站出来为他们发声了!”

    “什么?”罗恩摸不清头脑,小心翼翼地把徽章放回盒子里。

    赫敏开始为他们解释家养小精灵有多么的悲惨以及她的目的。

    “听着,赫敏。”罗恩在好不容易理清了赫敏的意思后,郑重地说:“他们喜欢那样。他们天生就喜欢为他们的主人工作,不需要工钱和自由。”

    “不,你错了。”赫敏无视了他的话,十分认真地说,“加上你们两个――如果你们愿意,这个机构就有三个会员。”

    哈莉和罗恩面面相觑,想不出来有什么好理由能够拒绝赫敏――此刻她正用一种包含炽热和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

    “好吧,但我不会戴那个――呕吐。”罗恩终于屈服了,哈莉从头到尾都在默认。

    “太好了!”赫敏兴奋地把徽章别在他们的胸前。

    第二天早晨在礼堂享用早餐,有哈莉不喜欢的豌豆。罗恩连喝了三杯牛奶,听着赫敏向梅格莉,乔治,弗雷德介绍她昨天创办的慈善机构。

    “赫敏,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想法。”乔治有些尴尬地拒绝了她的好意,把本来在手里的徽章还给了她,“他们就喜欢工作。”

    罗恩在一旁拼命点头。

    “说真的,你可以去霍格沃茨的厨房看看。”弗雷德吃下一大口意大利面,“他们都很乐意为人们效劳。”

    赫敏的脸涨红了。

    梅格莉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她的徽章,虽然她很赞同乔治和弗雷德的说法。为了让赫敏高兴一点,像赫敏一样把徽章戴在了胸前。

    午休时间,德拉科和哈莉走到放着火焰杯的大厅,看着一个个不同学校的学生把写有自己名字的羊皮纸扔进耀眼夺目的火焰杯里,火焰杯的周围画了年龄线,防止不够年龄的学生混水摸鱼。

    “想看我去参赛吗?”德拉科注视着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火焰杯,眼里也闪着光。

    “如果你决定好,我不会反对。”哈莉说,“但无论怎样年龄是个问题。”

    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韦斯莱兄弟喝了年龄增长剂闯进了年龄圈,但还是失败了,两人长出了白头发和白胡子,扭打成一团。

    “你,你好。”威克多·克鲁姆僵硬地站在哈莉面前,从头到脚都是僵硬的,双手不自然地抓着衣角。

    “你好。”哈莉看了一眼德拉科,果然他又开始整理头发和衣服。

    “请问,那个是你的朋友吗?”克鲁姆指着和罗恩,梅格莉聊天的赫敏。

    哈莉点点头。

    “赫―米―恩是不是每天都去图书馆?”克鲁姆好像紧张得要命。

    哈莉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他。

    “不,不是,我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请先不要告诉她。”克鲁姆注意到哈莉的眼神后连忙解释,慌慌张张地一点都不像他原来的样子。

    “当然。”哈莉说着,同时德拉科被布雷斯叫走――斯内普找他。

    克鲁姆嘴唇一张一开,欲言又止,最后实在忍不住走出了礼堂。

    哈莉疑惑不解地看着他匆忙的背影,不以为然地去找赫敏了。

    下午的占卜课依旧让人昏昏欲睡,哈莉和罗恩的作业竟然得了高分,这让他们觉得十分可笑。

    金妮最近变得有些神神秘秘,有时晚上一个人偷偷溜出休息室,罗恩问起她她却什么也不说。

    “罗恩,这是我的隐私。”金妮很不客气地和罗恩对峙,“你没有权利来了解。”

    乔治和弗雷德也偏向金妮一边,总之这件事情不欢而散,大家却什么都不说。

    在宣布各个学校的参赛者的晚宴前,趁赫敏还在图书馆,艾普丽悄悄地来到格兰芬多休息室的门口,罗恩接到她发送的火花暗号,尽量避开人和艾普丽在天文塔会和。

    “怎么样?应该快到了。”艾普丽兴奋地盯着夜空,新买的长袍对她来说还有些长,衣摆拖到了地上。

    “你确定这样可行吗?被发现可不好。”罗恩有些担心地说。

    艾普丽挑起眉毛,“你都已经帮我那么多了,到现在才害怕?”

    正说着一个骑着扫帚的人影出现在黑暗中,是查理,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新的扫帚。

    “你好啊,小艾普丽。”查理跳下扫帚,把手里另一把新扫帚递给她。

    “谢谢!”艾普丽激动万分地拆开扫帚,是光轮2000。罗恩也蹲下来欣喜地欣赏着这把崭新的扫帚――艾普丽用自己攒下的钱为自己将来参加魁地奇校队买的,拜托正好要来霍格沃茨观看三强争霸赛的查理带来。

    查理笑着看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对罗恩说:“她和她的姐姐还真是不一样。对了,你们最好藏好,不管被谁发现――尤其是赫敏。”

    罗恩敷衍地点点头,他也被这把扫帚吸引住了。

    三人趁学生们都已经去礼堂了,掩护着这把扫帚来到拉文克劳的休息室门口。

    “就在这里吧,他们都走了,我先进去。”艾普丽解开了进去休息室的题目,小心翼翼地拿着扫帚,迎面撞上了秋·张。

    “哦,对不起。”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注意到了艾普丽手里的扫帚。

    “小心一点呀。”她笑盈盈地说,说完就立马走开了。

    “你怎么才来?”哈莉问道。在礼堂里,罗恩赶上了晚餐。

    “我去上厕所。”罗恩搪塞道。他要确保除了他,查理,艾普丽三人知道以外没有人知道,就算是哈莉。

    哈莉耸耸肩,往嘴里送进一朵蘑菇。

    晚宴结束了,大家更期待的是三位勇士究竟是谁,许多人坐立不安地东张西望。

    “我希望是安吉丽娜。”罗恩有些紧张地说。

    “布斯巴顿的勇士――芙蓉·德拉库尔!”

    那个酷似媚娃的漂亮女孩昂着头,骄傲地走向邓布利多。没有被选中的布斯巴顿的女孩们甚至都伤心地痛哭起来。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是――威克多·克鲁姆!”

    克鲁姆像以往一样的严肃,迈着大步子走向前方。

    “霍格沃茨的勇士是――”

    霍格沃茨的学生们此刻都屏住了呼吸。

    “塞德里克·迪戈里!”

    赫奇帕奇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另外三个学院随之也掌声不断,塞德里克同附近的几人握手后笑着走向邓布利多。

    三位勇士都选举出来了,大家都很期待接下来的比赛,可麻烦成为了哈莉的朋友,火焰杯开始不安分起来,又喷出一张羊皮纸。

    “哈莉·波特。”邓布利多用平静得让人害怕的声音说出,在诺大的礼堂里回荡着。

    一阵短暂的寂静后,吵闹声夹杂着攻击性的言语像一个装满水的罐子被砸开。

    格兰芬多们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哈莉第一反应是望向斯莱特林那儿的德拉科,他也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眼神后低下头思考。

    “哈莉,快去吧。”赫敏轻轻推了推发愣的哈莉,“你会没事的。”

    罗恩的眼神变得奇怪。随后一声叹气:

    “我相信你,快去吧。”

    哈莉的心脏像被人揪住了,左顾右盼了一番,都是怀疑的眼神。她慢吞吞地站起来,浑身都僵硬起来,仿佛凳子上沾满了胶水。

    走到邓布利多旁边,礼堂里的所有人都注视着自己,不安等负面情绪一一汹涌起来。

    走到礼堂里面的一个隔间,另外三位真正的勇士也在里面,他们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但眼神至少比在礼堂外面好得多。

    “你没事吧?”塞德里克走上前问她。

    “谢谢,我没事。”哈莉一只手扶着柜子,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

    麻烦成为了自己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克鲁姆也看着自己,芙蓉倒是无所谓,修长的手指梳理着自己漂亮的银色长发。

    不一会儿教授们都来了,邓布利多背着双手平静地问道:“是你把羊皮纸扔进去的吗?”

    “不是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哈莉情绪激动起来,委屈一股脑地涌上大脑。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邓布利多依然平静地看着哈莉的眼睛,“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哈莉。”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这间房间的,双腿现在依然僵硬得很,双手浸满了冷汗。教授们决定要遵从火焰杯的意愿,让自己参赛。

    这必定不是一件好事――可以说是糟糕透了。成为大家嘲笑和敌视的对象。

    当然,有德拉科,赫敏和罗恩相信自己就足够了。

    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大家一见到她就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弗雷德和乔治的最为大声,接着把格兰芬多的旗帜披在她身上。哈莉站在人群中四周望了望,没有赫敏和罗恩在,于是无视了他们的热情,失落地往宿舍门口走去。

    “哈莉?你回来了。”赫敏和梅格莉在宿舍里等着她,见她一来梅格莉立刻递给她一杯水。

    “你还好吗?”梅格莉坐到她旁边,小心翼翼地询问。

    哈莉无奈地喝了一口水,把裹在身上的旗帜脱掉,没有出声。

    “放心,哈莉,大家都相信支持你。”赫敏给哈莉打气,“罗恩也是这么认为,格兰芬多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谢谢你们。”哈莉感激地看了看赫敏和梅格莉。这很令她感动,在失意的时候有人支持自己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哈莉!有人找你!”拉文德在门口大喊着。

    哈莉放下水杯,往休息室大门走去,疑惑着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刚出休息室大门,就被一双手拉进了怀里。脸埋在那个人的胸口,闭上眼睛。

    真是太犯规了。他让自己都快要融化在这里了。

    “怎么样?你还好吗?”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很软,很轻的声音。

    “嗯。”哈莉有些贪婪地抱着他,想让这个拥抱持续得更长一些。

    “听着,你不要去管那些人说什么,我会帮你。”他坚定地说,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这个夜晚似乎特别安稳和美好,一直支持自己的朋友们,一直鼓励自己的他,一直信任自己的老师。再纷纷扰扰的世界也都被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