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无双贵子 > 第14章 上秦可卿的床

第14章 上秦可卿的床

    这场面怎么感觉那么熟悉,是了,这不就跟红楼第五回一样吗。

    在第五回里,秦可卿带大脸宝去睡中觉,最开始是把他带到上房里,但贾宝玉这个矫情玩意,见上房挂了劝人勤学苦读的画,就说什么都不肯待在那里。

    后面秦可卿就把他带到了自己房里,这回大脸宝满意了,不仅满意了,还梦游幻境,意淫了秦可卿,光是想想大脸宝在秦可卿床上泄了,贾蓉就觉得心里说不上来的膈应。

    虽说现在贾宝玉才七、八岁,比第五回的年龄要小得多,但是对于贾宝玉这个意淫大师,贾蓉还真放心不了。

    看秦可卿要带着贾宝玉下去休息,贾蓉也佯装有点喝多了,跟贾母说了一声,就离了席。

    然后招呼了个小丫头扶自己回房,当然,不是回他自己的房,而是去秦可卿的房间。

    说起来,这还是贾蓉第一次进到秦可卿的里屋,和红楼描述的有些不同,虽然壁上也挂了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两边也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对联。

    但是贾蓉没看到那个什么武则天镜室中设的宝镜,还有什么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可能是没到时间,那些东西秦可卿还没添置。

    女子的闺房果然自带香味,贾蓉掀开秦可卿的被子,解了外衣,躺了上去,被子里有一股幽香,闻着很是舒服。

    贾蓉今天喝了不少酒,虽然酒的度数不高,但架不上量多啊,不一会儿,他还真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响起脚步声,虽然很轻,但贾蓉还是醒了,他睡觉一向警觉。

    不过贾蓉并没有睁开眼睛,谁知道是不是秦可卿把贾宝玉带了过来,只要他躺在这里,贾宝玉就休想上秦可卿的床。

    来人进了里屋,替贾蓉掖了掖被子,不一会儿就走了出去,接着贾蓉就听到秦可卿的轻声细语:“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别让它们扰了大爷休息。”

    嗯?没带贾宝玉过来?贾蓉起身,脑子还有点混沌,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可卿。”

    然后贾蓉就见秦可卿走了进来,水一般温柔的眸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坏了,忘了秦可卿的小名,贾家没人知道。

    果然,秦可卿问了:“大爷,我的小名这里没人知道的,你……”

    少不得要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贾蓉颇为正经的说道:“只要有心,自然就会知道。”

    脸皮变厚了啊,说瞎话都不带不好意思的了。

    秦可卿瞧了贾蓉一眼,眼里有些狐疑,但到底没说什么。

    贾蓉从床上起来,一边穿衣一边问秦可卿:“宝二叔呢?”

    秦可卿上前替贾蓉整理衣领,温声道:“在上房歇息呢,宝珠说大爷喝多了酒,我就过来看看了,醒酒汤已经让厨房做了,一会让她们端上来。”

    大脸宝居然在上房睡了?真是怪哉,“上房的布置,宝二叔竟然乐意睡?”贾蓉同秦可卿说着闲话。

    “上房的布置瞧着就雅致,那都不乐意,难不成要到我房里来。”秦可卿娇媚的笑道,看着贾蓉,眼里隐约透着丝媚意。

    她是个极聪明的人,贾蓉往日从来不进她的里屋,更别说睡她的床了,今日却尤为异常,不仅进了,还睡了,关键说的三两句话都是问宝二叔睡哪,有没有不乐意。

    这种种奇怪的现象,秦可卿不难猜出,贾蓉是觉得她会把宝二叔带到自己房里来睡,所以他先提前占了,他心里很介意别的男子睡她的床,哪怕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

    这一发现,显然让秦可卿心情大好,这意味着,贾蓉心里是在意她的。

    可不是到你房里睡了,贾蓉可不知道秦可卿已经将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难道是因为自己来了,秦可卿的心境有了变化,不再一味的讨好那边,所以即便大脸宝不乐意,她也没把人带过来。

    看着秦可卿温柔的脸蛋,贾蓉从怀里掏出那块小心放好的暖玉,“我今儿个得了个稀罕物件,想来挂在你身上定是极好的。”

    秦可卿身子虚,而且行经时间比一般女子长,这也是为什么她后面一病就好不了的主因,贾蓉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事,奈何好大夫不是那么好找的。

    最主要的是你突然找大夫来给秦可卿看病,这病还是比较私密的,你让秦可卿怎么想,她本来就是心思重的,别真把她弄病了,还是要找个合适的时机。

    这暖玉有几分神奇,让秦可卿佩戴在身上,说不定对她的身体有好处。贾蓉将暖玉放在秦可卿手心,让她感受一下。

    不过就是块漂亮的玉,难怪放手上还能有什么不一样来,秦可卿虽有些不解,但还是按贾蓉说的做了。

    不一会儿,只见她美目放大,惊讶道:“大爷,这玉它在发热。”

    贾蓉笑了,“是不是很神奇,我也是头一回见到这种玉,倒是说不上名字来。”贾蓉说着把玉系在了秦可卿腰间。

    这一举动显然让秦可卿大吃一惊,她阻止道:“大爷,这玉既这么稀罕,我如何受得起,你且自己留着吧。”

    “不是说了,这玉挂在你身上才是极好的,往后除了沐浴更衣,其他时间,别把它摘下来。”贾蓉以不容许秦可卿拒绝的口气说道。

    秦可卿眼圈微红,她身若浮萍,还从未有人如此珍待过她,看着贾蓉,秦可卿心中有万千思绪,偏偏一时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现在还没回去呢,你这眼睛红红的,一会出去,她们指不定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贾蓉调笑道。

    随后拉过秦可卿的手,握在掌心,触感柔软滑腻,有些许微凉。这些天两人朝夕相处,贾蓉要说没有动心,那是假的。

    “你要哭了,我又该不知如何是好了。”贾蓉站在秦可卿面前,一副拿秦可卿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

    秦可卿芳心颤动,如何听不出贾蓉话里的情意,当即身体软的像一滩水一样。

    正在场面有些暧昧的时候,瑞珠跑进来道:“奶奶,那边的琏二奶奶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