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14章 揭穿

第14章 揭穿

    “我们必须要喝下这个吗?”罗恩恶心地看着赫敏搅着的坩埚里的东西。

    “如果想成功就必须得喝。”赫敏用一根长柄勺子把熬制的变身水舀进三个玻璃杯里。

    “给。把头发放进去。”三个人把头发放进杯子里。然后逼着自己一饮而尽。

    “呕……”三个人控制不住地呕吐起来,杯子摔在了地上。赫敏跑进厕所隔间呕吐起来。

    哈莉艰难地支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在慢慢地膨胀……

    “嘿,真神奇,我变成了克拉布!”罗恩从厕所里走出来,他现在完全变成了克拉布的模样。

    “你们快走!不要浪费时间!”赫敏在里面大喊。

    “快点!”她开始不耐烦了。

    罗恩和哈莉便先行离开了。他们按着之前去斯莱特林休息室的记忆走,来到了那堵湿乎乎的石墙边。

    “纯血。”哈莉说着。

    石墙没有反应。

    “纯血。”哈莉再说了一次。

    依然没有反应。

    “口令改了?”罗恩摸了摸脑袋。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嘛?又去大吃大喝了?”德拉科迈着步子从走廊走来。

    “我们……忘了口令。”哈莉学着高尔说话的方式说道。

    “啧,今天早上刚改的就忘。”德拉科看着他们说,“高贵的斯莱特林。”石墙打开了。

    他们跟着德拉科走下通往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楼梯,这里的温度好像比上次来时更低了,还潮湿得多,隐隐约约的水声好像要把休息室溺死。

    德拉科坐在一张黑皮沙发上,拿起桌上的一个盒子端详起来。

    哈莉这时正细细地端详着整个斯莱特林休息室。上次来时太匆忙还没好好来得及欣赏。

    她这才注意到古铜色的窗户外面可以看见黑暗的深邃的黑湖,再细看可以看见许多的大小水生动植物在缓缓沉浮着,游动着。

    罗恩似乎很不喜欢这里,他的手紧紧地抓着沙发。用胳膊碰了碰哈莉,示意哈莉赶紧引出继承人的话题。

    哈莉领会了罗恩的意思,在大脑里组织好语言:“呃,马尔福,你知不道谁是密室的继承人?”

    德拉科抬头瞥了哈莉一眼,“我早就说过了,我不知道。”

    “你觉得哈莉·波特是继承人吗?”哈莉又问。

    “波特?”德拉科好像思考了一下,把盒子在耳朵旁边摇了摇,“不是。”

    哈莉看了一眼罗恩,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

    罗恩觉得这里的温度他着实适应不了,而且他身后那只盘踞在壁炉上的绿色的大蛇的一双闪着红光的双眸正直勾勾地瞪着他,让他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昨天波特和韦斯莱来我们的房间了。”德拉科放下了盒子。

    哈莉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原来罗恩说的是对的,他们真的被发现了。

    “哈?”哈莉克制着自己颤巍巍的声音说。

    “你们睡的那么死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个昨天晚上鬼鬼祟祟地在我们房间。”德拉科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是啊是啊。”哈莉敷衍地回答,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啊!”罗恩突然大叫了一声。

    “怎么?”德拉科撇了双目圆睁的罗恩一眼。

    罗恩惊恐地指着窗户,那里有一条长相可怖的大鱼正定定地看着他们。白色突兀的眼珠子正骨碌碌地转动,张着一口长着利牙的大嘴巴。哈莉感觉后背一凉。

    德拉科嫌弃地咂了咂嘴,又怀疑地说:“这不是天天都能见到?有什么好怕的?你两年都白呆在这了吗?”

    哈莉眼神示意罗恩要跟紧斯莱特林学生的节奏。尽管这休息室在神秘的同时有时也的确让人“惊喜”啊。

    “你觉得他们来这里干嘛?”德拉科靠近了一点。

    “不知道,没有吧。”哈莉傻乎乎地用笨拙的语言试图给自己去圆谎。

    德拉科挑挑眉,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短暂的沉默让哈莉陷入紧张之中。罗恩似乎还没缓过来。

    “你不知道吗,波特?”德拉科一只手撑在哈莉坐的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哈,哈莉,你的伤疤……”罗恩颤抖着声音说。

    哈莉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头发变回来了,在慢慢地变长,身子在慢慢地缩小,她变回去了!

    她惊恐地看向罗恩,他一头红发也在簌簌地长出来……

    “说说吧,你们来这里干嘛?就是为了套出我的话对吗?”德拉科重新坐回沙发上,修长的手指交叉在一起。

    “我,我们,”哈莉脸颊略微有些绯红,紧张到憋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这么说吧,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继承人的事情。不过密室在50年前被打开过,而且打开它的那个人被开除了。”德拉科靠在沙发上看着哈莉。像在马尔福庄园时那样。

    “谢谢。”哈莉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被揭穿已经够令人尴尬了。

    “那么现在到你说了。”

    “我们……”哈莉在底下捏了一下罗恩,想让他想想办法。

    “昏昏欲睡!”突然一声女生的声音传来,德拉科倒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哈莉和罗恩惊异地回头一看,一个戴着黑色头套的女生举着一根魔杖,看魔杖就知道,是赫敏。

    “快走!”赫敏领头冲出了斯莱特林休息室。

    “我想着你们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想着你们是不是出事了,结果还真的出事了!”三个人来到休息室外面,赫敏气愤地说。戴着头套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奇怪。

    “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快时间就过了。”罗恩不满地说。

    “赫敏你怎么了?”哈莉一直都在注视着赫敏那个奇怪的头套。

    “哦,这个。”赫敏显得有点难为情,“告诉你们也无妨,你们也总要知道的……”说着她摘下了头套。

    “天啊。”罗恩吃惊极了,因为赫敏变成了一只猫,脸上长满了猫咪的长毛……

    “是我失误了。那是猫毛。”赫敏重新把头套戴上,“我现在必须得去找庞弗雷女士了,你们最好想想明天该怎么面对马尔福。”

    第二天一大早,哈莉和罗恩就去医务室看望赫敏。赫敏的床位被帘子拉得严严实实的,庞弗雷女士为了不让她难堪于是就这么做。

    “你们想好等会儿怎么面对马尔福了吗?”赫敏脸上的毛已经退了许多。

    “躲着他就好了。”罗恩咕噜咕噜地喝着燕麦粥。

    “唉,别忘了,第一节课就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赫敏难受地摸着自己毛茸茸的脸颊。

    “那就逃课。”罗恩一脸认真地说。

    “难道上课不会比躲着他重要?”赫敏吃惊地说。在她看来,上课然后考出好成绩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能怎么办?”罗恩把空碗放在床头柜上。

    “迟早要面对他的不是吗?你们快去上课吧,要迟到了。”赫敏推搡着他们。

    去教室的一路上,罗恩和哈莉都尽量避开斯莱特林的学生,万一里面混进去个德拉科可就不好玩了。

    “一会儿我们坐在里门最近的那个角落的位置上,然后一下课就赶紧跑。”哈莉和罗恩站在门口往教室张望,里面基本都坐满了,但没看见德拉科的影子。

    “波特。”一只手搭在哈莉的肩膀上,哈莉打了个寒战。这只手是谁的就不用说了。

    “昨天是不是你袭击的我?”德拉科挤开罗恩,一只手堵在教室的门上,浅灰色的眼睛看着哈莉那双清澈的绿眸子。

    哈莉只顾着盯着他看,又开始不知所措了,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

    “咳咳。”麦格教授抱着一大堆书出现在他们身后。

    “波特小姐,马尔福先生,你们怎么还不进去?虽然这种时候结伴呆在一起是个明智的选择,但现在还是进去教室上课比较明智。”麦格教授调整了一下眼睛,严肃地说。

    “好的,教授。”三个人走进了教室。

    哈莉和罗恩按照之前说的坐在那个角落。

    “起来,韦斯莱。”德拉科站在罗恩的位置旁。

    “为什么?”罗恩感觉莫名其妙。

    “波特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德拉科把自己的课本和魔杖,羽毛笔都放在了罗恩现在坐的桌子上。

    “不能下课再说吗?”罗恩没有离开这个位子的意思。

    “快点。你坐到那里去。”德拉科指着一个斯莱特林女生旁边的空位置说。

    罗恩掏出了魔杖指着德拉科,“下课再说。”

    “韦斯莱!马尔福!你们两个在干什么?”麦格教授站在讲台上说。许多人都朝他们看来。

    “教授,韦斯莱占了我的位置还想攻击我。”德拉科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韦斯莱,坐到旁边的位置上去,先收起你的魔杖。不要拿魔杖对着同学。”麦格教授严肃地看着罗恩说。

    罗恩只好悻悻地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德拉科如愿以偿地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要把石头变成鲜花,先看我的样子,把魔杖从上到下对准石头轻轻一抖……”

    德拉科修长白皙的手撑着脑袋,侧着身子看着哈莉,眼里有若有若无的笑意:“昨天是不是你攻击的我?”

    哈莉没有说话,假装全神贯注地听课。实际上整个人都被德拉科的声音给包围了。那还有心思去听课?

    德拉科挑着眉笑了笑:“那我就告诉老师了,你和韦斯莱变成克拉布和高尔――”

    “是我。”哈莉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德拉科惊讶极了,又觉得怪好玩的,本来他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哈莉这么快就说出来了。

    “那你也去了我的宿舍对吗?”德拉科干脆就这样顺其自然,把撑着脑袋的手放了下来,侧过脸看向哈莉。

    “是的。”哈莉没有多想,因为总是得说出来的,早晚。

    “波特!马尔福!”麦格教授气势汹汹地走到他们位置边,“你们从一开始就在聊天!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对不起,教授。”哈莉低着头说。

    “为什么你们还没有把石头变成鲜花?现在立刻做!”

    哈莉环顾四周,几乎所有人都把石头变成了各式各样的鲜花。罗恩的魔杖也变出了还算过眼的花。

    “阿墨兹。”德拉科不以为然的举起魔杖,从上到下轻轻一点,变出了一朵漂亮的白水仙。

    麦格教授朝德拉科点了点头,又看向哈莉:“波特?”

    哈莉也学着德拉科的样子变出了一朵鲜花。

    “尽管这样,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也各扣5分。”麦格教授走回讲台。

    罗恩一直在关注着德拉科和哈莉的一举一动,担心德拉科为难哈莉。潘西坐在教室的前排,以往她都是和德拉科坐在一起的,可今天却没找到德拉科,只好自己来上课。没想到现在一回头就看见德拉科一直看着哈莉,还笑的那么灿烂,不由自主地怒火中烧。 m..coma

    “继续说。”德拉科道。

    哈莉一直闻到德拉科身上一股不是很浓但是很让人迷惑的香气,大概是某种香水,一直让她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像掉在云朵上一样软绵绵的如痴如幻。

    “你身上到底是喷了什么?”哈莉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恩?”德拉科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衣服袖子,“我从小妈妈就让我喷上一些,她喜欢这样。很难闻吗?”

    “没。就是让我感觉晕乎乎的。”哈莉淡淡地说。

    德拉科又说:“所以昨天的一切事情都是你干的?”

    “是的。”哈莉干脆直接坦白。这样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那你还要告诉教授吗?”哈莉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要是复方汤剂和闯入别的学院的休息室被教授知道了,他们三个就要遭殃了。

    “不。”德拉科终于坐正了身子。

    “谢谢你。”哈莉松了一大口气。

    上完一上午的课后,哈莉和罗恩去医务室找赫敏。

    “我就知道是哈莉就肯定没问题的。不用动脑子就知道。完全不用担心。”在听了哈莉说的话后,赫敏低着头吃着午餐轻松地说。

    “嘿,你们看。”罗恩拿着那本酒红色的书说。他好像又发现了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