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于我重生成为叫龙人这档事 > 第二章 抱歉,我不是在说你

第二章 抱歉,我不是在说你

    刚刚走出不远,便看到迎面驶来了两辆架着机枪的武装悬浮车。悬浮车潇洒的一个漂移,停在坦之不远处。车门打开,一个英气逼人的少女走下车来,紧接着10个各种各样的人也紧随其后。

    再次看到艾丽,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颓废,整个人充满了斗志,仿佛回到了那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样子。

    一个穿着迷彩机械外骨骼的精装男人走上前来,站到艾丽身边,用浑厚的声音说道,“我们是北灵敦区的加赫里斯探索队和贝狄威尔探索队,我叫萨皮尔·巴洛,这次听从首领,韦杰恩大人的命令,前来支援您。”

    “北灵敦区?支援?我看你们是想找回场子吧?”坦之毫不在意的说,并威慑地向前垮出一步。

    除了艾丽和巴洛以外,其他人都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按照约定,我来了。”

    “我可没叫你带人来。”

    “如果要前往叫龙的研究所,探索队是很好的助力。”

    “我不认为垃圾能够帮上什么忙?”坦之摊开手,嘲笑的说着。

    “你说谁是垃圾?”巴洛身后的队员发出不满的声音。

    “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坦之笑着摆摆手,续而嚣张的说道,“我说你们所有人,都是垃圾。”

    “你说什么!如果不是韦杰恩大人命令我们前来......”一个强壮的光头黑人愤怒的道,并把背在身后的枪端起来指向坦之。

    “怎么?想动手!”坦之豪不畏惧,深蓝色的纳米着装瞬间覆盖全身,双角被闪着蓝色光泽的角质包裹,身后弹出四条碗口粗的漆黑蓝纹触手指向前方众人,双目射出兴奋的蓝光,脸上露出疯狂的狞笑。

    坦之瞬间变化的姿态将艾丽和巴洛身后的众人吓的又退了一步,那个刚才还用枪指着坦之的光头黑人大汉双手颤抖,冷汗不停的在反射着高光的脑门中溢出。

    “闭嘴!强尼!”巴洛大声的呵斥身后的光头黑人大汉,转头轻声对坦之解释道。

    “地球现在充满着危险,特别是叫龙城市和叫龙研究所”艾丽毫不在意地轻声解释道,她并不害怕坦之,因为如果坦之要对她做什么,她不可能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看到那些家伙已经没有勇气冲过来,坦之嗤笑一声,惺惺地把四只触手叠为尾巴至于身后,漫不经心的说,“危险?叫龙?或者Franxx?”

    “野外最致命的不是叫龙和Franxx,”艾丽说着,将秀发撩向耳后,“那些东西都是可以躲避的,而且一般不会追击人类。最致命的是成群结队的叫兽,人类的探索队大队几乎都是因为遇到叫兽而被团灭。”

    “叫兽?”坦之眉头微皱,没有在DarlingintheFranxx中听说过的那种东西,不过脑中却不由得想起那个某站中戴面具的猥琐男。

    “是的,叫兽,那是普通野兽因为感染叫龙血或者原生埃油而变异的深度龙化生物。虽然个体不大,但是自身恢复速度极其惊人,以至于普通的火炮和子弹对其难以造成杀伤,只有填充米达油的刻刀能够对它们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

    “刻刀?那是什么?”坦之不自觉的发问,想起那晚士兵们使用的黑底金光刀具。

    “刻刀是一种专门用于对付叫兽的武器,在刻刀内注入米达油之后,短时间内可以对叫兽产生巨大的伤害,并阻止叫兽修复身体,以至杀死叫兽。

    但是也因为米达油与制作刻刀的金属材料结合之后会快速的消耗殆尽,即便制作出热武器也无法保存,所以一般将它做成冷兵器使用。

    这也使得我们只能使用刻刀战斗,而且刻刀激活后可以击破龙钢。”艾丽耐心的解释着。

    “龙钢?就是那种可以抵挡我攻击的材料?”

    “是的,那东西的确能够抵挡你的攻击。但是不用太过担心,龙钢在旧世界非常稀少,因为全世界只有APE能够制作龙钢,他们使用龙钢制作Franxx与你们对抗。所以几乎所有的龙钢都是从APE中流出来的,少部分来自Franxx的残骸。”

    “这么看来他们似乎还是有点用,但是你呢?你有什么用?”坦之轻蔑的说。

    “我,”艾丽听到坦之的话,一愣,“我,我也要去!艾莎因为我才会变成那样......我......”说着艾丽不由得呜咽起来。

    “喂!龙使是吧,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巴洛身后的一位队员看不过去,大声的想要指责坦之。

    “闭嘴!我在教训我家女仆!关你毛事!”坦之指着那个说话的人大声的骂道。

    听到坦之的话,艾丽停止了呜咽,含着盈光看向坦之,只见坦之从一旁的口袋中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丢给艾丽。

    艾丽双手接住之后,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副红色眼镜。

    坦之缓缓地向悬浮车走去,众人不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通路,边走坦之边说,“我当时要的可是姐妹花,其中一个一定要是眼镜娘!所以,你不是假货对吧。”

    说着坦之已经坐上了第一辆悬浮车,而众人还愣愣的看着坦之。

    “看什么看!不是要去一起去么?赶紧开车呀。”坦之不耐烦的对众人喊道,然后用力的拍了下面前的车台。

    “谢谢。”艾丽摸去眼角的泪,带上红色眼睛,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车,坐在坦之身边。

    恨么?有的。怒么?有的。但是,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艾丽应该已经知道在艾莎和别的任何东西之间,应该如何做出选择了吧?为了治疗舱中的艾莎,坦之也愿意再给艾丽一个机会。

    暴力的尽头,仍是暴力。那么如何解决暴力?原谅,也许就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