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无双贵子 > 第16章 癫狂的贾蓉

第16章 癫狂的贾蓉

    一个两个的都凑了近来,贾母从王熙凤手上接过暖玉,握在手里,只一会就啧啧称奇道,“是个稀罕玩意。”

    连贾母都说是稀罕玩意,众人就更是好奇了,都眼巴巴的瞧着,贾母见了,就让她们都摸了摸。

    “这怎么还会发热。”

    “还从没见过这样古怪的玉。”

    摸过的人都一脸惊叹,贾宝玉见众人如此,也不由好奇去摸了摸。

    然后就见他呆愣了,贾蓉见此情形,暗道要遭,这混蛋玩意,可别又发起狂来。

    贾蓉刚这样想,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贾宝玉扯了身上的通灵宝玉,狠命往地上掷去,嘴里嚷道:“这什么劳子的破玉,亏得我每日戴在身上,连发热都不会。”

    贾宝玉这一闹,众人哪还有心思去管暖玉,都乱作了一团,一窝蜂的去捡玉。

    贾母更是急的搂了宝玉:“孽障!你这又是发哪门子的邪火,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作甚又摔那***。”

    你特么,贾蓉看着哭哭啼啼,一脸委屈的贾宝玉,恨不得抽死他,净会借那破玉整事。

    秦可卿明显被吓到了,她只是把玉给王熙凤看下,完全没想到会惹出这场风波来,当下心里有些慌乱。

    要是贾宝玉的通灵宝玉被摔坏了,贾母要怪的人指定不是贾宝玉,而是她,越想秦可卿心里就越是苦楚。

    正在秦可卿孤立无助的时候,一个身影站在了她的前面,秦可卿抬头看去,就见贾蓉目光柔和的看着她。

    “别怕,值当什么,就是摔坏了,那也是他自个的事,谁要是怪在你头上来,我说什么都是不会让的。”贾蓉轻声说道,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刚才众人都忙着去捡贾宝玉的通灵宝玉,贾蓉却从李纨手里把暖玉要了回来,然后重新给秦可卿系好。

    “大爷。”

    秦可卿叫了一声,然后泪如雨下。

    贾蓉看着心里很不好受,从宝珠那里拿来帕子,轻柔的替秦可卿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接着叮嘱宝珠看顾好秦可卿,他就向贾母那边走去。

    “宝二叔好大的威风,回回不如意就要摔玉,家里人疼宠你,你却总要闹得鸡飞狗跳,是不是非要把人吓出个好歹来,你才能消停。”

    贾蓉话说的很不客气,眼里带着冷意,“你往日总说要怜惜女孩子,可你看看这些女孩子有哪个没被你吓到,你这动不动摔玉的习惯,要再不改改,往后谁还敢跟你玩。”

    贾宝玉对着贾蓉冷漠的眸子,一个哆嗦,就把头埋进贾母怀里。

    “蓉哥儿,宝玉还小,你别吓着他了。”这是贾母。

    “蓉哥儿,宝玉是你二叔,就是他有错,也轮不着你教训他。”这是王熙凤。

    “蓉哥儿,说什么浑话呢,是不是酒气上了头了。”这是尤氏,到底是自家人,话里在为贾蓉开脱。

    李纨没有说话,她向来不会去得罪任何一个人,王夫人也没有说话,因为她不需要说什么,王熙凤就是她的代言人。

    看到贾母她们为难贾蓉,秦可卿上前就要说什么,贾蓉立马用眼神制止她。

    秦可卿过来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把自己搭进去,何况这种场面,对贾蓉来说,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等王熙凤她们说完了,贾蓉这才继续道:“宝二叔是贾府最有慧根的人,可老太太,婶子你们总这样纵着他,他什么时候才能成长起来。

    虽说现在的贾府,富贵繁荣,万事不愁,但祖宗挣下来的这份家业,要是后辈子孙没个有本事的人,那也是守不住的,谁知道有一天会不会由盛转衰,败落下来。”

    听了贾蓉的话,贾母眉头轻皱,贾蓉的话虽不好听,却也是实情,贾府后辈子孙中,多是贪图享乐的,做实事的倒没有几个。

    “我一个做侄儿的,本不好指责什么,可我不能看着你们把贾家最有希望撑起家业的人给宠废了,是以,这才站了出来,说了句真话,接下来要打要罚,就都随你们吧。”

    贾蓉跪在地上,一副认打认罚,毫无怨言的样子,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事情的重点已经不是贾蓉指责贾宝玉摔玉,而是变成了他一心为贾宝玉着想,甚至不惜为此受罚。

    你大脸宝能摔玉,我还不能演苦肉计了。

    罚是肯定不会罚贾蓉了,毕竟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至于贾宝玉摔玉一事,又没摔坏,还有什么可计较的。

    闹出一场风波,荣国府众人自是不会在宁国府久待了,不一会儿就走了个干净。

    折腾了一天,贾蓉也累了,当众指责贾宝玉是因为他让秦可卿受了委屈,后面义正言辞,则是混淆重点,把贾宝玉捧高,打着为贾宝玉好的幌子,让事情不了了之。

    说来还是他实力太弱,没有筹码,不然就是当众指责贾宝玉又能怎么样,何至于要如此费尽心思。

    “大爷,老爷那边叫你。”

    贾蓉听了小厮的话,不由皱眉,贾珍叫他,指定不是好事。

    随着小厮进了贾珍的书房,不等贾蓉给贾珍请安,一个茶杯就嘭的一声砸到贾蓉的脑袋上,鲜血顿时就从贾蓉的额头上流下来。

    “孽障,你是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了。”贾珍对于自己打伤贾蓉的行为不以为然,反而一脸怒意的吼道。

    贾蓉抬头看着贾珍,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淡淡道:“不知父亲指的是何事。”

    “何事?你还有脸问何事,你今日午间跑秦氏房里做了什么,真当我不知道吗!”

    原来是这件事啊,呵,贾蓉冷笑,“那么敢问,我做了何事?我不过就是喝多了去她房里睡了一觉,说了会话。

    父亲,你要怀疑我对秦氏做了什么,大可从外面找个人去验秦氏的身,正好让外面的人知道,我跟秦氏成亲一年有余,她还是个完璧之身呢,看看外面会怎么猜测我们宁国府。

    大概都会说我蓉大爷不行,娶个媳妇只能干看着,再笑你珍大爷可怜,生个儿子竟是个摆设,这宁国府是要断子绝孙了。”

    贾蓉说完哈哈大笑,整个人犹如癫狂了一般,毫无顾忌。

    贾珍脸色难看,正要教训贾蓉一顿,就见贾蓉冷眼看着他,额头上的血已经流了大半张脸,看着着实有些渗人。

    “你要不想从别的地儿过继个儿子,就别再对我动手,不然我立马吊死在宁国府大门口,谁也别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