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27章 年轻的行家

第27章 年轻的行家

    古董店前面那张八仙桌子旁边,坐着的俩老头,年纪差不多。

    一个穿长衫梳背头,胡须留的那叫个漂亮,从言行举止来看,他就是这家店的店主。

    另外一个老头方脸宽额头,天庭饱满,留着寸发,穿着休闲装,一看就是客人。

    此刻,方脸老者手里正把玩着一只紫砂壶,眼里喜欢,嘴里也是赞不绝口。

    “这可是清末紫砂名家胡大山的工,您看这料这型这款,我这么跟您说吧,整个瀚海您都找不出第二件来。我今天请您过来,纯属是因为您好这口,咱们是朋友,让您欣赏欣赏,其实这东西我自己都想留下。”

    长衫老头捋着胡须笑盈盈道。

    “好东西,不错,真是好东西。”方脸老者眼睛就没离开过紫砂壶,“孙老板,这次你怎么都得割爱,把东西匀给我!钱不是问题,您开个价!”

    那位孙老板一脸“为难”,最后才一拍大腿。

    “得嘞,这也就看是您老捧我的场,又是我的朋友,这件紫砂壶可以给您。但是这东西也是朋友寄售在我这儿的,我不好让价……”

    “无妨,你说!”

    孙老板朝着方脸老者凑近几分,后者心领神会也靠近一些。

    正当价格将要出口之际,旁边伸过来一只耳朵。

    俩老头顿时吓一跳,赶紧拉开距离。

    这才看清,方才进店的那个小年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旁边。

    “你要吓死我啊!”

    孙老板惊怒交加瞪着陈迎,“你小子属猫的吗,走路都没一点声音!”

    方脸老者也吓一跳,但极有涵养,没有生气,反倒和声道,“小友,你也对紫砂感兴趣。”

    “略懂略懂。”

    陈迎漫不经心瞥了眼方脸老者手里的紫砂壶,把自己挑的一块玉给店主看,“这个我要了,能不能刷卡。”

    孙老板眼见成了一单,虽然小,但蚂蚱肉也是肉,倒不好拒绝。

    “老孙,先招呼这位小友吧。”方脸老者宽厚道。

    老店主也觉得先得把闲杂人等打发掉,才好安心做大单,当即点头,“那好。”

    老店主起身对陈迎不冷不热道,“等着,我去拿POSE机。”

    时候不大,POSE机被拿来了,顺利刷卡。

    可能是觉得这个年轻人没那么不懂规矩的胡乱讲价,孙老板随口给自己东西拔高,“年轻人好眼力,这是块古玉,好玉啊。”

    陈迎不置可否地一笑,倒是对方脸老者手里的紫砂壶赞了一声,“这款李泥工坊限定仿古版的紫砂壶也挺不错的,还有存货吗,我也要一个。”

    “嗯!”

    一句话,俩老头同时看向陈迎。

    方脸老者是惊愕,孙老板眼里闪过一丝惊慌。

    “小伙子你什么都不懂,胡说八道什么,这是清末紫砂名家胡大山的壶!什么都不懂,搅什么局,走走走!”

    说话间,孙老板就要赶人。

    陈迎那体格子怎么可能让个老头推动,往那儿一站,脚下生根,笑呵呵跟方脸老者道,“这壶,我爷爷也有一个,托朋友弄来的,仿古做旧以假乱真。但其实还是有不同的,因为泥料缘故,对光会有一些细微变化,这种变化看少了看不出来。要还是不信,您从壶嘴往里看,照上光,壶嘴上侧内部有俩字母,LN,现代工匠李泥的标记。”

    陈迎一番话让方脸老者跟孙老板同时色变。

    方脸老者拿起桌上一个小灯照着看过去,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孙老板恶狠狠瞪了陈迎一眼,转脸跟方脸老者反客为主道,“真有吗?那个朋友寄存在我这里信誓旦旦说是老物件,没想到连我都骗!识人不明,识人不明啊!”

    这锅甩的是干干净净。

    方脸老者看破不说破,撂下小灯,端详着这只紫砂壶,还是挺喜欢的,“我还是很喜欢,老孙,你出个价吧。”

    孙老板强笑道,“一……”

    “五十万吧,差不多。”陈迎道,“这东西当年出来的时候售价二十万,现今行情五十差不多了,毕竟不算是李泥的精工。”

    孙老板都快哭了,“小兄弟你懂得还真多。”

    “好,那就五十万。”方脸老者顿时展颜,看向陈迎,称赞道,“小友眼力不错。”

    “马马虎虎。”陈迎嘴里谦虚,眼神睥睨,环顾周遭,“只可惜,摆在明面的一件真的没有。那边桌上的东西品相更是一般,一万两件三件倒是合适的价格。”

    他这么一说,方脸老者越发感兴趣,“你还什么都懂!”

    “略懂略懂。”陈迎摩挲手里的玉道。

    “小子你也太狂了!”孙老板不爽瞪着陈迎,“说我这里没好东西!好东西,你能品的出来吗!”

    “可以试试。”陈迎淡淡道。

    孙老板被这么一激,转身去柜子里找出几个大小盒子抱过来,小心翼翼放桌上一件件打开。

    陈迎每件东西只看一眼,就能叫出名字。

    “宋代越窑刻花花口盘。”

    “明代和田墨玉坡形玉扳指。”

    “清代康熙树叶款青花盘……”

    陈迎两根手指一沾东西,直接道,“这件是假的,这件是真的,这件也是假的……”

    孙老板瞪大眼,吃惊看着陈迎。

    方脸老者也是两眼放光,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一个年轻的行家。

    “好了,你别看了。”孙老板终于受不了了,风一样把东西抱走。

    当着老客户的面鉴真伪,实在是太刺激了。

    陈迎似乎有点意犹未尽,不过抬手摩挲起手里那块玉,又变得满意起来,“还好,有点小收获。”

    陈迎转脸刚想走,就让孙老板拦住了。

    “小兄弟,你走可以,但这东西,我记错价了,不是一万。”孙老板指着陈迎手中玉道。

    这个年轻人眼界之高之毒,连方脸老者都叹为观止。

    那么他连价都不还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

    “怎么,老板你想反悔吗?古玩行没这规矩吧。”陈迎皱眉看了眼方脸老者。

    方脸老者也皱眉道,“孙老板这是干什么!”

    当着老顾客,孙老板怎么也不敢真耍光棍,硬挤出一个笑容对陈迎道,“小兄弟,我愿意出高价,回收你手里的玉,行不行!”

    陈迎没吭声。

    “小友,我也有意收你这件东西。”方脸老者都发话了,“我可以给你十倍。”

    孙老板顿时慌了。

    “不算多。”陈迎犹豫道。

    “我出二十万!”孙老板急了,“就当交个朋友,以后你在古玩圈有什么事,我帮你的!”

    陈迎似乎对后面的一句话动心了,最终叹了一声,“那,好吧。”

    “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