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20章 在水晶球里看见的未来

第20章 在水晶球里看见的未来

    “打开你们的视野,放松你们的身心……”

    下午第一节的占卜课,一如既往神经兮兮的特里劳妮教授,一如既往的让人昏昏欲睡的浓郁的熏香,一如既往打瞌睡的罗恩和哈莉。

    “孩子们,现在认真地观察你们面前的水晶球,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特里劳妮教授身上数不清的挂饰叮铃铃地发出响声。

    哈莉看着红色桌布上摆放的那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只看见里面有白雾此起彼伏地缭绕着,其次什么都没有看见。

    赫敏坐在对面,很认真地观察着,她不甘心学不好一门课程,尽管她认为占卜是荒诞无据的。 m..coma

    “早知道我就不选这门课了。”哈莉小声地和撑着脑袋打瞌睡的罗恩说,“我怎么样都看不见任何东西。”

    罗恩没有回答她,因为他已经睡着了。鼾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哈莉只好趴在桌子上,把脑袋埋在臂弯里,露出一双眼睛盯着水晶球。德拉科还没有拆下绷带,尽管哈莉明白他的伤已经好了,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海格和巴克比克有麻烦。

    哈莉闻着浓厚的熏香,脑袋里一片模糊,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等等,我看到了什么。”赫敏的声音闯入哈莉的脑袋里。

    哈莉抬起头,额头上有一块红色的印子。

    “什么?”哈莉看着赫敏震惊,又带着疑惑的脸说。

    赫敏几乎是把眼睛贴在水晶球上,嘴里喃喃地说着些什么。

    “孩子,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特里劳妮教授听到赫敏的声音,像一只闪闪发亮的超大号蜻蜓一样飞了过来。

    赫敏难以置信地看着特里劳妮教授,“我,我看到了一些很零碎的片段,非常乱……而且,我没有完全看清。但是,好像是真的。”她皱着眉,眼睛看着特里劳妮教授已经湿润的眼眶。

    “很好,孩子,你终于挖掘到了自己的未来。……那么,告诉我,你究竟看到了些什么?”特里劳妮教授搬了把凳子在桌子旁边,期待地看着赫敏。

    哈莉感觉气氛都变了。其他人好像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把目光都投向了他们。而且这绝对不是赫敏像往常的占卜课一样随便应付说出的答案,她的表情很复杂。

    赫敏深吸一口气,“教授,从水晶球里看到的都是真的吗?”

    特里劳妮教授握住赫敏的手,重重地点着头。

    赫敏张开嘴巴欲言又止,眼睛看向了依然在睡觉的罗恩。

    “赫敏,你还好吗?”哈莉感觉赫敏都快哭了。

    “教授,我能否在下课后找你补习?”赫敏很意外地提出了这个要求。

    “当然,孩子……当然……”特里劳妮教授激动地热泪盈眶。

    这节课在奇怪的气氛中结束了。

    走去下一节课地方的路上,赫敏的表情依旧很沉重,总是时不时看向罗恩,罗恩也很奇怪地看向赫敏。

    “干嘛总是盯着我?”罗恩被她看的很不自在。

    “哦,没事。”赫敏和罗恩换了个位置,走到了哈莉旁边,“明天晚上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找特里劳妮教授?”

    “你们又在说什么?”罗恩奇怪地看着她们。

    “女生的秘密你也要听?”哈莉不客气地说。

    “谁要听了。”罗恩撇了一眼依然阴沉着脸的赫敏。

    晚上七点,哈莉穿着隐形衣独自走去医院看望德拉科,远远地就看到查尔斯笑脸盈盈地和潘西说话,潘西倒是一脸不耐烦。

    “让开。”潘西想绕过他。

    查尔斯挡住她的路,“除非你帮我。”

    “想得美。”潘西直接撞开他离开了。

    ……吵架了吗?哈莉不想参与也不想知道他们的事情,她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过了宵禁他们两个却还在走廊上,她现在只想去找德拉科。

    推开校医院的大门,看向德拉科的病床,被帘子拉住了。整件病房就只有他一个病人,空荡荡的。

    哈莉走向病床,把隐形衣往下拉了一点,露出自己的脑袋,拉开帘子,突然一只手把她拉了进去,哈莉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就被耳边的声音阻止了:“不要出声,等一等。”

    哈莉的身子被紧紧地环着,脸上在发烫,身后的人是德拉科。他把隐形衣罩在了两个人身上。

    “有人来了。”德拉科的声音很轻很轻,气息洒在哈莉耳朵上痒痒的。

    哈莉透过帘子的缝隙往外看,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的床上。不对,是突然出现的。

    “是沃伦。”哈莉同样轻声说道,“他终于出现了。”

    沃伦好像又受伤了。他捂着肚子,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鲜血不断地涌出。他扶着床跌跌撞撞地走向放着药水的柜子,打开柜门,不小心打碎了一个容器,清脆的破碎声响起。

    “庞弗雷女士呢?我们要不要去帮他?”哈莉对沃伦还是具有怀疑,在二年级时他与伏地魔是一起的。

    “不要。”德拉科斩钉截铁地说。

    沃伦惊慌地望了望四周,拿起魔杖念出“恢复如初”后把容器放回原位,拿起一个瓶子把里面的液体倒进嘴里后又“啪”的一声消失了。

    “消失了?”哈莉揭下隐形衣,看向身后的德拉科。他的脸红红的。

    “幻影移形吧。”德拉科擦了擦头上的汗珠,拉开了帘子。天气太热两个人靠的太近又蒙在隐形衣里,身上都已经湿透了。

    哈莉不知道什么是幻影移形,刚想继续追问——

    “怎么?你还舍不得下去?”德拉科看着脸和自己依然近在咫尺的哈莉。

    “哦。”哈莉尴尬地立马跳下了床,脸颊两边因为尴尬而起了红晕。

    哈莉注视着德拉科,随着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自己对他的依赖也越来越强。她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只希望能平稳地度过每一天——和德拉科一起。

    哈莉俯下身子看着躺在床上已经闭上眼睛的德拉科,“我要回去了。我有话想说。”

    德拉科睁开眼睛,灰色与绿色的眸子相望着。

    “我想说,我喜……”

    没等哈莉说完,德拉科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我知道,等到一个好时机再对我说好吗?快回去吧。”

    哈莉眨眨眼睛,起身轻轻地拉上了德拉科床边的帘子。

    “晚安。”

    第二天早上的天空阴沉得像要塌下来一样,打人柳正在大力地挥摆着它的枝干,甩下本来就不多的树叶。

    哈莉和德拉科互相交换了课程表,只要有相同的课都会等对方。哈莉以为这会让潘西不高兴,结果这两天几乎看不到潘西的身影,就算看到她了也是和查尔斯在一起。

    “我还以为他们两个是吵架了。”和德拉科一起走去变形课教室的路上,哈莉看着前方查尔斯正逗着生气的潘西。克拉布和高尔两个“保镖”跟在后面。

    “她怎么又生气了?”哈莉又问。

    “你怎么那么关心她的事情?”德拉科已经拆下了绷带,从口袋里拿出一大把五颜六色的糖果塞到哈莉的口袋里。

    “谢谢――我不是关心,是好奇。”哈莉抬头看了一眼笑盈盈的德拉科。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在他的脸颊镶上了金边,朦朦胧胧的。当他的眼睛看向自己时,灰色与金色交织在一起,眼底热烈又深刻的摸不透的情感像一个温柔漩涡。

    天哪这个叫德拉科金发少年怎么这么好看?!

    哈莉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的确确是个颜控,看到好看的东西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暑假时在魁地奇精品店看见的漂亮的火□□自己也依然念念不忘。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孩是无可替代的。再帅气的男孩都不行。

    “重色轻友的家伙。”在礼堂享用午餐时,罗恩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哈莉。

    “哪有。”哈莉低着头吃玉米蔬菜沙拉。

    “那你说说,早饭你和谁一起吃?德拉科·马尔福。这一早上你都和谁在一起?德拉科·马尔福。”罗恩挥舞着刀叉,被赫敏压了回去。

    “你这样迟早要把别人的眼睛弄瞎。”赫敏的气色比昨天好了一点,但给人的感觉依然糟糕。她昨晚又是最晚回去休息的人。

    “但这样,不是对某人来说更好吗?”哈莉冲罗恩挑起眉毛,“有更多的机会。”

    “谁?什么机会?”罗恩啃下一口鸡腿肉。

    “你――”

    “我?”

    “想要和――”

    “赫……”

    罗恩停顿了一秒,红着脸灌下一大杯牛奶,“快吃你的饭!”

    赫敏红着脸吃下一口羊排。

    晚上,和德拉科在两人休息室分叉口处分别后,和赫敏来到特里劳妮教授的办公室。

    打开那扇装饰着发亮的宝石的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烈的香气,哈莉立刻捂住了鼻子。天花板上垂下来大大小小的紫色水晶,墙壁上挂着奇怪图案的挂毯。靠近窗户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个正在冒着烟的香薰。唯一的亮光是窗外照进来的月光。

    “教授,我们来了。”赫敏挪开一把挡路的三角椅子,上面放了几个蓝色的茶杯。

    特里劳妮教授打开了窗子,一阵大风刮进来,天花板上垂下的水晶互相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她摘下她的发窟,乱糟糟的卷发在风中凌乱。

    她抱着一个水晶球望着月亮,突然转过一张枯瘦暗沉的脸,眼睛瞪得滚圆。哈莉颤抖了一下身子。无广告网am~w~w.

    “不祥之子,你也来了。”特里劳妮教授眼眶里浸着泪水看着哈莉。

    赫敏翻了个白眼,走上前一步,“教授,我来和你讨论一下上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东西。我看到了罗恩。”

    特里劳妮教授放下手里的水晶球,搬来两把三角椅子,示意哈莉和赫敏坐下。

    “非常好,孩子。非常好。不得不承认的是,你……有学习占卜的天赋。”特里劳妮教授上前握住赫敏的手,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

    赫敏不自在地后退了一点,“我看的不是很具体,也不清晰。但是,他好像会死。”

    哈莉听到“死”这个字时心里咯噔了一下。赫敏不是会胡说八道的人,她能特意来找特里劳妮教授,那这就是真的了。

    前几天赫敏还在指责占卜的一无是处,装神弄鬼。但现在来看,也许特里劳妮教授所说的“不详”也是真实的了?

    “孩子,继续说说,你还看见了什么?”特里劳妮教授说话的语气突然变得很疯狂,很激动,愈发紧地抓着赫敏的两只手。

    赫敏抽出手,揉了一下眼睛,“我看到罗恩……不是现在的他,好像是几年后的他。躺在地板上,有很多血,很多血。其余的就是一片空白。我除了他以及……什么都看不见,都是迷雾。”

    特里劳妮教授热泪盈眶地抽泣了一声,“可怜的孩子。水晶球不会骗人,永远不会骗人。只要你认真,真诚地对待它。”

    窗户被大风吹得嘎嘎直响,灌进室内的风吹乱了赫敏的头发,在隐隐约约的黑暗中看见她落下一滴眼泪。

    哈莉也开始慌了。

    死?

    怎么会呢?

    赫敏在水晶球里预见了可怕的未来,特里劳妮教授说水晶球永远不会骗人。是真的吗?

    哈莉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分清现实与梦想的区别。一年级时陷进了厄里斯魔镜的美好空间里,但那终究是假的。水晶球与魔镜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