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莉波特 > 第10章 礼物

第10章 礼物

    哈莉每天都在和格兰芬多队员们刻苦地训练,除了科林——她的忠实粉丝每天的早安晚安你好以外,没什么不好的。哈莉已经完全屏蔽了旁人的语言举止,这一大半还有赫敏的功劳。

    “哈莉,其实你没必要每天都为那些人的闲话给扰了心情。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被几个同学开玩笑,我每天都可以在学校听见关于我大大小小的闲话。但我从来不去管它。这有什么好心烦的呢?我从来都是正面直视他们。因为我并没有做错什么。”赫敏这样对哈莉说。

    “走开!泥巴种别来碰我!”一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学长甩开一个赫奇帕奇的女生,她低着头。

    “泥……巴种是什么意思?”哈莉小声地问赫敏。

    “泥巴种,是对麻瓜出身的人——也就是父母都不会魔法的人的的污蔑性的称呼……其实就是肮脏的,劣等的血统。当然,这仅仅只是那些自以为很高贵的人认为的而已,全是疯话。”赫敏很平静地说。

    哈莉遇见德拉科也和平常一样,大方地打招呼。哪怕是弗雷德和乔治朝着哈莉喊“马尔福和哈莉!”,哈莉也是抬着头走开,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德拉科也一样没变,不拿这件事当回事,甚至打心眼里看不起别人在背后对他和哈莉指指点点的行为。

    一个阴天,哈莉早早的被伍德叫去魁地奇训练,天气阴沉得很,空气黏糊糊的,好像再过不久就会下雨。

    “今天我已经把这片场地包下来了,我们得好好训练,这次的对手是斯莱特林。我们可不能输给他们。”伍德从准备室里抱出装四种球的箱子。

    “你说什么?”从远处走来一大片绿色,是斯莱特林的队员。

    坐在旁边看哈莉训练的罗恩和赫敏闻声而来。

    “弗林特,我们今天专门起了个大早,请你们出去!”伍德不好气地说。

    弗林特阴沉下脸。

    “我们可是有斯内普教授的亲笔签名。”他把一张带有斯内普签名的纸拿出来。

    “况且我们还有了名新的找球手。”

    斯莱特林的队员让出了一条道。德拉科从后面慢慢地走来。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他给所有的斯莱特林队员都买了崭新的新出的光轮2001。

    “你好,波特。”德拉科缓缓走道哈莉面前,他手里的光轮2001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扫帚尾巴的每一根毛都闪着光泽。对比之下,格兰芬多的其他队员的扫帚就显得逊色许多。

    “他的爸爸给每个队员都买了一把新出的光轮2001。”弗林特嘲讽地对伍德说。

    “你也进了魁地奇队。”哈莉没有十分惊讶,倒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他入队了。

    “嘿!波特小姐!看镜头!”科林站在不远处拿着镜头对着她。

    “走开,科林。”哈莉直视着科林,显然没有一丝想让他拍照的意思。

    科林被哈莉第一次用这么强硬的语气说话,愣了一下就灰溜溜地拿着相机走回了观众席。

    德拉科歪着头笑着。

    伍德站在一边显然已经忍了很久了,训练的时间可不是拿来浪费的。

    “现在,请你们立刻出去。”

    “这里的场地很大。”

    赫敏径直走上前去:“我们已经比你们早到了这里,你们不能占用这里的场地,而且……”

    “闭嘴,你这个泥巴种。”德拉科冒出一句。

    哈莉脑袋翁的一声,回荡着之前赫敏向她说明泥巴种是什么意思的声音。

    乔治直接冲德拉科扑了过去,但德拉科机灵地躲开了,乔治摔在了地上。艾丽捂着嘴巴说“你怎么这样!”然后罗恩拿着他的破魔杖指着德拉科喊“吃鼻涕虫去吧!”

    结果可想而知,他的魔杖反弹了回来,趴在地上不听地吐鼻涕虫。

    “哈哈哈哈哈哈……”斯莱特林的队员笑得前仰后合。德拉科只短促地哼了一声,然后冷冷地看着撑在地上的罗恩。

    “够了。”哈莉蹲在地上扶起罗恩,瞪了德拉科一眼,和赫敏扶着还在呕吐的罗恩朝海格的小屋走去。

    德拉科看了一眼走远的哈莉,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我不训练了。你们爱怎样怎样。”往城堡走去。斯莱特林的其他队员看他离开了,也跟着他走了回去。

    科林傻傻地坐在观众席上,没有按下镜头。

    “难受死我了。”从海格那儿回来后,给罗恩的建议只有让他自己吐完。

    “今晚还要去领罚……马尔福那个东西,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人呢,和他爸爸不一样,结果还是一个德行——呕。”罗恩又吐出了一条鼻涕虫。

    “你也知道他是多么不喜欢像我这样的人。他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肯定会这样。”赫敏说。

    “别这样说自己,赫敏。什么泥……”哈莉不想说出那个词。“都是些胡话。”哈莉虽说对赫敏后半句话觉得挺有道理,但还是不想理德拉科。

    整个晚餐,德拉科都没有出现。

    “过会儿见。”哈莉,罗恩和赫敏告别,他们得为他们开飞车来学校的事情承担后果。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哈莉。”罗哈特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哈莉。哈莉的任务是要帮罗哈特给他那些粉丝写回信。

    “说说看,你和那个叫马尔福的怎么样?”罗哈特饶有兴趣地看着奋笔的哈莉。

    “什么怎么样?”

    “我这么大的时候,追求我的人多得数不过来!你喜欢他我懂,我来帮你。”洛哈特在一张张签名照片上签名。无广告网am~w~w.

    哈莉直接无语了。这个人在想什么?喜欢马尔福?虽然马尔福的确是挺帅,并且对她也的确不错。但他那脾气,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杀戮……撕裂你……”

    哈莉突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像蛇在嘶嘶地细语。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哈莉朝四周张望。

    “声音?没有。”洛哈特看看腕上精致的表:“上帝啊——现在都已经凌晨三点了!我们竟然在这里愉快地度过了将近四个小时!回去吧回去吧。”

    哈莉的确已经昏昏沉沉想立刻倒在舒适的床上,匆匆离开了洛哈特的办公室。

    第二天早上,哈莉一出休息室,发现城堡的装潢不同往日了。到处都挂着系着蝴蝶结的丝带,还有大大小小的铃铛和玫瑰。连楼梯都铺上了一层精致的地毯。礼堂的天花板用魔法变出了淡粉色的云朵,有金色的心形碎片飘下来。挂桌子用白色边的玫瑰图案的桌布铺上,连教授们的桌子也一样。许多丘比特背着弓箭飞来飞去,嘴里一直在碎碎念。

    “哈莉你终于来了。你看看洛哈特干了什么好事。”罗恩眼睛下面有很重的黑眼圈,很明显昨晚他很迟才睡觉。

    赫敏则是期待地坐在位置上看书。坐在第一排的教授们,除了洛哈特,个个脸色都是阴沉沉的,斯内普的脸色更是差到不可言喻。

    “哈莉!你终于来了!”洛哈特今天穿了一件粉色的礼服,金色的头发被他卷了起来。“哈莉,今天可是你最重要的时刻,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洛哈特凑到哈莉耳边说。

    哈莉懵圈了,什么最重要的时刻,她又摊上什么好事了?

    哈莉一抬眼就看见德拉科坐在那里,似乎对这些装潢很不高兴。

    “今天是情人节!到现在已经有四十六个人给我送了贺卡!我表示衷心的感谢!”洛哈特站在高处大声说。

    “赫敏,别告诉我你是那四十六个人中的一个。”罗恩看着赫敏。

    赫敏没有说话,吃着手里洛哈特给他们准备的情人节特别早餐——一块心形的粉色蛋糕,上面标着‘情人节快乐!’以及右下角洛哈特充满“爱”的签名。

    这时有一群穿着轻纱的小精灵飞过礼堂上空,一群有着金色翅膀的小矮人站在教授们的桌子上唱歌,邓布利多的眉毛蹙着,很明显想把这些东西赶下去。洛哈特却很自豪地笑着。

    之后上的每一节课,课前都会有一群小矮人演奏一首歌,斯内普直接用魔法把他们拎了出去。罗恩笑得摔在了地上,结果格兰芬多又被扣了五分。

    梅格莉不出意外地收到了来自不同年级的很多男生的情人节贺卡,但她每一张都毫无保留地退给了他们。这让每一个人都尴尬极了。

    除此之外,她还偷偷地拜托一个一年级新生把一盒精心包装的巧克力放在礼堂里西奥多的位置上。她一直很关注他,这是哈莉那一宿舍的都知道的。

    “这位先生,站住。”一个丘比特拿着一封信跌跌撞撞地跑向正在往教室外面走的德拉科。

    “干什么?”德拉科停下脚步。

    “这是哈莉·波特小姐给你送的情人节贺卡。”他把贺卡和一支玫瑰花塞到德拉科手里。然后围着他绕了一个圈,送了他一个飞吻。德拉科的表情看起来都快要吐了。

    待那个烦人的丘比特走了之后,德拉科疑惑地拆开那封信,里面都是一些爱意满满的,看起来就像是喝醉了酒后写下的句子。看得德拉科脸一阵红一阵白。

    这怎么会是她写的信?

    “德拉科!”潘西从远处走来,抱着一大盒巧克力。

    “呼。”潘西把巧克力递给德拉科,“快拿走!”

    德拉科疑惑地接过巧克力,“谁的?反正肯定不会是你的。”

    潘西不耐烦地擦掉额角的一滴汗珠,“玛丽埃塔·艾克莫。烦死了,千万别再让我遇见下一个“德拉科·马尔福”爱好者。”

    德拉科挑挑眉,“哦。”

    到了中午,哈莉已经收到了来自金妮写给她的一首看起来像在夸她的歌,来自三个人的情人节贺卡。她觉得德拉科的表情有点奇怪,看到她他的眼神就躲躲闪闪的。

    “哈莉,你过来一下。”洛哈特把正在吃午饭的哈莉叫了出去。

    “马尔福已经收到了信。”洛哈特很自豪。

    “什么信?”

    “这么和你说,我帮你了一大步!我替你写了一封情人节信件送给了他。我知道你肯定不好意思。是不是要好好感谢我?”洛哈特把胸脯挺得高高的。

    “什么?”哈莉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你在里面瞎写了什么?”

    “就是一些我粉丝平时写给我的信嘛,我认为这写给他再好不过。”

    哈莉感觉天旋地转。洛哈特的粉丝平时写给他的都是一些含情脉脉的话,结果洛哈特把这些写下来,送给了德拉科,还是以她哈莉的身份?

    简直了。

    哈莉不敢想象要怎么面对德拉科。这下还真不是像上次的照片事件一样好解决了。这可是清清楚楚的字。而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就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真是倒霉到家了。

    “我现在只希望那封信能不被传出去。不然我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哈莉和罗恩赫敏诉苦。

    “他只是误会了你的意思,然后……”

    “天呐赫敏。你还在为他说话吗?他就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就开始瞎做事。”罗恩连续送了赫敏好几个白眼。

    赫敏转过身去不理罗恩。

    哈莉不禁感叹,陷入爱的女生真可怕。虽然赫敏只是被洛哈特的脸给迷住了而已。

    德拉科似乎对那封信进行了绝对的保密,除了他没有人知道。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却是哈莉最讨厌的魔药课。德拉科坐在哈莉的斜后方,哈莉感觉十分不自在,总觉得德拉科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以至于不小心把斯内普要求的先放向日葵根再放榕树须给颠倒了,把本应该淡绿色的药水熬成了粉红色。

    “是吓人的粉红色,波特。我知道今天是令人作呕的情人节,但你也没必要在魔药课上来庆祝。”斯内普冷冷地站在哈莉桌前,“你真是没有遗传到一点你妈妈的魔药天分。她当年可是能既快速又完美的熬出漂亮的药水,当时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我……”斯内普像丢了魂一样慢条斯理地讲着,班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斯内普愣住了,他现在真想赶紧结束这节课。不再看哈莉,转身去挖苦纳威失败至极的药水――比哈莉的还糟,像泥土混合一些不知名物体的粘稠的东西。

    “瞧瞧马尔福先生的完美药水――”斯内普像往常一样夸奖德拉科的魔药。大家都知道他十分偏袒自己学院的学生。而且德拉科的魔药课成绩的确不错。

    德拉科透过斯内普的袖子缝隙看到哈莉正在一遍遍地调制自己坩埚里的魔药,但似乎并不顺利。

    “呃,你好――马尔福。”下课后,哈莉想走出教室,德拉科就已经站在门口。

    “借一步说话。”德拉科说。

    哈莉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连招呼都忘了和赫敏罗恩打。

    等等,明明可以拒绝他,然后直接和罗恩赫敏去礼堂享用晚餐的啊,为什么要跟上来?

    德拉科领着哈莉来到一间空教室,拉文克劳的学生刚刚在这里上完了魔法史。

    “你的魔药成绩是不是不太好?我可以帮你。”德拉科直接明了地说。

    “不,没事,赫敏可以帮我。”哈莉有点紧张,她对那封信还是耿耿于怀。

    德拉科张开嘴巴,好像要说些什么,但还是打住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哈莉打算解释一下那封信,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德拉科。

    “是这样……”德拉科好像有点失望。“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来帮你。你的――魔药。”说完就离开了。

    哈莉看见他把放在衣服夹层里的信拿了出来,揉成了一团,随手就丢进了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