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13章 夜闯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第13章 夜闯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所以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现是吗?”罗恩正在为他的魔杖裹上新的胶带。

    哈莉点点头,“只知道了多比是马尔福家的小精灵。”

    赫敏摇摇头,“看来你还得撑好多日子了。”

    最近感冒的学生越来越多,医务室里每天都人满为患,庞弗雷女士每天都处在忙碌的状态,挨个给生病的学生喝下一种难闻的褐色的药水。金妮的状态也越来越差,病怏怏地,被帕西强迫灌下一种提神的药,原本火红的头发变得更像着火了似的。

    赫敏每天都在往图书馆跑,几乎是见缝插针地休息。除了上课和吃饭,就没有好好坐下过。

    “哈莉,你可以去问马尔福关于他应该是继承人的事情吗?”赫敏急匆匆地扒着一碗燕麦粥。

    “当然没问题。他会说吗?”

    “是哈莉你肯定没问题的。”赫敏眨眨眼睛,“最好能问出斯宾教授说的密室被打开过的事――是谁打开的。委婉一点。”

    “现在就去。在那呢。”罗恩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他们后面一排的和潘西聊天的德拉科。

    “快去吧――”哈莉刚起身,罗恩就推了她一把。

    哈莉一个酿跄,差点摔到他们身上。德拉科回头看到哈莉尴尬地站在自己身后,罗恩和赫敏扭头看着他们。看到德拉科注意到他们又立刻回过头。

    “什么事?”德拉科站起身。

    “出去单独说――”赫敏小声地伏在椅子上提醒哈莉。

    “你现在能出来一下吗?”哈莉说话的时候余光一直瞟见潘西,她很不高兴,手整理着飘到脸上的黑发,带着怒气吃着炒蛋。

    德拉科迟疑了一下,又看到罗恩和赫敏不正常的举动,再看哈莉奇怪的眼神,肯定有什么事情。

    “祝她好运。”赫敏喝下最后一口粥。

    “嗯,什么事?”德拉科靠在墙壁上,院袍的领子有些歪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继承人的事情?你应该很了解。”哈莉努力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前,蓬松的头发垂在肩膀上。

    “我不知道。”德拉科摆正了自己的衣服,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想说出些什么。

    “那多……”哈莉猛地想到了什么,就住了口。

    “什么?”德拉科凑上前了一步。哈莉看见赫敏和罗恩正躲在墙后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们。

    “没事。”哈莉冲墙后的两人稍微皱了皱眉,微微耸了耸肩膀,用肢体语言告诉他们这事没着落了。

    晚上,三个人窝在休息室最角落的沙发上。赫敏翻着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哈莉正在查阅着资料写着魔法史的论文。罗恩倒着头神志不清地背着魔药课的笔记。因为明天斯内普要让他们进行一个测试,一人一个座位,不能挨着坐。没拿到合格的人要把知识点抄10遍――在斯内普的看管下。魔药课的笔记有多少多就不用解释了。

    “真是够了。我不想背了。”罗恩倒在沙发上,笔记本从手上滑到了地上。

    “谁让你平常不背的?临时抱佛脚就是这个下场。”赫敏依然低着头,棕色的篷篷头挡住了她的脸。

    哈莉放下羽毛笔,看向罗恩,“我就算明天都做对了,斯内普也不会给我高分的。而且我对于魔药着实不感兴趣。”

    “反正我不背了。明天就随缘吧。还什么要按照标准O.W.T的过程……我们才二年级呢,还有三年才考试,这么着急干嘛?说什么要提前适应考试环境,有这么早适应环境的吗……”罗恩滔滔不绝的抱怨个不停,弯下腰把本子捡起来,随便翻了几页,最后把求助目光投向了赫敏,“赫敏,明天你帮我吧。你可以把过程写在羊皮纸上然后用魔杖递给我。”

    “做梦。”赫敏双手把头发往耳后别上,把书合了起来。

    “每个人。把口袋翻出来,人与人之间不得小于一个座位。”斯内普站在哈莉的桌子前说。

    “完全按你们三年后的O.W.T的标准考。”斯内普冷漠地说着,“熬制枯死剂。30分钟。现在开始。”

    “什么?枯死剂?”教室里响起一片哄闹声。赫敏也愣了一下,思考了几秒,开始切起了甲虫的腿。

    “安静。”斯内普拉紧了长袍,“谁再说一个字直接不合格。”

    于是所有人都开始埋头苦干起来,罗恩开始着急地东张西望,哈莉努力想之前上的关于制作枯死剂的课,然而脑袋里模糊不清,除了模糊的黑板上的制作过程和她做的乱七八糟的魔药,什么都想不起来。看向斜后方的德拉科,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熬着坩埚里的魔药,显然很顺利。

    “波特小姐,不要左顾右盼。”斯内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面前。

    “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做不出来。”斯内普看着哈莉空荡荡的坩埚,眼里充满了奇怪的东西。

    哈莉低着头把鳄鱼心脏切成片,放进坩埚里,加上野草根,开始熬起来。斯内普走开了。

    接下来的二十五分钟简直就是灾难。纳威的坩埚不知怎么的,飞到了天花板上,掉不下来了,斯内普一边咒骂一边用魔杖想把它拽下来,却怎么也不管用。于是他给格兰芬多扣了10分,把抽抽搭搭的纳威赶了出去。克拉布突然肚子疼的厉害,原来是他把自己熬的药水喝了下去,原因是看起来很好吃。斯内普只能把他送去了校医室。罗恩因此笑得前仰后翻,结果没有立刻加上鱿鱼须,坩埚里的魔药全部溢了出来。一滴没留。当然斯内普绝对不可能再给他材料。最后可想而知,格兰芬多再次被扣了5分。罗恩无奈地收拾着残局。

    “时间到。所有人出去。”斯内普把窗户的帘子打开,把所有人赶了出去。

    “我这次肯定是完蛋了。我的坩埚里什么都没了。”罗恩唉声叹气。

    “我都在瞎做,能及格就不错了。”哈莉至少比罗恩看起来有精神一些。

    赫敏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看书,一看就是这次的测试她已经稳了。

    “赫敏?你怎么还在这里?”凌晨三点,哈莉打算下楼喝点水。现在的天气越来越冷了,夜晚有冷风从窗户缝隙里灌进来,哈莉裹紧了自己的睡衣。赫敏还坐在灯下翻阅着书本。

    “哦,哈莉。”赫敏抬起头,又低下头。

    “你在看什么?”哈莉走上前,从玻璃杯倒了一杯水。

    “我在找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马尔福说出口的方法。”赫敏把书的封面展示给哈莉,“这是我从禁书区借的,里面有好多稀奇古怪但很有用的咒语和药水。”无广告网am~w~w.

    “这样啊。”哈莉咕噜喝下一大口水。

    “哦!哈莉!你看!”赫敏把一页书摆到哈莉面前,“复方汤剂!”

    那页书上有好多看了令人难受的插图,但哈莉还是看懂了这个药水可以让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但是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变成另一个人?克拉布?”哈莉放下杯子。

    “对!”赫敏兴致勃勃地站起来,“就是这个了,肯定能让马尔福开口的!”

    “可是,这个要一个月啊,到时候不是纯血的人都被袭击的差不多了。”哈莉忧心忡忡地说。

    “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该试一试。”赫敏自信地说。

    第二天的魔药课,斯内普当众念出了所有人的成绩的名单,不合格的名单果然有罗恩。哈莉侥幸,刚好在及格上。赫敏依然是优秀名单上的一名。虽然看斯内普的样子并不想给她优秀。但他肯定找不出赫敏的一点错误出来。除了赫敏还有德拉科和潘西,以及另外两名格兰芬多的学生和三名斯莱特林的学生。

    “我就知道我会不合格。所以我已经抄了6遍。”罗恩看起来很愉快。怡然自得地踏着步子。

    “你什么时候抄的?还这么快?”哈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魔药课的笔记可是极其多的。

    “这时候就是得耍点小聪明。”罗恩和得意,“我找科林帮的忙。”

    “科林·克里维??”

    “好吧,其实这也是拖了你的福,哈莉。”罗恩朝哈莉眨眨眼睛,“他知道我和你是好朋友,于是他就无条件地帮我抄了。”

    “罗恩!”赫敏有些不高兴了,她认为这是罗恩自己必须要做的,“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应该自己抄!”

    “知道了知道了。”罗恩敷衍地回答着,心思也许又飞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现在已经开始熬制复方汤剂了。”赫敏对罗恩的态度感到不满,“我从斯内普的私人储藏室里拿了一些材料。”

    “他发现了怎么办?”哈莉一想到斯内普发现时气愤却又很好笑的样子就忍俊不禁。

    “没事。熬制药水更重要。”赫敏怡然自得地说,仿佛这一切都无所谓似的。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这个月又发生了一起攻击事件,拉文克劳的佩内洛被袭击了,帕西因此惶恐不安。也许是因为他以为级长是不会遭到袭击的。

    “好了,这个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三个人围坐在女盥洗室里,一锅神奇的药水正在咕噜咕噜地冒泡。

    “咦,这看起来真恶心。”罗恩做出了个厌恶的表情。

    “我也觉得。”哈莉不忍去看它,这让她想起了纳威上次在情人节熬的药水。

    “你们必须要弄到克拉布和高尔的身上的任意一样东西,像头发什么的。”赫敏拿着一把长长的勺子搅着一锅粘糊糊的液体。

    “那你呢?”

    “我已经弄到了。”赫敏举起一个小小的玻璃管,里面有一根毛发,“是斯莱特林一个女生身上拿的。”

    “我们怎么去拿到他们的头发?”哈莉的脑袋里正在放映着扯下克拉布头发的场景。

    “今天晚上。去他们的休息室。”赫敏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

    “去斯莱特林休息室?赫敏你疯了吗?”罗恩吓得跳了起来。

    “那你说说,怎么弄到他们那又短又硬的头发?难道说‘嘿,高尔!克拉布!拔根头发给我!’吗?”赫敏专心致志地熬着药水。

    哈莉和罗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一边商量着如何进入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凌晨1点,罗恩,哈莉,赫敏披上隐形衣溜出了休息室。

    “我在克拉布和高尔身上施了个小小的魔法,让他们所走过的地方都可以感应到。”赫敏举起手里的一个类似罗盘的东西。

    “真有你的赫敏。”罗恩小心地跨过一个移动的台阶。

    他们绕过一道道走廊,走下一阶又一阶的楼梯,来到一堵湿乎乎的石墙前。

    “是这里吧?”哈莉小声地问。

    “口令是什么?”罗恩警惕地朝四周张望。

    “恩……”赫敏深思了一会儿,“以他们斯莱特林的性格,纯血?”

    石墙打开了。

    “赫敏,真有你的!”罗恩佩服地看了一眼赫敏。赫敏真不愧是年级第一。

    他们走进一条挺长的像是地下室的道路,墙壁和阶梯都是由粗糙的石头砌成的,最后走进了一间很大的散发着绿光的阴暗的休息室。

    “就是这里了。”哈莉看着斯莱特林休息室。墨绿色的纱和黑色的遮光布挡住了窗户,使光线更加昏暗了。这里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水声,而且温度比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低多了。水晶吊灯从天花板垂下来,散发着浅绿色的光,沙发都是黑色的真皮沙发,壁炉两旁有两条诺大的蛇盘旋着。

    “快点,哈莉。现在可不是欣赏这里的时候。现在要去找克拉布和高尔的宿舍。”赫敏拉走了哈莉,她没兴趣欣赏这里。

    他们蹑手蹑脚地在休息室里踏步,终于找到一串通往二楼的楼梯。他们顺着楼梯往上爬,刚到二楼就听见了很响的低沉呼噜声,是男生宿舍没错了。

    “你们进去,我在外面帮你们打掩护。”赫敏捂着嘴巴低声说。

    哈莉和罗恩比了个“OK”的手势,非常慢地推开一间房间的门,脱下鞋子,弓着腰,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幸运的是,这里刚好是克拉布和高尔的宿舍。德拉科也在这里。

    “你去拔高尔的。”罗恩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但哈莉还是听懂了。

    高尔的床铺的旁边就是德拉科的床铺。他的睡相想比另外三个规矩多了,而且他的位置也干净整洁得多,但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不舒服,大概两年了还是不习惯这里的床吧。

    “小心点。”罗恩踮着脚靠近了克拉布的床。

    哈莉轻手轻脚地走向高尔,慢慢靠近高尔的脑袋,忽然高尔打了个很响的呼噜,翻了个身,转到一边去了。

    哈莉吓得一哆嗦,听见身后德拉科翻身的声音,颤抖着扭头看了一眼德拉科。所幸,他还在睡觉,没有醒。

    哈莉把手伸向高尔的脑袋,揪起一根短短的头发丝,先是轻轻一提,没拔下来。这次她打算一做就做到底吧,用力一拔了下来,迅速蹲了下来,把头发装进了一个细小的玻璃管里。

    高尔竟然没有醒,还打着呼噜,一只手把床上的一个枕头打到了哈莉身上。

    哈莉起身看到罗恩还没动手,蹲在床边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克拉布。在黑暗中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还挺瘆人。

    “你快点啊。”哈莉用手圈成一个圈,放在嘴边说。

    此时的德拉科是醒着的。他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哈莉蹲在自己的床边鬼鬼祟祟地,不知她在做些什么。但不想揭穿她。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好了!”罗恩站起来朝哈莉说了一声。德拉科的眼睛瞟向了罗恩两秒,又迅速闭上了。

    “恩?”罗恩揉揉眼睛,他好像感觉有一双眼睛刚才在看着自己。

    “走吧。”哈莉小心翼翼地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和赫敏会和,三个人在楼梯口钻进了隐形衣。

    “都拿到了。还挺顺利的。”哈莉呼呼地喘着气。三个人走在回格兰芬多休息室的走廊上。

    “太好了,明天我们就可以知道密室的秘密了。”赫敏兴致勃勃地说。

    “不过,哈莉,我感觉刚才我起身的时候有人是醒着的。”罗恩有点后怕地说,打了个哆嗦。

    “不会吧。”哈莉被他这么一说也有点紧张了,拍了拍罗恩,“放心,不会的。”

    德拉科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什么破床铺。好想回家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