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无双贵子 > 第5章 给秦可卿底气

第5章 给秦可卿底气

    这蒙童读物,还真是不少,《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幼学琼林》、《增广贤文》、《古文观止》、《千家诗》、《笠翁对韵》、《孝经》。

    乍一看去,好吓人,但对贾蓉来说完全没什么难度,大部分都是接触过的,只需要温习熟记一下就好,是以这蒙学不用严举人,贾蓉自己就能搞定。

    而严述见自己讲课贾蓉不听,心里越发肯定贾蓉只是一时兴起,根本就不是真来读书的,之后的时间再没看贾蓉一眼。

    很快上午两个小时的课业就结束了,严举人一走,贾宝玉就来到了贾蓉跟前,“蓉哥儿,你怎么也来上这劳子的学了。”

    看着面若中秋之月的大脸宝,贾蓉觉得那啥疼,不因为别的,辈分不够,得叫这小屁孩叔。

    “回宝二叔,我觉得男儿当立志功名,读圣贤书,将来为国效力,为民谋福。”知道贾宝玉不喜欢听什么,贾蓉就挑他不喜欢的说。

    果然,贾宝玉脸色立马变了,“没想到,你竟也是这么个俗人,真是无趣。”

    说完招呼都不跟贾蓉打,蹬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领着小厮就走了。

    看着瞬间走没影的大脸宝,贾蓉眨了眨眼睛,这货还真跟书里描述的一样,极恶仕途经济,最不喜四书跟八股文。

    对于贾宝玉,贾蓉没有任何亲近的想法,主要是不靠谱,遇事就疲软了,没一点男孩子应有的担当。

    由于下午还有课,贾蓉就没回宁国府,而是在贾政那里蹭了一顿饭。

    下午上课的时候,贾蓉依旧故我,这倒不是他觉得严举人讲的不好,实在是这对他来说过于简单了,严举人还没讲完一章,他已经看完一本了。

    他也想装个样子,但那样未免太糊弄人了,更重要的是浪费时间。

    下午课程一结束,贾蓉就让人收拾了东西,回到宁国府,第一件事,就是把书房整理了出来。

    宁国府众人看着贾蓉煞有其事的模样,个个都在猜测这蓉大爷能坚持几天。

    “大爷,听说你跑荣国府上学去了,是不是真的呀?”瑞珠端着脸盆来给贾蓉净手,好奇的问道。

    “消息倒是灵通,我也就今天去的,你们倒是都知道了。”贾蓉一边回着瑞珠,一边用巾帕擦干手上的水。

    “大爷,你以往对读书厌恶至极,如今竟自己求着去,这谁不会多关注两下。

    您可别去个几天就不去了,府里现在可是有不少人在等着看你的笑话呢。”宝珠给贾蓉倒了茶来,接着贾蓉的话嬉笑道。

    “你们两个妮子胆子越发肥了,连大爷都敢揶揄了。”秦可卿坐在一旁,睨了宝珠、瑞珠一眼,奈何秦可卿这个人从骨子里透着温柔,那一眼不仅没有任何杀伤力,反而风情万种。

    两个丫头都是在秦可卿身边久待的人,哪会不知道她的性子,眼瞅秦可卿不是真的生气,又哪里会就这样消停,瑞珠嚷道:“奶奶,那是宝珠说的,我可不背锅。”

    “好你个小妮子,这般没义气,看我饶不饶的了你。”宝珠说着,跟瑞珠闹做了一团。

    贾蓉瞧着这一幕,不由轻笑,比起规规矩矩的相处模式,他显然更喜欢眼前这样松快温馨的,而也正是察觉到贾蓉真的跟以前大不相同了,瑞珠和宝珠才敢在贾蓉面前展露真性情。

    “小心些,仔细别磕着了,到时候哭鼻子可没人管你们。”看着瑞珠和宝珠互相挠对方痒痒,越闹越欢,贾蓉笑着道。

    “大爷,我们才没那么娇气呢。”宝珠高声回了贾蓉一句,趁瑞珠一个分心,手精准的探向了瑞珠的胳肢窝,哈了几下,瑞珠就满口好姐姐,好姐姐的求饶了。

    “你也由着她们胡闹。”秦可卿见贾蓉不仅不阻止这两个小丫头,反而还纵着她们,不由朝贾蓉嗔道。

    “左右不是什么大事,且随她们开心,咱们自己的房里,难道还有谁会来说什么。

    你也是,不要太拘着自己,凡事放开了去做,不要什么都压在心里,思虑过重,对身体没有好处。

    这府里,你不用过得那么小心,你是蓉大奶奶,没人可以轻视你,要是有谁不长眼,你尽管让人叫我来,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人欺负了你。”

    对秦可卿,贾蓉心里是有些心疼的,以宁国府的门第,秦可卿属于高嫁,她的娘家在宁国府面前是不够看的,而高门大户的丫鬟、小厮最会看人下手。

    秦可卿的出身显然不被他们放在眼里,这也意味着,很多时候,她是被轻视,甚至是可以随便敷衍的。

    旁人的一句话,秦可卿都会在心里度量个三五日,可见她的自卑敏感。

    在红楼第十回里,金荣的姑姑,也就是贾璜的妻子,不过是靠着巴结荣、宁两府讨生活的人,都敢因为侄子在学堂挨了打,而跑到宁国府来找秦可卿评理。

    关键打人的是贾宝玉的小厮,他们不去找贾宝玉,反而要和秦可卿评理,这不就是看她好欺负。

    如今,他穿在了贾蓉身上,秦可卿成了他的妻子,即便只是名义上的,他也不容许别人再肆意欺辱她。

    秦可卿显然没想到贾蓉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时间心神震荡,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置身在偌大的宁国府,怕别人笑话,做什么事,都要问妥当了,才敢去做,唯恐出错。

    起先,刚嫁进宁国府,她以为丈夫贾蓉会是她的依靠,可贾蓉根本没拿她当妻子看,也不耐烦管她的事,她只能自己支撑着,维持着表面上的体面。

    所以当贾蓉跟她说,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人欺负了你时,秦可卿真的忍不住了,那些深埋在心底的无助和苦楚突然就爆发了出来。

    “这怎么哭了,宝珠瑞珠快给你们奶奶拿条帕子来。”看秦可卿泪如雨下,贾蓉手足无措起来,他这个人,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

    “二爷,你总算像个男人了,我以后不在背后骂你了。”宝珠红着两眼睛抽噎着说道。

    哈?

    贾蓉一脸无语,这小丫头在他面前说话是越发不顾忌了,好一顿安抚,总算让秦可卿情绪稳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