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16章 水,很深

第16章 水,很深

    辉火公司的总经理名叫顾常锋,现年五十岁,在瀚海市也是极有名的企业家。

    陈迎那块敲门砖,就是朝他砸过去的。

    “姓顾的要是给我打电话,问是谁给我的联系方式,我该怎么回答?”陈迎活动着酸爽的脖颈,想到一个问题。

    不是谁都能拿到一家公司总经理的私人邮箱的,对方势必会关切。

    “那你就告诉他,说曾经跟成南有过一面之缘,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云青原道。

    “成南是谁?”

    “天南集团总管人力资源的副总。”

    陈迎恍然。

    好家伙,云青原虚虚实实,还转移了话题。

    只说认识姓成的,没说就是姓成的给的联系方式,更没有说自己跟姓成的还有没有其他关系。

    留给人无尽遐想空间。

    “他不会真的找姓成的验证吧?”陈迎还有几分不放心。

    当今时代,沟通就是一个信息一个电话的事。

    云青原轻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最底层的应聘者,至于大晚上的让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跟集团人力资源老总打那个电话,发那个短信吗?”

    也是。陈迎揉了揉鼻子。

    “就算顾常锋真问了,成南还否认了,顾常锋就一定相信你们没关系?”

    云青原意味深长道,“这帮人有时候就爱多想,事情一想多了就复杂了。理不清的时候,他们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从你的企划书看,你是个人才,集团就需要人才,这就够了。多一分人情,少一分不必要的麻烦,我想谁都知道该怎么做。”

    “职场真是个人心深如海的地方。”陈迎感慨。

    “学着点吧。”云青原呵呵一笑。

    关了电脑,陈迎活动了下身体,去洗了个漱。

    刚走出卫生间,他手机就响了起来。

    陈迎快步走过去,见打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接通电话后,对面传来的是一个干练的女人声,“陈迎先生吗?”

    邮件里,陈迎留了联系方式跟名姓。

    “是。”陈迎回答。

    这女人肯定不是顾常锋,应该是秘书助理之类的人。

    “我是顾总的助理,通知你明天上午到我公司参加储备经理人的面试。”女人客气道。

    “好。”陈迎回答的不喜无悲。

    电话那头的女人似随意地问了一句,“陈先生,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顾总私人邮箱?”

    终于问到了这个话题,陈迎把定好的答案抛给对方。

    听到成南的名字,电话那头的女人沉默了一秒,旋即笑道,“那祝陈先生面试顺利。”

    “谢谢。”

    陈迎回应之后,电话挂断。

    “这位总经理甚至没有亲自打电话过来。”陈迎亮了亮手机对云青原道。

    云青原淡淡一笑,“入场券拿到了,准备好明天面试入职吧。”

    至于面试环节,对云青原而言,如同幼儿园考试那么简单。

    陈迎把手机一抛,转身去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陈迎如常起床,先去跑了个五公里,又来了一番体能训练,这是他多年如一日的固定节目。

    舒展完身躯冲了个澡,陈迎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吃了个早饭,叫了辆车直奔辉火公司的总部。

    扬帆时代广场B座,十五、十六层是辉火公司持有物业,也是他们总部所在。

    十五层的茶水间,两个姑娘边接咖啡边聊天。

    其中一个,正是跟陈迎有过一面之缘的孙佳影。

    另外一个还要稚嫩一些,生的细腰长腿,前凸后翘,是公司的前台之一。

    “佳影姐,你看到今天来面试的那两个人了吗,就会客室那两个。”小前台神神秘秘道,“我听说有一个是海龟,斯什么宾大学毕业,经济、管理双学位,可牛啦。另一个也不差,临市地产界销冠,把生意做到了市长那儿啦,超厉害。”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孙佳影笑道,“说,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小前台毫不掩饰道,“我对人类高质量男性都很上心的,说不定哪天我就不做前台,去当全职阔太太啦。”

    “那祝你梦想成真。”孙佳影打趣道。

    “不过说真的,你就一点不担心吗,佳影姐。”玩笑过后,小前台话锋一转压低声音道。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孙佳影奇道。

    小前台往门口看了看,压低声道,“你真傻假傻啊,佳影姐。集团拿咱们这儿当试点之一,推行什么‘阶梯计划’。会上,顾总不是讲了嘛,一旦有面试者合格,可就直接是储备经理人!经理人啊,你懂吗,直接是抢你位置的!”

    辉火公司商务部一共有三个小组,孙佳影就是三组的经理。

    “我觉得你理解的有点偏离,不是还有储备二字吗。再说了,招聘到的都算集团人才,公司就是想留下,人家也未必愿意,他们都是冲着集团名头来的。”孙佳影不在意道。

    “过去六个月是来过几批人,可是都没通过二轮选拔,都没留下来,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来的人太优秀了,一旦留下来,那不能真让人一直做员工吧,得给人岗位历练。”

    小前台压低声音道,“姐,眼下公司分两派,就你自己独善其身。你是真不知道竞争残酷,这么下去,你非得让人找借口给挪位置不可!”

    孙佳影似乎不愿继续这个话题,默不作声搅了搅咖啡,随后一笑,“知道了,谢谢你提醒,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孙佳影自顾自端着咖啡离去。

    小前台话未说完,还要跟上去,却看到有人推门而入,只得装作无事,端着杯子离开了。

    外面走廊里,一个中年男人面色严肃大步前行,来往员工都要道一声“宋总。”

    这人陈迎也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宋广安,他的真实身份是辉火公司的副总。

    小前台端着咖啡杯跟宋广安打了个照面,当即停下脚步,嘴里甜甜叫了声“宋总好”。

    宋广安微微一笑,点头之下,目光有意无意向着商务部的方向瞟了一眼。

    那也是孙佳影离去的方向。

    小前台不着痕迹,跟宋广安微微摇头。

    宋广安目光当即有几分不满,几分冰冷。