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25章 芳草地

第25章 芳草地

    “亲爱的孩子,命运就是这样,你改变不了它。”

    在香薰烟雾缭绕的特里劳妮的办公室里,这样一句平静得让人心惊的话缓缓地流动着。她瞪得吓人的眼睛深处藏着同情的悲光。

    赫敏每周的周末都会来特里劳妮的办公室里进行课后额外的补课,她想要了解更多的,更多的信息。这单纯的,就是为了罗恩。预见了死亡。

    赫敏微微蹙着眉,垂下眼皮看着白眼萦绕的水晶球,她不知道是该相信水晶球还是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她其实并不相信什么占卜。从一开始接触它时这种观点就已经深深扎根了。

    “我不会再来了。也不会再去上占卜课了。”赫敏坚定地站起来,目光都聚焦在特里劳妮教授身上,接着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其实就是在逃避而已。

    罗恩对赫敏放弃上占卜课的事情感到奇怪,但也和其他同学一致地认为是她上的课太多了,几句疑问这件事就匆匆略过,没有人再提起过。

    “巴克比克败诉了。”赫敏啪地合上书本,表情凝重地说。手里紧紧地捏着海格给他们的信条,上面湿答答的一片,很明显,海格是哭着写下这封信的。

    “德拉科不是说他让他爸爸不要再追究了吗?”哈莉看着那封被泪水打湿的信,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算他说了,卢修斯也不可能会去兑现的。他就是想把这件事搞大,好达到自己的目的。”赫敏眼里闪着愤怒的光,不一会儿也平静了下来,叹了口气,“我们去安慰一下海格吧。”

    三个人穿过那条石板路来到海格的小屋前,在门口就已经听见了屋内两个人的声音。

    罗恩轻轻叩门,哈莉踮起脚往窗子里看,是西奥多比他们先行一步来到这里,他正在炉子边倒茶。

    很快海格红肿不堪的双眼就浮现在三人面前。

    “进来吧。”

    屋子里烧着热腾腾的茶水,闷热极了。牙牙乖巧地趴在海格脚边,伸出舌头散热。西奥多为三个人各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罗恩的旁边。

    “很遗憾没帮到你们。”西奥多淡淡地说,额角流下数滴汗珠。

    “当然不是,很谢谢你。”赫敏赶忙答道。她对西奥多带着丝丝敬佩,因为他的学习成绩和她不差上下,但她最薄弱的黑魔法西奥多比她胜好多筹。

    海格手巨大的手帕擦着眼角,发出一声沉闷的呜咽,“是我太笨了,赫敏,你抄给我的时间我一上台就全忘记了。”

    赫敏和哈莉对视了半秒,一时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炉子烧开了,浓浓的白烟滚滚冒出,窗子上落下一层水汽。

    四个人从海格的小屋里出来,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凉爽的空气。走向通往城堡的路,四个人都沉默不语。

    “下节是黑魔法防御。”哈莉打破了沉寂。

    一进教室,哈莉就习惯性地坐在德拉科隔壁的位置上。其实上课的时候学院和学院之间是要分开坐的,但是在卢平教授的课上,可以免去这一规定。

    “傍晚去看我的魁地奇训练吗?”德拉科把教材和羽毛笔放在桌上。自从哈莉送给了他那支雕羽羽毛笔,他便一直用着。

    “当然。”哈莉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她不知道德拉科是否知道巴克比克败诉的事。她想问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突然教室大门“砰”的一下被人推开,一只黑色的像大蝙蝠一样的东西飞了进来,并把窗子全部关上了。整个教室顿时暗下来。

    “斯内普?”哈莉低声说了一句,转过脸看向大家同样惊讶的表情。

    “先生,卢平教授呢?”赫敏举起手臂,大声询问道。

    斯内普垂下眼皮,眼底透露出一股莫名其妙的东西,像大海深处的一般,看不清更摸不着。

    “他生病了,这段时间我来代课。”

    斯内普冷漠地回答着,在哈莉和德拉科两人身上扫视了一遍:“波特小姐,为什么你坐在这里?回你原来的座位。文特森先生,你坐上来。”

    哈莉在斯内普的注视下无奈只好重新坐在赫敏旁边。眼睛往德拉科的方向瞄时,看见他的手里正在摆弄着什么东西。

    “谁能告诉我狼人……”

    “不好意思,教授,我们还没有上到这里。”赫敏忍不住插嘴了。

    “请你在我允许后再说话,格兰杰小姐。”斯内普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格兰芬多扣5分。”

    赫敏羞愧地低下了头。

    “嘿。”哈莉转过脸,看见德拉科正在朝自己挥手。

    “什么?”哈莉没有出声,用唇语回应。

    德拉科先看了一眼正在背对着他们介绍狼人的斯内普,然后伸出手掌心,上面立着一只小巧玲珑的漂亮的纸鹤。撅起嘴唇轻轻呼出一口气,那只纸鹤在教室的上空扇动着翅膀飞翔了一圈后,轻轻地降落在了哈莉的掌心上。

    她打开纸鹤,上面画着德拉科和哈莉模样的小人,两人一起坐在大树的枝干上,看着日落。上方大大地写着:

    我想你了。

    哈莉小心地把纸鹤收进口袋里,嘴角漾出一朵微笑。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魔法世界的纸鹤,在没有找到所爱之人的掌心前,它是不会停止飞翔的。

    傍晚的魁地奇训练场十分舒服,晚风轻柔,远处的群山与天空朦朦胧胧地相连,晕染出淡淡的雾蓝色。

    他们的训练已经持续得很久,城堡里已经亮起了明黄色的灯。哈莉等的有些犯困,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为了让自己清醒些,拿出书包里的魔药课笔记,漫不经心的扫视着,结果倒让自己更加困了。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训练结束,哈莉跑下看台,来到站在草坪上端详着手中光轮2001的德拉科身边。

    他的脸上爬满了汗珠,显然已经很累了。哈莉从书包里掏出一块崭新的绣着金边的手帕。

    “对了,如果你等的太久,你可以――”德拉科突然不说话了,在哈莉擦拭着他的额头的一瞬间戛然而止。

    德拉科垂眸看着哈莉,微微低下头,显的温柔且乖顺。

    “好吧,你成功了。”

    “什么?”

    “没事。你等的很久了吧,我们走吧。之后如果我训练的太晚你就不要等我了,早点去休息。”

    薄暮余晖下暖光四溢,禁林笼罩的黑湖,披黑带蓝的山川,奈何我心意不减,便独撑一舟缓缓驶向有你的彼岸。

    德拉科回到休息室,西奥多占了一整张桌子,正在给一名同样三年级的女生讲题。那女生根本就没看一眼题目,而是一直盯着西奥多的侧脸,耳根红彤彤的。

    德拉科嗤笑一声,来到另一张桌子前,桌子的对面坐着查尔斯和潘西,两个人好像在商量着什么,悄悄的不让人听见。德拉科一走过来就立刻住嘴。

    “怎么?”德拉科把书包扔到桌上,靠着软绵绵的扶手椅,“你们在商量些什么?”

    查尔斯把桌上一堆巧克力推到他面前,“我们才刚刚训练完,你还没吃饭吧,要不要吃点巧克力?”

    “不了,我不喜欢吃这么甜的。”德拉科把巧克力重新推回去。

    潘西眨眨眼睛,好像刚刚回过神一般,“玩游戏吗?”

    “什么?”

    “大冒险。”

    “麻瓜的游戏。”查尔斯接上。

    “不玩。”

    “你不敢。”

    “就一个游戏有什么不敢的。”

    “那就玩。”

    “行啊。”

    德拉科坐直了身子,对面的两个人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感觉浑身不自在,移开眼神,说:“不要一直看着我了。怎么玩?”

    “转这个瓶子。转到谁,那个人就要完成一个大冒险――一个任务――转瓶子的人出题。”

    德拉科第一个转动瓶子,瓶口对准了潘西。

    “……让我想想。”德拉科思索了一会儿,“对着下一个进休息室的人施拌腿咒。”

    “小菜一碟。”潘西从口袋里抽出魔杖,站起身等待下一个进休息室的人。

    一个二年级的倒霉蛋来了个平地摔。

    “有意思。我了。”查尔斯的表情就像憋不住了似的,别扭极了。

    瓶口对准了德拉科。

    “把这块蛋糕明天晚上送给哈莉吃。然后和她去散散步。”查尔斯把一块包装好的蛋糕放在桌上。

    “就这么简单?”德拉科惊奇地问。一看就是有什么诡计。

    “就这样。”查尔斯伸了个懒腰,开始收拾东西。

    “你是不是又再搞什么――”

    潘西背起书包,“我要去睡美容觉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回休息室。

    “不玩了?”德拉科莫名其妙地说,哪有这么快就结束的。

    “我也是。”查尔斯也背着书包往宿舍的楼梯跑去。

    “你睡什么美容觉。”

    “哦,我,去睡觉。”查尔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也飞快地消失了。

    算了,既然已经接受了这个游戏――也只是块蛋糕。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德拉科想着,把蛋糕收进了书包里。

    第二天晚上大家享用过午餐,德拉科在潘西和查尔斯的监督下把蛋糕递给哈莉:“送给你吃的。一起去散布吗?”

    哈莉接过蛋糕咬下一口,“味道还不错。走吧。”

    德拉科瞄了一眼躲在墙后观察的两人,和哈莉一起走出了城堡。

    “这应该不会出事吧?”

    “肯定没事。”

    “这可是韦斯莱出品的迷情剂。当真不会有什么问题?”

    “……都是你出的什么题目。”无广告网am~w~w.

    “别说我!你也同意了!”

    德拉科和哈莉走在黑湖边,哈莉突然停下脚步,看着挂在美丽夜空中的月亮,表情突然变得不正常,笑的不同寻日。

    “月亮真漂亮。”

    “你怎么了?”德拉科察觉出她的不对劲。

    哈莉突然猛地扑倒德拉科,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双手攀附在他的胸膛,眼睛闭着,嘴里喃喃地说这些话。

    “德,拉,科。”

    德拉科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第一反映就是那块蛋糕铁定有什么问题。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我和你呆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开心……可是为什么我就是召唤不出守护神呢?我不想再听见噩梦的声音了。”哈莉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开始有抽泣声,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眼里滑落在德拉科的颈窝里。

    冰凉的感觉让德拉科一激灵,随即又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你……我不知道什么是守护神……好了好了。”

    德拉科静静地放松着躺在青草地上,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晚风带来的初夏的味道,和哈莉身上淡淡的香气。

    哈莉撑着草地俯视着德拉科。

    “我明明和你在一起都很高兴的……你送我的钥匙我一直都放在口袋里。”哈莉躺在德拉科的左边,紧紧抱着他的手臂,迷迷糊糊地说:“我看不到天龙座。”

    “笨,要用望远镜。”德拉科微笑着,天上闪闪发光的星星,怡人的芳草地。

    哈莉闭上眼睛,好一会儿都没有发出声音。

    “哈莉?我们回去吧。”德拉科拍醒哈莉,她的脑袋耷拉在自己的肩膀上,搂着她的肩膀往城堡走去。他要让她去找斯内普教授看看。

    “哦,看来这是迷情剂。”斯内普教授正在调制解药,又冷冷地扫过瘫软在扶手椅上的哈莉,“药效并不强,幸亏。”

    “话说,你们去干嘛了?这迷情剂从哪里来的?”斯内普示意德拉科把哈莉扶正,把魔药递给德拉科让他把药喂下去。

    “我不确定迷情剂是从哪里来的。”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把要倒进她嘴里。

    “咳咳……”这解药果然有用,哈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一看到斯内普的脸立刻吓的连连后退好几步。

    “那个蛋糕有问题。”哈莉说着,又把目光投向了德拉科。

    “你现在已经好了不是吗?”

    哈莉揉揉太阳穴,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又看向为自己做解药的斯内普,“谢谢你。”

    斯内普的心突然奇异地跳动了一下。当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绿眸望向自己时,当那句“谢谢你”从拥有这双绿眸的人的嘴里说出来时,他发现自己真的逃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