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19章 说跑了一个

第19章 说跑了一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陈迎危言耸听,范萱萱眉梢一挑,眼神不悦。

    陈迎不紧不慢道,“天秤广场这个项目,在你之前应该有很多人接触过吧,我相信其中不乏行内高手,可怎么就让你捡了这么大便宜。”

    “我厉害啊!”范萱萱回答的毫不迟疑。

    “你那是蠢!”陈迎也不客气,眼神像在看一块朽木。

    “你说什么!”范萱萱怒视陈迎。

    “天秤广场早就存在着严重审计问题,很可能已经影响到了工程质量,开发商的海外母公司已经启动了内部核查程序。

    这样,你该理解项目为什么忽然急于出手了吧,条件还降了那么多。

    你真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岂料是让自己陷入了大麻烦当中还不自知。

    我要是你,现在就马不停蹄去找市府对接人说明情况,省的让自己身陷囹圄!”

    陈迎短短一番话,让范萱萱脸色几度变换。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开发商是怎么瞒天过海、蒙混过关的?”

    “开发商海外母公司启用核查程序,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个问题被范萱萱急切抛出。

    陈迎却摆出一个吃瓜人应有的轻松。

    “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不常看新闻吧。时间对你而言就是金钱,不能浪费在业务之外的事上,对吧。你有时间问东问西,还不如去搜一点对方母公司注册地新闻,今天早上的。对了,最好是路上搜。”

    陈迎态度让范萱萱咬牙切齿,那些话语内容又让她心中惊骇如波涛,坐立难安。

    最终,范萱萱阴沉着脸,起身提起自己的背包匆匆离去。

    “她这一走,短时间回不来了,算出局了吧。”

    陈迎对于减少一个竞争对手,感到还挺满意。

    范萱萱这个女销冠前脚刚走,会客室的门就被推开,小前台领着眼镜男Noah走进来。

    第一个面试,终于结束了。

    “哎,范小姐呢?”小前台发现会客室里只有陈迎一人,不由得诧异道。

    范萱萱是宋广安挖来的人,接下来的面试环节至关重要。

    “那个女销冠啊,她已经走了。”陈迎淡淡道,“我跟她聊了聊,她认为自己不合适。”

    小前台惊愕看着陈迎。

    宋总千辛万苦挖来的人,被这个家伙三言两语说走了,走前连招呼都没打?

    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位先生你不要开玩笑,她是去厕所了吗?”小前台认定陈迎胡扯。

    “你可以问问外面的人,应该有人看见她离开。”陈迎见她不信,耸了耸肩。

    小前台将信将疑,转身出了会客室。

    眼镜男Noah悠然摘下眼镜,拿出一块布擦了擦,口中道,“我猜那位范小姐是知道我是她的竞争对手,她renounce了。”

    呵,那是你想多了。陈迎很想告诉这位自恋的海归。

    Noah戴上眼镜看着陈迎笑道,“你该不会是第三个examinee吧。”

    陈迎没有回答,撸起袖子,露出粗壮小臂。

    “你什么意思。”Noah迷惑陈迎的行为。

    “要说中文就说中文,要说英文就说英文,你两掺是不是觉得挺酷,觉得自己跟掉进水里的耗子一样湿毛(时髦)。再跟我这么说话,我一巴掌把你呼墙上,扣都扣不下来。”陈迎平静道。

    面对陈迎的“粗鲁”,眼镜男咽了咽口水,这才注意到这男人眼神是很可怕,宛如野兽。

    恰在这时,门被推开,小前台走了进来,眼神复杂看向陈迎,“范小姐走了,那……你跟我来吧。”

    陈迎站起身,跟着小前台离开。

    Noah莫名松了口气,嘟囔咒骂一句,“粗鲁!”

    走廊里已经汇聚一些人,正探头探脑打量这下一个面试者。

    “奇怪,下一位不该是那位女销冠吗?”

    “怎么忽然换人了?”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一个面试者。”

    众人窃窃私语。

    小前台进了面试房间通报一声,然后返身跟陈迎道,“你可以进去了。”

    陈迎对她点点头,径直推门而入。

    宋广安拿着大茶杯刚好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咙,抬眼就看到了让他记忆尤深,甚至刻骨铭心的人。

    “噗!”一口浓茶直接喷贾明全身上了。

    “宋总,你这是干什么!”

    贾明全突遭不测,又惊又怒,手忙脚乱擦起来。

    宋广安无暇回应,眼神冒火瞪向陈迎。

    陈迎也意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没想到迪马之行多有摩擦的旅客,居然会是今天的面试官。

    “怎么回事,他看我的眼神明显充满了仇恨,我好像也没对他做什么吧。”

    陈迎无比费解宋广安眼里的怒火。

    他全然不知道因为自己一句话,最后让宋广安赔的精光。

    “宋总?宋总!”贾明全眼见宋广安神情不对,拍了拍他。

    宋广安迅速掩饰掉情绪,甚至给贾明全一个歉意神情,“刚才喝呛了,真对不住啊,贾总!”

    当着外人,贾明全也不好显示自己小肚鸡肠,干巴巴笑了笑,“没事,没事。”

    “我听说范萱萱走了,是你说了什么?”宋广安阴沉看向陈迎。

    范萱萱是他千辛万苦挖来的,居然让人三言两句给弄走了,属实不敢相信。

    贾明全也惊奇看着陈迎,也对此事无比好奇。

    “她自知能力有限,或许是不想瞎耽误功夫吧。”

    陈迎耸了耸肩,走过去坐下来。

    “那你,比她强咯。”宋广安看着陈迎皱眉沉声道。

    贾明全也上下打量起陈迎。

    “如果今天有一个合格的面试者,我想应该是我。”陈迎认真道。

    “那你的简历呢,还有你的作品,拿来让我们看看。”宋广安皱眉道。

    “我叫陈迎,今天什么都没带。”陈迎说的那叫个坦然。

    刚端起茶杯的贾明全没喝水就直接呛了。

    宋广安直接气笑了,“什么都没带,那你来干什么!找我们寻开心?!”

    陈迎目光落到两个面试官前的茶几上,看到了那份Noah做的企划书,一指,“我可以用这个吗?”

    “用这个?”

    “你用人家的做什么?”

    宋广安、贾明全瞪大眼。

    “我可以给他改正问题,让它变成一本真正的企划案。”陈迎毫不客气,把云青原的原话说出来了。

    宋广安、贾明全直接呆滞。

    桌上那个黑屏的手机里,却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