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无双贵子 > 第12章 扬眉吐气

第12章 扬眉吐气

    诗传着传着就到了侯举手里,因为之前看的人都没说话,侯举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当下硬着头皮看下去。

    李宏、崔禄两人见侯举呆住了,只以为事情不妙,他们并没有跟侯举站在一起,而是在贾蓉的诗被传阅的时候,悄悄挤到了贾蓉身边。

    正当两人伸手要抓贾蓉胳膊跑的时候,侯举突然爆发了一阵大笑,“好,好啊。”

    嗯?啥情况?李宏,崔禄两人互相看了看,在贾蓉疑惑的眼神里,两人抓着贾蓉手臂的手,改成了给他拍了拍衣袖。

    “有灰。”两人讪讪道,然后一溜烟跑向了侯举。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崔禄凑在侯举一旁看了贾蓉写的诗,喜形于色,立马大声将贾蓉的诗念了出来。

    看了贾蓉诗的人都不由叹道:“此诗一出,往后何人还敢咏竹。”

    那些还没来得及看的,此刻听崔禄念了出来,都一脸震惊,这诗还用的着比吗,特么的,这谁超的过啊,韩鑫那首跟这个比,屁都不是了。

    一个停留在表面的赞咏,一个直接把竹子内在品质全给剖析了出来,让人感觉一根顽强、迎风挺立的竹子就在眼前,那种无所畏惧,勇猛向上的风貌,让人从心里敬服。

    现在谁还敢怀疑,贾蓉那首七步诗是假的,人家这是真的诗才盖世。

    韩鑫脸色刷白,连连后退,嘴里无意识的念叨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韩鑫,你输了,往后见我记得行弟子礼哈。”侯举扬眉吐气道,从上方的桌子上把那块暖玉拿了过来,递给贾蓉。

    “贾兄大才,走,我请你喝酒去。”侯举手搭在贾蓉肩上,就要离开。

    这时,醉仙楼老板走了过来道:“蓉二爷,刚那首诗可否就挂在小店柱子上,我愿意出高价购买。”

    “你倒是识货。”侯举瞧着醉仙楼老板笑道,今日这事势必会传出去,贾蓉的诗可是极佳之作,要是贴在这醉仙楼里,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慕名而来。

    “你要出什么价?”贾蓉饶有兴致的问道,他可不是读书读迂了的人,什么诗作怎可用于买卖。在他看来,银子是多实在的东西,能换干嘛不换。

    “五百两,您看可以吗?”醉仙楼老板小心翼翼的说道,一脸肉痛之色,他这可是下了血本了,希望不要买亏了啊。

    五百两?简直太可以了,这价位,远远超出了贾蓉的意料,贾蓉当即答应了。

    接过五百两银票,贾蓉就随侯举他们离开了醉仙楼。

    贾蓉侯举他们走后,醉仙楼的学子们也就三三两两的散了,郑修不悦的看了一眼还在念念叨叨,没回过神的韩鑫,一甩衣袖,冷哼了声,真是废物。

    亏他以为韩鑫有几分真才实学,能拿下贾蓉,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真是白折了他一块玉。要知道那玉可是极为难得,世间少有,他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得到的,本来是用来做人情的,结果竟然让这个蠢货输了。

    畅饮楼里,贾蓉、侯举、李宏、崔禄四个人开了一个包厢,在互相喝了几杯后,也就都熟悉了起来,李宏是安乡伯庶二子,崔宏则是定南侯之孙。

    虽然名头都还在,但这些年已经日渐败落,也就比一般的官宦人家稍强一点。是以,一开始李宏跟崔禄在贾蓉面前有些拘束,毕竟宁国府的门面还是摆在那里的。

    但几杯酒下去,知道贾蓉不是那种瞧不起人的人,也就都放开了来。

    “这玉还当真有些神奇。”贾蓉握着那块刚赢来的玉,有些惊讶道。因为这玉在他的掌心开始发烫,但又不会让人难受,反而极为舒服。

    而且贾蓉还发现,哪怕是不直接接触皮肤,只是佩戴在腰间,它都会传递热量到身体上,这种玉,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哪怕是他以前所处的时代,也没听说过有这种玉。

    “你不知道,我把玉拿走的时候,那郑修脸上可是难看极了,能让他露出那种表情,这玉绝不是凡品。”侯举饮了一口酒,对贾蓉笑道。

    “这话怎么说,那郑修又是什么人?”对于郑修,贾蓉早就想问了。

    “这郑修倒没什么,但他老子了不得,家里的钱用金山银山来称绝不为过,不客气说,他家比国库都有钱。而且,郑修的姐姐如今进了太子府,深得太子宠爱。

    你说,能让他露出心疼之色的东西,能是普通货色吗?我要不眼疾手快,我都担心他抢回去。”侯举说着哈哈大笑。

    “感情我这是捡了个大便宜。”贾蓉用手指磋磨着那块玉,和侯举他们对饮了一杯。

    “可不是嘛,不过也是贾兄本事,赢得他们想争辩一下都不能。”

    “贾兄之诗才,世间少有,无论是七步诗,还是醉仙楼那首竹石,都是传世之作啊。”

    “贾兄真是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面对侯举他们的称赞,贾蓉只是笑笑不说话,毕竟那诗不是他写的,他目前脸皮还没那么厚,耐不住人家这么夸赞。

    “贾兄也真是低调,这么些年,愣是藏拙不表现出来。你至今未曾下场,莫非是对功名不感兴趣?”想到贾蓉连县试都没有参加过,侯举疑惑道。

    藏拙?贾蓉表示他真没有,只不过身体换了个人。

    “一月之后的县试,我会下场试试。”贾蓉回侯举道。

    “原来贾兄这是厚积薄发,想来此次下场,一路,定,定是势如破竹,我们就等看贾兄的好消息了。”

    侯举明显已经有些醉了,说话都开始大舌头,贾蓉摇头笑了笑,让李宏跟崔禄把侯举送回去,时辰不早了,他也该回宁国府了。

    回了房,贾蓉才知道尤氏跟秦可卿请了荣国府的人来看梅花,现在一群人都在会芳园里,贾蓉把从街上买回来的胭脂和零嘴让小丫头们分了。

    然后换了身衣服,去了身上的酒味,贾蓉就往花园去了,说来,这么久了,他还没见过荣国府的女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