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42章 无敌高手

第42章 无敌高手

    “等会儿你要是还能站得起来走得出去,我赔你!”矮个男人脸上挂着一抹阴笑,手里的刀在掌心一转,成反握状,拉开一个相当随意的架势。

    一看这姿势,陈迎眼神变得有几分凝重,“伽马刀术?”

    这起手式可不是看着那么随意,而是外军特种部队一种近战刀术,大名鼎鼎伽马术里的刀术。

    其特点是快与流畅,极少有“刺”的动作,以“划”为主。

    一个近身就能切割目标十几刀,重在放血。

    看来,这矮子是个行家!

    “你也懂这个?”矮个男人略显意外,狞笑道,“现在跪下求饶,再赔我兄弟几万块医疗费,我或许考虑放过你。

    不然,你今天得见点血!但你放心,我会避开要害!

    你就是中了几十刀,也只会是法律意义上的轻伤!”

    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孙佳影跟那个女贼听得不寒而栗。

    真要是挨上几十刀,刀刀小血口也能疼死人,关键是感觉恐怖啊。

    “没钱!”陈迎回答的相当干脆。

    矮个男人脸色一沉,脚下步伐开始移动,似乎在寻觅下手时机。

    陈迎好像没有注意到危险来临,自顾自道,“我以前给大学生们上过一堂防卫课程,其中有一项是对持刀歹徒的。

    当时我跟他们说,不管你们以前学过什么,练过什么,面对手持白刃的对手,第一要务就是跑,有多快跑多快。”

    “那你,怎么还不跑呢?”矮个男人笑眯眯问。

    陈迎自顾自道,“其实当时,我没跟他们说实话,有一种情况是可以不用跑的。”

    “什么呢?”矮个男人问着话,人已经弹了出来,奔向陈迎,真是快如闪电。

    “小心!”孙佳影都忍不住大叫提醒。

    陈迎不退反进,迎了上去。

    矮个男人忽然察觉不对劲,陈迎双手迎着刀刃,下一瞬却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是动作有多快,更像是预知轨迹,等在了某个点,等他手腕撞过去。

    这不可能!

    矮个男人手腕一转,带动手里的刀切削陈迎手掌。

    陈迎却好像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一样,双手一分,寸劲一推,那柄匕首还在矮个男人手里,却刺向他自己。

    后者瞬间吓一激灵,慌忙后撤。

    这连串变化只在电光火石之间,陈迎跟盲打一样看也不看,反倒悠悠继续方才的话题,“不用跑的情况就是,你得确定一点,你要比对方强,强很多倍!对方的技术你烂熟于心,闭眼睛都要知道刀到了哪里。”

    说话之际,陈迎人如鬼魅,贴了上去。

    矮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他的匕首飞快从右手倒左手,角度刁钻刺向陈迎侧肋。

    “换手刀术?”陈迎笑了,就跟学霸见到一个普通生跟自己炫耀神奇的解题术一样。

    不见陈迎有什么大动作,矮个男人就感觉手中一空。

    匕首落到陈迎手里。

    不,应该说“递”到了陈迎手里。

    这怎么可能!

    “这套刀术你练过多少遍?我当年一天练十遍,练了三年,不少于十万遍!”陈迎一副缅怀神情,握着那把匕首,在矮个男人身上蹭来蹭去。

    矮个男人的神情终于变得惊恐起来,想脱离陈迎的范围。

    但不管他怎么闪展腾挪,陈迎都紧贴在他身边,手里的刀在他身上抹来抹去。

    矮个男人甚至能感受到,冰冷锋利的刀锋在皮肉上蹭过。

    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恐怖了!

    他越来越想逃离。

    但不管怎么逃,都逃不出陈迎的掌控。

    孙佳影跟那个女贼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

    对于陈迎夺下了对方的刀,她们只是惊讶。但看那俩人的举动,却无比的无语。

    俩大男人在她们眼里的行动,甚至可以称得上“暧昧”,好像在跳贴面舞,往左往右往前往后,是那么的一致和谐,就是不分开。

    她们完全不知道,矮个男人已经犹如身处地狱之中,大汗淋漓。

    如此一分钟,简直好似度秒如年。

    “我认输!”

    矮个男人终于受不了了,抬起两只手表示放弃抵抗,大叫投降。

    “哦。”陈迎只简单回了一句,手里的刀依旧在对方身上蹭来蹭去。

    “小篮子,打电话报警!”矮个男人开始发出尖叫,声音又细又尖。

    “啊?”被叫了名字的女贼有几分不知所措。

    老大,让她,打电话报警?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幻听。

    “快啊,打电话报警!”矮个男人声音快哭了,实际上鼻涕眼泪已经流淌下来。

    同时,他还不住跟陈迎告饶,“大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惹错了人,你放过我,我马上去自首,我带着这帮人自首,我以后都痛改前非,好好做人。”

    一直到他喊到嗓子发哑,陈迎方才停了手,向后退开。

    一时间矮个男人差点瘫坐地上,只感觉胸口肚皮发凉,低头一看,吓得魂不附体。

    他的衣服已经被划得破破烂烂,胸肌都从缝隙中露了出来。

    矮个男人慌忙摩挲全身上下,看是不是被陈迎划得鲜血淋漓。

    摸了一圈之后,他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陈迎将他贴身的T恤都划烂了,却没有伤到他一分一毫。

    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掌控与技巧掌控!

    如果人家动了杀机,他就是砧板上一块肉。

    矮个男人差点下跪。

    “嘣!”陈迎把那柄匕首从中间硬生生掰成两半,扔进犄角旮旯,“刚才你跟我说什么来着?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不用不用,我去自首,我带他们自首,我不当坏人了!”矮个男人鼻涕眼泪中真心忏悔。

    靠武力谋生实在是太恐怖了,指不定哪天遇到个狠茬。

    要是没有今天这位这么纯善,比死都恐怖。

    “甚好。”陈迎点点头,冲孙佳影一招手,“走了。”

    这就,完了?

    孙佳影做梦也想不到,陈迎连这么厉害的高手都轻描淡写解决,赶紧跟上去。

    女贼也跑过去扶自家老大,还怯生生低语一句,“真要自首啊,大哥。”

    矮个男人还没有回答,就察觉陈迎去而复返,赶紧催促女贼,“马上打电话!”

    “是是。”女贼慌忙去旁边打电话报警。

    矮个男人眼看陈迎再度逼近,想挤出一个笑容,却怎么都挤不出来。

    “我想起来了,你还得赔我点钱。”陈迎道。

    “大哥,你想要多、多少?”

    矮个男人恐惧中,开始盘算自己还有多少家底。

    “一碗牛肉面十五,一个手机壳二十。”陈迎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坑人。

    “手机壳用很久了,给你打个折吧,你给我三十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