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于我重生成为叫龙人这档事 > 第十章 夜探大裂口

第十章 夜探大裂口

    昏暗的走廊,漆黑的墙壁,时不时闪过蓝色光流的墙线,这就是大裂口基地主要的色调。

    大裂口基地中似乎是没有监控之类的东西的,反正坦之是没见过某种类似的东西。

    所以,一到晚上,整个基地就显得格外的寂静,仿佛一座坟墓一般。

    时不时会有蓝色的流光从黑色墙壁之间流过,微微的流光恰到好处的让通道依稀可见。

    “好像,并没有什么呀。”坦之小声的说道。

    而他的旁边是穿着黑白女仆装的艾莎和艾丽。

    “虽然挺阴森的样子,但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脚步声在走廊回档。”艾丽用指尖拖了一下红色的镜框,镜片反射的高光凸显出一丝智慧。

    “可是,可是最近几天,我都有听到,有轻柔的脚步声在走廊回荡。”艾莎忐忑的说着,抓住坦之衣袖的手紧了紧,尽量的将自己的身体塞在坦之和艾丽之间。

    大裂口作为一个6000万年前的建筑,这些年来一直被埋在地底,直到叫龙大量苏醒才因为地壳或者其他原因浮上地面,的确有古堡的潜质。

    而且整个大裂谷至少有几千平方,无数的房间,非常巨大,就算坦之也只是去过第一层到第四层而已。第五层和第一层以下的地方,因为没有权限,被空气墙挡住进不去,所以也不能确定是否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样想着,坦之也打了个冷颤。

    之所以三人大晚上不睡觉,在二楼到处闲逛,是因为艾莎中午吃饭的时候说,最近两天半夜听到走廊有轻微的脚步声,让她很害怕。

    虽然坦之和艾丽表示,鬼怪什么的不可能存在,可能是艾莎听错了。

    (因为房间小的原因,艾丽和艾莎是分开房间睡的)

    艾莎当即表示要和姐姐一起睡,艾丽不置可否。

    不过坦之觉得,夜探大裂口基地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想想看,这可是6000万年的古建筑,可稀罕了,所以就有了现在三人半夜不睡觉,聚在走廊拐角处,探头探脑的场面。

    就在三人大眼瞪小眼,犹豫是不是还要继续往前探索时,啪嗒,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在整个走廊之间回荡。

    顿时,凝重的空气突然冷了下来。

    坦之心中一惊,慢慢回头与惊讶的艾丽四目相对,两人的眼中都透露着淡淡的恐惧,但更多的是好奇。

    而作为仓鼠的艾莎已经完全缩在蹲着的坦之的背上,闭着眼睛瑟瑟发抖。

    “来了,它来了,是长舌怪!”艾莎小声的嘟哝着。

    什么奇怪的想象力?

    长舌怪是什么?

    虽然并不了解旧世界人的鬼怪观,但是也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坦之作为唯物主义者,并不相信是鬼怪之类的东西。

    更何况,这可是科学世界观的世界,哪来的鬼。

    三人慢慢的向声源摸去,坦之躬身走在前,艾莎跟在坦之身后,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并尽量将所看到的东西限制在坦之宽厚的白衬衫上。

    而艾丽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走在最后。

    当他们走在拐角处时,一道蓝光闪过,拐角处出现了半截黑色的影子,吓得坦之停了下来。

    “怎么了?”艾莎在坦之身后发出颤抖的声音。

    看着影子,坦之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轻声叫到:“威利,是你吗?”

    空气突然安静,啪嗒啪嗒的声音再次在走廊回响,声音渐渐接近。

    没有得到回应,坦之心中暗惊,难道不是威利?那会是谁?叫龙公主很少离开承运殿,更别提半夜到处走动了。

    正当坦之的心也开始忐忑不安时,一串度娘风格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是的,坦之先生。”

    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威利,众人大舒一口气。

    “吓死人了,威利,你大半夜在走廊做什么?”坦之问。

    “最近发现这附近的自动作战机器人出现故障,我正在检修。”威利以度娘的口音说道。

    “自动作战机器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那种东西。”坦之好奇的说,这个话题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众人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有特别的地方,更别提机器人。

    “要启动自动防御作战才会出来”,说着,威利摸了摸附近的墙壁,继续道,“目前只有公主殿下拥有启动的权限。而你因为CDK等级过低,并且也没有给你分配权限,所以你看不到控制界面。”

    “不同权限等级可以在基地看到不同的控制界面,等级不足的话就看不到的。”

    “原来如此。”坦之干笑了几声,众人也不由得泄了气。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要继续工作了。”威利夹带着度娘的口音说道。

    “没事,你继续吧,我们也该休息了。”说着,坦之看到威利用手指灵活的在空无一物的墙壁上快速得按着什么,不由得想起在承运殿中,叫龙公主看似毫无意义地摆动着身后的触手,也许也是在坐着什么吧。

    没有权限么?也对,谁会给一个工具人权限。

    而且再过不久我要就逃跑了,最多还有一个月,到时候APE攻下大裂口,我就和艾丽、艾莎一起逃回他们的聚集地,这里的一切,都跟我不再有任何关系。

    谁都想得到信任,不管是应该得到的还是不应该得到了。

    就算你心生离意,也一样想要得到信任,得到认可。

    这么想着,坦之顿时心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