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17章 夏日酒会

第17章 夏日酒会

    哈莉坐在她小小的房间里的小小的书桌前,拆开信封,精致的卡片上写着酒会的日期――7月31日的晚上7点开始。是七月的最后一天。刚好是自己的生日。

    哈莉看看日历――7月2日。还有好久。

    哈莉一头栽倒在床上。

    也对,才刚刚开始放假。

    哈莉突然一把抓过枕头蒙着脑袋。

    自己还没有酒会时穿的衣服。而且,要怎么和弗农姨夫他们说这件事呢?

    哈莉把枕头从脑袋上拿开,心烦意乱而又坐立不安。

    去服装店买一套?不对,自己没有麻瓜的钱;去找赫敏帮忙?不对,她应该也没有……

    哈莉又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坐在椅子上拿起羽毛笔,蘸了墨水写斯内普布置的论文。

    “哈莉·波特!哈莉·波特!”佩妮姨妈在砰砰地敲着哈莉房间的门。

    “来了。”哈莉打开门。

    “你玛姬姑妈下个月要来,赶紧去院子!”说完塞给哈莉一把修剪灌木的剪刀,推搡着她下了楼。

    哈莉不情愿地站在院子的灌木前把灌木剪成一样高。七月的太阳太晒了,哈莉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头顶后面感觉滚烫滚烫的。

    哈莉擦了一下被汗浸湿的刘海,一回头看见佩妮姨妈围着围裙站在自己身后。

    “去帮你姨夫和达力拎东西!快!他们要去伦敦领西装!”说着粗鲁地拿走哈莉手上的剪刀。此时弗农姨夫和达力已经出来了。

    哈莉无奈地叹了口气,匆忙地冲洗了一下手,钻进了车子。

    一路上达力都在玩着游戏机,还一直抱怨天气太热,弗农姨夫只好厉声让哈莉帮他扇风。

    “快点!过来!”到了商场,哈莉跟在他们身后,街上人来人往。

    “哈莉!”哈莉转头,是赫敏和她的爸爸妈妈。

    弗农姨夫听到有人叫哈莉,也停下脚步。

    “赫敏,你也在这里。”哈莉惊喜地走上去和赫敏打招呼。她的父母和哈莉握了握手。

    “您就是哈莉的姨夫吧?”赫敏的爸爸拍了拍弗农姨夫的肩膀。

    “哦,哦,是的。”弗农姨夫不情愿地回应着,他大概认为他们也是那类人。

    “赫敏,你有礼服之类的吗?”哈莉和赫敏站在远处。

    “马尔福家的酒会?”赫敏好像很感兴趣。

    “是。可我没有舞会时穿的衣服。”哈莉无奈地说。看向和赫敏父母聊天的弗农姨夫,“还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说。”

    “去对角巷的服装店。那里有卖礼服。”赫敏若有所思地说,“我可以帮你。”

    哈莉突然捕捉到了一丝希望。

    “弗农姨夫那里你也可以……”

    “放心吧。”赫敏说,“趁现在,快去吧。剩下的我来。”说完朝弗农姨夫他们走去。

    哈莉凭着记忆里第一次和海格去伦敦的破釜酒吧的路上跑去。虽然赫敏让自己放心,但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要是一不小心被弗农姨夫发现了,估计自己就再也出不了房间了。

    来到熟悉的砖墙前面,哈莉用魔杖敲了敲特定的几块砖,进入了对角巷。

    假期里的对角巷没有什么人。商店虽说都开着,但与开学前两天的对角巷比起来,冷清了许多。

    哈莉先去古灵阁取了一些金币,然后来到一家专门卖礼服的服装店里。

    “孩子,你要买些什么?”这家店的主人是一个年迈的老奶奶。戴着金色眼镜的眼睛透过镜片上下打量着哈莉。

    “我……先随便看看。”哈莉在店里四处张望。店里装潢得十分复古,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檀香。

    哈莉走上通向二楼的楼梯,眼睛锁定了一件挂在衣架上的酒红色裙子。

    她走上前轻轻抚摸了一下,是十分柔软的布料。裙子的领子设计是齐肩的款式,腰部收紧地十分恰当,裙摆自然地垂下来。整件衣服没有任何的装饰,仅仅就是这样。但哈莉似乎就是被它给迷住了。

    “请问我可以试一下吗?”哈莉指着这件衣服说。

    “当然,孩子。需要我来帮你吗?”店主缓缓地走到哈莉旁边,取下了衣服,放在了哈莉手上。

    “谢谢。”哈莉转身走进试衣间。

    “非常漂亮,我认为你很适合它。”当哈莉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后,店主笑眯眯地说。

    哈莉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黑色长发垂在肩膀上裙子的长度刚好在膝盖下面一点……总之,这衣服很适合自己。

    “就这件了。”哈莉把8个金加隆放在柜台上,店主把衣服包装起来。

    “要不要再来一串项链?”店主从身后的玻璃柜子里取出一个小木盒子,打开它,里面装着一条亮晶晶的半透明的项链。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菱形的半透明的黑色水晶。

    “好。”哈莉没有多想就买下了它。

    在对角巷里轻快地走着,她不想回去,不想回到那个根本就不欢迎她的家。

    可有什么办法?哈莉回到了熟悉的麻瓜街道。

    哈莉小心翼翼地拿着装着衣服和项链的袋子回到伦敦的中心商场里远远看去,赫敏他们还在那里。趁机把衣服藏到了车上。

    赫敏看到哈莉成功地买到衣服,就拖着她的父母离开了。

    弗农姨夫气冲冲地朝哈莉说:“你那一帮人硬是拉着我聊一些无聊的事情!什么怎么做出更好吃的无糖甜品!没有糖的甜品叫什么甜品?而且还邀请我们七月三十一号晚上去他们家吃晚饭,还不让我拒绝!”

    哈莉就只好尴尬地笑着,心里默默地感谢赫敏。一边听着弗农姨夫抱怨一边帮他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房间,哈莉又拿出新衣服端详起来。自己确确实实被它给迷住了。又想再穿上它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但还是忍住了。

    还是到那天再穿上它吧。

    七月三十一号之前的日子简直可以用熬来形容。每天就是不停地打扫屋子,不停地为他们一家做饭,不停地听着弗农姨夫的抱怨……

    终于,七月三十一号晚上六点半。弗农姨夫他们已经离开去赫敏的家了,多亏了赫敏。

    哈莉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准备好了隐形衣和扫帚,邀请函。换上了那件衣服,戴上了项链,再过十分钟就出发。

    哈莉拿着东西下楼,披上了隐形衣,把自己和所有东西隐藏在了夜色中。飞上了天空。

    哈莉穿着裙子坐在扫帚上十分费劲,还要一直避开鸟。但看着脚下夜晚繁华的伦敦,心轻飘飘地,充满了期待。

    “出示您的邀请函。”降落到马尔福庄园,把扫帚放在门口,把邀请函递给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波特小姐,请进。”那个男人打开了大门,眼睛扫视着哈莉。

    哈莉走在通往正厅的鹅卵石道路,道路两边都种满了灌木和玫瑰。

    “波特,这边。”还没到达门厅,就看见德拉科站在不远处等着自己。

    他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很衬他的浅灰色眼睛。

    “今晚什么安排?”哈莉抬头看着德拉科,才一个月,好像又长高了好多。

    “生日快乐。”德拉科递给哈莉一个墨绿色的礼盒,里面是一串绿宝石手链,系着礼盒的丝带上插着一张生日贺卡。

    “谢谢。”哈莉内心欢悦着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鹿。罗恩和赫敏已经在昨天凌晨就把礼物送了过来。除了他们两个还没有谁送过自己生日礼物。今天――有德拉科。

    德拉科注视着哈莉,“你糟糕的品味终于好了许多。”他用一种调侃的语气笑着说。

    “真是谢谢你。”哈莉给了他一个假笑。

    “生日愿望。”

    “什么?”

    “你没有什么生日愿望吗?你喜欢什么?”

    晚风扶过树丛,晚归的鸟群停驻在枝头,穿着正式的人们说说笑笑。

    “我希望――”哈莉拉长了尾音,“每一年的生日都有你在。”

    有几个人看了他们一眼,低声说笑着什么。

    哈莉的这一句话就像是一句告白,直接戳进德拉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就这么简单?”德拉科脸有些微红,正视着前方,手不自在地整理着已经很整齐的领子。

    “就这样。”哈莉看着他,其实自己的心也在跳个不停。

    走进大厅,装潢与上次来时截然不同。富丽堂皇了许多,亮堂堂的。

    哈莉一进门就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议论声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展起来,目光好像都落在了哈莉身上。

    哈莉对这些都已经习惯,一笑而过。

    “哈莉·波特。你也来了。”潘西穿着一件黑色的长礼服,两条宽肩带挂在肩膀上。领口一直低到胸口。潘西比同龄人成熟了许多,哈莉和她比起来还真是稚嫩了不少。这件礼服看起来和她很搭配。

    潘西端着高脚酒杯,里面装的却是薄荷茶。一双细长漂亮的眼睛打量着哈莉。

    哈莉礼貌地点点头。看向周围,终于在茫茫的陌生人海中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是克拉布和高尔,两个人正端着盘子在一旁大吃大喝。

    “德拉科,你在这啊。”一个浅棕色头发的,英俊高挑的男生走了过来,看起来应该比哈莉大了几岁。

    “嗨,查尔斯。”德拉科和他握了握手,“最近还好?”

    “很好,谢谢。”查尔斯微笑着拿起旁边桌上的一块巧克力。

    “这位是……”查尔斯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哈莉。

    “哈莉·波特。”哈莉点点头,“你好。”

    “查尔斯·莫里。你好。”查尔斯饶有兴趣地给了德拉科一个眼神。

    德拉科挑挑眉,从巧克力喷泉前拿来一个盘子递给哈莉,“要吃点什么吗?”

    “德拉科,你在干什么?”卢修斯的手搭在了德拉科的肩上。

    “波特……”卢修斯放下了搭在德拉科肩上的手,一双精明的眼睛看着哈莉,又看向德拉科,“是你邀请这位……波特。来的是吗?”

    “是的,爸爸。”德拉科平静地回答着。

    “是啊是啊。看来这位波特小姐还真的很有魅力。”卢修斯走近了哈莉,“看看这一身打扮……你的麻瓜家人对你还真是放松,还能让你来这里。”

    哈莉就这样盯着卢修斯充满厌恶的眼睛。卢修斯是真的讨厌自己和他亲爱的儿子走在一起。查尔斯又拿起一个巧克力,静静地听着。

    “不愧是波特家的女孩,恩?”卢修斯继续往下说,又送给德拉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希望你不要被她给迷惑了。”

    潘西得意地笑着,和卢修斯寒暄起来。看起来可真是融洽。

    哈莉端起两个酒杯各倒了一点青柠汁,一个递给德拉科:“cheers。”接着一饮而尽。

    “德拉科,你和帕金森小姐好好聊聊。”卢修斯把德拉科从哈莉身边拽了过来,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波特小姐不会因为你缺席一两分钟就无聊死的。”

    “还有,不许碰酒。”卢修斯严厉地看了一眼德拉科。

    潘西举着酒杯,偏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哈莉。这无不是在嘲笑哈莉罢了。

    哈莉没有理会潘西的嘲讽和卢修斯无比厌恶的眼神,放下酒杯,从容地从落地窗径直走出了大厅。

    哈莉一个人来到马尔福庄园的后花园,背靠着高大的灌木,看着玻璃窗里的人们热闹又优雅的身影融在温暖透亮的灯光里。自己显然和那里格格不入。

    哈莉没有多停留,转过身一个人在后花园里漫步目的地走着,手抚过高大的灌木,嘴里轻轻地哼着歌。

    拐弯来到一处喷泉前,坐在喷泉边上,手在里面轻轻地划着水。

    天越来越黑,哈莉发现周围出现了小小的亮晶晶的光点,忽上忽下地沉浮着。

    突然传来一阵叶子碰撞窸窸窣窣的声音,德拉科从远处酿酿跄跄地走过来。

    “你怎么了?”哈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德拉科苍白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差点倒在哈莉身上。艰难地支撑着灌木。

    “你喝酒了?”哈莉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酒气。他不可能会喝酒的啊,他家管的那么严,离开前卢修斯还提醒过他……要是被他父母知道,他岂不是完蛋了。

    “走,我们先回去。”哈莉想扶德拉科回去,德拉科却像个孩子一样耍脾气,打开了哈莉的手。

    哈莉还没见过这样一面的德拉科,但这样也太为难自己了。要是卢修斯知道了,肯定又会把所有错都推到自己身上。

    德拉科好像醉的不行,开始东倒西歪。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哈莉硬是扶着他往大厅走,还没走两步,德拉科又不走了。

    “拜托了,快点回去吧,要不有麻烦的不是你而是我啊……”哈莉无奈地拍了拍落在德拉科肩膀上的叶子。

    “别吵。”德拉科一把握住哈莉的手腕,低着头皱着眉头好像在忍耐什么,“不要说话。”

    德拉科松开哈莉,走到喷泉旁边往脸上泼了几把凉水,清醒了许多。头发和脸都挂着水珠,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哈莉,“扶我回房间。”

    哈莉扶着他往正厅走,德拉科又说,“往后门进去。”

    哈莉按照他的指使尽量避开人群,看到潘西·帕金森正在和查尔斯聊天,看起来并不是很愉快。

    来到他的房间,德拉科一下子瘫倒在床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喝点水吧。”哈莉从玻璃罐里倒出一杯白开水,放在德拉科的床头。自己坐在床边。

    “不喝。”德拉科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向天花板。

    “那你要喝什么?”哈莉耐心地询问。

    “不喝。”德拉科拿枕头蒙住了脑袋。

    “那你要吃点什么吗?我去外面帮你拿。”

    “不喝。”

    “那你想干嘛?”

    “不喝。”

    “是问你想做些什么吗?会无聊吗?”

    “不喝。”

    “行。”哈莉听他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耐心,“不喝我喝。”拿起杯子喝下一大口。

    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喝水的原因还是什么,这水感觉意外地解渴。

    “喝点水应该对你会有些帮助。”

    突然德拉科一只手搂住哈莉的腰,另一只手抚着哈莉的脑袋,和自己撞了个满怀。

    德拉科身上的香味和淡淡的酒气直冲进哈莉的鼻腔,缠绕着哈莉的神经,扰乱了她的思绪。

    哈莉清醒过来,明明只是一个根本不会有人在意的拥抱,全身却软绵绵的,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德拉科却比她先清醒过来,轻轻推开哈莉,转过身子把脸藏在被子里。

    “我先走了。”哈莉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梳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心情,脸红扑扑的,离开了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