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无双贵子 > 第6章 出问题了

第6章 出问题了

    哭过之后,意识到失态的秦可卿一脸羞涩,双颊微红,水眸扑闪扑闪的,美艳不可方物。

    贾蓉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实在是引人犯罪啊。

    担心再待下去会产生不该有的心思,贾蓉让小丫头们好好照顾秦可卿,自己则去了书房。

    待到亥时末,贾蓉才熄了书房的灯,第二天,天还未大亮,贾蓉就起了床,先是在宁国府里晨跑了半个时辰,然后就开始早读,过上了当年为高考拼搏的生活。

    一天、两天,以为贾蓉坚持不了几天就会原形毕露的众人,一个个都呆愣了,这位爷好像认真的呀,这可都快半个月了,他愣是一天都没缺席,风雨无阻的去荣国府上学。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放下笔,贾蓉活动了下手腕,看着自己写的两行诗,这字虽然称不上难看,但离好看明显还有一大段距离。

    大学的时候,因为兴趣,贾蓉参加了一个书法社团,但因为他空闲的时间大多拿去兼职了,是以并没有怎么练过书法。

    都说见字如见人,写的一手好字那绝对是加分项,既然是加分项,贾蓉怎么会放过,每日必抽出一个时辰来练字。

    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在书房里练字,而是在荣国府上课,那些蒙学的书贾蓉早就已经看完了,如今沉淀了几日,是时候开始真正的科考之旅了。

    正在贾蓉想着八股文怎么下手的时候,那边严举人把贾兰叫了起来,“贾兰,你来说说‘三元及第才千倾,一品当朝禄万钟’,这两句是何意?”

    尚不满五岁的贾兰,脸上还带着一些未褪的婴儿肥,听到严举人叫他,立马站了起来,板着一张小脸,故作老成的开口道:

    “三元说的是:乡试的解元、会试的会元、以及殿试的状元。三元及第则表示在科举考试中,乡试、会试、殿试都取得了第一名。

    三元及第才千倾,一品当朝禄万钟,说的是科举考试时,连中三元的人,肯定才华横溢,就像千顷田野一样博大精深;在朝中官居一品,俸禄高达万斗粮食。”

    “甚好。”严举人点头,眼睛里有着对贾兰的赞许,没有老师会不喜欢聪慧好学的孩子。

    对于贾兰,严举人很满意,是以当他不经意瞥到贾蓉时,眉毛立刻竖了起来。

    贾蓉这厮虽说这半个月以来每天都到了,然而,却没认真听过他的一堂课,每天只是自己看书,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可以他的能力,能看懂什么。

    这几日倒是没看了,严举人以为他终于装不下去了,谁知他开始涂涂写写了,也不知道是在糊弄谁。

    摇了摇头,严举人不再理会贾蓉,继续讲课,一边踱着步,一边念着诗文,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贾蓉的座位旁。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贾蓉桌子上写有诗的宣纸被人拿了起来,严举人看了一遍又一遍,嘴角轻轻张合,不由得念了出来。

    “这诗是你写的?”严举人双目锃亮的看着贾蓉。

    “你不知道?”贾蓉看严举人这大惊小怪的模样,着实有些蒙圈,不是吧,大哥,这可是李太白的诗,你一个举人,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我平日授课也不见你用心听过,只一门子看自己的书,我只当你在装模作样,竟不知你有如此诗才。”

    我谢谢你夸我,贾蓉没好气的撇了撇嘴,“这不是我写的,这是李太白的诗,你一个读书人,竟然连他的诗都不知道。”

    说着贾蓉眼里不禁有些鄙视,这货不会是来混饭吃的吧。

    清楚的看到贾蓉眼里的鄙视,严举人脸涨的通红,“我虽不说通古博今,但诗词却也看过不少,从未听说过李太白此人,这诗若是他所写,如此诗才,定会扬名,我怎么会全然不知。

    你不知从那编来这么个人,竟连自己写的诗都不敢承认,贾蓉,你何以如此自毁。”

    这家伙什么情况,要说严举人漏看了一两首太白的诗,所以不知道“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是太白所写,倒也可以理解,但他怎么好像压根不认识太白。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生于唐朝,有诗仙之称。”贾蓉盯着严举人一字一句,眼睛牢牢锁住严举人的脸,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怎么会这样,贾蓉退后了一步,严举人听到李太白,脸上居然没有丝毫的动容,他是真的不认识太白,这怎么可能?

    是哪里出了问题?贾蓉眉头紧皱,思索着哪个环节出错了,明明红楼里有出现过陆游跟范成大的诗,怎么李白反而会没人认识了。

    “我看你是病没好全,又昏了头了,净说些子虚乌有的话。”严举人此刻早没了和贾蓉谈诗的心情,真是可惜了,那两句诗壮志凌云,气势磅礴,怎么就出自贾蓉之手,也不知道贾蓉是怎么写出来的,可惜啊可惜。

    叹息了几声,严举人拿了贾蓉写的诗稿,看也不看贾蓉,直接拂袖走了。

    “哈,蓉哥儿,你居然把先生给气跑了,一会老爷准要罚你。”贾环见严举人走了,立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幸灾乐祸道。

    眼珠子转个不停,难怪红楼对他的描述是人物猥琐,举止荒疏。

    贾宝玉也站了起来,瞧了瞧贾蓉道:“你说你,好好的承认诗是自己写的不就好了,非要胡诌去戏弄先生,这下傻眼了吧。”

    贾兰看了看几人,依旧板着脸,倒是没说一句话。

    贾蓉现在哪有心思应付这些小孩子,他飞奔似的回去了宁国府,然后一头扎进了书房了,把跟历史相关的书籍都翻了出来。

    “要我说,这蓉哥儿也真是怂,知道惹事了,这跑的比兔子都快,”贾环呸了一口,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

    贾宝玉没有接话,招呼小厮收拾东西,今天下学早,倒是可以和姐姐妹妹们多玩一会,昨儿个她们还说今天要制胭脂,也不知道还赶不赶得上。

    在书房待了良久,从秦到现在的史书,贾蓉翻了个遍,这才确认了一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