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于我重生成为叫龙人这档事 > 第一章 皇族

第一章 皇族

    “这是哪?”漆黑的世界,没有一丝的光,无法行动也无法发出声音。

    坦之努力的想要动起来,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仿佛失去了四肢一般,没有任何的反应。

    正在坦之焦急万分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红点,红点渐渐放大,好似从远处向自己飞来。

    红点越来越近,终于,坦之看清楚了那是什么!是一双手,不,是一个人,一个浑身通红,头上有一对尖长红角的长发女鬼!她伸出带有尖锐指甲的双手,正向坦之飞来。

    “该死!那是什么!”坦之惊恐万分,不停的试图扭动自己却徒劳无获,“她来了,必须躲开,快呀,动起来!”

    尖锐的双手在坦之眼前无限放大,越来越近,然后女鬼一把掐住坦之的脖子。

    疼痛与窒息的感觉同时刺激着坦之的大脑,眼前的一切都渐渐发昏。

    坦之试图反抗,却无能为力,只听眼前的女鬼用空洞的眼睛望着他,露出狰狞的邪笑,“更多!我还要更多!给我!更多!”

    “放...放开...”坦之艰难的呻吟着,窒息的感觉一涌而上,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然后消失不见。

    ......

    “呼!”坦之猛地坐起,左手扶住胸口不停地喘气,仿佛溺水之人突然重获呼吸的权利一样饥渴。

    缓缓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还在大裂口的房间中,胸口至少200的心跳才渐渐的平息。

    噩梦。

    看了眼床头的钟,凌晨五点半,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只是坦之现在却已睡意全无。

    他想起刚才的噩梦,不由得心有余悸,能与刚才的女鬼对上号的只有02了,可是为什么梦到被她掐脖子?

    被掐脖子的不是广吗?管他什么事?真是招谁惹谁了?

    坦之此时浑身湿透,就想刚刚游泳出水一样,自觉是无法继续睡懒觉了,便从床上爬起来,捡出一套衣服,慢悠悠地向二楼浴池的方向走去。

    距离艾莎康复已经过去半个多月。

    当坦之和艾丽带着修理治疗舱的组件回到大裂口之后,不到半天芙蕾雅就修好了治疗舱。

    在艾莎开始治疗的同时,坦之也被塞入另外一台治疗舱进行全面检查。

    最终得到大脑没有任何问题的结论之后,芙蕾雅终于松了口气。

    之后又被芙蕾雅凶了一顿,看着泪流满面的芙蕾雅,坦之只能施展浑身解数去安慰她。

    幸好芙蕾雅是千万年的老...恩,纯情少女,不是那些油盐不进的绿茶婊,在坦之一系列骚操作下,芙蕾雅最后破涕为笑。

    艾莎的治疗在次日清晨结束,苏醒的艾莎被艾丽紧紧抱住,俩人聊了许久。

    具体聊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因为坦之可没有当电灯泡的习惯。

    就这样,大裂口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是一切看起来都变得更好了。

    艾莎变得更加活跃,经常做一些新式糕点,做蛋糕的技术突飞猛进。

    艾丽看向坦之的眼神也不再冰冷,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动作都略微的拘束的了一些。

    对此坦之无能为力,有些事只能让时间来冲淡。

    至于艾忒钢...芙蕾雅并没有责怪坦之,反而还安慰他说,如果不是他去了跃迁研究所,她还不知道Virm星人竟然找到了艾忒钢。

    很显然Virm星人出现在那里并不是意外,而是蓄谋已久了。

    就算坦之没有出现,他们找到跃迁研究所,并获得里面的艾忒钢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现在起码知道了这件事,可以做出应对,不会导致在未来某个时刻爆发出无法处理的意外。

    芙蕾雅提出的应对非常简单,尽快催熟星实体。

    届时驾驶星实体摧毁可能已经被Virm星人控制的APE,然后立刻前往Virm星人的母星,以免夜长梦多。

    不过,加速催熟星实体的话,不止需要更多的埃油,还需要芙蕾雅全天都在承运殿的王座上进行手动操作才行。

    于是,大裂口对旧世界发出了大量进贡埃油的布告。

    大裂口的布告引起了旧世界的剧烈震动,各方势力都安耐不住的行动起来,旧世界内部的争斗也愈演愈烈。

    整个世界都弥漫着紧张气息的同时,大裂口中却异常的平静。

    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几个月前,坦之继续着日常的训练,艾莎天天忙于饮食,艾丽打扫着整个基地的卫生,芙蕾雅总是坐在承运殿的王座上,只有坦之端着糕点去投食时才会稍微停下来一会儿。

    然而坦之却知道,自己的状况非常不好,而且还每况愈下。

    自从跃迁研究所回来之后,坦之就经常做着奇怪的梦,时而是与什么人说话,或男或女。时而在与叫龙战斗,紧张万分。

    那些梦异常真实,仿佛真的发生过一般,即使醒来也感觉历历在目。

    最特别的是,在这半个多月以来,三番五次的做着同一个梦,就是被红色的02卡住脖子的梦,而且每次都被惊醒。

    这样的经历让坦之非常难受,不过他大概知道,应该是上次跃迁研究所冲击“超星亚光”留下的后遗症,而且可能是前任留下的记忆,或者前任在苏醒!

    他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默默的承受这一切,心中暗暗祈祷,“坦之呀,虽然不知道你姓什么,但是大家都叫坦之,也是个缘分。你就不要再缠着我啦,既然死了就干劲死透吧,有什么遗愿你可以托梦给我呀,别再搞这种一惊一乍的东西了,能不能给个痛快的?”

    但是即便如此,坦之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应,该做梦的还做梦,该被掐脖子的还是被掐脖子。

    日子便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直到一日,坦之刚从训练完毕,去到就餐室准备找点东西吃,正好遇到准备将糕点放在桌上的艾莎。

    见到坦之走进来,艾莎吓了一跳。

    她立刻将乘糕点的盘子放在桌上,双手收在背后,紧张的道,“坦,坦之大人好。”

    “你叫我什么?”坦之吃惊的问道。

    “龙,龙使大人...”艾莎紧张的小声道。

    只见坦之顿时脸色黯然,别过脸去喃喃的说道,“昨天跟我学做炫迈马蹄糕的时候,叫我坦之哥哥。现在会学会了就改口叫龙使大人。”

    “不是的,坦之...哥哥。”

    “再叫一遍。”

    “坦之哥哥!”

    “哎,这就对了,别那么生疏嘛~”说着坦之高兴的摸了摸艾莎的头。

    正当两人调笑的时候,坦之眼前突然弹出一个窗口,芙蕾雅一脸紧张的出现在弹窗内,对坦之喊道,“不好了,坦之!快来承运殿,出事了!”

    “啊?好!”看到芙蕾雅紧张的神情,坦之不敢耽搁,跟艾莎道个别后,转身向承运殿跑去。

    承运殿中,芙蕾雅神情焦急地坐在王座上,双手不断地操作着身前的虚拟界面,身后几十条两指粗细的触手被挥舞得出现残影,周身无数的虚拟界面不停地移动、闪烁。

    “怎么了?”坦之匆忙的跑上高台疑惑地问。

    很少见到芙蕾雅这样的神情,上次看到她这样子是在跃迁计划突然启动的时候。

    现在又看到芙蕾雅露出这样的神情,坦之也不由得一阵心慌。

    “乱了,全乱了。APE竟然克隆出了一个血脉极其纯正的拥有皇族血统的克隆人,而这个克隆人正在向周围传播求救信号!”芙蕾雅没有抬头看向坦之,只是不断的转头查看周身的悬浮框,并操作着悬浮界面。

    “皇族血统的克隆人?”坦之疑惑的说。

    芙蕾雅没有回答他,只是更加专注的操作者虚拟界面。

    看到芙蕾雅神情焦急却又全神贯注的样子,坦之自觉的没有再发出声音。

    不一会儿,芙蕾雅渐渐从狂乱的操作中停下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一把抓住坦之的手向殿外跑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被芙蕾雅带着跑出了承运殿,坦之仍然不知所措。

    “没时间了,待会再给你解释。”

    说着,芙蕾雅拉着坦之一路跑到大裂口地下三层。

    穿过地下三层大门入口,坦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的情况,芙蕾雅便突然抱紧坦之的手臂带着他纵身向前一跃。

    此时坦之才看清楚,地下三层尽然是空的,而在他下方十几米出,一只不知道有多高的蛇形叫龙真张开大嘴等着他们,此情此景坦之一个念头闪过,“精准投食。以现在的速度和力度,必定会精确的喂入大蛇的口中......”

    念头一闪而过,坦之再也支持不住,一把搂住比他矮一个头的芙蕾雅闭着眼睛大声惨叫起来。

    “啊~”

    “坦之,坦之冷静点,坦之...”

    “我死了,我被蛇吞掉啦~”

    “没事了,坦之,这个是叫龙...抱歉,我太着急了,突然就这样把你拉下来...”芙蕾雅歉意的说道。

    听到芙蕾雅的话,坦之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正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芙蕾雅挨着他坐着。

    自己没有死,想起刚才的事情,只觉一阵尴尬,真想找个洞转进去。

    “没,没关系。对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你异常着急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坦之按下自己乱跳的心,试图转移话题。

    “坦之,你应该知道狂叫龙和醒叫龙吧?”

    “恩,之前向韦杰恩打听知道了一些。”

    “目前中庭中还沉睡着大量的叫龙,叫龙苏醒之后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被称为醒叫龙。

    这种叫龙可以远程接受命令,并且能够有比较清醒的意识。

    我一般会用承运殿王座上的大裂口中枢辐射器将这些叫龙引导到各个重点防御设施附近待命,等待最终计划执行的时候,带着他们一起行动。

    另一种是已经无法远程接受命令,并且只能依照本能行动的疯狂叫龙,被称为狂叫龙。

    狂叫龙无法被大裂口中枢辐射器引导,而且会主动攻击所有包含岩浆燃料的东西,甚至有些会攻击任何移动的物体,包括叫龙。

    狂叫龙在最终计划后会直接降解以反补中庭。

    但现在,因为人类肆意开采岩浆燃料导致叫龙在沉睡中死亡的情况时有发生,所以我放任它们攻击带有岩浆燃料的设施,给人类制造麻烦。

    然而三天前,我在承运殿调配醒叫龙的时候,发现有一处地方聚集了不少狂叫龙。

    一开始我没有关心,以为是与往常一般,狂叫龙攻击人类的岩浆燃料设施。

    直到半天前,我指引十几个醒叫龙路过那个战场周围时,那些醒叫龙突然狂暴起来,全部脱离了我的控制向那个战场跑去。

    这时我才发现,那个狂叫龙攻击的设施已经成了绞肉机,至少有1000多叫龙死在那里。

    之后我排查了记录,发现是醒叫龙收到了皇族血脉绝望的求救意念,所以狂暴了起来。

    而且,这个意念的范围还在不断的扩大,无数被影响的狂叫龙都再往那边聚集,而醒叫龙在接到求救意念之后也狂暴至失去控制。

    在如此放任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必须尽快将那个拥有皇族血条的个体救出来。

    皇族血脉不能流落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