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于我重生成为叫龙人这档事 > 第二十一章 狗,也配谈自由?

第二十一章 狗,也配谈自由?

    与威廉惊慌失措的表现不同,白袍矮子淡然的站在一边,全封闭的长袍将他整个身体包裹住,仿佛一个大型的白色子弹头,再搭配面上的猿猴面具,他的身份昭然若揭。

    简从拐角处快步走出来,对威廉大声呵斥道,“威廉!你知道你干了什么?

    你竟然背叛我们,还在研究所中发动袭击?

    你疯了吗?你对得起培育你的拒龙谷吗?你对得起信赖你的战友吗?”

    “培养?信赖?哈哈哈...太可笑了,所谓的培育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榨取价值!

    你们让百姓忍饥挨饿,想要吃饱,想要不被饿死,就得为你们去探索,去找埃油,去面对那些毫无人性的叫龙,去对付那些无穷无尽的叫兽,那些怪物!”

    “而我们如果没有找到埃油,就只能得到一点点粮食,想要养活家人,就得不停的探索,不停的战斗,就像一条狗!拼死拼活,只能得到你们的一点点施舍。

    然后你们会不断抛出诱饵,只要找到埃油就会得到更多的食物,找到研究所就会得到更多的奖赏。”

    “然而,就算我真的找到了埃油,真的找到了研究所又怎么样?

    我得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改变!

    我仍然要为了食物,为了活下去而去战斗!

    你们拿走了一切,什么也没留下。”

    “所以你选择叛入APE?”听着威廉的自述,坦之毫无感情的问道。

    “APE?怎么可能?APE早就已经不接纳旧世界的人了。”简异常惊讶的说道。

    “是呀,我选择加入APE。

    只有APE能让我不再忍饥挨饿,不用去战斗。

    我的父亲,某次外出探索,没有回来。

    我的母亲,某次外出探索,没有回来。

    我的姐姐,某次外出探索,没有回来。

    每次我探索之后回家,空荡荡的屋内,已经没有人等我回来。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在外出探索,再也回不来。

    在拒龙谷,所有人都是失去了未来,他们不是死在探索中,就是死在探索的路上。我只是想活下去,我有什么错!”

    “威廉...”简不忍道。

    这也许就是旧世界的现状吧。

    地球沙化严重,很多地方都无法种植农作物,甚至能够种植的农作物也减产严重。

    缺少植物,动物也渐渐消亡,而依赖动物和农作物的人类,也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没有足够的粮食,人类也要灭亡,这就是第二次世界战争的起因。

    然而这时旧人类才想要拥抱岩浆燃料衍生科技,已经太晚了。

    通向APE的进化通道早已关闭,APE毕竟不是慈善组织,也许他们曾经是,但是,经过了第一次世界战争之后,他们早已放弃了旧世界。

    没有岩浆燃料的衍生科技,如何在这个荒芜的星球上种出足够人类活下去的粮食?沃土不失为一个饮鸩止渴的方法。

    与大裂口交易获取沃土同时,大裂口也一把抓住了整个旧世界的命脉,一旦大裂口要求旧世界摊牌,那么整个旧世界就不得不面临抉择。

    或者说,其实本来就没有什么抉择,人类的敌人永远都是他们自己,说不定他们还更乐意成为大裂口的急先锋。

    庆幸的是,芙蕾雅完全看不上人类,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他们做什么,因此大裂口和旧世界相安无事。

    对于旧世界的人类来说:

    想要养活更多的人,就必须换取更多的沃土。

    想要换取更多的沃土就必须挖掘更多的埃油。

    想要找到更多可挖掘的埃油矿就必须派出更多的探索队。

    想要更多的探索队,就必须养活更多的人。

    于是出现了一个死结。

    至于能不能扩大埃油和沃土的兑换比例?

    坦之早已问过芙蕾雅。

    芙蕾雅说,沃土是星实体吸收埃油后的衍生物,埃油兑换的沃土是吸收后产生的全部。

    而且,星实体在未消化结束之前是不会继续吸收埃油的,否则也不会有一个季度一次的上贡周期。

    而埃油作为消耗品,已经不只是用于与大裂口交换沃土了。

    工业和生产中,埃油的作用几乎与石油并驾齐驱,各种各样的现代材料和工业产品都需要埃油。这导致埃油一直是供不应求,甚至演变成大型交易的等价货币,也就是所谓的“CC”。

    埃油可以说是整个旧世界的命脉,而对于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出去探索的人,也许他们得到的并不多,也许他们并不能富贵,但是他们能够让更多的人活下去。

    每一个探索队的队员都是英雄,起码坦之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在这些英雄中,却出了威廉这样的叛徒。

    如果只是叛入APE,坦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对于目前地球的状况来说,APE能够给的是在太多。

    但是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队友,为了自己的欲望倒向APE甚至是充当Virm的帮凶!

    不可原谅。

    “所以你决定不做拒龙谷的狗,而是去做APE的狗?”坦之嘲讽道。

    “至少APE会给我自由。没有人再强迫我去战斗,也不用再为食物担忧,我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才是我想要的。”威廉大喊道。

    “哈哈哈,这时本世纪我听过最可笑的笑话。不愿意做听话的狗,要做自由的狗。”坦之张狂的大笑几声,然后轻蔑的说道,“但是...”

    “狗,也配谈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