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29章 这任务,我接了

第29章 这任务,我接了

    到公司后,孙佳影先带陈迎去了人事部。

    在人事部门口,孙佳影停下步,跟陈迎道,“我就不跟你进去了,等会儿你办完了入职,确定好工位告诉我一声。”

    她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可能总陪着陈迎。

    “去吧。”陈迎一笑,点点头。

    眼看孙佳影离开后,陈迎方才推门走了进去。

    一个人事部女职员怀抱文件刚好要出去,跟陈迎打了个照面。

    “你是陈迎吧,来办入职的?”一个小姑娘一看到是他,两眼睛开始放光。

    陈迎诧异对方的反应,却还是点点头。

    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公司名人,连挫女销冠加男海归,“折服”宋广安、贾明全。

    这份战绩,可不是谁都能达成的。

    “你跟我来吧!”女职员把要办的事抛之脑后,亲自领着陈迎去办入职手续。

    这期间,又有男女员工过来晃悠,目光都在陈迎身上游荡,都想看看这位神人。

    陈迎的入职手续异常简单。

    只是填写一些资料,除了身份证外,其他的一切资历证明都不需要。

    当然,要,陈迎也没有。

    “我这套用人计划不错吧,彻底摆脱了学历对人才的束缚,这叫不拘一格降人才!”云青原忍不住骄傲了。

    “那么,在您生前,这套卓越的选拔制度,给您提供了多少人才呢?”

    陈迎根本就不惯着他,兜头就是一瓢冷水。

    “我不是遇害了吗!”云青原一下窝心了,瞪陈迎一眼,“你这个人,真烦!”

    就在这时,人力主管走过来,笑着跟陈迎道,“陈迎是吧,贾总来了,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贾总,贾明全?

    陈迎脑海中再度浮现那个有几分形销骨立的中年人,当即点头。

    到了人力资源总监办公室,贾明全看见陈迎还是相当的热情,起身招呼他坐,又让人倒了杯茶。

    “陈迎啊,以后你就是公司的一员了。储备经理人,这个位子前途可是不可限量的。不过你的考验与磨练,也会很多,很艰巨。所以,以后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千万不要拘束。”

    贾明全满面笑容,春风和煦。

    换个人,可能会被这样平易近人的领导感动到。

    “呵,先给你画个饼,又跟你说饼不是那么好吃的,再摆出一副我会帮你的姿态,他在尝试拉拢你。”

    云青原懒懒道,“几十年前我玩剩下的东西,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一套,就不知道创新?”

    陈迎这种上过战场见过生死的人,哪会让人三言两语哄骗,不过,他也不是死板之人。

    陈迎当即面带微笑,道,“谢谢贾总,您的话我记下了。”

    贾明全很满意陈迎的态度,又跟他聊了一番,把这个储备经理人跟“阶梯计划”又讲了一遍。

    陈迎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耐心听完。

    “虽说你挂的是储备经理人头衔,但一开始肯定是要从员工层的工作熟悉环境,这一点你要有心理准备。至于具体工作嘛,还得等领导班子商定。不过你今天,有一项重要任务!”

    贾明全看了眼时间道,“咱们辉火公司是隶属天南集团的,我相信你清楚这点。集团人力资源部是成南成总负责,除此之外他还管理部分业务工作,职务是集团副总。今天他会来咱们公司视察,视察什么呢,阶梯计划的推进,也就是来看你。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成总来的前一天我们才搞招聘,但其实这个月我们已经面试过了几波人……”

    贾明全倒真是说了很多情况给陈迎听。

    当然,有些孙佳影已经提前告知了他。

    “好好表现,陈迎,此前也有人面试成功,但最终是被集团领导,特别是成总给pass掉的,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辙。”

    “多谢贾总提点。”陈迎露出一个感谢的笑容。

    贾明全看了眼时间,笑道,“时间不早了,我这儿还有点事,一会儿让人给你安排工作,布置工作。”

    “那我先走了。”陈迎识趣的起身告辞。

    出了贾明全办公室,没走出十米远,陈迎就被人叫住。

    这回是个男职员。

    “陈迎吧,宋总叫你过去。”

    宋总,宋广安?

    陈迎一怔,旋即点头,“好。”

    辉火公司副总办公室,陈迎推门而入。

    宋广安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看一份东西,听到动静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了两秒方才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看向陈迎。

    “宋总。”陈迎主动打招呼。

    “过来坐。”宋广安冲着办公桌前的椅子努努嘴,没有起身的意思。

    陈迎走过去坐下来,对宋广安的态度并不在意。

    人在职场,有时候是龙盘着是虎卧着,这不丢人。

    “贾总找你谈过话了。”宋广安给陈迎一个笑容,皮笑肉不笑。

    “谈过了,贾总告诉我一些公司情况,说集团成总会来,说稍后安排工作。”

    陈迎如实回应。

    “稍后安排工作。”宋广安嚼着这几个字,微微颔首,伸手拿起桌上那份文件递给陈迎,“那,我先给你安排一项任务。”

    陈迎伸手接过那份东西,是一个叫“瀚北广场”的项目资料,他随即翻看了起来。

    宋广安继续道,“咱们集团的成总不光管人力资源,实际工作还负责一部分业务,所以不光看阶梯计划进展,还代表高层来了解项目进程,到时候你负责向他来阐述瀚北广场项目的情况。我希望你能熟读这份东西,阐述的时候加入自己的观点与见解。”

    “记住,这件事你一定不能搞砸!”宋广安很严肃地强调。

    集团那位成总很快会来,总共没剩下三两个小时的时间,宋广安却要陈迎现在开始了解项目,做项目讲解。

    其心可昭!

    这就不是一项可以完成的任务,是个刁难!

    “怎么样,能办到吗?”宋广安微笑问陈迎。

    他眼里隐隐闪动一丝渴望,渴望陈迎畏难,向自己低头或者抱怨,向自己求饶。1

    然而,宋广安失望了。

    他发现陈迎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笑了,那笑容让他感到说不出的讨厌。

    “没问题。这任务,我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