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 28 章 落难者

第 28 章 落难者

    此时的德斯礼家一片混乱。

    倒在地上的沙发,破碎的窗户,摇摇欲坠的吊灯,炸毁的壁炉。

    韦斯莱先生正不停地向德斯礼夫妇道歉,同时正想办法把达力的长舌头给恢复原状。

    “再见了!”哈莉憋着笑,抓起一把飞路粉,啪!消失在了壁炉里。

    离开德斯礼家的时光就是舒坦,韦斯莱一家对自己都很好。但最值得期待的,就是不久后的魁地奇世界杯。

    “爸爸已经给我们订好了票,后天我们就出发。”罗恩兴致勃勃地对哈莉和赫敏说,带着他们来到自己的卧室。墙上贴着两张克鲁姆的海报。

    “罗恩很迷恋克鲁姆。”金妮在门口探出脑袋,嗤嗤地笑着。

    罗恩的脸憋红了。

    “他多厉害啊!就像鸟在飞翔!”

    这时一个和赫敏一样的棕色卷发小女孩从门口跑进来,右手握着的魔杖指着在她面前飘的一个还没打发完的奶油碗。

    “大家可以下去准备吃午饭了。”

    哈莉定眼上下瞧了瞧她,和赫敏有几分神似,但她有一撮头发是灰色的。

    “她是我的妹妹,艾普丽。今年是一年级新生。”

    “你好,艾普丽。”哈莉朝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挥挥手,“你的头发真好看。”

    艾普丽突然高兴起来,揪起那一搓灰色的头发,“你也这么觉得,对吧?可爸爸妈妈都不觉得,还有姐姐。”她瞥了一眼赫敏,“罗恩的哥哥比尔也觉得这很好看。”

    赫敏不高兴地撇撇嘴,但对于自己的妹妹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罗恩笑嘻嘻地拍拍艾普丽的肩膀:“你可千万别像你姐姐一样,只会看书。”说着还故意看了一眼明显有些恼的赫敏。

    艾普丽踮起脚,罗恩俯下身子,她凑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别忘了,你说好要帮我的。”

    哈莉有些好奇。

    赫敏转头问哈莉:“马尔福没有邀请你一起去吗?”

    “他有来问我,但我拒绝了。我更想和你们一起去。而且,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他父母。”

    赫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楼下接连不断地传来韦斯莱夫人训斥乔治和弗雷德的声音。

    深夜,哈莉再次被噩梦惊醒。

    第几次了?

    暑假的每个晚上几乎都会被这个噩梦所侵扰。梦里,伏地魔,小矮星,那条大蛇,一个不知道的老人。 m..coma

    一夜未眠。窗外依然乌黑一片,星星倒是闪耀。韦斯莱夫人叩开大家的房门,准备去魁地奇世界杯现场了。

    “帕西,查理和比尔呢?”罗恩不满地揉着睡眼,打了一个又一个哈欠。

    “他们会幻影移形,可以迟点起床。”韦斯莱夫人匆匆忙忙地给每个人的盘子里装上一大块芝士三明治。

    韦斯莱先生领着大家披着满身星光出门了。乔治和弗雷德难得没有吵闹,低着头一直闷闷不乐,他们刚刚与韦斯莱夫人吵了架。

    终于到了一片幽黑的森林里,远方的天空才刚露出一点微弱的淡黄色亮光。突然一个背着背包的棕发少年从书上上跃了下来,轻盈地落在铺满枯叶的林地上,看到大家立刻以温暖的微笑迎接。

    “嗨,塞德里克。”哈莉和他打招呼,他热情地和她握了握手。罗恩只是敷衍地点点头。他似乎还是不想和他说话,因为在上个学期他在魁地奇比赛中打败了格兰芬多。

    塞德里克的父亲迪戈尔先生与韦斯莱先生说笑着,寒暄着。欢声笑语中一行人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坪上,正中央有一个破破烂烂的长筒靴子。

    “抓紧了!”

    大家都抓上这个靴子,一瞬间,哈莉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头发被狂风袭击得反卷着竖直刮向头顶――自己的样子一点可笑又狼狈。

    “真酷!”艾普丽笑得灿烂极了,胡乱整理着爆炸的头发,对这个特殊的门钥匙似乎情有独钟,“可以再来一次吗?”

    “别。”哈莉刚刚狠狠地摔在了软绵绵的草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塞德里克和两位父亲悠闲地踩着风安稳地降落。

    韦斯莱先生已经订好了居住的两顶帐篷。从草地的一条弯曲的小路往下走,一片壮观热闹的景象就出现了。

    “这里有来自全世界的巫师们。”赫敏领着艾普丽兴奋地朝四周观望着,看着一顶又一顶绿色的,橙色的,蓝色的……

    哈莉想去凭运气找找德拉科,于是就在帐篷前与大家暂时告别。

    一走出帐篷,查尔斯就出现了。

    “嗨,哈莉,好久不见。”查尔斯的头上戴了一顶绿白相间的尖顶帽子,上面印有“爱尔兰队万岁”的字体。

    哈莉点点头,“就你一个人来吗?有看见德拉科吗?”

    查尔斯眨眨眼睛,双手插进花色外套的口袋里,“是啊。你知道,他们一个个的,都不喜欢魁地奇。德拉科……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前面掠过一道茶色头发,是梅格莉·琼斯。她在暑假的信中有说过自己会来看世界杯比赛。

    查尔斯神秘地把哈莉拉到帐篷后面,小声地说:“她是你的室友吧?叫梅格莉,对吗?”

    哈莉注视着不远处的梅格莉,她正在挑选着一位身上挂着各种比赛周边的年轻巫师的小玩意。

    “没错,她是乐队的,拉小提琴。你应该知道。”

    查尔斯朝着梅格莉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一会儿揉揉头发,一会儿又不自然地整理衣服。

    哈莉奇怪地看着他。

    忽然一只手搭上了哈莉的肩膀,转身一看是梅格莉,她戴着一个支持爱尔兰队的发夹和一串项链。

    哈莉朝她打招呼,眼睛瞟向查尔斯,他已经走掉了。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说话了?”梅格莉有些尴尬,踮起脚往查尔斯离开的地方眺望,上前捡起他离开的地方上的一本笔记本。

    “当然没有。这是什么?”哈莉凑上前看。

    梅格莉拍掉封面沾染上的灰尘,右下角写着“CM”。

    “CM?”梅格莉没有再往下翻,她知道不该随意翻看别人的东西。

    “查尔斯·莫里吧。开头的字母。”哈莉不以为然地说,“待会儿还给他就好。”

    观看比赛的时间要到了,哈莉告别了梅格莉,和韦斯莱一家走向观赛场地,艾普丽和比尔的关系很好,他们似乎对龙和摇滚乐都特别感兴趣,总是有聊不完的话。一路上人声鼎沸,什么年龄段的巫师都有,热闹极了。无广告网am~w~w.

    “查尔斯!查尔斯!你掉的东西!”哈莉看见前方不远处是查尔斯,他和一个中年男子并排走在一起――也许是他的爸爸。连忙追了上去。

    查尔斯在看到日记本的时候透露出一丝惊慌,很快就用笑容掩盖住了。从哈莉手里抽出本子放进口袋里。

    “谢谢。”

    “客气了。”哈莉笑笑,快速地说,“再见。”

    哈莉跑回等待她的赫敏身边,挽着她的手臂。

    “孩子们,往上走!”韦斯莱先生笑着,勾着已经比自己高出不少查理的肩膀走上通往最高层的陡峭的楼梯。

    “你们绝对会是第一个知道下雨的人。”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哈莉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皱着眉回头,看见德拉科和他的父母站在底下。德拉科和他的爸爸一样穿着一套很正式的黑色西装。一个暑假不见,他又长高了。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对着哈莉微笑。

    “不要笑,德拉科。”卢修斯不满地瞥了德拉科一眼,用力敲了一下德拉科的脑袋。教育完自己的儿子后又看向哈莉,“看来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也只能沦落到和韦斯莱混的地步。还有两个泥巴种。”

    卢修斯轻蔑地勾起嘴角,甚至都不正眼看他们一眼。用鄙夷的目光斜视韦斯莱先生。德拉科神情不自在地整理领带,不知道到底该把目光放在谁的身上。纳西莎冲哈莉笑了笑,虽然这笑容看上去并不友好,但总比卢修斯温柔得多。她走上前搂住儿子,领着他先往贵宾席走去。

    “别管他,快走吧,比赛要开始了。”赫敏毫不示弱地盯着卢修斯的眼睛,一甩头,趾高气扬地牵着艾普丽离开他的视线。

    魁地奇比赛是哈莉最为感兴趣的比赛,他们坐在看台的最高层,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些比赛的周边。

    “最高层有什么不好?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哈莉微笑着扭头看向罗恩,他不太高兴,眼睛注视着前排一个和多比很像的家养小精灵。

    “是啊,我喜欢这个位置。可以看见好多星星。”艾普丽指着他们头顶上空闪烁的群星。

    罗恩面无表情地耸耸肩膀,喝起手里的冰镇果汁。

    “是媚娃!”观众们掀翻的欢呼声打破了有些僵硬的气氛。乔治和查理突然站起来,兴奋地扒着护栏,眼里闪着光。

    哈莉一动不动地关注着场内的媚娃。媚娃有惊人的美丽,她们的皮肤像月亮一般泛着皎洁的柔光,头发没有风也在脑后飘扬。

    “媚娃是什么?”哈莉见好多男生们都变得异常高兴,罗恩也在看到了她们后兴奋地站起来拍手叫好,还走到护栏前把脑袋探出好远。

    “一种能变形的女精灵。很擅长蛊惑人。特别是男人。”赫敏无语地看着做着跳水动作的罗恩,“但是她们的脾气不太好,一旦失控,她们的头就会变成长着尖利大嘴的鸟的脑袋,肩膀上长出一对覆盖着鳞片的翅膀,她们会像一个火球一样猛地冲过去。”赫敏为哈莉科普着,指着飞翔的媚娃,“就比如现在。”

    哈莉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媚娃们突然由美丽的模样变成了一只只长着尖嘴大鸟的脑袋。

    “孩子们!千万不要被外表给蛊惑了!”韦斯莱先生给孩子们讲述大道理。

    哈莉站起身想看看贵宾席的位置,可这里离那儿太远了。除了一大片五彩缤纷的舞动的人群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魁地奇世界杯比赛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渐渐结束了。现在耳畔还回荡着大家为克鲁姆高声欢呼的声音。

    “今天可累坏了。”赫敏疲惫地躺在床上。艾普丽正在帐篷外与一个小巫师交谈,她的体力似乎一点也没有被消耗。

    “早点休息,过几天就要回学校了。”哈莉打了个哈欠。说实话,这场比赛的确十分精彩。但总觉得没有德拉科在身边空荡荡了许多。

    金妮在浴室里洗漱,哗啦啦的水声让哈莉清醒了一些。

    “西里斯最近有给你写信吗?”赫敏翻了个身,右手支撑着脑袋。

    哈莉叹了口气,“他最近非常不好过。你知道,他得到处躲藏。”她难过地垂着脑袋,信中的西里斯总是把自己最好的状况告诉她。但她也知道,哪有那么好的境遇。只是他不想让她担心而已。

    头顶上温暖的橙光笼罩着她,倒显得有些落寞。

    自己唯一的家人不能够与他相聚。西里斯对于自己而言,虽然不如太阳般持久地一直陪着自己,但却比太阳更明亮。毕竟家和家人,才是世界上最温暖的。

    赫敏没有说话,而是坐直了身子,难受地看着哈莉的背影。

    “嘿,你们怎么了?”金妮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一个个湿漉漉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她的床边。

    “没事,有些累了。”哈莉转过身子给了两个女孩一个大大的笑容,深吸一口气,道了晚安后回了房间。

    半夜,哈莉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那个可怕的噩梦再一次袭来。惊悚的恐惧感把她包裹在黑暗中,伸手向床边摸去,只触碰到了无边的黑暗和寂寞。

    她已经不敢再入睡了。甚至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张可怖的蛇脸和倒在地上苍白无力的老人。

    她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一把冰凉的冷水泼灭了一些不平静的心情,看着镜子里还在喘气的自己,一滴滴水顺着发丝流淌下来,一股莫名的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突然帐篷外响起了大批人们的尖叫声,哈莉一个激灵,冲出帐篷,看见外面火光四射,穿着睡衣的巫师们惊慌失措地无秩序地奔跑着,凄厉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远处的森林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天空中弥漫着黑暗的气息。

    “哈莉!”韦斯莱先生看见哈莉已经醒来了,算是松了一口气,又匆忙跑进帐篷里叫醒了另外三个女孩。

    “乔治,弗雷德!金妮交给你们了!――罗恩,你和哈莉她们快点跟着我!赫敏,照顾好妹妹!有紧急事件发生了!”韦斯莱先生大吼着,脸上冒出冷汗,领着大家离开这里。

    “怎么了?”哈莉气喘吁吁地跑着,魔杖在口袋里摇晃着。

    “不知道――好像是食死徒。”罗恩担心地说。他的脸色苍白极了。

    “德拉科呢?”哈莉停下了脚步,在人海里张望。尽管她知道这样没有用,哪能找得到他?只是觉得她应该这么做。

    “快点先走吧!他不会有事的!”罗恩拽过哈莉的手臂,拉着她跑起来。

    四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森林里,赫敏惊恐地看着一个麻瓜倒立在空中旋转着,露出了她的衬裤。

    “真够恶心的。”罗恩厌恶地看着底下一群像疯子一样嬉笑的,戴着面具的食死徒。

    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哈莉的手,是德拉科。哈莉高兴坏了。

    “太好了,你没事。”德拉科松了口气。他看起来也一点事都没有。

    哈莉有些语无伦次,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罗恩似乎对他有了些防备,带着怀疑盯着他。

    “你们快走吧,你们不想让格兰杰被抓吧?”德拉科把一件黑色的外套披在哈莉身上,冲赫敏和艾普丽点点头。

    “什么意思?”哈莉裹紧了他的外套。她的确感觉冷极了。

    德拉科的眼里闪着远处的火光,“他们抓的是麻瓜。你们……最好赶紧走。”

    “赫敏和艾普丽是女巫。”罗恩站在赫敏前面,不客气地说。

    “随你的便吧,韦斯莱。”德拉科勾起嘴角苦笑着,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看了一眼面色恐惧的哈莉,安慰地摸摸她的头发。

    他的手在颤抖。

    突然天空中一道耀眼又可怕的绿光填满了整片夜空,几个人立刻抬起头,看见一个巨大的骷髅,嘴里正吞吐着一条巨蛇。

    哈莉和德拉科同时打了个冷战。哈莉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冰冷的,她喘着粗气,抬头看着德拉科的脸,他的脸庞比平时更加苍白,嘴唇在微微颤抖着,金发在风中摇晃,望着天空那恐怖的一幕甚至比自己还要害怕。

    “我的魔杖不见了!”哈莉摸摸口袋,急切地说。

    “是不是掉在路上了?”赫敏低下头四处寻找着,突然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是闪闪,她的手边是自己的魔杖。

    突然远处传来乱糟糟的脚步声,是傲罗们。

    “是不是你放出了黑魔标记?”克劳奇先生发了疯似的抓住哈莉的手腕,眼珠子向外突出。披在哈莉身上的外套掉在了地上。

    “放开她。”德拉科拉过哈莉,自己挡在前面,怒视着克劳奇。

    克劳奇撇了一眼德拉科,冷笑一声,随后便被韦斯莱先生阻止了。

    “放开哈莉!她怎么可能会放出黑魔标记?她可是黑魔王的死敌!您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吧!”

    克劳奇总算是平静了一些,带着惊慌的表情退到后面。

    哈莉捡起掉落在闪闪手边的魔杖,放进口袋里。

    “是她?”艾普丽悄悄地对赫敏耳语着。

    “不知道。”赫敏也在怀疑闪闪,可是她晕倒了。

    经过混乱不堪的一夜后,他们都累极了。回到帐篷后,哈莉趴在桌上沉沉地睡去了。但始终在想着那个可怕的标记。

    这一切会和自己有关吗?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是落难的人们。包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