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于我重生成为叫龙人这档事 > 第十六章 我难道是出租车?

第十六章 我难道是出租车?

    “你那是强一点点吗?我在你的指尖看到了宇宙!”

    看到坦之嬉皮笑脸的样子,简终于忍不住把心中的槽点吐了出来。

    转瞬间,之前紧张的气氛突然缓和起来。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简轻声道。

    “不用在意,我也只是顺手而已,况且,没有你的刻刀,想要消灭这些怪物也要花费不少力气。”坦之说完,将一把刻刀递给简。

    接过刻刀,简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龙使吗?”

    “额...难道还不明显吗?”坦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不,不是,我只是,我真的很惊讶,没想到...”简不好意思的说。

    “没想到本来以为遇到了装成李逵的李鬼,结果这个李鬼真的变成了李逵?”坦之说。

    “啊?什么?”坦之说的每个字她都能听懂,但是连在一起就听不明白了,绕口令?

    “没什么,不用在意这些细节。那个,能确认一下还有多久才能找到队伍么?”

    “啊,好,我看看。”说着,简端起手中的仪器一阵操作,然后说,“往那个方向,再走三公里左右。”

    “那么我们赶快出发吧。”说罢,坦之向简指引的方向走去。

    简小跑跟上坦之,在一边问道,“那个?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什么?说。”

    “你不是刚刚出使沃赫斯集团的马隆城,与沃赫斯集团达成了什么协议么?现在又和北灵敦区的人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简问。

    “为什么这么说?”听到简的话,坦之有些疑惑。看来前任不久前去过一个叫做马隆城的地方,而沃赫斯集团是什么鬼?另一个旧世界势力?装失忆就是好用,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被怀疑就是失忆了,不知道,不记得。

    反正我失忆了,有叫龙公主可以证明。

    “因为沃赫斯集团和北灵敦区之间摩擦很多,现在基本是相互敌对的,见面都可以打起来的那种。

    其实,沃赫斯集团与其他所有旧世界的势力关系都不好,因为他们时常会偷袭别的势力管辖内的埃油矿,甚至还有可能会洗劫APE的移动城市。”

    “原来如此,之前有说过,我失忆了,忘记了很多东西。能跟我说一下我上次去马什么城做了什么么?也许能够对我恢复记忆有所帮助。”坦之轻巧的说道,没错,对恢复记忆有帮助,你的故事不错,可惜下一秒就是我的了。

    “具体做了什么就不是很清楚,根据消息和网上的报道,您去马隆城和城主进行了某项交易,要把什么东西送去大裂口。然后次日,马隆城城主温迪斯派遣一对车队护送您离开。之后就没有您的确切消息了。”

    也就是说,前任真的去过那个马隆城,然后做了什么之后又在次日离开了?

    等等,我屡一下,好像有问题,

    首先,前任是操纵者已经毋庸置疑了,至少芙蕾雅,韦杰恩和刚才的威廉都确认过。

    其次,前任曾经是13部队的成员,并且有搭档,不过他的搭档似乎在他被芙蕾雅抓走之后已经离开13部队。

    但是问题是,在原本的剧情中并没有这号人物,那么是不是说明,剧情已经发生了改变,而这个改变的原因就是前任的出现,难道前任也是穿越者!

    突然想到这个,坦之有些心慌,自己可能是穿二代。

    再一想又注意到,之前02和广都叫他坦之,也就是说,前任也叫坦之,当然,坦之只是名字而不是姓,所以前任也叫坦之。

    坦之并不认为前任的名字是广取的,虽然没有人比广更懂取名字,但是按照广的尿性,按Code998这个编号取名字,估计会被叫做“山寨”或者“国货之光”之类的有深刻意义的名字吧。

    所以,前任是个名叫坦之的穿越者,而自己也叫坦之,是不是意味着,如果自己挂掉了,又会有一个叫做坦之的人穿越到这个身体里。

    那这个身体不就成了公交车...不不不,怎么能这么说,应该是出租车...也不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细思极恐,一般来说,出现了不在剧情中的人物不就意味着这个人物要么不影响主线剧情,要么就是外来者。

    而外来者一般来说就是穿越者了,而前任既隶属13部队,又都认识13部队所有人,应该是存现在整个剧情中的。

    而且韦杰恩说过,前任曾经背着02在地下断层遇到过他。

    虽然不清楚经过,但是可以确认一点,前任介入过02的剧情。

    再仔细一想,坦之觉得前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甚至说不定现在都还在他身体里。

    这么想并不是没有原因,要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每次想起都觉得不寒而栗。

    一个生长在红旗下,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社畜,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住半年。

    就算之前在虚拟训练的战斗中锻炼过自己,可是,前些日子那场大裂口的守卫战在坦之现在来看,简直是不可思议。

    如果说,前期为了活命,为了保护艾莎和艾丽不断的和小股部队战斗,勉强算是自己这几个月的训练成果。

    那么,之后在第四层,面对300多身穿机械外骨骼,手握刻刀的士兵时,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或者犹豫,冲上去就将那300多人屠戮殆尽了。

    战斗中,他杀死了所有人,却也遍体鳞伤,蓝色的鲜血流淌一地,身体和精神都几乎奔溃。

    但是之后,他却又以那坚不可摧的意志与韦杰恩战斗。

    这在坦之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思议,那时的他,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那个人,冷酷无情,杀戮果断,手段残忍,无所不用其极,但是意志坚不可摧,甚至被韦杰恩钉在地上时,都还要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去拔钉住自己的刻刀。

    每次想到那个时候的自己,坦之就觉得恐惧。

    他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意志和手段,如果有,他早就飞黄成达了,不可能混了十几年都还是个不上不下的社畜。

    而且自己差点就翘了辫子,如果芙蕾雅再来晚一点点的话,可能自己就真的死了。

    所以前任根本没有死,他的灵魂潜伏在这个身体里。

    现在是自己在主导着身体,只要他稍微不注意,就会被前任反噬...

    想到这,坦之心中不免有些不安与急躁,心中不断祈祷着,“坦之呀,既然你已经死了就赶快死透吧,你还有什么心愿没完成的可以晚上睡觉的时候托梦给我,咱一定帮你完成,你呢就早点投胎去吧。

    现在去投胎,应该刚好能赶上大结局的第一批新生儿。

    想想大结局之后第一批新生儿多么的幸福,父母双全,有妹有房,政府包分配,还等什么?别再纠缠着这个身体不放了,既然已经过户,那就干脆利落一点嘛,何必时不时的出现搞点动作?都是接受过九年教育的四有青年,我们应该互相体谅。

    这个身体现在是我的,你也没留下什么遗产,安心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