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26章 应急赚钱

第26章 应急赚钱

    谢辛辛选的这家品牌店,年中大促都没打过八折,那得是内部VIP中P独享价。

    眼下,这位新店长居然当众把这种折扣给了陈迎他们,不可谓不惊人。

    一下子所有导购看向陈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狠狠记下那张年轻的脸。

    估计陈迎下次来,都会成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抢手货。

    “我明白了,我会服务好的,店长!”

    姓宋的导购忽然反应过来,这可能不是一般客户,而自己可能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新店长满意手下的态度,转脸对陈迎道,“陈先生,请随便选购。”

    陈迎微然一笑,异常平和接受了。

    这男人真是稳重如山,一看就是经历过大场面的。

    新店长越发笃定陈迎不简单。

    她哪里知道,陈迎经历过的确实不平凡,只是经历的不是世俗金钱与名望,而是战场上的生死。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要投诉你们!”

    嘲讽过谢辛辛的那女人眼见连自己导购都没了,一下急眼了。

    她身边那头肥头大耳的男人,也怒了,抬起带着翡翠玛瑙戒指的手指指着新店长道,“你这里不想开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眼看俩人要撒泼,陈迎站了出来,挡在店长的身前,抬手把胖男人的爪子握住,高高扬起。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陈迎瞥了眼那只带满珠宝的手,淡淡道,“但凭你这一手的染色玻璃,我就大概清楚你是什么货色,不要在这里闹事!”

    陈迎眼神凶恶,如同猛兽降临。

    那胖男人只觉得抓着自己的那只手,简直要把自己骨头捏碎,吓得他脸都白了。

    “好好,你先放手,我这就走!”男人疼的龇牙咧嘴。

    他手上带的确实都是假货,糊弄一般人没问题,像云青原这种顶级大家,撒上一眼就原形毕露。

    陈迎松开手,胖男人近乎连滚带爬的跑了,连狠话都不敢撂。

    能让这种店店长如此对待的年轻人,他也觉得自己惹不起。

    跟着他的女人都傻了,呆呆看着胖子背影消失。

    “你傍的大款都跑啦,你还不追,人家还等着给你大通告呢。”谢辛辛哈哈大笑,“只是你得小心点别让人用染色玻璃骗财骗色了!”

    那女人脸上终于挂不住了,踏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嘴里还骂骂咧咧,“姓王的王八蛋,你你骗老娘不得好死……”

    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下次眼睛放亮着点,别什么人都接待!”

    新店长冷冷瞥了姓宋的导购一眼,威严撂下一句话,对方已经噤若寒蝉。

    那位店长扭脸就对陈迎笑如春风,“陈先生,我还要盘库房,就失陪了。”

    陈迎点点头,目送新店长离去。

    姓宋的导购满脸堆笑跑到孙佳影、谢辛辛身边,殷勤无比,“两位小姐,你们喜欢什么风格的包包,我带你们去看咱们店里最新款吧!”

    孙佳影忍不住看向陈迎。

    这么一来,陈迎怕是得大出血。

    谢辛辛却格外兴奋,拉着孙佳影连连点头。

    这家店里的东西八折简直太划算了,她恨不得发个朋友圈炫耀给所有闺蜜看。

    “你们去看吧,我出去抽根烟。”陈迎跟孙佳影俩人撂下一句话,往店外走。

    孙佳影想说什么,却直接被谢辛辛给拖走。

    出了这家店,站在大街上,陈迎看着来往穿梭的车辆,深沉地点了根烟。

    “看着架势,咱的钱怕是不够哇。”陈迎跟身边云青原哭穷。

    不是哭穷,是真穷。

    卡里还有两万,那家店的包,差不多都两三万起步。

    等会付钱的时候,他就得“原形毕露”。

    “云老爷子,你能变钱不。”

    “变钱我不会,不过应急赚钱的法子倒是有一个。”

    云青原扬手一指对面一家店,“去那里看看老天爷帮不帮咱们吧。”

    陈迎凝神望去,只见马路对面有一家古香古色的门脸,挂的牌子居然是篆体字,一般人还真难分辨。

    “古董店?”陈迎试探道。

    “答对咯,还不过去。”

    过马路的时候,陈迎心里嘀咕,“云老,你是个商人,怎么对鉴定这么高的造诣,专门学过?”

    云青原相当不屑回答。

    “你说的‘学’,是从书本上汲取知识,从专业人士得到的解说。在古玩上,你看一万本书,问一万个老师,该栽也得栽。我主要靠眼力,跟感觉。”

    “那就是蒙。”

    “放你的屁!我是有的真东西太多,好东西太多,硬生生的磨砺出来的!”云青原骂道。

    陈迎恍然。

    他记得听过一个轶事,大概是说末代皇帝跟专家对某件文物有分歧,专家问有什么依据,那位末代皇帝回答的是“跟我家的不一样”。

    当然,日积月累的眼力跟感觉,还是要有极高天分才能生成的。

    陈迎走进那家古董店。

    里面装潢非常有岁月感,还透着几分庄严肃穆之气,四面墙壁都是货架,分为书画、瓷器、玉器几大分类,井然有序。

    冲门的一个八仙桌旁坐着俩老头,在那里嘀嘀咕咕。

    陈迎进来的时候,俩人瞥了一眼,见是个年轻人就没在搭理。

    陈迎见无人阻拦,便四处看看。

    “这得值不少钱吧。”陈迎对古器还是很敬畏的。

    “假的。”云青原回答的毫不迟疑。

    “这个呢?”

    “也是假的。”

    “那这个……”

    “还是假的。”

    陈迎转一圈,云青原没一件说是真的。

    “不会吧,满屋子的假货?”陈迎心中惊愕,“难道这是家黑店?”

    “好东西谁摆在明面,往前推几年,你去个手机店,柜台里摆出来给人看的都是模型,你能说是黑店吗。”

    “……”陈迎无话可说。

    “小伙子。”

    终于,那边一个穿着大褂的老头发了声,“去里面桌子上看看,一堆新收的小玩意,一个一万,随意挑。”

    听这话说的,像是不值钱的散货。

    居然也要卖一万一个!

    陈迎从没接触过这行,特别吃惊,还是走到里面找到了那张桌子。

    诺大八仙桌子铺着一块红布,零零散散放着几十件小玩意,玉器、铜器、金银器。

    都是小把件,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

    “这里面有真的吗?”陈迎忍不住心道。

    “没一个是假的。”云青原回答,“不过品相非常一般,一万块你不赔钱他不赚。你啊,随便拿一件你喜欢的,什么都行。

    等会儿翻个几十倍,咱再卖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