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于我重生成为叫龙人这档事 > 第二十章 此时此刻,是否恰似彼时彼刻

第二十章 此时此刻,是否恰似彼时彼刻

    “百合子,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在研究所吗?”坦之问。

    “还有两个单位正在研究所中移动,目的不明。”说着,坦之前方弹出一个投影窗口,画面中,威廉和一个只有他半身高的白袍矮子正在研究所内奔跑。

    白袍矮子带着斗篷,看不清楚长相。

    “...不是么?”坦之心中疑惑。

    另外一边,北灵敦区中似乎也有受伤,不过艾丽没事的样子,她正给别人绑绷带。

    虽然坦之能够通过研究所的监控看到他们,但却无法与他们交流,只能拜托简将通讯器交给艾丽。

    窸窸窣窣了一会,艾丽焦急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坦之大人,您在哪?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我现在很安全。你们那边怎么样?说说你的情况。”

    听到坦之的声音,似乎没有大碍,艾丽终于放下心来,开始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坦之和简掉下大坑之后,他们检测了一下大坑,发现无法探知到坑低。

    就在大家悲痛之时,艾丽认为坦之不可能被摔死,毕竟坦之可不是一般人,如果有触手的话,抓住墙壁什么的应该很轻松才对,最起码也不会直接摔死。

    众人商议之下,决定继续往研究所前进。

    拒龙谷的队伍看到他们继续向深入探索,也跟了上来。

    这次巴洛没有出言拒绝,于是两支队伍一路顺利地抵达了研究所。

    众人用携带式地钻挖到了研究所的天顶,小心地开了洞之后进入研究所。

    就在双方各自放出无人机绘制研究所地图时,威廉突然从队伍后面丢出一个手雷,众人闪避不及多人受伤,而且还触发了研究所的报警。

    拒龙谷的队员面对这样的情况一脸懵逼,但是北灵敦区的人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对威廉就是一顿攒射。

    然而此时,不知从哪里串出来的白袍矮子突然出现救下威廉,这时自动武器也开始对众人进行攻击。

    于是大家躲进了一个屋子内,守着大门抵挡自动哨兵的进攻,而威廉和那个白袍矮子却不知去向。

    “我们的队伍也有多人受伤,无法继续前进。万幸的是目前没有出现伤亡。”艾丽最后总结道。

    “该死的威廉!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明明已经够了!研究所已经唾手可得,难道他要把研究所的消息送给别的组织?可是即使如此也不可能得到更多!”简面对突如其来的背叛咬牙切齿。

    “抓住他不就知道了。”坦之对简轻声说道。

    “可是,我一个人的话...”

    “放心,有我。”坦之拍着简的香肩微笑道。

    其实坦之更在意的是威廉身边的那个矮子。

    希望不是那个家伙,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么所有的事情都将变得扑朔迷离。

    对于gank威廉和白袍矮子坦之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度,拥有研究所所有权限的自己,能够事实监控他们的位置。

    没错,我就是开了全图。

    更何况,这个研究所像迷宫似的,两个家伙已经在一个区域内乱串了几分钟了还没绕出来,想要截住他们轻而易举。

    话又说回来,真不知道为什么叫龙文明要把研究所建成迷宫的样子,他们不怕迷路么?

    也不对,如果是叫龙人的话,应该能够通过EAT看到路标的。

    然而对于那些没有权限或者没有EAT的人,研究所就非常不友好了,难道这是叫龙文明的防御策略?

    稍作休息,两人离开总控室奔向威廉和白袍矮子的位置。

    坦之的速度并不快,毕竟要照顾简的体能。

    他时刻关注着实时地图后发现,虽然威廉两人不断在研究所中打转,但是却一直缓慢的向一个方向移动。

    看起来就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只知道方向,不知道去的路。

    ......

    威廉和白袍矮子快速奔跑在研究所宽敞的走廊内,白袍矮子一马当先的冲在前方,看起来轻轻松松的样子,而穿着机械外骨骼的威廉却只能勉强跟上。

    “该死,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外挂却能够跑得这么快?”看着前方“轻松暇意”的白袍矮子,威廉不由得在心中抱怨。

    警报突然解除之后,自动哨兵全都退走了。

    从那时开始,前面那个白色的家伙就一路狂奔,完全没有停下里的意思,而且速度竟然比他得到机械外骨骼增强之后的速度还要快,而且耐力丝毫不减。

    可自己又不是超人,十几分钟的战斗和狂奔,威廉已经汗流浃背,他觉得直接必须休息一下,否则即使外骨骼可以继续行动,自己也已经到达极限了。

    就在威廉要说话的时候,前方的白袍矮子突然做出反牛顿行为,毫无征兆的一个后跳。

    砰!

    紧接着,一条粗大的漆黑蓝纹触手紧随其后从前方拐角处挥出,狠狠的砸在墙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凹痕。

    看着前方的触手,威廉驻在原地,冷汗从额头缓缓流下。

    如果刚才是他在前方的话,这一下绝对躲不过去,若被击中,不死也重伤。

    就在威廉后怕时,只见一个男子从拐角处缓缓走出,他头顶一对钴蓝色发光长角,灰白的头发之间,藏着一双发着骇人蓝光的眼睛。

    随着他的散漫步伐,他身后漆黑蓝纹四条触手在半空中无规律地浮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挥过来。

    “龙,龙使!”看着这样的造型,威廉瞳孔紧缩,然后发出惊叫道,“不,是你!不可能!你不可能是龙使,如果你是龙使的话,那时候你怎么可能被...”

    “怎么可能被什么?”坦之骇人的目光射向威廉,“看来我们不只是见过面那么简单呀,此时此刻是否恰似彼时彼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